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龙图天下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夺荆州 一

  • 作者:拾一
  • 分类:历史军事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5499

“明白!”

徐庶正直没错,但是不代表他不懂的变通,他笑着说道:“江东入侵荆州,我军应荆州牧刘表之邀,南下御敌,与江陵挫败江东五万敌军,斩杀江东猛虎孙坚!”

中午,牧景召集文武众将,齐聚州牧府的大堂之上,准备商议大事情。

“此战,我们大获全胜,击溃了江东主力,江东必无力再搅和江东的战役,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收取整个荆州!”牧景开门见山。

擒贼擒王的这一个战略,目前来说,实施的很好,刘表被他拿下了,江东军也被他用这一招给收拾了,一下子两个隐患都没有了。

黄忠点头:“我拍了两个斥候小队,大江南北两岸盯着,就算他们只是在水上,也保证掌控他们的动作,不会让他们有任何机会!”

“行!”

牧景道:“这一仗算是成了,先不要管江东了,孙文台就算大命活下来,也是惊弓之鸟,他除了逃命之外,不敢再来和我碰一碰了,我们专心,收拾荆州!”

拿下荆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但是板上钉钉,也需要讲究方式战略,明侯府拿下荆州,可以是一个富裕的荆州,也可以是一个狼藉的荆州,具体如何,还要看往下的战略部署。

“徐庶!”

“在!”

“西陵城门不必继续封闭了,你准备一下,全力把我们这一战给宣扬出去,至于怎么说,你应该清楚!”

目前来说,牧军在水上的战斗力不足,这是一个短板,需要足够时间才能弥补的短板,他们上了船,就无法继续追击下去了。

既然命如此,那也没办法。

孙文台要是这样都能活下来,那就是他的命硬,是他的福气,就让他先过了这一关。

“有没有斥候吊着?”

“派了!”

“诺!”

众将点头。

什么时候,都要站在正义的一方。

这是规矩。

“聪明!”

黄氏在江夏,影响力可不小,有黄氏出来背书,能让很多人相信,不能说让他们也臣服明侯府,但是最少能减少一些他们对明侯府的敌意。

“诺!”

黄钧是一个有毅力的人,选择了,就不后悔,正如牧景所言,他需要为自己考虑一下,谁说庶子不当家,谁有说,庶子不为士呢。

表现的机会,他不会嫌多。

而且他必须要趁着这个机会,在父亲还没有回来之前,把自己的影响力覆盖整个黄氏宗族,建立自己的威信,不至于日后被清算出家族。

“去吧!”

“诺!”

两人领命而去。

“杜聿!”牧景笑眯眯的看着杜聿,问:“你认为,何人能让江夏平静下来了!”

接下来,不管是收拾孙伯符周公瑾的兵临,还是收拾蔡瑁黄祖他们,才是最主要的事情,他可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江夏,必然是要用回原来江夏太守府的那些人,来让江夏安稳。

但是谁来当江夏太守,这个至关重要。

他问杜聿,两个目的。

第一,杜聿熟悉江夏。

第二,考验杜聿。

杜聿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也不是什么名声响亮士林的读书人,他是一个小人,但是这样的小人,却很好用,他本身是有能力了,而且还会揣摩牧景的心思,有时候比那些大贤能更好用一些。

但是他画下一个圈圈,杜聿就不能超过这个圈圈。

他如果是聪明人。

他就应该知道,怎么回答,才能让牧景对他满意。

杜聿有些谄媚的回应牧景:“主公,属下在江夏的地位卑微,对江夏太守府的事情,知道了并不多,是在不敢轻易举荐!”

“无妨,你随便说说,好过我在这里一头雾水,我的时间很紧张,荆州我是势在必得的,拿下江夏,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了,我的心思不能太多在江夏了!”

牧景平静的道:“而且我也相信你!”

这句话倒是让杜聿心花怒放。

他投靠牧景,必在荆州受到一些冲击,甚至会在士林背负骂名,但是只要有牧景的支持,他就无所畏惧,怕就怕牧景利用之后,一脚把他踩下去了,那时候他就哭都没有力气了。

现在有牧景这句话,代表了牧景态度,到时候还想有人对自己说什么,他也能顺理成章的把牧景推出来了。

“主公能信任属下,属下受宠若惊!”

杜聿匍匐地面上:“属下日后当为明侯府,为主公,兢兢业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了!”

牧景道:“还是说说你的想法吧!”

“诺!”

杜聿这回倒是没有推脱了,他直接的说道:“属下倒是认为一个人,很合适!”

“说!”

“苏飞!”

“苏飞?”

“对!”

“此人本是黄祖谋士,但是出身不太好,所以黄祖对他并不算很器重,可此人能力不少,他追随黄祖多年,也帮助黄祖处理了不少太守府的事务,上下皆得人心,在江夏太守府的影响力非同一般,但是刘表入住江夏,太守府的人,基本上上被他上下换了一个透彻,苏飞也被闲置了!”

杜聿说道:“如若能让他出来主持江夏太守府,最少不会让很多人反对,若能让他为主公所用,必能让江夏郡顺利的被主公收拢麾下!”

“此人当真有如此能耐?”

“属下绝不敢有谎言!”

“此人何在?”

“目前躬耕在野!”

“隐士!”

“颇有落魄之相!”

“那你亲自去把他请出来!”牧景沉声的道:“能不能把他请出来,看你本事了!”

三顾茅庐这种事情,也要看缘分看机会,现在他可没有这样的心情,大把大把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了,他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形式主义上。

至于这个苏飞,愿不愿意出来,有没有能力,能不能为自己所用,这都是后话。

“诺!”

杜聿点头。

当杜聿离开之后,蒋琬才轻声的开口:“主公,你就这么信任这个杜聿吗?”

“信任?”

牧景摇摇头:“我那敢轻易的信他!”

“那你又让他来举荐!”

“让他来举荐,我未必说会用,这是一个机会,他的机会,也是我的机会,至于结果如何,就要看他怎么用这个机会了!“

牧景说的有些迷糊,但是不需要蒋琬理解,他对蒋琬说:“你让景武司去查查这个苏飞的情况,看看是不是如同他口中说的一般!”

“诺!”

蒋琬点头说道。

………………

江夏一战鸣天下,在牧景可以的宣言之下,利用上了景武司渠道,在不足三日整个荆州都已经得到了消息了,包括战场上的各部兵马。

当阳战场。

当阳,长坂坡,方圆上百里,形成了一片战场。

江东军,荆州主力,正在猛攻牧军,但是牧军麾下,张辽所率领的第三军主力加上庞德的庞字营,联手从宜城南下,从汉水东岸渡河而过,硬生生的插入了战场的中央。

这一战,变成了僵持。

江东军和荆州主力收紧兵力部署,以江河为主,兵压长坂坡和当阳,而牧军主力反客为主,形成一个半包围的状态,甚至有小股兵力切入了下游,封锁下游。

战争一开始,江东军和荆州主力都受挫,但是毕竟兵力雄厚,蔡瑁,黄祖皆然荆州名将,孙伯符之悍勇天下少有,周公瑾之谋更是诡谲难测。

所以牧军从一开始的突袭有了一点点优势,后来倒是被拉平了形势,形成对持的局面。

每天最少有好几次局部对弈。

但是双方都没有拉出主力来全面交战,仿佛双方都在蓄势。

……

江东军营,设置在岸边,是一个半水寨,半陆地校场的方式建立。

“父亲这信函,来的有些晚了!”

站在甲板上,孙策俊朗的面容,有一抹阴沉,手中是父亲孙坚派人加急送来的一封密函,密函上有一些消息,也有一些的推测。

但是当阳战役打响之后,牧军已经爆发了,主力没有隐藏,这一封密函,看起来,有些后知后觉。

“倒不算晚!”

周瑜低沉的说道:“主公说,有兵马插入江夏,这让我有些不安,伯符,荆州局势变幻,如今牧军更是舍弃关中战场,把所有的兵力投入此战,我们继续在荆州腹部,恐怕有些得不偿失了!”

“那你认为呢?”

“撤!”

“现在!”

“尽快!”周瑜说道:“马上撤回江夏,汇合主公主力,不然我总有一种心惊胆跳的感觉,牧军向来行奇兵之极点,既有主力在当阳战场,如何有兵力在江夏,一旦在江夏的兵力,才是主力,那么主公是不是吃亏!”

“我们水军纵横长江,牧军在水军上造诣太浅,大江大河面上,谁敢挡我们,有何畏惧?”

孙策自信如狮。

“虽是如此,可伯符也不要忘记了,江上飘着的,也离不开陆地的支持,万一江夏出现问题了,我们如何离开荆州,他们在江夏可以铁索横江,甚至抢断,搁浅,都可以让我们寸步难行!“

“不会,父亲英勇神武,必……”

突然话音还没有落下,一个声音猛然的响起来,打断了他的话。

“少主,不好了!”

一个将士,慌乱的跑上甲板上。

“发生什么事情?”孙策皱眉,看着这个将士,这可是他的爱将之一,董袭,是他麾下斥候校尉,也是一员悍将。

“这是江夏传来的消息!”

董袭年轻,但是少年英武,最崇拜孙策,因为孙策年龄相仿,却轻而易举的击败他,他站在孙策面前,垂下脑袋,把手中的一封信函递给孙策:“此消息已经传遍荆州了!”

“什么消息?”

孙策主动打开密函,猛然之间,面容苍白,血色全无,瞳孔都张大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怎么了?”

周瑜连忙看看密函。

“不可能!”周瑜很快就冷静下来了:“这根本是不可能了,消息是捏造的!”

他深呼吸一口气,问董袭:“这个消息,怎么传来了!”

“江夏那边的传过来了,估计已经人尽皆知!”

“和我们的探子核对过没有?”

“还没有!”董袭说道:“我们传讯的渠道,在江夏被断了,目前联系不上江东!”

“那只能说,江夏的确发生的大战!”

周瑜看着孙策,道:“主公兵败,或许并不假,牧军有心打无心,伏击之下,主公还是有可能兵败了,但是若说主公战死,我不相信,这大的消息,江东不可能没反应的!”

“是我不够镇定!”

孙策也回神过来了:“父亲入江夏,并非孤身一人,他身边有程普叔父他们,还有太史慈,别说斩杀他,想要击败他都难,必是牧军放出来的消息,意欲乱我军心!”

“可不管如何,我们不能逗留了!”周瑜说道:“战况大变,形势大不如前,此战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们无法击溃牧军主力,再打下去,被困在这里的,是我们!”

“嗯!”

孙策有些为难:“可如若这样撤兵,岂不是把荆州军陷于其中,乃是不仁不义也!”

“战场上,没有仁义可言,生死为上!”

周瑜狠心的说道:“必须尽快撤,牧军一旦主力全数南下,荆州难保,我们必须退回去,从长计议,不然陷入荆州苦战,等于消耗我们的兵力,消耗我们江东的儿郎,此方乃不智之举!”

“好,撤!”

孙策抬头,看看前方:“今晚上就撤,先撤入荆州城,补充好之后,顺江返回江东!”

……………………

在营寨的另外一头,距离不足十里,也连绵营帐。

蔡字战旗,黄字战旗,高高飞扬。

中军主营。

不管是蔡瑁还是黄祖,却都仿佛是丢了魂的活死人一样,他们久久都没有开口,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如何去说,甚至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突如其来的消息,打懵他们了。

“你相信吗?”良久之后,蔡瑁开口。

“不相信!”

黄祖咬着牙,一字一言的说道:“我不相信!”

他不能去相信。

相信了,就什么都没了。

“可有人会相信的!”

蔡瑁站起来,幽幽的说道:“空虚不来风!”

“你愿意去相信?”

黄祖瞪大眼眸,眸子如铜锣,死死地盯着蔡瑁。

“我愿意相信,或者不愿意相信,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这消息根本压不住了!”蔡瑁浑身的力气,都如同被抽干了:“其实牧军主力出现在战场,我已经感觉不安了!”

“怎么办?”

黄祖问出来的这三个字,略显得有些无力。

“探!”

蔡瑁道:“不管如何,我们先确定消息的真实,如若主公当真已落入牧军之手,我们就要的做好最坏的打算!”

牧景笑了笑,然后对着青年黄钧说道:“孟朝,你辅助徐庶,必须把这消息,给我传遍荆州的每一个地方!”

他需要黄氏的影响力。

阅读三国之龙图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