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锦衣春秋

第一四四七章 宗师不仁

  • 作者:沙漠
  • 分类:历史军事
  • 发表时间:09-25
  • 章节字数:3432

刺杀洛阳城中的北堂昊,扶助北堂风登基,很可能是岛主早就有想好的计划,但成败与否,岛主显然也不敢确定,一旦暴露,北堂幻夜很可能就会插手其中,岛主率先将白羽鹤逐出师门,断了师徒关系,那么即使北堂幻夜找上门,岛主也可以从容应对。

齐宁心下苦笑,暗想岛主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只不过既然将白羽鹤逐出了师门,为何当初不干脆将陌影也逐出师门,岛主忌惮北堂幻夜,难道不忌惮北宫连城?

齐宁忍不住瞥了岛主一眼,心想都说大宗师并不卷入世间之争,可是岛主却似乎暗中一直在活动。

他手下三大弟子,陌影一直在楚国活动,早些年就已经与东海世家暗中勾结,图谋动乱楚国东南,此后更是与萧绍宗勾结,意欲谋朝篡位,而赤丹媚亦是在楚国协助陌影盗取凤凰琴。

白羽鹤当初被逐出师门,却与北堂风走到了一起,齐宁当初就有些奇怪,以白羽鹤的自傲,怎会甘心在北堂风手下,现在明白,白羽鹤竟然也协助北堂风刺杀了北堂昊,帮助北堂风登上了皇位。

他自然早就知道,屈元古打着北堂风的旗号,统帅西北军入潼关,却后路被阻,陷入进退两难之地,以当时的情势,一旦西北军无法攻取洛阳,那么西北军很可能就会内部生变,屈元古和北堂风必将一败涂地,真要如此,北堂风莫说登基为帝,只怕连性命也难保。

可就在危急时候,北堂昊却突然被刺,洛阳一时大乱,群龙无首,如此一来,西北军趁乱攻城,一举拿下了洛阳。

齐宁当初得到这个消息,一直都很疑惑,北堂昊被刺,究竟是死于部下之手还是死于北堂风之手?但所得到的情报,却一直没有说清楚刺客到底是谁。

白羽鹤立此大功,势必会得到北堂风的信任和器重,也就能够影响到北堂风的决策。

白羽鹤和陌影一南一北都卷入了帝国之争,只不过陌影最终失败,而白羽鹤却成功。

现在想来,当初岛主将白羽鹤逐出师门,显然只不过是一场戏,白羽鹤离开之后,竟然会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北堂风身边,这当然是早有计划,将白羽鹤逐出师门,本就

是为了白羽鹤能够跟随北堂风,毕竟白羽鹤如果还是东海门徒,北堂风就绝不可能真的相信白羽鹤,更不可能让一位东海弟子跟随在自己身边。

最为重要的是,白羽鹤被逐出师门,就断了与白云岛的关系,他无论做什么,也不再与岛主有关系。

赤丹媚几次听北堂幻夜污蔑白羽鹤乃是鸡鸣狗盗之辈,心下着实恼怒,她对白羽鹤的性情极为了解,莫说他主动去偷窃什么东西,即使有人将珍奇异宝恭送到白羽鹤面前,白羽鹤也是不屑一顾。

她心中想要争辩,但知道现在是两大宗师在对话,自己还真是没有资格插嘴。

岛主面不改sè,依然带着微笑道:“不知白羽鹤犯了何事,会让侯爷心下不快?”

“你也知道,汉国几个娃娃互相争斗游戏,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谁有本事,尽管坐上那把椅子就是。”北堂幻夜叹道:“他们之间互相争斗,难免会各自拉拢人才,北堂风运气不差,拉拢了白羽鹤,而且利用白羽鹤刺杀了北堂昊,因此洛阳城内一片混乱,北堂风趁虚而入,一举拿下洛阳,夺取了皇位.......!”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原来北堂昊竟然是死于白羽鹤之手。

但这时候听到北堂幻夜所言,终是知道,白羽鹤竟然就是行刺北堂昊的杀手。

难道北堂幻夜此番前来,就是为了追究白羽鹤行刺北堂昊之事?如果白羽鹤作为刺客刺杀北堂昊,在北堂幻夜这位大宗师的眼中,暗中刺杀当然也算得上是鸡鸣狗盗的行为。

但细细一想,北堂幻夜毕竟是北汉皇族中人,而且还曾在名义上统领过九天楼,在朝堂中多少还是有些影子,反倒是北宫连城,虽然出身于楚国武勋世家,但北宫与齐家的关系形同陌路,而且从不曾卷入楚国朝堂之事,倒似乎真的将楚国抛之脑后。++

岛主好歹也挂名东齐国师,北堂幻夜是北汉侯爵,而北宫连城在楚国没有任何勋爵在身,三人相比而言,北宫连城更似闲云野鹤,不问世间之事。

“刺杀了汉国的皇子?”岛主云淡风轻,从容淡定笑道:“难怪侯爷会说他是鸡鸣狗盗之辈,身为剑客,自该与敌正面相争,却做出行刺之事,确实有些宵小行径了。”

以白羽鹤的性情,当然不可能自愿去做一个刺客。

身为一名剑客,有着作为剑客的高傲,自然不屑于去做刺客之事,白羽鹤一生的追求,就是为了成为一名顶尖的剑客,如果不是岛主的吩咐,白羽鹤当然不可能丢下自己的高傲,做出行刺北堂昊之事。

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岛主能让白羽鹤放下尊严。

白羽鹤此番被带回白云岛,自然是被北堂幻夜查出,所以带着白羽鹤上岛兴师问罪,赤丹媚已经知道这北堂幻夜对生命并无任何的敬畏,所有人的生死在他的眼中都是不值一提,白羽鹤落在他的手中,要取白羽鹤性命,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眼下唯一能够救下白羽鹤性命的也只有岛主。

大宗师有大宗师的傲气。

如果岛主向北堂幻夜说几句好话,甚至微微低头,北堂幻夜很可能就会饶了白羽鹤的性命,毕竟在北堂幻夜的眼中,白羽鹤的生死不值一提,可是岛主能向他示弱,那却是极为得意的事情。

让大宗师示弱,当然不是容易的事情。

可是白羽鹤自幼追随岛主,对岛主忠心耿耿,此番行刺北堂昊也是受了岛

主吩咐,赤丹媚只盼岛主能够看在师徒情份上,出手相救。

然而岛主非但没有为白羽鹤说话,甚至奚落白羽鹤做的事情确实是鸡鸣狗盗之行,赤丹媚知道白羽鹤只是被封了穴道,四周的声音却是能够听得清楚,白羽鹤此刻听到岛主所言,内心自然是痛苦不堪。

“如果只是行刺北堂昊,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都是后辈们自己游戏,我们也不必插手其中。”北堂幻夜却是淡淡笑道:“不过错就错在白羽鹤窥伺不该触碰的东西,那可就实为不妥。”

齐宁和赤丹媚对视一眼,眸中都略显诧异之sè,同时想到,难不成北堂幻夜并不是因为北堂昊被刺之事找上门来?

岛主气定神闲,含笑问道:“侯爷说的东西是什么?”

“行刺北堂昊,不过是为了取信于北堂风。”北堂幻夜叹道:“北堂风蠢笨不堪,只因白羽鹤为他刺杀了北堂昊,便以为白羽鹤真心追随于他,对他毫无防备之心,甚至允许他在汉宫之内任意行走,而且赐了他一块金牌,汉国皇宫,对白羽鹤再无禁地。”

岛主微笑道:“也许白羽鹤真的是一心想要追随北堂风,北堂风登基为帝,若得北堂风信任,白羽鹤自然是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摇头叹道:“他自幼在这岛上生活,平淡如水,见识了锦衣玉食,难免会为之向往。”

“若果真是为了荣华富贵,那倒也罢了。”北堂幻夜道:“但他觊觎紫龙箫,那可是大大不该了。”

齐宁听到“紫龙箫”三字,心头一震,就在数日之前,他刚刚从北堂庆口中知晓紫龙箫的存在。

欲得玄武丹,需要三件神器合力,分别是凤凰琴、地藏曲和紫龙箫,而紫龙箫恰恰是藏在汉宫之中。

这一刻,齐宁终于彻底明白,白羽鹤投奔北堂风,协助北堂风刺杀北堂昊,帮他登基为帝,这一切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进入汉宫获取紫龙箫。

白羽鹤痴迷于剑术,感兴趣的是剑,当然不可能对紫龙箫有任何兴趣,对三大神器感兴趣的,只有那几位大宗师,岛主正是其中之一。

这么多年来,岛主处心积虑想要得到的就是三神器,赤丹媚潜入楚宫找寻凤凰琴,利用东海江随云欲得地藏曲,而白羽鹤自然也就成为岛主另一枚棋子,前往北汉获取紫龙箫。

获取三神器,岛主当然不好亲自出面,所以利用了三大弟子,让他们为自己找寻三神器。

北堂幻夜对权势之争显然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可这位大宗师同样对三神器欲得之而后快,紫龙箫在汉宫之中,等同于就在北堂幻夜的手中,岛主却派人想要虎口夺食,也难怪北堂幻夜会绑了白羽鹤前来白云岛问罪。

“实在是不该。”岛主叹道:“那紫龙箫是汉宫异宝,也是侯爷青睐之物,白羽鹤胆大包天,竟敢打紫龙箫的主意,实在是罪该万死。”

赤丹媚听岛主竟然也这样说白羽鹤,心下微凉。

她聪明绝顶,北堂幻夜一番话说出口,赤丹媚和齐宁几乎是想到一块,终于明白当初白羽鹤被逐出师门是岛主早有计划。

阅读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