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炮灰终结者

340 回到从前

  • 作者:bear熊宝贝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11508

那时候的哥哥,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他不再只能呆在黑暗里面,他可以出来走动,她问哥哥是怎么做到的,哥哥具体的没有说,他只说他找到了一本秘籍,那秘籍里面便有教授他如何能够在阳光下生活的方法。

他自己一个人苦苦钻研了两年,终于是练成了。

在重新回到灵虚山之后,桃蜜便大病一场,十年了,因为有灵气的滋养,她从未如此重病过,汤药喂不进去,就连那入口即化的丹药也吃不下,后来是师父给她渡了修为,她这才慢慢的好起来。

师父说她是沾染了魔气,她从小在灵虚山好长大,喝的是灵虚山的泉水,吃的是灵虚山的果子,就连她所吃的那些菜,也都是有灵虚山溪水灌溉的,皆是具有灵气的。

每一个来到人间的孩子都是至纯至净的,经过了灵气的滋养,她的身体是纯洁的,可以说没有一丝的杂质,这样的人修炼是非常迅速的,可同时也没有一丝抵抗能力,一点点的风波,都能够让她一蹶不振。

但是那个人和她说, 他是死了,但是因为执念又让他留了下来, 他坠入了黑暗,永远的黑暗。

他没有身体, 同时也再也不会死了。

那时候她很开心, 哥哥活下来了,纵使坠入了黑暗, 他也是活着的, 父母不在了, 哥哥和桃蜜就是她最亲近的人了,现在哥哥还在,她可以不再挺立了,她也可以去依靠哥哥了。

就好像是温室里面的花朵,始终不如外面的那些松柏经得起敲打,至于她所学的那些术法,和同门联系,那根本就积攒不下来经验。

师父还问她带着桃蜜去哪儿了?

她吱吱唔唔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师父也不在追问,只是不要让她再带着桃蜜出去了,她现在还太小了,真正的风雨还再后面呢。

那时候她不知道师父是什么意思,现在她懂了。

从那以后的两年里面,哥哥再也没有出现,而桃蜜也完全忘记了那日所发生的事情,她再次见到哥哥,是跟着师兄们出去历练的时候。

第3章

那一年, 她十五岁, 桃蜜只有十岁,就是因为她资质甚高, 他们一成为了师父的弟子, 然而就在他们成为弟子的第一天,一个人来了。

那个人就是息。

他有着和哥哥一样的容貌, 和哥哥一样的声音,一样的脾气秉性, 她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他就是哥哥,因为她的哥哥已经死了,早在十年前那场疫情爆发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

那时候桃蜜还小, 可她是亲眼看见师父把父母和哥哥的尸体火化埋葬的,以防疫情扩散, 她的哥哥已经死了,回不来了。

她带着桃蜜去见了哥哥,出乎意料的,桃蜜在黑暗里面很害怕,她捂着自己的脑袋大叫,不再是平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那一刻她才知道桃蜜就算是再稳重,修为再高,她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孩子罢了。

那次之后哥哥很伤心,他很久没有出现,而桃蜜也终究不知道哥哥还活着,她那次带她去见哥哥的时候只说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在临走的时候哥哥也不让她告诉桃蜜关于他的事情。

哥哥能够在阳光下生活了,但是他没有提出来要去见桃蜜的想法,也没有让她把桃蜜带去见她,那时候她心里面是松了口气的。

她始终记得,师父说过桃蜜真正的风雨在后面,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要桃蜜承受着风雨。

现在想起来,可能那时候她的潜意识里面就认为黑白不两立,她和桃蜜是正派弟子,而哥哥是属于黑暗的,所以桃蜜遇到他就会有危险,她不想要她唯一的妹妹遇到危险,即使那个人是她们的亲哥哥。

凌英并没有安慰桃夭,而是如实的说道,他也知道桃夭要的也不是什么欺骗的安慰,她已经这么大了,她有能力为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承担相应的后果。

她没有让桃蜜和哥哥见面,也许哥哥也发现了她的想法,哥哥在梦里面和桃蜜见面,他们相识相知。

哥哥对桃蜜用了法术,她每天早晨起来都不会记得自己昨天晚上的梦境,而到了晚上睡着的时候,她又会记得起来。

白天和黑夜,她生活的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

却说桃蜜,跟着凌幕一行人继续前行,可晚上的时候再也没有梦到过那个自称是她哥哥的人。

但她的修为却是与日俱增的,这是桃蜜她自己切身能够感觉到的。

现在他们来到了一个叫做万寿乡的地方,和平常一样,他们在外面的空地上露营,龙妍直接便坐到可桃蜜身边,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们俩已经身熟悉了,龙妍也和桃蜜说了她的身份。

“师姐,你有没有感觉这里有点儿奇怪啊?”

“怎么奇怪了?”桃蜜看看四周,夕阳西下,树影环绕,不时的有几只鸟飞过,再正常不过的一副场景了。

没错,就是场景,不真实。

很显然,龙妍并不知道桃蜜心里面的想法,依旧自顾自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奇怪了,我就是感觉奇怪,你看看那鸟,一直飞来飞去的,还有此时并没有风啊,树枝却依旧在摇摆着,都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可现在无风,树还动,显然不正常啊。”

“的确很不正常。”桃蜜点点头说道,似乎是在和龙妍说,也好像就只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很显然,凌幕也发现了不寻常,布置了结界,让众人今天晚上不要走出结界,他也算是灵虚山上比较有资历一些的师兄了,众人对他的能力还是很信服的,这一路上他们陆续的也遇到了几只小妖,在这些弟子不敌的时候,都是凌幕出手相救的。

“凌幕师兄。”夜幕降临,所有人都进入了帐篷之后,一道女声传来,凌幕看过去,是桃夭,“你怎么来了?可是灵虚山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灵虚山有师父在能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此次来是要带着桃蜜走的,她这几天可有异样?”

凌幕也知道桃蜜一年前落水差点儿要了性命,还以为桃夭是害怕桃蜜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便说道:“不曾有异常发生,她一切都好,你现在就要带她走吗?”

“对,有劳师兄去叫她出来,师父此时也在灵虚山上等着见她呢。”

一听莫亭也等着呢,凌幕便不再迟疑,转身去叫桃蜜,不时桃蜜跟着出来,凌幕便打开结界让桃蜜跟着桃夭走了,也没有放在心上。

到了第二日,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一行人继续前行,遇妖收妖,遇魔降魔。

等两个月之后回到灵虚山的时候,凌幕这才知道,原来那日接走桃蜜的人,并不是桃夭,而是由他人幻化而成的。

而他们每隔半月才通信一次,而凌幕根本就没有想到那会是假的桃夭,信件上也只有‘一切平安’四字,这也就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桃夭当即就愣住了,她知道是谁带走了桃蜜,已经带走两个月了,息会和桃蜜说什么,她也能够猜到,她不害怕桃蜜知道那些事情,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她知道这一切的,她害怕对桃蜜会遇到危险。

她现在修为尚浅,入了虎狼之地,纵使有息护着她,可也不保别人要害她啊。

微楞过后,转身便冲出了灵虚山的大殿,凌英在后面叫了两声,桃夭依旧没有回头,凌英看向莫亭,“师父,现在应该怎么办?”

莫亭看向他,“日子还是一样的过,两个月都过去了,该发生的也早就发生了,既然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也就不必如此着急了,你且跟着是看看,如若发生了什么大事就回来禀报。”

凌英领命前去,莫亭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更何况他也想要知道,如果一切都不是那么的顺其自然,那之后的一切还会不会发生。

因为人们自己有了修仙之法,自己能够修仙了,不再是依靠着神仙来帮忙实现自己的愿望了,所以众神陨落了。

因为人们依靠着科技,自己制造了能够上天入海的东西,所以修仙门派也陨落了,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人类在发展进步。

这本来应该是好事儿,可是他们忘了,修仙门派不仅能够上天入海,还能颠倒乾坤,那是人类科技所无法抵达的程度。

他们通过修仙能够达到神仙的高度,可科技,能够成为神仙吗?

却说桃夭来到魔窟,打倒了门口的小妖魔,便迎来了更多的妖魔,正好这时候凌英过来了,和桃夭一起激战。

大约打了一个半个时辰,打死的妖魔不计其数,可依旧有数不胜数的妖魔对着他们进行攻击。

“你这时候才来,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了。”息站在那些妖魔的背后,声音里面含笑,可见他现在的心情不错。

桃夭一剑杀死了面前的几个妖魔,“蜜儿呢?你把她带到哪儿去了?”

“蜜儿现在吃得好睡得好,就不需要你担心了。”息不否认他把桃蜜给带来了,“你们现在回去吧,要不然一会儿我也帮不了你们了。”

“你都和她说了什么?”

“蜜儿很聪明,什么都不需要我说。”息耸耸肩,“其实你应该知道,我们的这个妹妹,她不是一般的聪明,纵使她已经失去了她原本的记忆,可是她依旧是之前那个冰雪聪明的蜜儿。”

桃夭不由的一惊,“她全都知道了吗?”

息不说话,挥了挥手,那些妖魔退下,信步走到桃夭面前,循循善诱道:“想要知道她如何了,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她如何?”

“好。”桃夭没有任何迟疑的答应了。

“桃夭!”凌英叫了她一声,桃夭也只是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儿,跟着息便往前走去。

凌英有不敢走,用一只小纸鹤回去禀报,他留在这里继续等待消息。

桃夭跟着息来到了魔窟的后山,这里叫魔窟,是因为这里一天之间只有一个时辰是有阳光的,对于妖魔来说是最好不过的地方了,所以被外界叫做魔窟。

她以前来过魔窟,可却从来都没有开过后山,这是她第一次来,没想到竟然看到这样一番景象。

漫山遍野的鲜花,五颜六色的鲜花汇合成一片花海,不时的有几只蝴蝶飞过,阳光明媚不亚于灵虚山的后山,桃夭不由的惊叹道:“这里竟然是这样的一番景象。”

息露出冷笑,“这样一番景象如何?适合蜜儿生活吧。”

“你果然是想要让蜜儿和你在一起生活。”桃夭也看出来了息的算盘,“如果她愿意和你一起生活,在这里,这样的环境里面,我没有任何的意见。”

“你果然还是我的好妹妹。”

息满意的笑了。

走了大约能够有一刻钟,他们来到了一所小木屋前面,桃夭远远的看着,只见桃蜜躺在一张摇椅上面,悠闲的晃悠着,旁边有一个矮几,矮几上面放着几盘点心水果。

桃蜜拿起一块点心,自己咬一口,把剩下的一半放在手心儿上,便有小鸟过来衔食,有的鸟没有吃到,发出不满的叽叽喳喳声音,鸟的叫声,还有桃蜜的笑声,是那么的融洽。

就是这么远远的看着,让人不想要去打破这份闲适。

“哥,我们之前都错了吧,一直想着要给她最好的,可有没有想过,我们给她的那些,是她愿意要的吗?”

“那时候她还小,上灵虚山的时候她刚刚三个月不到,我出现的时候,你也不过十五岁,而她不过十岁而已,你们根本就没有为自己所做的决定负责任的能力。”

息这么说,桃夭不否认,那时候她没有,但是在息两年之后出现的时候,她已经十七岁了,在人类的认知里面,十七岁,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纵使她生活在灵虚山上,可也是一个大人了。

可那时候她不仅没有帮助桃蜜做正确的引导,还让她远离息。

就在桃夭和息两个人相对无言的时候,桃蜜却看了过来。

桃夭的身体都紧绷了起来,因为此时的桃蜜,和两个月前有着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不是外貌上的不同,而是神情上的不同。

此时的桃蜜,她是面带笑容的,她已经好久都没有看到桃蜜的笑容了,自从她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开始,她就还是那个高冷的修仙者桃蜜。

之前,她总是以为她是因为修为高,高处不胜寒所以才高冷的,可是没想到重新来过,她依旧是高冷的。

这是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一种气质,可修为的高低无关。

但是现在,她却笑得那么灿烂,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烦恼能够进入她的内心,“你对她做了什么?”

“真相,告诉她全部的真相。”息说道。

桃夭想着,只要妹妹能够开心,那些事情让她知道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刚想要走过去,和她道歉。

却天生异象,狂风大作,不再是阳光明媚,而是乌云蔽日。

桃夭赶到桃蜜身边,想要握着桃蜜的手臂,却在握住那一刹那失神了,怎么会这么冰冷?

看向桃蜜,只见她此时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儿。”

桃蜜说道,可桃夭却怎么看也不像是无事的模样,看向息,却只见他在看着天象,并没有发现她们俩之间的事情。

桃蜜挣脱开桃夭的手,“这是什么意思?”

“呵,还不是你们所信奉的那什么天道,他就是一个看不得别人好的家伙。”息却冷笑了一声说道。

“天道?”

天之大道,万物信服。

可又有谁知道,那不过就只是一个想要把万物以及世人压|在手下的家伙呢?

当年神仙陨落,便是心有不甘的,故而留下了这什么‘天道’,可他们都已经不再了,留下他还有什么用?

而在灵虚山上的人也发现了天道的出没,莫亭看着天空乌云翻滚,竟然也笑了出来,那笑容仔细看去,倒好像和息的笑容有着同样的意味。

“师父,不知师父准备如何应对此事?“

“如何应对?”莫亭捋着颌下胡须,“此事不是针对我们而来,可如果我们也帮忙应对,以后对我们也是有利的。”

“你且先去召集弟子,随时准备迎战。”

如果这次能够赢了,那以后便可无后顾之忧了,虽然在面对天道他们生存的几率很渺茫,可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便没有人愿意受制于人。

每个人都是有阴暗面的,只是或多或少的隐藏了起来,有的人隐藏是因为世道不允许,有的人隐藏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可有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瞬间,去想着最坏的打算。

但他们仍旧去尽自所能去做好每一件事情。

这才是正常人有的感情,不是那些一味的圣母和阴险。

我们生来什么都不想,是在这个世界所遇到的一切,让我们不能不想。

桃蜜再被息带到魔窟的时候,便感觉自己的记忆在一点一点儿的回来,直到息和她说了全部的事情,她这才是真的全部都想起来了。

不仅是想起了她穿越之初,穿越的事情,她还想起了那段桃夭特意要她忘记的事情,关于息的事情。

她的哥哥,曾经梦里面相见,现实当中却一次都没有见到。

就如桃夭所说的,她的白天和黑夜,过得是两个世界的生活。

息用法术让她在白天的时候不记得他,桃蜜也能够封印她的记忆,让她忘记息的存在。

说实话,那一刻她是愤怒的,她认为她不过就是一个玩|偶,可以随便他们蹂|躏,她的记忆都不属于她自己了,随便他们封印篡改,这还是一个人了吗?

息看出了桃蜜的愤怒,接着说道:“你也不能怪桃夭,如果她没有封印你的记忆,你会便会坠入魔道,她能做的,就只有把你的记忆封印篡改,让你出去历练,可即使是灵虚山不在了,她想要带着你融入人类的生活,你都不能融入进入,无奈,只能将你送进三千小世界。”

“坠入魔道?”为什么会坠入魔道,那时候她根本就没有修炼不正当的秘籍,为何会入了魔道?

息点点头,并没有解释而是反问道:“你知道我为何能够死而复生吗?有为何能够在阳光下行走吗?”

为什么?

桃夭从来都没有和她说过,以前息也没有和她说过,所以她并不知道,怎么这个和她可能坠魔有关吗?

“那是因为,我们家的孩子,都有着隐藏的天性。”

隐藏的天性?

“我们家人的骨子里面,有着比别人更大的黑暗面,只要有了接触,我们和魔之间的接触,是非同一般的,比别人更加的敏锐。”

当年他在身体消失了,依靠着意志力,凝聚成形,他从黑暗里面汲取能量,从而有了现在的这个身体。

“你和我一样,只要接触到黑暗,便比别人多了很大的几率入魔道。”

“那桃夭?”桃夭呢?她也是这样的吗?

息点点头,“不然呢?她是你的亲姐姐我的亲妹妹,我们三一母同胞,她虽然没表现的没有你我这么明显,可你没发现她除去那些外在的原因,根本就不排斥魔道吗?”

桃蜜想起来了,当初在她以为灵虚山不在了的时候,桃夭并没有太多的伤感,纵使她找到那是假的,可也会想着有一天灵虚山肯定不复存在了吧,可是她那时候就好像什么都能没有发生一样。

反倒是如鱼得水一般,在尘世当中自由自在的生活,她很快的金就融入到了人类的世界里面,那时候她感觉不寻常,可是除却不知道为什么。

“那你是如何能够在阳光下行走的?”

“源于黑暗,那边舍弃黑暗好了。”息上前握上桃蜜的手,“我那时候,真的是在魔窟里面找到了一本秘籍,讲述的就是魔,如何能够在阳光下生活,我照着上面所说的方法仅仅修炼了两年的时间,就能够在阳光下行走了,你说哥哥是不成很厉害?”

息说的轻松,可桃蜜知道,那两年的过程,并不像是他所说的那样简单。

他原本已经死了,意念遇到了瘴气,用瘴气化形,就像他说的,是要靠着黑暗和邪恶来获取能量。

黑暗和白日,本来就是势不两立的存在,可是他竟然脱离了黑暗,这其中一定也承受了不少的苦吧。

这一刻,桃蜜突然什么都不想要追究了。

她被骗了,那也是因为他们都不想要失去她,曾经和桃夭的相处几千年,和息相处的那些个夜晚,并不只是梦境而已。

现在想起来,她也能够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他们两个对她的爱护和关怀。

那时候她因为和息相处的时间太长了,多多少少的沾染到了魔窟的气息,积少成多,她体内的魔气便越来越多了,那段时间她也是感觉到自己想修为已经开始停滞不前了。

现在想来,也是因为体内魔气太多的缘故吧。

而魔,是天道所不容的,息是因为蛰伏在魔窟里面,等到他出去的时候,已经无比的强大了,可是她,依旧是灵虚山的弟子,如果她坠魔了,那便是为天道六界所不容,等待她的便是最严厉的惩罚。

所以桃夭便谎称灵虚山已经不再了,和她一起去凡间生活,可是在凡间生活了几千年,她已经还是那个桃蜜,修为虽然维持住了,可是心境,却没有丝毫的提高,不得已,桃夭才将她送去三千小世界的。

有一件事情桃蜜一直都记得很清楚,那就是在她要出发的前一天,桃蜜来到了她的房间里面,和她说了一番话。

“蜜儿,你要记住,无论你去了小世界之后情况如何?姐姐永远都等着你回来,不管你成功与否,姐姐永远都是你最亲的姐姐。”

在从灵虚山下来之后,桃夭一直都是非常亢奋的,这种亢奋维持了千年,那次她突然间的深沉,让她一时间很不习惯。

现在她历练回来了,按照桃夭的意思是,想要让她重新成长,带着那些历练的结果,让她一切重来一次,即使再次有了坠入魔道的危险,她也可以和息一样,有着天道都无可奈何的修为。

可是万万没想到,桃蜜竟然失忆了,失去了之前的记忆,同时也失去了她的历练结果,一切都归零重来。

桃蜜已经归零重来了,他们却再也没有让她重新来一遍的力气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现在她忽然恢复记忆,在桃夭的意料之外,却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她知道,有息在,桃蜜的失忆不可能维持太久,可如果她想起来了,他们的计划便也只能终止了。

现在她在魔窟里面呆了两个月,还没有回去的迹象,天道果然是闲得无聊,看到她了,这才有了刚刚的一场异象。

桃蜜长剑出鞘,手中握着剑柄,指着天空上的滚滚乌云。

息紧紧握着桃夭的手臂,不让她上前,这个时候,谁都清楚,天道针对的就只有桃蜜一人,别人靠近不了,就算是费劲靠近了,她也使不上力气,一切不过是枉然。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费尽心力也要送桃蜜去历练,因为说到底,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自己能够帮助她自己。

魔窟本来就是被世界所遗忘的一个存在,一年三百六十日,每日都只有一个时辰的阳光照射,所以这里是妖魔的世界,而这里的太阳,是息制造出来的,就是因为桃蜜喜欢,她所喜欢的鲜花只有在阳光下才能成长,所以他给她制造出来了阳光,温暖的阳光。

只是天道降临,妖魔们自然感受到了压迫感。

息盘腿而坐,拿出一把琴放在腿上,手指拨动着琴弦,一首乐曲缓缓流出,安抚了众妖魔们烦躁的情绪。

桃夭皱着眉,看着远处承受着天雷的桃蜜,心都拧在一起了。

桃蜜也不是就一直在那里承受着不反抗,她不是笨蛋,自然将天雷引到地上,此时她方圆一丈的土地都已经焦灼了,不仅有硝烟的味道,还有一股子血型气味,就好像是之前来到这里时候所闻到的那种血腥味。

四周的花海已经残败了,变成了一片焦土。

桃夭见息坐下抚琴,也知道她的焦急是无用的,也拿出来一支玉笛放在嘴边吹奏。

这玉笛以前是桃蜜的武器,她最擅长的就是笛子了,她能够用笛子将敌人杀于无形,甚至舒畅控制人的神经,让那些人做她的傀儡。

她的技艺当然不如桃蜜了,也就只能随便吹奏一下,为她助威。

蜜蜜不知道从哪儿飞了出来,落在了桃夭的肩头,小脸紧皱着看着不远处的桃蜜,“桃夭姐姐,如果她承受不住了,她会如何?”

桃夭在吹笛子,只能用意识回答蜜蜜,“她会死,永远的死去,不再有转世轮回,前世今生皆不再有了。”

蜜蜜惊得直接从桃夭的肩膀上掉了下来,他知道桃夭在这个时候没有理由骗他,可是桃蜜真的会死吗?

这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他已经不记得陪着桃蜜走了多少个世界了,桃蜜每一次的死亡他都没有过害怕,那是因为他知道,在下一个世界,他们依旧会在一起,他依旧是执行着他的任务,告诉桃蜜她那一世的身份和人物,难道这次她就要死了吗?

没有再次醒来的时候,他也不会在执行他的任务吗?

他不敢去想,只要想到有这个可能性,蜜蜜就瞬身冒着冷汗。

“那之前有过这样的案例吗?就只能让她这么一道道的引着天雷吗?”

“当然有啊,我就是这个例子。”息一边抚琴一边说道,“在几千年前,我就是承受着这些天雷的,到后来他还不是不能把我怎么样。”

息虽然语气轻松,可蜜蜜还是听出来了,他也是担心的,他无形无身,天雷就算是把他给劈的粉身碎骨,他也还是会活下来,而桃蜜不同,她是有身体的,她刚刚历练回来,虽然说修养了一年多的时间,可还是非常虚弱的。

蜜蜜这一年多也是一直都在桃蜜身边的,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不由得更加担心了,可是他也不能上前,桃夭姐姐和息都不能上前帮忙,他去了也只是帮倒忙,一时间眼睛四处乱看,就是想要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

突然间,蜜蜜说了一声,“桃夭姐姐,你师父他们来了。”

桃夭回头看去,看见的是莫亭带领着弟子就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桃蜜的方向,桃夭走过去,“师父,你怎么来了。”

“蜜儿也是我的弟子,她有如此劫难,我如何能不来?”莫亭看着桃蜜问道:“已经多少道天雷了?”

“才三十二道。”桃夭答道。

当年天道在对付息的时候,那可是整整千道天雷,历时好几年,那还是最后息实在是无形,天道才认输的。

可是现在桃蜜这里,不过才三十二道天雷,她的附近便已经是遍布焦土了,身上的衣服也裂开了几个口子,头发凌乱,显得有些狼狈。

“师姐。”龙妍叫了一声。

众人听到了也没有在意,只当她是在担心桃蜜,却没想到桃蜜回头看了一眼,只那一眼,他们看到了,桃蜜现在已经是双目猩红,面无表情。

回头看了一眼,桃蜜很快便把头转了过去,出人意料的是,她竟然丢掉了手中的剑,起身便飞入了那翻滚的乌云当中去。

这下子就是息也被震惊了,不由的起身向前一步,“她这是要做什么?”

当初就是他,也不过是地上承受着天雷,可没有进入乌云当中去,那里面那么黑,谁知道会遇见什么东西。

却说桃蜜进入了乌云当中,里面一片雾茫茫的看不真切,她索性便不看了,闭上眼睛,去寻找着她想要寻找的东西。

既然横竖都是一死,那她还不让死的更加痛快一些,天道不是很厉害吗,那为什么连真面目都不敢露出来?

息说天道是那些已经消失了的神仙所留下来的不敢,他们不敢就那样的离去,认为是人类毁灭了他们,所以用自己最后一点信念化作天道。

说到底,他不过就是一串数据流罢了,主人都已经不再了,独留着数据流还有什么用?

自古以来,擒贼先擒王,现在显然王已经不再了,那她就……

站在地上的众人,只能给看见在翻滚的乌云当中穿梭着的那一抹身影,他们修仙之人视力好,可纵使视力再好,那也是乌云,桃蜜在外面时候他们能够看到,可到了里面,他们便看不到了。

蜜蜜不同于别人一直看着乌云里面的情况,而是看着四周,看着有没有什么能够帮助桃蜜的方法,可是在看到一个人的时候,她咦了一声。

穿梭众人飞过去,落在那人的肩膀上,悄声说道:“你认识桃蜜吗?”

那人依旧看着前面,目不转睛,一个字儿都没有回答他,蜜蜜继续问道:“你知道桃蜜有没有危险吗?”

依旧不回答他,蜜蜜心中依旧有了想法。

乌云依旧翻滚,渐渐的下起了雨,从最初的细雨,变成了大雨。

这雨一下,天雷便小了很多,众人刚要放心,想着是不是已经结束了,而且到目前为止,已经过去了四十九道天雷了。

毕竟只是一个在魔窟住了两个月的小女孩儿而已,四十九道天雷已经属于重罚了,也够了吧。

可是很显然,他们高兴的还是太早了。

突然暴雨骤停,一个大的雷闪在天空当中劈下,照亮了半个天空,晃得众人都有些刺眼了。

与此同时,桃蜜掉落了下来。

踉跄了两步,站在了地上并没有倒下。

息上前扶住她,“已经五十道了,他还想要怎么样?”

“你当初不是千道呢吗,我这点儿算得了什么?”桃蜜擦了一下嘴角流下的鲜血,推开息站直了身体。

长剑重新握在手中,在她和息之间划了一个结界,不让他们靠近,息也知道,这时候他根本就帮不上忙,只能后退。

天雷继续往下劈,桃蜜一剑指天,将天雷引到地上,又是一片焦土遍地。

“我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不过就是你主人留下的残念儿一样,神仙都有残念,你还有什么资格来管教我们?凭什么要我们做的完美无缺?”

只要一想到她在穿越之初,桃夭和她说是因为天道的指示,要她做到十全十美,那样才能够成仙,她就感到不甘心。

那个理由纵使是桃夭诳她的,可显然,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神仙就是完美无缺的,他们善良,美丽,只要真心相求,就能够满足人类所以的愿望。

可都这样了?

为什么他们还会陨落?

是不是也说明着他们也是有不完美的地方,才会被更加完美的所取代,既然他们都不成那么的完美,他们留下的残念,又有什么资格来统治他们?来批判他们是否为正道? 166阅读网

“凌英你说如果那时候我对他的关心多一点儿,让桃蜜去见他,结果会不会变得不同了?”

“会,每一个不起眼的小决定都可能引起重大的事故,所以在做选择的时候一定要慎重。”

阅读[综]炮灰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