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炮灰终结者

337 ——第三十五个炮灰——

  • 作者:bear熊宝贝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11383

“kingsley你别走,我把话说清楚了,你相信什么?你相信网络上的那些言论吗?”

景博很想要说他不相信,他相信他的父母不是那种人,可是现在,梁伯那样的事情他们都能够做的出来,网络上所说的那些,恐怕也不是不可能的吧。

从前蒋慧珠一直认为景博之所以会这么的优秀,那是因为她教育得当的缘故,现在景致这么说,蒋慧珠心里面自然是有些想法的了,以前景致害怕她会对她有意见,所以从来都没有这么说过,现在景致是百无禁|忌了。

蒋慧珠也不能反驳,只是抱着胸把脸转到一边,不去看景致。

景博无精打采的和景致打了招呼,“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就先上楼去了。”他也想想如何劝说母亲去自首才好。

“之前呢,是因为我去国外度假了, 没有能够及时的关注着国内的新闻, 这也是今天回来才知道的, 你看我这不是一下飞机连时差都没倒, 直接从机场就过来了,行李还在外面呢,阿姨你快去拿进来,我那行李箱可是名牌,晒坏了就不好了,你说是吧大嫂。”

“既然害怕晒坏了,那你就感觉带走吧。”蒋慧珠和景致这些年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以前的大部分时间,都是景致在求着她哥哥办事儿的,而哥哥到底也不止是她一个人的哥哥了,还有嫂子和侄子,她反倒是显得是个外人了。

现在景致在回国之后就看见景然和蒋慧珠的新闻,自己哥哥的能力她还是知道的,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可蒋慧珠她还是要奚落一番的,故而连家都没回,便直接来到了这里,为的就是去看蒋慧珠那一张阴沉着的脸色。

可景致却叫住了他,“kingsley你等一下。”

景致笑笑,“kingsley你也看见网上的那些新闻了吧,你说说应该如何是好啊,我相信大哥大嫂是没有做过那些事情,要不我们也和那些明星一样去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吧,再找几个律师,把那些造谣的人告上法庭,kingsley你觉得怎么样?”

“我相信。”景博声音低沉的说道。

“你相信什么啊?”景致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不由的惊呼,“kingsley你说什么?你相信网络上的那些传言?”

“kingsley你回房间去。”蒋慧珠恼怒道,她不想要她这个小姑子知道她的事情,尤其是这样不好的事情。

第14章

“大嫂,kingsley, 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都在这儿站着啊?不进去是休息吗?不然明天哪儿有精力去应对那些事情啊。”

一道悦耳的女声从门口处响起, 蒋慧珠和景博看过去, 只见景致穿着精致,手臂挎着包踩着高跟鞋身姿优雅的走了进来。

自从网络上曝光出了那些事情, 景致一次也没有了景家, 现在突然来了,蒋慧珠知道对方是来者不善, 八成是来笑话自己的, 不由的脸色更加不好了,“你来我们家做什么?”

“大嫂, 看你说的, 我这不是关心你和大哥嘛, 现在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你和大哥的丑闻, 我自然是相信你和大哥了,可是你也知道,那些网友们可不是那么想的, 他们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致熟门熟路的做到了沙发上, 双|腿交叠,很是优雅。

现在她看到了,心里面也爽到了,让你以前看不起我,现在好了吧,风水轮流转,也到了你出丑的时候了,比她之前出的丑还要大呢,她可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

目光落在在不远处站着的景博身上,对于这个侄子,她对他好虽然有几分讨好蒋慧珠的意思,可到底也是用了真心的了,笑了笑道:“kingsley,你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坐啊,姑姑也有好久都没见到你了,快来让姑姑看看,不愧是我们景家的人,真的是越发的英俊了,有哥哥当年的影子。”

转头看向蒋慧珠,“妈妈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去自首,毕竟梁伯他们到底也是因为你而家庭破裂的,十六年了,你也应该承担起你的责任了。”

景致这次是真的惊讶了,不由得伸手捂住嘴,“等等,kingsley你说什么梁伯,什么叫‘他们是因为大嫂而家庭破裂’?”不会是出|轨了吧,可出|轨了也不用自首啊,难道是杀人了?

不得不说,景致真相了,蒋慧珠给梁家造成的伤害,不亚于杀了一个人,她让梁童生不如死了十六年,现在也即将面临死亡。

然而景致的反应还是很快的,很迅速的就反应过来了,“大嫂,你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也姓景啊,家里的事情我怎么能够不担心呢?kingsley你快和我说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好想想办法啊是不是,毕竟人多力量大啊。”

这次不用蒋慧珠说,景博也看出来景致的虚情假意了,自然是没有心思去个给她解释,景博看向蒋慧珠,“妈妈你真的要等到法院的判决下来吗?”

“我根本就没有犯错,你就去要我去自首,有你这么做人家儿子的吗?”

蒋慧珠被问的烦了,语气也不由的加重了,景博点点头,转身上楼,他刚刚都已经失望一次了,现在也不过是再失望一次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走进楼梯拐角,景博的眼睛还是不自觉的落下一滴眼泪,对自己的至亲失望,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今天算是感受到了,还是两次。

有了桃蜜那一晚的行动,果然法院各位的速度都快了很多,很快便第一次开庭了,当事人全部对咬到场,其中自然也包括蒋慧珠这位开车的人了。

其实蒋慧珠在来之前心里面还抱有一丝侥幸的,想着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就算是那时候有监控摄像头的存在,画面肯定也不在了,到那时候她就可以让律师说因为小朋友不懂事儿横穿马路造成的,当年她也已经赔偿了,现在之所以再来,不过就是为了要更多的钱而已。

可是到法庭上的时候她傻眼了,对手太狡猾了,竟然拿出了当年的监控录影带,根据梁伯的解释是因为这些年他一直都想要梁慧珠还他们家一个公道,所以这些当年的证据全部都保留着呢。

十六年前的录影带,自然是不能和现在的录影带比较了,画质什么的也是因为这么多年的保存不当而有了损伤,可是这是世界,从来都不缺少能人异士,法院已经找了专门的技术人员来进行修补。

于是,便有了他们现在所看到的那一副画面。

一辆黑色轿车横穿马路,直接撞倒了在斑马线上一个滑着滑板的男孩儿,虽然那男孩儿滑着滑板没有看四周,可是在画面的上方却清清楚楚的显示着,是绿灯,男孩儿并没有违反任何的交通规则。

反倒是那辆车,不仅撞倒了那个男孩儿,还把旁边的一个女人给撞倒了。

蒋慧珠随即就愣在了当场,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见蒋慧珠如此失神,对方的辩护律师也说不出来反驳的话,桃蜜却笑不出来了,有一句话叫做‘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

可是为什么要迟到呢?

就因为这份正义迟到了十六年,让梁伯一家人有了现在的苦难,本来用正义对待每一件事情,不是罪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嘛,为什么现在却成了一种很难达到甚至是一种奢望呢?

判决很快就下来了,梁慧珠的惩罚也到了。

因为蒋慧珠和景然都是教育界有名的人,网络上虽然没有关于这件事情的报道,可是传闻却要也是一直都没有断过,以至于这一天的开庭,现场来了不少的记者,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些稿子发布出去,或者发出去之后很快就被删掉了。

但他们都没有接到领导的通知说这件事情不能碰,现在来了,也是完全可以的。

桃蜜他们一行人刚走到法院的外面,便有一大堆的记者涌了过来,他们也是没想到,这件案子竟然在第一次开庭的时候就有了判决。

一般来说,别说是十六年前的案子了,就是现在发生的,只要是肇事者有些权势,都是需要二审三审的,这次竟然一次就已经有了结果,对方也没有上诉,果然这件案子从头到尾都散发着不寻常。

已经有记者想着是不是不要上前了,他们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打工的,如果真的是因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而丢了工作不值当,之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

当然那些是少数人的想法,还是有为了头条不要命的,拿着话筒上前,“徐小姐,能说一下这件案子的具体细节吗?到底是因为什么证据能够在让法官当场判决呢?”

“自然是重要的证据。”桃蜜答道。

“可据我所知这件案子已经过去十六年了,那这么重要的证据,为什么在十六年前不拿出来呢?”

桃蜜停下脚步,让雇来的保镖带着梁伯和梁童先上车,看着发问的那个男记者,黑黑瘦瘦的,但那一双眼睛里面写满了精明,“如果能够拿出来,或者是有效果的话,没有人愿意不公平的对待十六年,那时候梁伯一个人人微言轻,你也应该知道‘官官相护’这个词吧,现在十六年过去了,已经物是人非了,可梁伯那颗想要得到公平的心却没有变。”

“如果你们能够正常的报道,把这件事情的始末说清楚你们可以尽情的去报道,可我不希望有人将梁伯和梁童的遭遇做噱头,那就太卑鄙了。”

说着桃蜜便转身离去,剩下的那些记者一愣,想着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有让网络上的言论发表不出去吗?就是因为那些言论做了噱头,是这样吗?

这个问题在他们心里面疑惑了一下,下一秒景博和景然就已经出来了,而蒋慧珠则是直接被留下了。

和那些记者们一样,景然和景博纵然是知道蒋慧珠这次罪无可赦,可他们以为不是一次性就能够解决的事情,本来以为是会有二审三审之类的。

刚刚在法院里面,有人给景然一张传票,他的罪名是‘恐吓’。

这下子景博和景然的脸色也是更加的不好看了,就连本来只是来看热闹的景致在出来的时候也是阴沉着一张脸,她以为自家哥哥已经是非常有能力的人了,能够把这件事情给完美的解决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到最后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嫂真的是被抓了,现在大哥的身上也有官司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他们出来之后,记者们全部都涌了上去,对着景家几人进行询问,如果桃蜜真的是幕后的人,根据她所说的那些话,他们现在就可以放心的去对景家人进行询问了。

记者,哪个不是千锤百炼的,一看他们的脸色知道是有戏,在这个世界上,明星们虽然受人追捧,可一些教育家们自身就是有问题的,那无疑是更加吸引人眼球的,他们可以不搞那些噱头,一切不过就是正常的报道而已。

却说桃蜜他们在离开法院之后,梁伯和梁童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都是面色沉静,桃蜜也能够理解,多年的心愿终于如愿了,会出现这样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的情况,如果现在他们开心的庆祝,那才是不正常的呢。

这天晚上梁伯和梁童都是早早的睡下了,桃蜜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外面远处的霓虹璀璨。

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太多的人了,形形色|色,来去匆匆,却也是不得不认真的活着。

“你回来了啊。”

蜜蜜落到桃蜜的肩膀上面,“你就不问问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吗?”

“怎么样了?”

“你没亲眼看见你都不知道,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那么奇葩的人,自己做错了事情不想着弥补,反倒是想着如何逃避,这样的人就算是让他逃避了那对别人才是最大的不公平呢。”

蜜蜜义愤填膺,看来是真的对景然的做法很不看好,桃蜜微微勾起嘴角,“可这样的人,逃避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梁童的事情已经过去十六年了,蒋慧珠和景然也逃避了自己应该承受的罪责十六年。

“现在网上已经有了很多关于梁童的报道,就和你说的一样,还是有一些言论是借着梁童的噱头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些只要是我看见的全都封掉了,另外那些人就根据你所说的那句‘官官相护’,从而查到了很多东西,只是他们迟疑着要不要发出去而已。”

桃蜜点点头,“这些事情你就自己看着吧,不要让那些人打扰到梁童和梁伯就好,其他的随便怎么样都好。”

“好,我知道了。”掌控舆论,他最是擅长了。

今天审判了梁慧珠,接下来就是景然了,桃蜜知道在这段时间里面景然会和想各种的办法了逃避责任或者减轻责罚,可是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找到了她。

通过律师把她约了出来,什么都不说,直接把一张已经签了名的支票递到桃蜜面前,“景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徐小姐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我的意思呢。”景然手中拿着咖啡杯子,一副十分有把握的模样,桃蜜心中不由得冷笑。

“景先生你要知道,我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既不是法院的人也不是律师,你给我钱,对你可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桃蜜抬头看着前面的景然。

当初蒋慧珠被告的时候,他可是没来找她,也没有给过她一分钱,现在危害到自己了,连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可见在他心里面还是他自己的性命比他妻子的重要,而且现在用了这招,已经是黔驴技穷了。

“我知道是徐小姐把梁伯和他儿子从内地接过来的,也是你帮他们找的律师,这张支票你可以随意填写,就当是你送他们回去的辛苦费了。”

景然说的理所当然,只要梁伯和梁童回去了,就没有人举报他了,那他的最责自然也就没有人追究了,他的如意算盘打的还真响。

桃蜜拿起支票,“真的是随意我填写吗?”

“自然。”景然见桃蜜这么说,心里面不由得一喜,想着果然是女人,还说什么公道正义,还不是想要钱的。

桃蜜从包里面拿出一支笔,写下了一个数字,景然也不由得一愣,确认之后脸色也是很不好看,“徐小姐这是狮子大开口吗?”

“景先生你错了,我从来都不认为我是什么狮子,我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的普通人罢了。”说着起身,“感谢景先生给梁伯的这些钱,我也会如实的去和法官说的,看在景先生改过的份上,相信法官先生们在审判的时候会考虑这个因素的。”

“你……”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们老祖宗可是说过这句话的,只要景先生是真心改过的,那就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说着桃蜜转身便离去,独留景然一个人坐在这里,刚刚桃蜜所填写的数字就是他看见了也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可是他账户里面大半的钱了,可以说是这么多年的积蓄,她现在这么容易就拿走了?

他也不能去告桃蜜敲诈勒索,毕竟支票上的名字是他亲自签下的。

在景然咽不下这口气准备找几个人把支票抢回来的时候,他又收到了一张传票,有人匿名举报,他多年一来私相授受,和多名家长以及官员有过交易往来,不是商人,却有往来,这其中的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之前网上也不过是有传言说景然和蒋慧珠如何如何利用自己的职业便利捞钱,可那不过是周瑜打黄盖的事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可现在被举报了,牵扯出来的那就是很多人了。

具体举报的那个人是谁他不知道,不过想想也知道了,他们一家子最近都和桃蜜有关,十有八|九就是她了,至于证据,全都是那些他以为他都销毁了的东西。

这样一来,他自然也就不能把那张支票给抢回来了,只能吃了哑巴亏了。

“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调查一下这件事情。”在警局里面,卢天恒找到了桃蜜,直接说了这件事前。

桃蜜拒绝了,“没必要麻烦你,我可以搞定的,我知道现在很多人都认为我是因为蒋慧珠上次在警局里面闹而做的报复,是我利用了梁伯和梁童,你就不用趟这趟浑水了,怎么说你和景博也朋友,公然的去找他爸爸的把柄也不好。”

“我是一名警察,除暴安良是我的责任,如果景伯父真的犯法了,我也不会因为景博而有所迟疑的。”

桃蜜一笑,“除暴安良是警察们的责任,教书育人还是老师们的责任呢,在这个世界上玩忽职守的人太多了,你不和他们一样玩忽职守,也没必要参与到不是你的工作当中去。”

“我……”

“最近梁伯的事情,还有犯罪心理小组的事儿都一起发生了,我的事情有点儿多,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前就不要来找我了。”

卢天恒看着桃蜜消失在拐角的背影,突然心中冒出了很多的想法。

人的一生当中会遇到很多的人,有些人是匆匆而过,有的人在短暂的相遇之后分道扬镳,有的人能够陪伴你的一生。

而他和桃蜜,就是属于第二种,走回办公室,把抽屉里面的照片拿出来,那是一张穿着一身红色衣服的照片,从角度上来看,是从上方拍摄的,而地点就是电梯里面。

放进一旁的碎纸机里面,片刻之后便成了一堆的碎纸屑。

这张照片他留着好几年了,他以为他和照片上的女人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了,可是就在前几天,他去找了桃蜜这几年在国外的资料,其中有一段视频,就是学校的误会上面,一个女生也是一身红装。

神态举止气质容貌,都有八|九分相似,他可以确认就是她。

那时候他是开心的,以为他们俩之间是有缘分的,上天注定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可是随着深入的了解,他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了。

他们的人生,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走向,她所经历的那些,还有她现在正在做的那些,全不都是他不曾想过的,他喜欢过她,但他们也不是非要在一起,她将会他一生当中一道美丽的风景。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不喜欢他,如果她也喜欢他,那些事情他完全可以不在意,没有共同爱好也可以培养,可感情没有,不能勉强。

桃蜜可不知道卢天恒想了这么多,卢天恒想要追求她她感觉得到,刚开始的时候她也想过利用卢天恒,来对景博进行报复,可转念一想,这样的报复很低级。

卢天恒虽然花心,她完全可以事后扔掉不理会,可这样也报复不到景博,毕竟景博对她的那点儿喜欢,也不过就是和蜜蜜制造出来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还牵扯到了无辜的人,所以她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放弃了。

以后她和卢天恒也不会有未来了,各自安好便好了。

景然现在是什么的事情都不瞒着景博了,他也没有力气去瞒着了,景博自然也就是知道了景然被举报了的事情,而看景然的神情,八成又是真的了。

之前他在看到的时候去就不相信是真的,回到家里面知道了梁伯的事情,他便把这些事情忘于脑后了,现在想起来,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在前些年他看见过父母举报xxx,理由就是利用职务之便来和家长私相授受。

他这是真的慌了,六神无主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

“小丽姐,我知道我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明天画展就要正是开始了,今天他们过来坐最后的检查,在画廊里面梁童突然很严肃的说道。

桃蜜推着轮椅的手一顿,笑着说道:“你不要乱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一定能够站起来的,怎么就说自己时间不多了呢。”

梁童的目光看在四周的画上面,他在出车祸之前就有学过画画,那时候父母也没多少钱,可还是愿意用一部分来维持他的梦想,后来出了车祸,画画也就成了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小丽姐,你就不用瞒着我了,我的身体情况我自己最清楚了,之前医生已经说了,我只有六个月的时间了,现在也过去好几个月了,这几天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无力了,精神也不好,我就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桃蜜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什么,便听梁童继续说道:“我妈就是因为常年照顾我,才会身体虚弱,家里面的钱都给我买药了,也没钱治病才死的,我爸爸现在的身体也是很不好了,这些我都看在眼里。”

“如果这次官司能够打赢的话,我希望我死后我爸能够有那笔钱安度晚年,小丽姐,到时候麻烦你多去看看我爸,我们家本来也就没什么亲人,这些年因为我的缘故,我父母和他们之间的往来渐渐的也都断了,我唯一能够求的就只有你了。”

此时梁童的语气里面已经带有了一丝哽咽,桃蜜不由得有些鼻子发酸,长舒了口气道:“我想你还是自己去照顾梁伯比较好,我已经联系了内地出名的医生,据说是有着百年中医传承的一家医院,你一定能够好起来,至于你身体里面其他的问题,只要你的心态保持的好,那你就一定能过好起来。”

这些年,父母带着他四处求医,中医也看了不少了,他现在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了,就算是能过活下来,也依旧不能够行走,依旧是父亲的累赘。

梁伯是去双洗手间的时候梁童和桃蜜说的这些,桃蜜看向洗手间的方向,梁伯去的时间好像有点儿长了。

“你放心吧,如果你不在了,我会帮你照顾梁伯的,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可以有轻生的念头,你要知道你现在这条命不止是你的,还是梁伯的,如果你死了,梁伯的精神支柱也就没有了,这么多年了,梁伯都没有放弃你,你也不能放弃你自己。

虽然桃蜜这话听起来有点儿站着说话不腰疼,可她也只能这么说,梁伯都没有放弃梁童,他也就更加没有理由放弃自己了。

第二天画展开展,因为桃蜜之前送出去很多的门票,他们或多或少也都听了梁童的事情,就算是没时间来的,也都把票送给朋友了。

刚开始的时候,梁童是在监控室里面看着众人看他画的情景,后来在桃蜜的劝说之下,他下楼去,尝试着说一些他作画时候的心路历程。

从刚开始时候的紧张,到后来的娴熟,也是有了一个进步,桃蜜看到,最后梁伯的眼睛已经有些红了。

后来梁童和桃蜜说过,他说如果他在做着轮椅面对众人的时候当然会害怕,可是他想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而不是被那些人误解那些画的意思。

自己的画,别人可以不看,可如果看了,那就不要曲解他的意思,网络上的那些新闻他也看的,他不希望那些人对他抱有同情的态度,而他的那些画里面也都没有想要博取同情的含义,就只是最普通的话所看到的而已。

接下来的事情异常的顺利,景然以敲诈罪论处,还有他的那些私相授受,牵扯出来了好多人,一时间不用蜜蜜操作,网络上的消息都不能平息。

梁伯在事情结束之后,带着景然给的那些赔偿,和梁童一起回到了内地,之前桃蜜说有医生可以用的中医的疗法给梁童治病,这话并不是说着玩儿的。

中医不仅有着古老的历史,也真的是都一些症状有着非常大的帮助,梁童的腿是因为车祸导致的,神经受到了损伤,可她检查过了,并没有全部坏死,既然过了十六年都还没有能够却不坏死,那就说明还是有治愈的可能。

景然赔偿的那些钱,以前足够他们用很久了,还有景然让她填写的那张支票,也早在景然的账户还没有封的时候她就已经取出来了,也全都给了梁伯,这也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梁伯和梁童都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人,治疗费是够用了。

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一切归于平静,桃蜜的生活也步入正轨了,警局成立了一个犯罪心理专案小组,她是骨干,于sir也退休了,那一组的人陆陆续续的也调走了同时也有新人调了过来,卢天恒也成为了组长。

转眼已是两年,值得一说的是,在这两年里面,在傅子遇破解了她的加密照片之后,薄靳言找到了那个给桃蜜寄照片的人,竟然是他姐姐的未婚夫蔺漪阳,原来在谢晗背后的人,也是他亲近的人。

同样的,那张照片自然也是被李熏然看到了,也知道曾经她去帮助过他,他那时候的感觉并不是空穴来潮,全部都是真的。

为此他还特意来过香港,问她为什么要说谎,明明她是帮助过他的,为什么却不承认呢?

对此桃蜜只是一笑,反问他“我为什么要承认呢?”

李熏然愣住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桃蜜会这么回答,可是想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她又为什么要承认呢?

那时候蔺漪阳还没有抓到呢,还在背后蛰伏着,如果她承认了,那岂不就是把自己钩子暴露了。

毕竟那时候他们谁都不知道,在谢晗的背后,还有一个蔺漪阳。

等等,李熏然惊讶的看向桃蜜,嘴|巴一时间有些合不上了。

他们是谁都不知道蔺漪阳的存在,可桃蜜也是不知道的啊,但她那时候就已经有防备了,是不是那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在谢晗的背后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细思极恐,如果那时候桃蜜不告诉他是因为背后知道了蔺漪阳的存在,那她也太厉害了吧。

这么想着,李熏然的嘴|巴又合不上了。

桃蜜可不知道李熏然自己脑补了这么多,她不说,是认为没有说的必要,那三个被谢晗害了的人,她也想要去搭救一番来着,奈何她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是只剩下一口气了,她能够做的也就只是让他们走的舒服一点儿。

至于李熏然,他也只是被绑在那里而已,并没有受到伤害,所以她是可以的。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还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很有可能已经不能站在这里了。”李熏然半晌之后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不用了,我也没做什么。”

这算是承认了吗?

李熏然再次道谢之后离开,桃蜜之后一直都在想香港带着,很少去内地,去了之后也是去看梁伯和梁童,经过中医的治疗,梁童此时已经的腿已经有了知觉,虽然只是细微的,但也是让他们父子俩看见了希望。

在一次桃蜜回来的路上,出乎意料的,她竟然看见了景博,和她在同一次列车上,还就在对面。

当年在蒋慧珠和景然相继入狱之后,景博便也从学校离职了,毕竟父母都已经入狱了,他这样的儿子也没有学校愿意接受,他不离职面对的也将是辞退,听说离职之后他是和景致一起在工作室工作。

看他现在的模样,和两年前的差别还是挺大的,瘦了很多,眼睛里面也不是那种光芒了,而是有了那种沧桑感。

这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再也不是那个能够专心做科研的景博了,生活把他打磨的更加融入了生活。

显然景博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桃蜜,不由的一愣随后坐下,抿抿嘴显得很不自在,半晌后方开口说道:“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我一切都好啊,你呢?”

景博唇角勾了一下,但到底也没有笑出来,“我也还好。”

父母都入狱了,工作也没有了,怎么可能还好?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昨天出现在梁伯他们家门口的那个人是你吧。”桃蜜很肯定的说道。

景博一愣之后点点头,“我只是想要去看看他们过得怎么样了,我也没想到你那么巧会在。”

去看看他们过的好不好,如果他们过的还不错,那他心中的愧疚也能够少一些,这两年之间他每个两个月就会去看一次,也会匿名给他们打钱,只希望这样能够减轻父母身上的罪孽。

说来也可笑,他以前是个唯物主义者,根本不相信什么罪孽,前世今生之类的,可是现在……

“你还记得吗?其实我们以前就见过的,那时候你还住在麻油地,我们在江边。”景博突然开口说道,本来以为桃蜜很惊讶,可是没想到她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依旧是一副恬淡的模样。

不由得疑惑问道:“你知道?”

“我知道啊。”

景博:“……”

想过很多要说的,可是这一刻,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是啊,她那么聪明,知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他还能说什么?为什么不和他相认吗?

可是她又为什么和他相认啊?他们之间本来也就没有什么的不是吗?

这趟列车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一个多小时,在列车到站之后,两个人下车,去往了不同的方向。

走了几步,景博回头看去,宅人群当中,那一抹倩影依旧是最靓丽的。 166阅读网

“我们家的事情和你没关系。”蒋慧珠不由得怒吼道。

在十六年前,景致还是一个学生呢,在国外上学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无论是蒋慧珠还是景然,都没有再说过,景致自然也就不知道了。

阅读[综]炮灰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