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炮灰终结者

336 ——1·第三十五个炮灰——

  • 作者:bear熊宝贝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11448

卢天恒生病了,也就不能去工作了,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开始专心的在医院里面养着,其实这次他也感觉挺奇怪的。

他也没感觉有哪里不舒服啊,就是突然倒下去的时候,他也是有意识的,就也只不过是身体动不了而已,这到底是为什么?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身处医院里面了,有医生过来给他检查,姑姑也过来询问他的情况。

“我怎么了?”

“你还说呢,你知不知道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我有多担心,你爸妈都不在香港,你身边就我一个亲人,你要是出了事儿你要我怎么和你爸妈交代?”在知道侄子没事儿了之后,卢美琪便开始教训卢天恒了。

可他明明还有好几个月才到二十五岁啊,现在这样算什么啊?

目光涣散, 不知道面前是什么, 耳边的音乐也感觉距离的好运,渐渐的不那么真切了。

身子一软,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卢天恒也这么听着,说实话他现在还是懵的,待卢美琪说完之后,这才抬头问道,“姑姑,我到底是怎么了?我记得我在酒吧啊怎么会在医院里啊?”

卢美琪叹了口气,“你以后不要在喝酒了,医生说你突然昏倒就是喝酒太猛太多引起的,你到底是喝了多少啊,怎么把自己给喝进医院里来了?”

“我就喝了一杯。”卢天恒无辜的说道。

“那就是你以前喝的太多了,丝毫不知道节制,你就在医院里面呆几天吧,等过几天身体好了再出院,还有你这次住院我没和你爸妈说,不过你以后要是再把赞成给弄到医院里面来,可别怪我一起和他们说了。”卢美琪皱着眉头说道,医生说他是因为喝的太多太猛了,现在他又说他只喝了一杯,那就是喝的太猛了。

“知道了。”卢天恒闷闷的答道。

第13章

卢天恒自从那天在酒吧里面听景博说他和桃蜜是在好久之前就认识的,对桃蜜就一直不敢上前, 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就那样过了一个月, 后来出现了什么鲜花食人魔案, 桃蜜投入了办案当中,他又是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

这天他也是郁闷的来到酒吧里面喝酒, 酒吧依旧是热情如火的, 性|感美女数不胜数,他突然想起来, 他已经好久都没有和女人交往了, 就连onenight都没有了。

这么想着不由的更加郁闷了,喝了一大口酒, 靠在沙发靠背上面, 看着对面舞池里面的男男女女, 他曾经也是那里面的一员, 现在怎么就只能在这儿看着了,难道真的是因为他老了玩不动了吗?

其实卢天恒现在是有意识的, 他清楚的知道周围所发生的一切, 可是怎么就动不了了?

感觉身边人的惊呼, 有人推了推他, 还有人把他移动了,他想要睁开眼睛看看,或者是做出来什么手势,但依旧是徒劳。

桃蜜在知道卢天恒住院的时候也没有放在心上,但在要下班的时候玲玲来说于sir要带着大家去医院探望,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桃蜜想了一下也就跟着去了,到底是一起共事过,这时候她要是不去,也有些说不过去。

一行人来到医院,见卢天恒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状态还是不错的,于sir拍着卢天恒的肩膀,“你小子也太厉害了吧,喝酒都能够把自己喝进医院里来,看来下次我们在聚餐可不能叫上你了,太容易出危险了。”

“哪有于sir你说的那么严重啊,我这次就是意外而已。”真的只是意外而已,喝了这么多年的酒,只进了这一次医院好不好?

“行行行,我最龌龊了,你最纯净行了吧,也不知是谁一个星期换了三个女朋友,还冠冕堂皇的和我们说什么感觉不对,不肾虚才怪呢。”尹小刚就罪恶吐槽道,这里他跑的快,卢天恒还没有打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跑到一边去了。

卢天恒特意去看了桃蜜一样,只见她此时正在一旁和玲玲站在一起呢,面容含笑,丝毫没有因为尹小刚的话而有些什么意见,心中没有放心反倒是有些不舒服了,看来她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他啊。

“gordon,你以前那么牛啊,一星期交往了三个女朋友啊,以前怎么都没有听你说过你的光辉历史啊?”玲玲在一旁狡黠的说着。

“以前的事情还说干嘛?”

卢天恒本来的意思是这件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他以后一定不会那么花心的,可是没想到苏伟在一旁来了一句,“我们卢sir这是好汉不提当年勇,我相信以后gordon能够一星期七个女朋友。”

“所以说啊,你们男人就是花心,要是一个女人一星期交往了七个男朋友,你们会怎么看她?肯定是不会把她当成好女孩儿,可是你看看现在,你们竟然还以交往女朋友多为荣,我也真的是不理解你们的思维。”

倪微翻了个白眼儿很是不满的说道,随后又看向桃蜜,“madman徐,你说说是不是不公平?我看等哪天我们也去酒吧找八块腹肌的猛|男,这样才比较公平是不是?”

“对,这样才公平。”桃蜜点点头附和道。

这个世界上男女历来不平等,虽说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可是男女之间的差异还是一目了然的,现在这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在了眼前嘛。

一行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呆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就走了,出了医院,桃蜜没有和以前一样直接开车回家,而是在街头漫步。

她来到这个世界好多年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将是她的最后一个世界了,离开这个世界,她很可能回到她原本的世界了,数不清出来多少个世界了,也不知道她穿越了炮灰身上了。

“你之前让我去找景家的漏洞,我差不多已经找到了,你想要听听吗?”

“不需要了,你把那些证据整理一下,送去相关部门和发布在网上吧,这些事情你以前经常做,已经驾轻就熟了吧。”桃蜜闲适的走在街上,迎着吹过来的晚风。

蜜蜜哦了一声,“你想过之后你要去哪儿吗?”

“不知道,爱去哪儿去哪呗,反正我也是一身无牵挂,只要有你和桃夭,去哪儿都行啊。”

“可是如果桃夭姐姐不能和你在一起怎么办啊?”

“不能在一起也就只好分开了,桃夭的能力我也相信她能够生活的很好的。”她来之前,说好了是来历练的,可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水晶球是已经晶莹剔透了,可她到底是历练的如何了,她自己也说不明白,所以在回去之后她将去了哪里。

何去何从,她一点儿都不知道。

蜜蜜点点头,“那说好了,你可不能不要我了,我也不会离开你,咱们俩永远都不分离好不好?”

“好。”

桃蜜和蜜蜜都知道,这是他们的最后一个世界了,但既然已经来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景家一直是自诩是贵族,景然和蒋慧珠也都是从事教育工作的,家长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自然是会对他们的话言听计从。

他们的心也就越来越大,蜜蜜很容易就找到了他们家里面的漏洞,收受贿赂,甚至是威胁勒索,这些事情放到网络上面,还是撤不下去的那种,一时间在网络上的风波非常的大。

景家现在一片愁云惨淡,本来在开学之后,景博已经去学校里面做科研研究了,但是因为现在网络上的风波,他也处在了风口浪尖,那些或是对景博技术不服气的人,或是对景博出于嫉妒的人,他们在背后操作一番,景博的处境也是非常艰难的。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景博在看见网络上那些言论他是不相信的,他认为他父母虽然为人刻板了一些,但那也不过是些小问题,是出于对学生的负责,可现在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出现了?

他义愤填膺的回家想要和父母想办法,一起去面对现在的流言蜚语,可是没想到在他们的卧室门口,竟然让他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那一刻,景博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雷给劈到了一样,什么叫:“为什么那些事情会被别人知道。”

那些事情?是什么事情?

难道就是网上所说的那些事情吗?

景博当即楞在了当场,紧接着便听见里面再次有声音传出来,是蒋慧珠的声音,里面也带着恼怒,“我怎么知道是为什么啊?那些事情都过去十六年了,我都已经快忘了,现在可好,竟然被人知道了,现在人家威胁你,你不去找为什么还对我发火?有你这么做人家丈夫的吗?”

“你现在是在怪我吗?你难道不知道当年我为了摆平那些事情我费了多大的力气,你现在还来埋怨我?”景然的声音也是非常愤怒的。

景博不知道父母所说的那些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父母一定是遇到事情了,而且一定不是好事儿。

当年?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这件事情败露了,你要是见死不救,咱们俩就谁都没有好日子过,我要去吃牢饭,你也别想要在外面自由自在的活着,就做一对共患难的夫妻好了。”

景博不自觉的又是一惊,吃牢饭?

竟然到了那么严重的地步了吗?到底是什么事儿啊?

景博直接推开了门,景然话到嘴边也咽了回去,脸色有些不好看,“kingsley,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刚刚什么都没听到吧。”

蒋慧珠也都连忙走到景博身边,“kingsley,你的脸色有点儿苍白,你是不是生病了啊,妈咪给你找林医生来看看吧。”

说着就要拉着景博的胳膊回房间,景博却挣脱了她,“爸妈,网上的那些言论我都看到了,刚刚我给学校打电话了,可是学校说你们已经回家休息了,你们回来了,刚刚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吃牢饭?”

景博这么一说出来,景然和蒋慧珠两个人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景然的面容紧绷,“kingsley,你现在马上回房间去,我们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休息一晚上,明天继续回学校去。”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有权利知道我们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们这样什么都不和我说,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们的儿子。”景博这是第一次和父母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他心里没着急,可是越着急,父母就越是什么都不和他说,他不是小孩子,父母因为爱他而不想要让他知道,从而把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地步,可他也不能什么都不管啊,那岂不就枉为人子了。

“爸妈,你们就和我说了吧,我们一家人不是吗?如果有了什么困难,我们也要一起度过啊。”

然而景然和蒋慧珠依旧是闭口不答,景博的目光落在一旁床上的一个文件袋,走过去便要拿,景然却拦住了他,手疾眼快的把文件袋拿到了手里,“kingsley,都和你说了这件事情你不要管,我和你|妈妈两个人能够处理好,你只需要安安心心的搞科研就可以了知不知道?”

“那爸爸你知不知道,你们是我的父母,现在你们出事儿了,我还能够安安心心什么都不管了吗?那我配做你们的儿子吗?”说着景博便要将文件袋抢过来,景然一直防备着呢,景博自然是抢不到的。

景博后退一步,随即什么都没说便离开了,蒋慧珠追出去,刚到门口便看见景博开车离开,叫了两声,景博已然全都听不见了。

回去上楼,只见景然已经把文件袋打开了,里面赫然是一些发黄的纸张和帅吹灰法院的传票,“现在怎么办?kingsley已经发现了,这件事情肯定不能瞒着他了,如果他知道了以后对我们的印象会不会不好?”

“你说呢?”景然不答反问道:“本来是最完美的父母,现在成了肇事逃逸的人,还为了自己的名誉去做了那些事情,他一定会受到非常大的震惊,可一起正像是他说的,我们是他的亲生父母,他还能够不认吗?”

蒋慧珠点点头,最后叹了口气,景然继续说道:“我现在比较疑惑的是,那个人之前已经料理好了,也说过回去内地,一辈子都不来香港了,现在他为什么又回来了?”

“会不会是因为之前的钱用没了,所以现在来继续要钱来了?”蒋慧珠猜测道,景然冷笑了一声,“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的胆子可是真的不少,以前都被那样对待了,还敢跑回来要钱,现在来这么一波趁火打劫。”

景然也知道,现在网络上的那些言论就算是官方都不能够删除,他们十有八|九是碰到硬板了,那现在这个人的出现是有意为之还是巧合?

“老公,你说这件事情我们要怎么办啊?如果当年的事情真的要爆发出来了,我们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吗?”

“离开?去哪儿?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如果真的定罪了,你去哪儿还不都给你找出来,就算是我们能够隐姓埋名,那kingsley呢?他现在前途一片光明,难道他也要和我们一起亡命天涯吗?”

对于自家妻子这个馊主意,景然一点儿都不赞同,和妻子一样,他现在也是六神无主是了,当年那件事情就是意外而已,本来以为已经了结了,现在又重新冒出来了,对他们家来说依旧是意外。

虽说这个世界上分分钟都会有意外发生,说不定哪一天就会降临到你的头上,可这次景家,并不是意外那么简单的。

在两天之后,景博竟然找到了桃蜜,在桃蜜下班的时候特意在警局门口等她,见她出来了,连忙走过来,“madam徐,你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说。”

“你有什么事儿就在这儿说吧,我一会儿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呢。”

景博的眸子暗了一下,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问道:“你是去见梁伯吗?”

桃蜜眉毛一挑,似乎是很惊讶景博竟然知道,却也不否认,“对呀,我是去见梁伯,毕竟在十六年前,是你的亲生母亲撞了他唯一的儿子,你们也总要有一个交代吧,我现在就是去和梁伯父子商量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的。”

果然,在桃蜜说完之后,景博的眸子更加暗淡了,深呼了口气道:“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去干什么?”

“我父母做错了事情,父债子偿,我这个做儿子的,也需要做些事情来弥补,你带我一起去见梁伯,我想要和他道歉可以吗?”

景博感情说的真挚,可是桃蜜却没有要带他去的意思,“当年梁伯的儿子因为你母亲刚刚学会开车就上路而装的高位瘫痪,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站起来,随后你父母一点儿悔过之心都没有,还找人对梁伯家人进行威胁。”

“梁伯的工作也是因为你父母而失去的,他们家庭本来就不富裕,唯一的儿子瘫痪了,工作没有了,还承受着威胁,不得不搬到内地去,永远的远离你们家,现在梁伯的妻子去世了,儿子也在三个月之前被医生诊断只有半年可活了,他要的是你们的道歉,当年绝对不吃毫无诚意的道歉。”

“说什么父债子偿,梁伯的儿子高位瘫痪,整个身体只有一双手和脑袋脖子能够动,你想要偿还,你要怎么偿还,把自己也弄成高位瘫痪吗?”

桃蜜字字珠玑,景博当即愣在了当场,他从母亲的老同事那里知道是母亲当年的车祸导致了一家人的不幸,可是没想到会这么惨,妻子死了,儿子也将不久于人世,他一时间说不出来话。

“还好现在还没有过追诉期,我会帮着梁伯打这场官司,你有这个时间来找我,好不如去告诉你父母找一个好一点儿的律师,不然他们的下半辈子真的很有可能是在牢里面度过的了。”

景博眉头皱起,显而易见,他不想要父母去坐牢,可是他父母犯了错误,现在这样的情况应该怎么办?

桃蜜不去理会景博,去停车场开车离开,景博连忙也上车,在后面跟着,跟着一起去了飞郊区的别墅区,她看到桃蜜下车后走向了一对父子。

那父亲六七十岁的模样,头发已经花白,看见桃蜜了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可那一双眸子里面却是没有一点儿的笑意,有的也只是沧桑。

那就是梁伯吧,在他前面有一张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和他差不多大的样子,但是却身材消瘦,父子身上所穿的衣服也都是半旧的。

突然间,景博心里面酸涩无比,如果不是因为母亲的失误,他们一家将是非常幸福的。

就在景博出神的时候,车窗被敲了敲,转头看去,桃蜜就站在他的车旁,景博摇下车窗,“madam徐。”

“你都看见了吧,有什么想法?”

“我……”

“梁伯今年才过了五十岁而已,却已经头发苍白了,他的儿子叫梁童,今年二十三岁,十六年前他只有七岁,一个七岁的孩子,未来有无限的可能,可是却因为你母亲的失误,让他的一生都断送了,而你母亲却没有任何的悔意,现在你还来劝说他们不告她,你认为你能够说得出口吗?”

景博沉默,他说不出口啊,他知道这里是别墅区,如果不是因为桃蜜和保安打了招呼,他肯定是进不来的,现在桃蜜让他看到了梁伯父子的情况,同时也断送了他心里面的那最后一丝想法。

二十三岁,比他还要小,可是却依旧在轮椅上生活了十六年,他是一个健全的人,如果让他在轮椅上生活十六年,不能去站起来行走,也不能去跑步打球,每走一步都是需要轮椅来帮助,否则将会寸步难行,他不敢想自己的人生将会是如何的,他想他应该会疯掉吧,更别提活下来了。

桃蜜拿出来一张门票给景博,“这是梁童的画展,如果你想要去看看的话你可以去看,你去看看这些年的画作,就会知道当年你母亲对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到时候如果你还是想要请求他们原谅你母亲,到那时我无话可说。”

说着桃蜜转身离去,回到梁伯身边,和他一起把梁童送回房间里去,“徐小姐,刚刚那个就是那个女人的儿子吗?”

桃蜜点点头,“他就是,不过他和他父母不一样,尚且保留着一丝人性。”

“没想到那样的父母儿子还能有人性。”梁伯显然是不信的,桃蜜一也不解释,转而对梁童说道:“小梁,我已经把你画展的地方选好了,明天我放假到你和梁伯一起去吧,也让你们看看还有哪里需要改一下的。”

梁童笑了,随即又有些落寞,“小丽姐,你不需要为我做这么多的,我的画我自己明白的,根本就没有资格办画展。”

“我和你想的不一样,我认为你非常有资格,你的画作可能没有那些人的技术精进,可是你的画是有灵魂的,那灵魂会深入人心,直达心灵的东西,又怎么会不被人所喜欢呢?”

梁伯也在一旁安慰儿子,“我也认为你的画不错,比电视里面的那些都好看,以前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现在听徐小姐这么一说我知道了,那是灵魂,我看的那些不是画上的景色,而是活了的。”

梁伯他没多少的文化,自然是看不懂儿子的那些画了,他也不知道桃蜜说的是不是真的,可是儿子已经时日无多了,他能够开心一天就开心一天吧。

却说景博在出了别墅区没多久就看见了卢天恒的车停在路边,看了眼车牌号,竟然真的是卢天恒的车,想着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便下车过去看。

只见卢天恒正在车里坐着呢,见他过来也下车,景博不由得疑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那你怎么在这儿啊?”他今天是去警队销假,明天就可以正式的来上班了,可是刚到警局门口,便看见桃蜜和景博在说话,没说两句两个人便先后上车离去了,他也来不及多想,便跟了过去。

他想起来景博说他们之前就认识,还说什么缘分的,便过来看看他们是不是在交往,没想到竟然让他看到两个人一同进了别墅区,而他保安则是不让进。

他也没有走,便在这里等着,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等什么,一直到刚刚从后视镜看见景博的车开过来,他心里面这才踏实。

景博现在满心思都是自己母亲和梁伯的那些事情,哪里看得出来卢天恒现在那不同寻常的心思,叹了口气,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卢天恒是真没想到,他不过是我住院了几天,又不是与世隔绝了,怎么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啊,果然这个世界是瞬息万变的。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回去劝我妈妈自首,我也只能这么做了。”他不能枉顾法律,就是没有法律,也还有道义,他母亲在十六年前就应该承受了自己应该承受的责任,可是现在,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卢天恒点点头,如果是他有了景博现在的情况,恐怕也只能和他一样做了,只是让他玩完没想到的是,蒋慧珠竟然真的做了那些事情,竟然还威胁。

他是警方的公务人员,知道如果罪名成立的话,不止是蒋慧珠,就是景然,他也是有罪的。

“gordon,我现在这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我不能让我妈妈犯法,可既然他们在一起都已经作了那些事情,我肯定是不能对他们进行包庇的,可是那是我母亲啊,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

“kingsley,我建议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你能够接触的,伯母犯了错,那就是需要惩罚的,法不容情。”就算是容情,也绝对不会是对蒋慧珠容情的,她犯下的错误,造成了一个家庭无法挽回的伤害,不止没有任何的悔过之意,反倒是去进行威胁。

现在事情再次被提起来了,她还想着‘容情’吗?

现在想起来,蒋慧珠之前的那些‘慈善家’,‘教育家’之类的称呼觉得务必讽刺,她这种人明明已经知道自己犯法了,可是却依旧教书育人,想起来这几天无聊的时候刷着网上的新闻,顿时不自觉的毛骨悚然,如果那些都是真的,kingsley说的也是真的,那她真的是不能被法理所荣了。

景博因为卢天恒的话脑袋里面想起了刚刚他看见的画面,桃蜜和他说梁伯今年也不过是五十岁而已,可看上去却有六七十岁的模样,苍老无比,显然是因为做了沉重的工作导致的,还有梁童,他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够作画,不管画展是因为桃蜜想要满足他的心愿还是他真的有那样的才能,那都是不容小觑的,就连他也是自愧不如。

相比较他们家的这十六年,幸福快乐,没有烦恼,他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或跑或跳,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和梁童的生活,真的是天壤之别。

他根本就不能给他母亲找出理由来,可作为儿子,真的就要什么都不做吗?

景博说了会劝着蒋慧珠自首的,可如果蒋慧珠同意去自首,那她就不是蒋慧珠了,也不会有这么多年的富贵可享了。

说来也奇怪,蒋慧珠和景然的丑闻这些天在网络上传个不停,可有关于梁童的事情却一点儿都没有,虽然没有,但也不乏知情|人士透漏出来,一时间很多人认为是蒋慧珠他们找人把消息给删除的。

而那些知情|人士,自然也就是蒋慧珠景然以前的一些同事了,还有一些仇人了,有的也是知道一丁点儿便大肆的扩充报道,这些人,不出意外的在第二天全部都被爆料出了一些或多或少的事情,就好像是告诉人们,他们也不是什么纯良的好人,他们的话不可信。

一时间,认为是蒋慧珠和景然做的人更加的多了,那些本来犹豫不敢相信的人,也渐渐的确认了。

第二天,桃蜜一早便带着梁伯和梁童一起去了法院,递交了材料,随后带着他们去了画廊,洁白干净的画廊,并没有多余的装饰,画框挂在墙上,一幅幅画作在画框里面,这些画作并不拘泥一格。

有人物画,也不要风景画,还有花鸟画,千姿百态,但大多是铅笔画,少数的几个蜡笔画,谁都知道艺术一个烧钱的东西,光是用具一年就是不少的花费,梁家额只能支付起铅笔了。

虽然只有铅笔来进行画作,可就如同桃蜜所说的一样,这些画都是有灵魂的,只要看一眼,便仿佛看见了当是梁童所画的场景一般。

梁伯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儿子的画竟然是这么的漂亮,梁童也是惊呆了,这些画有些并不是他用心画出来的,而是一些随笔,可是现在挂在了墙上,他都有些不认识了,“这些真的是我的那些画吗?为什么会这么的漂亮,徐小姐你没有骗我吧,我真的是太不敢相信了。”

桃蜜一笑,“我有什么理由拿一些假画来骗你啊,这些就是你的啊,难道你连你自己的画都不认识了吗?”

“我自己的画我当然是认识的,这些画,我以前都是放在床头的,我不知道,竟然可以这么的好看。”

几人往里面走去,这里的话都是桃蜜从梁家带回来的,也有这几天梁童画的,只有是她认为好看的,全部都挂了上去,花了一天的时间去将他们进行布置,也就有了现在这个画廊。

这些年,一直都是梁伯的妻子在照顾两天的,梁伯出去工作,做的都是最劳累薪水不高的工作。

以至于才过五十岁就已经白了头发,而在这些画作里面,没有多少是梁童父母的,可是却大多数画里面都是他所生活的写照。

今天去法院递交了材料,其实之前的时候法院就已经给景家去了传票,可是在景家这几天的运作下,法院竟然丝毫都没有要行动的意思,所以今天他们又送去了材料,还有昨天晚上,她也偷偷的去了法院里面一些工作人员的家里面,给他们送去了一些东西,相信就算是她今天送去的材料他们依旧不能够做出判断,那昨天那些东西,就能够让他们自己运作了。

景博今天一早便来了,自从昨天桃蜜说了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来看看这里梁童的那些画了,可是他进不去,直到桃蜜来了,这才开门,可门口的保安不让他进去,他便一直在门口转着。

直到两个小时之后,桃蜜一行人出来,他想要上前去道歉,可是又害怕给对方造成伤害,犹豫了一下,在对方已经进了车里面之后快步走过去。

三个人看过了,景博便知道梁伯和梁童已经知道他是谁了,景博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梁伯梁童,我是景博,也是蒋慧珠的儿子,我代替我母亲想你们道歉,我知道因为我母亲,给你们一家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痛,真的是对不起,我会劝说我母亲去自首的。”

说道最后景博的声音小了很多,显然他对让蒋慧珠去自首也没有多么大的把握。

“你说完了吗?”梁伯没有说话,说话的是梁童,他的声音很冷,“看起来你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吧,可是你却能够独立的站在这里,而我却只能一辈子坐在轮椅上,我看见的世界永远比你低那五十公分,你当然能够站在这儿祈求我们的原谅,可是我为什么要原谅你们?是你|妈妈害的我永远站不起来的,也是你们家让我们一家人远走他乡的,最后我妈妈也只能埋葬异乡,你知道这种感觉吗?你什么都没有体会,为什么要我原谅你?”

梁童的声音一直都是冷冷的那种,可在场的都能够听出来其中的悲怆,景博不自觉的后退一步,可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后退,强行稳定了心神。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景博嘴里面一直说着对不起,桃蜜看向梁童,只见他的脸上依旧有了泪水流下,“景先生,如果是在十六年前,梁伯和梁童要的是道歉,现在他要的不过是个公道,因为当事人永远都不会道歉的,既然如此,那还是走法律程序的好,我相信法律是最公正的。”

说着不理会景博的反应,上车驱车离去,景博愣愣的转身,他回到家中,此时景然不在家,家里面只有蒋慧珠一个人,见景然回来了,蒋慧珠走过去,看他着一身布满了褶皱的衣服,不由的疑惑道:“你这是去哪儿了?在某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啊?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在外面要注意自己的形象知不知道?”

形象吗?“你就是因为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才不去承认你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吗?”

景博突如其来的问题把蒋慧珠问的一愣,眼神想旁边看去,拢了拢赞成身上的披肩,“我根本就没有错,我为什么要去承认错误?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那是因为是哪个小男孩不看红绿灯的过马路,所以才会被撞倒的,kingsley你难道还不相信妈妈说的话嘛?”

“我也很想要相信你说的话,可是……”可是事实上你对我所说的都不是真话啊,怪不得桃蜜说当事人永远都不会道歉呢,她果然是把这件事情看的最明白的人了。

景博闭上了眼睛,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他对他的母亲,有些失望。 166阅读网

“就怕这样的意外越来越多。”尹小刚在一旁说道,“平时看你也挺结实的啊,怎么突然就进医院了啊,你老实说你真是因为喝酒进医院的?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这没外人,你说说我们不笑话你。”

尹小刚说完便迎来了卢天恒的一巴掌,“你怎么说话呢,我都把我的请假条给于sir了,上面写的很清楚病因,你小子的思绪怎么那么龌龊?”

阅读[综]炮灰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