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炮灰终结者

335 ——第三十五个炮灰——

  • 作者:bear熊宝贝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10699

后来fbi的人来了,tommy被抓到了,而失踪的人一个都不少。

他不认为是tommy和他说谎,那段时间tommy的暴躁不是假的,更何况他也没有理由骗他,可是他搞不懂,为什么桃蜜知道这里,还有她都已经知道这里了,完全可以让fbi的人过来这里进行部署,她却一个人把俘虏运出去,这是为什么?

薄靳言点点头,默契这种东西,其实有时候是非常奇妙的,不一定非要是心有灵犀,只要观点契合,智商足够的高,懂得对方说了一半的话的意思,那就可以了。

tommy在美国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做下了很多的案子,成为了fbi头号通缉犯,他抓走了很多人,一时间非常的轰动。

那时候fbi的大部分探员都在办那件案子,很多犯罪心理方面的专家也都去了,其中就包括桃蜜的导师比利教授,桃蜜在那时候跟着一起去了,她的身份是比利教授的助手。

薄靳言点点头,“没错, 就是因为赌约。”

“我跟着她一起拍了照片, 她送到了她家里面, 说我是他的男朋友, 她还利用我赶走了很多的追求者,直言说如果谁能够比我厉害,就可以做她的男朋友。”

纵使简瑶不是专业学习犯罪心理的, 可也知道比薄靳言优秀的, 还是未婚适龄男青年真的不多,“那之后呢?”

在桃蜜对他说了分手之后,他也就没有在意,全身心的投入到追捕tommy的道路上,可tommy太狡猾了,以至于他们忙了好几个月都没有抓到他,反而被tommy抓走的人越来越多,他就好像是在和fbi挑衅一样。

那时候薄靳言便提出来,自己被tommy抓到,用自己做诱饵,fbi刚开始的时候不同意,那时候是比利教授第一个同意的,他那时候说出来了一句话。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薄靳言知道是桃蜜教他的这句话,他被tommy抓到了,也受到了很多的折磨,也就是那时候,桃蜜买了一栋房子,后来他才知道,她买的那栋房子,距离tommy的老巢只有不到两公里的距离。

更重要的是,tommy说莫名其妙的陆续消失好几个人,也让他的情绪越来越暴躁了,直到有一次,他以allen的身份被tommy解开了枷锁,他看到了一个身影,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极快的掠过,一撇之下,他没有看见那个人的脸色,可是从身形好来看,是桃蜜。

第12章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午后, 薄靳言去桃蜜所在的犯罪心理学院, 去找比利教授对一个案子进行探讨, 那是桃蜜和他的第一次见面。

他忘记他那次是因为什么去找比利了,可她记得, 桃蜜力挺她的导师,对他提出来的观点进行了反驳,还找出来一大堆的理由, 然而那些理由在薄靳言的眼里就是苍白无力的辩解。

于是后来桃蜜便提出来如果她证明了比利是正确的,那他就要答应她一个条件,后来她真的做到了,她就要求他做她的男朋友一个月。

“赌约?”

“然而我只用了五天, 便再也没有男人和她去表白了, 她也再也没有找过我, 直到tommy出现了, 比利教授带着她去fbi协助调查,她正式的和我说了分手,为期三十二天。”薄靳言说着看向怀里的简瑶,“准确的说,你还是我的初恋,第一个爱上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爱的女人。”

简瑶心里面高兴了,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那你和她之间的默契也是在抓捕tommy的时候培养的?”

“你怎么判定那个人是徐小姐的?”连容貌都没看的,就只是因为身形吗?还是夜间,看的不清楚了也是有可能的吧,不会也是直觉吧?

薄靳言勾起嘴角一笑,那笑容如同清风朗月,简瑶对这个笑容丝毫没有招架之力,只听他说道,“之前还不确定,但在之前警局里面的时候,我便肯定了,不是美国人,出国只是因为学习,她买房子有什么用?现在也是同样的道理,她的家人都在内地,她在这里买豪宅干嘛?做嫁妆吗?”

简瑶也相信了薄靳言的说法,但是随即她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徐小姐家里面很有钱吗?买豪宅,需要不少的钱吧。”

她们之间简直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自己的男朋友有一个那么厉害的前女友,虽然和她说他们曾经的过往也不过是和过家家一样,可是她还是有些自惭形秽,她和桃蜜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薄靳言察觉到简瑶的落寞,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好了,她就算是再厉害我也是爱你的,在我心里面,你比她强很多。”

简瑶也知道不能够一概而论,她也知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个道理,可是她……

薄靳言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搂着简瑶休息,他相信简瑶那么聪明,一定会想明白的,他也会用行动证明给她看,他是爱她的,用自己全部的智慧和生命。

闭上眼睛开始休息,薄靳言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手机铃声响起来的,是傅子遇的,他的动作可是慢了很多啊,好几个小时了才有消息。

……

在郊区的别墅区里面,一个身影穿梭着,身影的动作很快,时隐时现的让人看不真切。

而在一栋红砖瓦的别墅里,谢晗站在窗前,看着那个时隐时现的身影,喝了一口杯子里面的红酒,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

他的猎物,他终于是等来了,应他的邀请来了,果然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儿,也不枉他策划了那些事情。

桃蜜避开门口的监控,来到了院子里面,拿出一把麻|醉|枪在手上,对着四周射了几下,树上墙上的几个人影倒下,最后来到了门前,大门自动打开了。

桃蜜最进去,迎面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男人,见桃蜜进了,面容含笑,“哈喽,好久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暴力,这可不是一个淑女应该有的,你说呢madam徐?”

“看了你对我的了解还不够深入,不知道我家人都是怎么叫我的。”桃蜜一步步的走过去,目光一直看着谢晗说道,犀利妹怎么可能变得淑女呢。

谢晗此时穿着一身剪裁良好的深蓝色西装,手里面拿着一杯红酒靠在沙发背上,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单人沙发,“请坐。”

桃蜜走过去坐下,“费尽心力的叫我来,你的目的是什么?”

“结盟,我知道我们都是一类的人,所以我想要和你结盟,有兴趣加入吗?”谢晗也不说别的,直接了当的说道。

桃蜜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我可是警方的在职人员,而你是一个变|态杀人狂,你认为我们是一类人,我会有兴趣和你结盟?”

谢晗站起来,不回答桃蜜,而是走到了一旁的酒柜旁,倒了一杯红酒,又把自己的杯子里面添了些,走回来交给桃蜜,“我相信我们是一类人,我们有共同的追求,所以我们注定是一类人。”

“那你说说我追求的是什么?”桃蜜接过,拿在手中,却没有喝下去。

“allen。”谢晗说着,目光看着桃蜜,等着她接下来的反应。

桃蜜眉毛一挑,“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allen是谁?”

“allen是谁你我心知肚明,你当初和他交往,意识到他并不能够经常出现,所以你便和他分手了,你也想要得到allen,所以我们结盟,我帮你得到allen,怎么样?”谢晗抛出来一个自以为非常具有诱|惑力的条件。

桃蜜不作答,只听谢晗接着说道:“你知道的,simon现在有女朋友了,而那也是allen的女朋友,我可以帮你分开他们,并且让你得到allen,只要你和我结盟,咱们一起作战,你说呢?”

桃蜜依旧是不说话,一口气喝尽了杯子里面的红酒,用力的把杯子摔在地上,站起来,“那你呢?你不是说我们有共同的追求吗?我想要得到allen,你不是也想要得到allen嘛,你帮我得到他了,那你不就没有了吗?”

“没关系的,我要的就是allen掌控simon的身体而已,至于他的女朋友是谁我无所谓,相反如果是你的话,我会更加的开心,因为你和我们是同一类的人啊,我们注定是伙伴。”

谢晗走过来牵起桃蜜的手,把麻|醉|枪|扔到一边,“乖,和我结盟,你会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一切。”

“你又怎么知道我现在没有得到我想要的?”桃蜜的反问让谢晗一惊。

他刚要说什么,便被桃蜜一把按住了后脑勺,谢晗的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同时也伸手按住了桃蜜的后腰,“allen出来了?不可能吧,据我所知现在的还是simon而不是allen。”

“你也太小看我了吧。”这时候房门再次打开了,之间薄靳言走了进来,此时的他不再是一身的黑西装,而是一身风衣,更加显得他肩宽腰窄,天生的衣服架子。

他的目光也和从前不一样了,更加的阴诡,让人感觉不寒而栗,而嗓音,也是变得沙哑,但也更加的有磁性了。

薄靳言走进了,房门又自动关上了,“初次见面,你好,谢晗。”

“你…你,你是allen?”

“真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就和tommy一样愚蠢。”薄靳言又瞥向桃蜜后腰上的那只手,“可以放开她了吗?”

声音低沉沙哑,也更加的冷了,谢晗抱歉的笑笑松开了手,而桃蜜却没有放开手,谢晗心中一惊,下一秒耳边便响起了直升机的轰隆隆声还有枪击的声音。

刚想要再次扣住桃蜜,脖颈却是一痛,已然没了意识。

看着倒地不省人事的谢晗,桃蜜踢了他一脚,“你帮我演一出戏,我给你一个活着的变|态杀手,咱俩也公平了。”

“谢谢。”薄靳言说道,声音依旧是沙哑的,却已经没有了刚刚的阴诡。

桃蜜也欣然的接受了薄靳言的道谢,这时候一众警员进来,把昏迷了的谢晗给抓了起来,欧阳霖看着身上没有任何的伤痕,却依旧昏迷倒地的谢晗不由的有些疑惑,“madam徐,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让他昏迷了,他不会一直都这样不醒过来吧。”

“这点你就放心好了,他大概一两个小时就会醒吧,至于我是怎么让他昏迷的,你知道中国功夫吗?”

听桃蜜这么一说欧阳霖也不说话了,毕竟他对于中国的那些古武可是一点儿研究都没有,所了解的也不过就只是电影里面的。

桃蜜也不和他说,没有研究过的自然是不知道了,古代的那些招式,招招都要人性命,而她的又是最精湛的,她刚刚对谢晗是留了手的。

之后的事情桃蜜没有参与,其实谢晗为什么会被抓,原因很简单啊,就因为他笨,竟然以为她那时候和薄靳言交往是因为她看上的是薄靳言的第二个人格allen,殊不知那不过是薄靳言伪装出来迷惑tommy的而已。

给她送去了字条,她如果不应承的话,怎么对得起他策划了那么多啊。

正好那时候美国那边的结果出来了,适合薄靳言犯罪心理分析的,其中有一个就是谢晗,少年父母离异,他的童年是不健全的。

而傅子遇那边也有了结果,薄靳言所说的那辆suv记录他找到了,监控画面也有了,还有那栋房子的主人,他也调查出来了。

桃蜜想要知道谢晗到底是聪明的人还是傻瓜,就让薄靳言再扮演一次allen,来看看谢晗的反应,他竟然真的是不知道allen是薄靳言假扮的,所以这才有了现在这么一出戏。

警察从谢晗的地下室里面找到了和vcr里面一样的场景,还有类似谢晗从那三名受害者的身上拿走的纪念品,经过法医的dna鉴定,确认了是属于之前那三名受害者的,谢晗的罪名是定下来了。

大量的炸|药以及定时还没有启动的定|时|炸|弹,看着那些爆|炸|物,警方心里面也不由得一惊,如果谢晗这的把这些给引|爆了,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想必这整个别墅区都会变成一片废墟。

更重要的是,在地下室里面,他们找到了一个男人,李熏然,潼市警察,在不久前一场爆|炸|案当中消失了,没想到他竟然被谢晗给带走了,医生检查过后,李熏然也不过是有些皮外伤和脱水,另外就是一些让人昏迷的药,但因为李熏然的身体里面正好有针对那药的抗体,所以并没有生命危险,这让那些关心他的人放下心来。

在医院里面,李熏然睁开眼睛,入目的就是天花板,鼻间都是刺鼻的消毒水味道,缓了两秒钟,他知道这是医院,可是他怎么会在医院里面?他不是在……

“熏然,你醒了?我去叫医生来。”说着简瑶便按了床头的铃,医生很快就来了,给李熏然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

在一同检查过后,医生说他没事儿之后便走了,简瑶握着李熏然的手,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来,李熏然张了张嘴,因为长时间不说话,他的嗓子有些干涩,简瑶连忙给他倒了杯水喝下。

“瑶瑶,让你担心了。”

李熏然这么一说,简瑶的眼泪一下子就决堤了,“你知不知道在知道你出事了之后我多担心啊,还有李叔叔他们,你以后不要再去那些危险的地方了,李叔叔还以为你是真的遇难了,头发都白了一半儿你知不知道?”

“是我让你们担心了。”李熏然的声音还有些沙哑,“我是怎么出来的?”

“是警察们把谢晗,也就是鲜花食人魔一号给抓住了,在地下室里面找到了你。”简瑶回答道。

“地下室?”他是在地下室里面吗?

简瑶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在谢晗的那段vcr里面,有李熏然的身影,可那是黑乎乎一片的,隐约能够看见是一个人,却看不清楚脸,所以她猜测那段时间里面李熏然一直都是昏迷的,所以一直都没有发现自己是在地下室里面,也就没有多说,免得让他心里面出现障碍。

简瑶不说,李熏然却不能不想,他在刚刚被谢晗带走的时候他确实是昏迷的,谢晗给他用药了,可是在之后,他逐渐清醒了,他知道谢晗还抓了其他的人,他便开导他们,让他们相信他们一定会得救的。

那几个人也确实是因为他的话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可他这个举动也取悦了谢晗,让他体内的变|态因子更加的疯狂了。那几个人被他更加残酷的对待,他也意识到是他让那几个人更加的痛苦了,他便不开口说话了。

谢晗显然是对他的这个举动不满意了,便再次给他用了药,让他一天天昏昏沉沉的。

他虽然心里面悲痛,那几个人终究是因为他受到了更加严厉的对待,但他心里面也是有希望的,他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突然感觉面前出现了一道光,有人给他喂水,他感觉自己躺下了,身体上也舒服了不少,那段时间他也看出来他是在地下室里面了,出了头顶的那一盏灯再也没有别的灯光,可他为什么会感觉到非常强烈的阳光呢?

他很肯定,那是阳光,是温暖的,并不只只是灯光那么简单。

鼻翼间也不再是难闻的味道,也不是现在所闻到的消毒水味道,是一种很好闻的味道,那种味道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是很好闻,让他感觉很舒服,浑身上下的舒服。

在那之后我就没有意识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是刚刚了。

简瑶说他一直都呆在地下室里面,难道那些都是他的幻觉吗?

谢晗被关进了监狱里面,等待他的将是最严重的惩罚,在整件案子结束之后,薄靳言专门约了桃蜜出来,只有他们两个。

在一家优雅的咖啡厅里面,桃蜜搅弄着杯子里面的咖啡,含笑的看着薄靳言,“你单独约我出来,你女朋友知道吗?”

“知道。”薄靳言道,其实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他已经对简瑶表过衷心了,她是不会吃醋的。

薄靳言如此想着,但是显然以他现在的情商,他还不了解女人的心理,纵使他是有专业知识的,可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把握的好。

桃蜜点点头,“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要是再背着女朋友月我出来总归是不好的。”

“你多想了,我就是有一件事情还不是很明白,明天我就要走了,想要找你当面问清楚。”

薄靳言神情严肃,桃蜜却依旧一脸的笑意,“我没爱过你,所以你不用对我耿耿于怀的,和简瑶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

果然在她说完之后见薄靳言眉头皱起,“同样的我也没有爱过你,我自然是会和简瑶幸福的,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是吗?那你想要问我什么啊?”

“你是怎么知道谢晗在那栋别墅里面的,别和我说你是因为什么直觉,你的直觉真的那么准,fbi就要下岗了。”

“可我就是因为直觉啊,不然还能是因为什么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初在捉tommy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他背后还有一个人,只是那时候你没说,在傅子遇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那时候就已经找到了谢晗对不对?”

薄靳言说着,桃蜜继续搅弄着咖啡,待他说完之后这才开口说道:“你认为我有那样的能力吗?在抓tommy的时候,我的导师比利教授都没有发现谢晗的存在,你怎么就那么肯定我是知道了谢晗的呢?”

“你那时候不止知道了谢晗的存在,你还和她交手了,所以谢晗这时候才会对你伸出橄榄枝,我说的对吧。”薄靳言也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薄教授,你刚刚说你是来问我如何知道谢晗在那别墅里面的,现在又自己做了这么一系列的猜想,我可是说你是对你自己的的推理没有自信吗?”

“我对我的推理一向很有自信,诚然,一直都没有出错过,这次也不例外。”薄靳言的回答相当的傲娇。

桃蜜起身直接走了,薄靳言却已经知道答案了,他不由得想起来桃蜜之前说过的一句话,那时候她把她的购房合同扔了过来,说她如果把地点选在那里,她会有一次最完美的犯罪。

那时候他就想反驳了,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完美的犯罪,只有‘相对完美’而已,罪行就仿佛是纸里面包着的火,终有一天会显露于人前,让世人看到。

可是现在他也不由的有些疑虑了,如果桃蜜是一个变|态杀手,他能不能把她给抓获了?能不能把她的罪行也显露于人前呢?

答案是什么薄靳言不知道,也许能吧,毕竟他一直相信正义终究会战胜邪恶,黑夜就算是再长,也有遇见光明降临的那一天。

可是他会不会在黑暗当中死去,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呢?

就在薄靳言陷入了自己思绪的时候,他的面前做了一个人,简瑶握上薄靳言的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迷茫的薄靳言,就算是在面对谢晗的时候,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情绪,不由得担心问道:“靳言,你在担心什么?”

“我只是在想,如果她是一个罪犯,那她会怎么做?”做他们这样的工作,不说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可也是每天在面对血淋淋的人性,有些人甚至是没有人性的。

他们在测写罪犯的时候,肯定是要把自己幻想成罪犯,这样才算是设身处地的去进行分析。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在人性的边缘上前行,一不小心,成为罪犯也不过就只有一步的距离。

简瑶过去坐在薄靳言的旁边,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靳言,你也别担心了,徐小姐她不是我们的敌人,她是和你一样的人,你们的心里面都是充满了正义善良的人,还有你不是从来都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吗?你现在所想的,也不过就是你的一种假设罢了。”

“我知道。”薄靳言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他竟然有一天也会困在这样简单的问题里面出不来,也真的是太可笑了。

“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简瑶见他情绪恢复了,嘿嘿笑了两声,“我是陪熏然出来散步的,正好看见你和徐小姐在这里,就过来看看,见你们在聊正事儿我们就没有打扰。”

“和李熏然一起出来的?那他人呢?”

“他知道徐小姐也是这次救了他的一名警察,跟过去道谢了。”

薄靳言点点头,和简瑶两个人一起离开了。

另一边桃蜜本来就没有走远,李熏然身体这段时间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几步便追上了桃蜜,先是一番感谢的话,随即目光便一直看着桃蜜,仿佛想要看见桃蜜内心里面最深处的想法。

桃蜜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李先生,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其实也没什么问题,我就是想要问一下,你们真的是在谢晗地下室里面找到我的吗?”

“那是当然了,你当是被绑在椅子上,已经严重缺水了,简小姐没和你说吗?”

李熏然笑笑,“说了,简瑶和我说了,说警察是在谢晗别墅地下室里面找到我的,还说我体内有大量致人昏迷的药,可是我有种感觉,我期间离开过那个地下室,我躺在一张舒软的大床上,还有人给我喂了水调理了身体。”

“哦?是吗?”桃蜜也是一副疑惑的模样,随即猜测到,“那会不会是谢晗看你身体实在是支撑不住了,又害怕你死了之后他手里面就没有把柄了,所以才会那么对你的呢?”

“我想应该不会吧,毕竟我那时候也没有生命危险,他也不可能那么多对我的,你说是吧。”

李熏然的一双眼睛依旧盯着桃蜜,想要从她口中知道他想要的答案,“你说是就是吧,最重要的现在已经出来了,也就不用去想那些了,健康平安最重要不是吗?”

“这就是徐小姐一贯的处事风格吗?我听简瑶说你是一位心思细腻,并且猜测很大胆的女生,我还以我所说的这些你会有兴趣呢。”

“有兴趣?”桃蜜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李先生的意思是说,在谢晗把你关起来的时候,曾经有人对你很好,给你大床,喂你喝水,还给你调理身体,是这样吗?”

“徐小姐认为是这样的吗?”李熏然到底是还没好呢,现在在太阳下面站的时间长了,不由得有些晕眩,脸色有有些苍白了。

桃蜜笑笑,“我不过是胡口乱说的,李先生也就不要想那么多了,现在天气炎热,还是早点儿回去休息吧,我也回去了,再见。”

说着桃蜜便转身离去,李熏然也转身,一转身便看见薄靳言和简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根据距离来判断,他们是完全能够把他和桃蜜的对话停到的。

薄靳言看了简瑶一眼,“你现在相信我那时候相信她的直觉不是胡说的了吧。”

确实,根据他们刚刚听见李熏然说的,桃蜜的那栋房子,应该也是预备好了的,而李熏然他说在被关着的时候有人照顾他,想必那时候他就是被桃蜜给带到了她的那栋别墅里面去了吧,而在警察去之前,她又把李熏然给送了回去。

回到酒店,薄靳言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李熏然,和之前李熏然看桃蜜的时候一样,李熏然也是非常不自在的,“那个薄教授,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去休息了,明天一早还要赶飞机呢。”

说着李熏然逃也似的回自己房间,薄靳言也不拦着,在李熏然出去之后,简瑶有些疑惑的说道:“你刚刚那么看熏然做什么?”

“我之前一直在想,为什么医生从他体内检测出来的让他昏迷的药程度为什么会和那三名受害者身上的不一样,现在我明白了。”

“不一样?”不一样吗?她怎么都没有听到过啊?

薄靳言搂着简瑶的肩膀,给她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只是他们用过之后的反应不一样罢了。同一种品牌的药水,可检测出来的时候,李熏然却没有任何的问题,而那几名受害者就算是不死,也会对身体造成损害,可是李熏然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完全没有受到影响,那些人也只能把这当成李熏然是幸运的,他的身体对那种药物产生了抗体,所以他才会平安无事。”

在薄靳言说的同时,简瑶的大脑也在运转着,“你的意思是熏然说的都是真的,是徐小姐中途把熏然带出去过,可是她是怎么做到的?那可是谢晗,他不是也不知道熏然曾经被带出去吗?”

“她是怎么带出去的不知道,可你认为李熏然会说谎吗?医生也没有在他的体内找到致幻剂的成分,既然不是错觉,那就是真的了,更重要的是他体内的抗体有了解释。”

“徐小姐懂医?”

“也许吧。”薄靳言喝了一口杯子里面的咖啡,桃蜜还有好多会的东西,只是他都没兴趣知道,如果去深挖,也是会挖出来好多东西的吧。

简瑶再次震惊了,当初李熏然身体检测报告她看到了,谢晗给他用的迷|药是强效的,而据她的观察,桃蜜是自己以一个人住的,生活也是工作生活,没有特别的地方,如果真的是她救了熏然,那一定她自己去救的。

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熏然从谢晗那里带出来,还给熏然的身体注入了抗体,她那么厉害吗?

也许她就是那么厉害吧。

靳言说过她的天赋足以和他比肩,现在她感觉她比薄靳言厉害,毕竟薄靳言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而她则是天才,在各个方面都是全能的。

天才的世界,到底是距离他们太过遥远了,她还是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你这样会安慰你自己,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简瑶一笑,搂住薄靳言的脖子,“我没有小看你啊,你以前对我来说或许是遥不可及的,可你现在就在我身边。”

薄靳言不说话,做遥不可及的人和就在简瑶身边的男人,显然他更喜欢后者。

第二天薄靳言一行人就离开了香港,回到北京,继续着他们的生活。

这时候有警察过来,给桃蜜一个邮件,说是有人送到传达室的,桃蜜疑惑是谁送来的,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里面的场景是一个昏暗的地下室,在房间的中间椅子上绑着一个男人,而在那个男人旁边,站着一个女人,赫然就是桃蜜。

桃蜜眉毛轻挑,她竟然还漏了一个摄像头,现在给她送来,这是挑衅吗?

她本来就无意参与到这场无聊的战争中来,可是现在既然有人强行的拉她进来,那她也只能进来了。

把照片拍照,重重加密发给傅子遇,随即把那张照片送到碎纸机里面,对方的目标是薄靳言,她都已经被卷进来了,他还想要娇|妻在怀过着幸福的生活吗?

远在北京的傅子遇收到文件之后疑惑了一下,同时也有些好奇,便迫不及待的开始解密,他最喜欢这种有对手的感觉了。

只是现在这个对手有些难缠啊,为什么他把他知道的所有解法都尝试了一遍还是打不开,这姐姐给他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166阅读网

“她在大学里面第二专业是金融,我想她就算是不做这一行,去华尔街也能够有一番作为吧。”

简瑶这次惊住了,太牛了吧,那才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物啊。

阅读[综]炮灰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