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炮灰终结者

334 ——第三十五个炮灰——

  • 作者:bear熊宝贝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10706

景博点点头,“对,就是高中,我记得那是在一个午后。”

景博也要了一杯酒,喝了一口,酒精能够让他没有那么多的顾及,他可以尽情的去诉说着他这些天一直都放在心里面的事情。

景博心里面刚刚一喜,便听见卢天恒继续说道:“不过我道不道歉好像都没什么,她看的很开,你们本来就不认识,如果不是这次你刮花了她的车,你们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交集,以后也就各走各的路吧,你们一个是搞学术研究的,一个是办案的,以后的交集也不会太多,所以你也就别往心里去了。”

明明知道卢天恒说的都是真的,可是心里面还是不由得有些难受,他们之前没有交际,之后也不会有交际,就好像是两条线,曾经距离很远,慢慢靠近,但是在短暂的相交之后开始渐行渐远,最后甚至离开对方的生命。

可是这不是他想要的啊,他不想要对方远离彼此的生命,只要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他心里面就发抖的不行,他知道那是一种很害怕的感觉。

“怎么?没事儿就不能找你出来了?还真一直呆在家里面准备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卢天恒的打趣让景博的脸色有些惨白, 自从上次从警局回来,学校还没有开学呢,她妈妈竟然真的把他给关在家里了,以至于他想要去找桃蜜道歉都不行, 他打桃蜜的电话也不接, 显然是已经把他给加入了拒接的列表里了, 今天这还是他好不容易才出来的。

“你就别说我了, madam徐那边你帮我说话了吗?”

景博现在的情绪很不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孤寂,卢天恒这次想要感觉不到都不行了,“你没事儿吧?”

景博突然抬起头,看着卢天恒,“其实我和徐小丽在很久之前就认识了你知道吗?”

“你们之前就认识?是在国外你读书的时候?”可是也不对啊,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学校的,专业不同也没办法做学术上的交流啊。

“不是在国外,是在我上高中的时候。”

“高中?”卢天恒这次是真的震惊了,高中的那几年,他一直都是和景博在一起的,不说形影不离也差不多,基本上景博认识的人他都认识,怎么他以前就一直都没有太说过桃蜜这么一号人物呢?

第11章

这天晚上, 卢天恒也是在那件事情之后第一次把景博给约出来, 两人约定的地点是一间酒吧, 景博到的时候卢天恒已经在吧台上开始喝了。

走过去一看不由的吓了一跳, 只见卢天恒的脸色已经通红了, 手里面酒杯也散发出浓烈的酒精味道, 一看便知道是高浓度的酒, “你喝了多少啊?”

“你来了啊。”卢天恒抬起头, “我才喝了一杯, 能有多少啊,还没醉呢。”

景博见卢天恒目光清明, 也不像是醉了的模样, 他酒量一向是不错的, 脸上的红彤彤应该是灯光晃得, “你找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说什么啊?她知道我和你是朋友, 把我都给迁怒了, 本来没有案子的时候在一起的时间就不多, 这两天我是一句话都没说上。”说着卢天恒一口把杯子里面的酒全都喝光了。

“今天她和警局的同事去打拳击,我厚着脸皮跟着去了,我也道歉了,她也说没关系了。”

目光悠远,仿佛回到了以前,卢天恒也没有打扰他,只听景博道:“那时候你还记得吧,我最喜欢的就是文学,也想着去内地,学习文学,可是我父母希望我出国,学习物理之类的,做科研人员而不是文学创作的人,所以那段时间我的心情一直都不好。”

他这么一说卢天恒一起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儿,那时候他还庆幸他父母和景博的父母不一样呢,无论他是去学什么,只有不学坏,他们都是答应的。

景博继续道:“那时候我心情不好,便从学校里面一个人出去走,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看路,我也不知道是走了多长时间了,总之事走了好久,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日落西斜,我看着吹逼全然陌生的景色心里面也开始慌了。”

“你那时候也已经十八了,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就心慌了?”也不至于这么弱吧。

“我确实是慌了,那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低矮的楼房建筑,逼仄的街道,我从来都不知道,在繁华富贵的香港竟然还有那样的地方存在,当真是两个世界一样。”说道这里景博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也是笑他以前的无知。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卢天恒突然想起来桃蜜的那句话。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好人也有变|态杀人狂,形形色|色千姿百态’

景家是富贵人家,怎么可能知道在这座城市的一些角落里面,住着和他生活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就好像他在还没有做警察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多的坏人。

其实这个世界上黑暗一直都在,只是现在霓虹璀璨,所看到的地方都是通亮一片,在看不见的时候,那就是我们闭上了眼睛睡着了,一觉睡醒,太阳已经再次升起了。

“天已经快黑了,我便想着回学校去,可是那里的街道都差不多,那么小我根本找不到出去的路,所以我便想着去之人打听。”

之后的事情,卢天恒能够猜到一些了,景博去打听的人正好就是桃蜜了两个人便因此认识了。

对了,还有她。

“徐小丽就是之前你捡了发夹的那个女生?”说完之后卢天恒都感觉有些不可置信,可有感觉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原来景博认识桃蜜在他前面,那时候他还打趣过景博,说他是恋爱了。

只是那时候他也不过十七八岁,正值少年,他的生活大多乐趣了,上课打球谈恋爱,转头便把景博的那件事情给忘了,也是之后景博再也没有说过,如果景博现在不说,他相信他会一直都想不起来,也不会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景博笑着看向卢天恒:“gordon,你说我们这算不算缘分,从前认识,长大之后重逢。”

“你不是从来只相信科学不相信缘分的吗?”

这个问题景博没有回答,卢天恒也又要了一杯酒,大口的喝下去,因为喝的急了有被呛到了,咳嗽了两声,这次的脸是真的变得红了,只是景博也没心思去看了。

他从前不相信什么缘分,他认为无论是什么,都是有科学道理可讲的,所以制定了一系列的方案,谁知道到头来,竟然一件都没有做成。

饶是他再相信科学,这时候也只能说一声‘造化弄人’了。

桃蜜并不知道景博和卢天恒曾经有过一番关于她的谈论,她依旧是每天正常上下班,放假的时候便和徐国良一起回家,左右不过两个小时的车程。一天来个来回丝毫不费力气。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徐国良也要准备回去了,在临走之前,还不忘再扮演一次梁秀娥的角色,让她感觉找男朋友,多穿一些他给买的那些衣服,也显得淑女一些。

桃蜜嘴上答应了,心里面却是一点而想要去穿那些的想法都没有,直男的审美,她可以穿红色的绿色的,可就是接受不了去穿那些大红大绿相间的衣服,如果真的要穿还不如杀了她呢。

桃蜜这些时间和黄sir一直在各个学院里面穿梭着,就是为了看看有没有犯罪心理方面的人才,可是人才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凤毛麟角的,哪里是那么好找的,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过只看中了三四个相对来说比较出色的而已。

也好在是贵精不贵多的事情,他们也不急于一时。

这天桃蜜刚刚和下班回到家,便接到了一个电话,看了眼上面的显示,不由的一笑,按下了接通键,“今天怎么这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

“别闹,靳言他去香港了,现在已经在飞机上了,你现在也在香港吧。”

桃蜜一愣,随后道:“他来香港和我有什么关系啊,香港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难道他也一来我们还就能够遇上了啊?”

电话那头的男人就知道桃蜜会这么说,不由的扶了扶额头,“我知道你现在在香港的警队工作,靳言这次去是有事情的,我觉得还是要你说一下。”

“说什么?”她和薄靳言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鲜花食人魔到香港了,靳言去了,你自己也小心点儿,另外靳言可能会让你配合抓捕,你如果不愿意的话可以先出去躲一段时间。”电话那头的傅子遇声音低沉,有些循循善诱的意思。

桃蜜眉毛一挑,这恐怕也是薄靳言教他用的激将法吧,“tommy不是关在鹈鹕湾监狱吗?也没听说他越狱了啊。”

傅子遇也知道在电话里面一句两句解释不清楚,“不是tommy,是鲜花食人魔一号,总之靳言他们还有一个多小时就下飞机了,你如果不在这一个小时里面消失不见的话,靳言就会亲自和你说,如果你走了也就不不需要知道了,不过我相信你是会选择前者的吧,怎么说也是相爱一场,你不会坐视不理的吧。”

而回答傅子遇,只有电话挂断的声音。

挂断电话桃蜜饶有兴致的笑了,一年多以前的鲜花食人魔案跟着比利教授去了,虽然她就是一个最不起眼的助理,可是也是见到了fbi办案,还有那杀害了好多人的鲜花食人魔tommy。

当年tommy的犯罪手段完全是一个人的犯罪风格,当时所有人都认为tommy是不会有同伙的,怎么现在就冒出了一个鲜花食人魔一号了,有趣。

拿出笔记本,去找了一些她需要的东西。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刚到警局便被黄sir给叫去了,而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坐着的就是薄靳言和另一个女生,经过黄sir的介绍,桃蜜知道她叫简瑶,是薄靳言的助手,也是他的女朋友。

“madam徐是这样的,我听薄教授说你们之前在国外的时候一起办过一起‘鲜花食人魔’案,而现在那起案子薄教授认为有了后续,据说鲜花食人魔一号已经来了香港,薄教授想要请你一起来协助调查这个案子,你就把您出手头的工作先放一放吧,从现在开始你就调去欧阳霖那一组别的工作你都不用管,有问题吗?”

既然你问了有没有问题,那我不问问题的话岂不成对不起你这句话了,“我想问薄教授一个问题,当年鲜花食人魔案我不过是一个助理罢了,现在出来了一个鲜花食人魔一号,你为什么要我加入,你自己没有信心能够把他给抓获吗?”

一旁的简瑶和黄sir听到桃蜜这个问题的时候都不由的呼吸一窒,尤其是简瑶,她可是知道薄靳言自负的,这么一个如此直接的问题,他要怎么回答?

一时间两个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薄靳言,薄靳言看向桃蜜,“显而易见,你在fbi里面不过是比利教授身边的一个小助理,可你在这里,却是非常优秀的,我自己一个人当然能够找到那个人,可我之前也说过,我只负责脑力劳动,那些抓捕的事情不归我管,我知道你体力很好,如果我找到了他,你一定能够帮我抓到他,我们分工不同,你没必要对我如此的……鄙视。”

鄙视,没错,就是鄙视,抓到tommy的时候他没有抓到他背后的那个人,他知道桃蜜现在一定是在鄙视他的,现在他还说要她来帮忙,这样一来她的气焰更加的嚣张了。

桃蜜点点头,“好,我今天先把我手上的事儿忙完,明天我就去找欧阳sir报道。”

说着桃蜜便出了黄sir的办公室,薄靳言和简瑶的到来就已经让好多人的议论纷纷了,见桃蜜出来了,便有同事围过来问,桃蜜自然说是还sir调她去欧阳霖那一组了,但具体的事情她没说,别人也都没问。

但是一些女同事都桃蜜能够去欧阳霖那一组表示了羡慕,说什么欧阳霖是警队里面为数不多长得比较帅的,她们可是想去都去不了的,谁不知道欧阳霖收组员是非常严格的,破案率也是重案组里面颇高的。

“靳言,你和那位徐小姐?”在酒店里面,简瑶问着,她心里面也有些忐忑。

在她还没有和薄靳言交往的时候,就听傅子遇说过薄靳言之前那么多年唯一交往过的女朋友,那也是犯罪心理方面的天才。

她以前也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在来之前薄靳言说这里有一个人可以帮他找到一号,傅子遇便说是桃蜜,那时候她也不过是把桃蜜当成一个和薄靳言一样的人,拥有高智商低情商的人,毕竟傅子遇之前说过薄靳言之前的那段感情是‘物以类聚’的结合,还说她是女版的薄靳言云云。

可是今天见到桃蜜让她有些震惊,她并不是如她所想的那样低情商,相反她很懂得如何去和人相处,和上司,和前男友,没有意思的尴尬,她想如果那时候是她被上司要去和前男友一起工作,纵使是心里再强大,也会有的尴尬吧,可是她竟然全然没有,甚至还出言调侃薄靳言的能力,这让她真的没有想到。

一个能力不逊于薄靳言的人,也不是和他一样低情商的人,长得还那么漂亮,这样的女人应该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吧,那当初他们又为什么分手呢?

薄靳言感觉好像的揉了揉简瑶的头顶,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他的女人这是在吃醋吧,“你想要问什么?问我们是什么关系吗?”

“我不应该问吗?”简瑶抬起头,语气很是理直气壮,作为现任女朋友,男朋友即将要和前女友一起工作了,她问问不应该吗?

“我和她之前交往过一个月,后来分手了,现在也不过是好久都没联系的朋友了而已。”薄靳言也是如实说道。

简瑶很快的就抓住了敏|感词,“一个月?”

“准确的说是三十二天。”

简瑶撇撇嘴,记得这么清楚?“那你们为什么分手?我看她好像也挺不错的啊。”

“记不清了,好像不知不觉就分开了。”薄靳言把桌子上的一杯红酒递过去,“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去养精蓄锐了,要不然明天可没有精力去找一号。”

简瑶结果杯子喝一口,也乖乖的去休息了,薄靳言竟然也学会转移话题了,他什么时候有这情商了?她可真的是被震撼到了。

第二天,桃蜜一早便去欧阳霖那一组报道了,欧阳霖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未婚单身,可谓是很多女人心目中最理想型。

“madman徐,我想我们现在这个组里面除了薄教授就你对一号最熟悉了吧,不知道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或者给我们大家一些忠告。”欧阳霖尽量要让自己做到绅士十足的模样,毕竟是美女,他也要给人家留下好印象才是。

“不好意思,我之前熟悉的也不过就是tommy而已,对于现在的一号我并不熟悉,至于忠告,我想如果我们不去招惹他,我们应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说着桃蜜耸耸肩,“毕竟,他的目标也不是我们。”

欧阳霖之前也只是听说过桃蜜的思维和正常人的不一样,现在算是知道了那些人说的没错,“可我们就是要去找他啊,早在他犯罪的那一刻就已经招惹了我们,我们就一定会去找他,这应该不算是招惹吧?”

薄靳言坐在旁边一言不发,倒是简瑶的目光在桃蜜和薄靳言之间来回看,在欧颖琳说完之后薄靳言这才开口说道:“确实是如madam徐所说的,如果你们不去招惹他你们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可是这些人里面不包括你吧,一年多以前,fbi探员们潜入tommy老巢的时候,可是你把他的一条腿给掰折了的你忘了?现在这个是一号,你就那么肯定他并不会为他曾经的属下报仇吗?”

桃蜜感觉有些尴尬,好像把自己摘出来的时间有点早了,薄靳言接着说道,“我想你最好和你的警员们说一下,不要听这个女人的建议,应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欧阳霖点点头,很是有眼色的出去了,欧阳霖的办公室里面就只上下薄靳言简瑶和桃蜜三个人了。

桃蜜拿着杯子喝着水,薄靳言也坐在一边看资料不说话,简瑶的目光又在两个人之间徘徊,最后也拿起面前的水开始喝。

男朋友,男朋友的前女友,为什么感觉最尴尬的还是她呢?她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傅子遇会说桃蜜是女版薄靳言了,心理素质也太强了吧,如果是她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应该会非常的尴尬吧。

在城郊的别墅区里面,每一栋别墅之间的距离都是很大的,互相不干扰,其中一栋红色别墅里面,一个男人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

从他那个位置看过去,正好能够看见半山腰的情况。

那里有一个人,一个女人,穿着一身的红色裙装,凹凸有致的身材尽显,正沿着山路,不疾不徐的往前走,听着身边销售员的介绍,她并没有因为山路的崎岖而不耐烦,反倒是心情很好的看着四周这风景,她的嘴角始终是擎着一抹笑容。

“嗨。”

男人轻声说道,好像是在打招呼。

女人渐渐走近,拐个弯儿进入到了另一间别墅里面,不见了踪迹。

男人的唇角勾起来,好久不见,再见面时,你会感动惊喜的。

“靳言,徐小姐真的靠谱吗?”到了下午五点下班的时候,整组的人都在加班,可桃蜜却已经拎包走了,这让简瑶不禁有了疑问,那种危险的感觉如影随形,可是桃蜜竟然那么轻松,就好像是正常的上下班一样。

“如果说天赋的话,我想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她能够和我比肩了。”薄靳言如此高的评价让简瑶有些意外。

正在愣神儿间,便听见薄靳言接着说道:“可是天赋是天赋,努力是努力,我想她继续这幅做派,她在两年之后会比你还不如。”

简瑶有些明白了,欧阳霖这时候走过来,“薄教授,在郊区发现了尸体,初步断定是一号vcr里面出现过的。”

薄靳言几人去了郊区,看到了一个老人,老人并没有收到任何的伤害,但是他的一缕银发被拿走了。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面,警方陆续接到了几起报警,在香港的各个山区郊外都发现了尸体,而这几具尸体恰恰是被一号带走的那几具,而一号还从他们身上拿走了纪念品。

桃蜜刚刚签完购房合同,便被欧阳霖打电话催,急忙赶回了警局。

法医的速度很快,桃蜜刚到便已经把尸检报告送来了,一共是三名受害者,第一名发现的是老人,被拿走了一缕银发,第二名是一个青年人,他的心脏被拿走了,第三名是一个女人,她没有被拿走任何的器官,而是全身被鞭打了,而后背的皮肤被剥走了。

薄靳言认为挖心是因为一号掠夺了男人的人格,拿走了老人的一缕银发,证明老人的老死就是对老人最大的惩罚,而他鞭打女人,剥去了女人后背的皮肤,说明他非常憎恨女人,女人在他人生的成长阶段给了他很大的伤害。

而且有出色的挖心剥皮能力的人,一定不是一蹴而就的,纵使是这些年他的手法娴熟了,躲避了警方的抓捕,可前几年,在他刚刚开始作案的时候,一定是有着记录的。

分析出这些,在结合之前的vcr,薄靳言认为这是一号在像他展示他的人格,根据现在分析出来的这些,薄靳言让人去美国中心局查找符合这些的人。

欧阳霖听者薄靳言分析的这些感觉豁然开朗,只要美国那边调查出来,他们也很快的找到一号了,然而薄靳言却没有那么乐观,一号在vcr里面说请薄靳言为他画像,而他现在的测写也不过是一号给他看到的而已。

“光凭着这些是找不到的。”在欧阳霖下完命令之后,桃蜜这才开口说道,“以前在美国他都没有被抓,可以说他根本去不害怕你们知道他的消息,当然也可以说就算是他的消息被你们知道了他也不需要害怕,因为就他所表现出来的线索,你们根本就找不到他。”

“那怎么才能抓到他啊?”欧阳霖问道。

桃蜜耸耸肩,“当初进来的时候说的很清楚,我只是负责抓人而已,脑力劳动是薄教授的事情。”

薄靳言知道桃蜜现在一定是测写出了一些他还没有想到的事情,他也不问,桃蜜依旧能够测写出来的了,他相信他也很快就能够测写出来。

既然那些都是一号给他的,那他索性就什么都想,把一切都抹掉重新来过,桃蜜不就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的嘛。

桃蜜翻看着手中的购房合同,欧阳霖看过来,“你买房子了?”

“对呀,刚签了合同你就给我打电话了,有时间去家里面坐坐吗?”桃蜜扬起笑脸笑着说道。

“以后再说吧。”在破案期间去买房子,也就这位姐姐能做出来吧。

桃蜜倒是有些失落的耸耸肩,“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要不然你可就是我新家的第一位客人了。”

第一位客人?

薄靳言抬起头,“你又买房子了?”

“喜欢就买了呗。”桃蜜全然不在意的说道。

欧阳霖和简瑶只在乎桃蜜异于常人的出手阔绰,薄靳言却说道:“在哪儿买的?带我去。”

“你确定?”

桃蜜目光在薄靳言和简瑶之间游离,薄靳言可能也意识到他这句话是有问题的了,看向简瑶,“有兴趣一起去吗?”

“我……”

“我邀请你了吗?”

简瑶不懂这两个人在说什么,总有一种那个世界她进不去的感觉,“靳言,你测写出来一号的画像了?”

桃蜜看见简瑶这样也就不逗她了,把购房合同扔过去,“我看了一号的vcr,如果我是他,我会选择那个地方,宽敞独栋,没懂别墅之间的距离都很大,而且听导购员说每一栋别墅里面都有一个二十平米的地下室,有些人愿意做成酒窖也可以做储物室。”

“全香港那么都独栋的别墅,你怎么就知道一号一定是在这个别墅区里面啊?而且你怎么肯定他是猪别墅里面,而不是别的地方。”欧阳霖也听出来了些,不由的疑惑问道。

桃蜜看了欧阳霖一眼,欧阳霖被桃蜜看的有些不自在,怎么他这个问题问的很白痴吗?

“很简单啊,因为根据一号不缺钱,比起那些公寓小区,这种独栋别墅是最安全的,不会因为动作声音太大而有邻居投诉之类的麻烦事情出现。”桃蜜解释道。

“还有我从昨天开始,跟着各个房产销售去了好多个独栋别墅区,这个是最符合要求的,还说那句话,如果我是一号,我会在那栋别墅里面,把犯罪做到完美,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我的直觉,我在这栋别墅区里面感觉有一道目光盯着我,我瞟了一眼,那栋别墅的院子里面停着一辆大型的suv,两个成年人并排躺在里面丝毫绰绰有余的那种。”

“你怎么知道他在盯着你?”欧阳霖继续问道。

“直觉。”

“直觉?”欧阳霖震惊,他可还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直觉的,他本来还以为桃蜜会说什么高端的科技呢,现在她竟然说直觉。

“你们可以不相信,就当我白说。”桃蜜拿过购房合同,“好了,我现在要去睡美容觉了,今天晚上我就在附近那家酒店里面住,如果你们还有什么新发现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桃蜜走后,欧阳霖也就把她的话当成胡闹的话,没有放在心上,跟着警员们一起出去找线索了,一时间会议室里面就只有薄靳言和简瑶了。

薄靳言在一旁的白板上写着一个地址,看着电脑里面的地图,就如同桃蜜所说的,如果是他的话,他也会选择这么一个绝佳的地点作案。

打电话给傅子遇,让他去查那附近的监控,看看有没有类似于一号的人。

“薄靳言你什么意思啊,我都和你说了我不是你的手下,现在凌晨一点半你让我去给你找一号,我连他鼻子眼睛都不知道,你认为我有可能找得到吗?”

电话那头的傅子遇困极了,任谁半夜睡得好好的被叫起来都会不开心吧。

薄靳言却不管那些,“你虽然没有学过犯罪心理,也没有一眼把罪犯认出来的能力,可是我相信你的黑客技术,我会给你一张时间表,你找一辆资料那些时间段出现过的suv,还有买卖房屋的资料。”

简瑶在一旁看着薄靳言自信的语气,仿佛只有傅子遇按照他所说的找,那他就一定能够找到一号,待薄靳言挂了电话,简瑶这才说道:“靳言,你相信徐小姐的直觉?”

“她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这就是相信了,她想起了刚刚薄靳言和傅子遇说‘你没有一眼把罪犯认出来的能力。’

他说傅子遇没有这样的能力,那就说明他有了,那桃蜜直觉有一个人的目光在她身上,那是不是也就是说,她也有那样的能力。

薄靳言刚刚的思路被桃蜜给打断了,虽说他相信桃蜜的判断,也知道她不会说那些无聊的话题,但他还是自己重新给一号做了一个画像。

在白板上写写画画,待把思虑缕出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这才转了转有些僵硬的脖子。

目光落在一旁的座位上,只见简瑶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过去把她推醒,“对不起疏忽你了,我们会酒店吧。”

简瑶迷迷糊糊的抬起头,“你都忙完了?”

“嗯,已经做了初步的测写结果。”说着薄靳言拉起简瑶就要往出走。

简瑶起身看到白班上面写的乱七八糟的,和她第一次见到薄靳言测写的时候一样,依旧是有的字和思绪只写了一半儿,“你还是先把结论和我说一下吧,我做一个书面的报告出来,像现在这样欧阳警官他们看不懂的。”

“没关系,她能够看懂,回去吧。”

说着薄靳言便拉着简瑶走出了会议室,一路上薄靳言都没有注意到简瑶的不寻常,一直乘车去了酒店,在电梯里面,薄靳言这才反应过来,简瑶竟然一路上都没有和他说话,看过去,眉头紧皱,好像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你怎么了?不舒服?”

“没有。”她能说什么,难道说嫉妒你和另一个女人之间的默契?他们也交往好几个月了,论时间比三十二天要长得多,可是她却有时候也看不懂薄靳言在白板上写的。

可是来到香港这才两天,她就见到了好几次桃蜜和薄靳言之间的默契配合,甚至桃蜜在和欧阳霖说她买房子的时候,薄靳言立马意识到桃蜜再说一号。

“你不会是因为我和徐小丽之间的默契而吃醋吧?”

被男朋友说中了心事,简瑶有些窘迫,薄靳言却失笑,把简瑶搂在怀里,两个人走出了电梯,“如果你想要知道我和她的事情我可以说给你听。”

“这可是你主动说的,我可没有逼你啊。”

薄靳言再次失笑,他的女人,真是可爱。 166阅读网

“我敢说那是你这辈子第一次放肆吧,什么都不想,就那么走着。”卢天恒在一旁说道。

景博点点头,那确实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放肆,他在那之前所想的都是做父母眼中的乖孩子,从来都没有过忤逆父母的时候,更别说什么都不说的就那么走出去,不辞而别显然不是他的作风。

阅读[综]炮灰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