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炮灰终结者

333 ——第三十五个炮灰——

  • 作者:bear熊宝贝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10290

桃蜜不明所以的点点头,没想到下一秒蒋慧珠直接拿起了桌子上的那杯水,扬手就要泼到桃蜜脸上,在她来的时候,桃蜜就处于防备状态,此时更加不会让她给泼到了,身子一躲,那杯水从她身旁划过,她的眼角余光还看见了一个很是漂亮的弧度。

众人一声惊呼,桃蜜也回头看过去,正好看见和落汤鸡一样的卢天恒,“你没事儿吧?”

能够让他产生多巴胺的女人,同时也是他多年好兄弟追求的对象,这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加难以选择的事情了吗?

坐了半天,景博也没有想出来怎么样才是一个最好的解决方案,只能再次灰败的回去,又恢复了和前几天一样的那种颓丧,甚至更甚。

那时候是一片迷雾,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是知道的太多了更加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我和她的接触不多, 我也不知道怎么样。”他说的接触不多,而不是只见过一次面。

然而卢天恒并没有注意到他这句话里面的意思,“那也没关系,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你如果见到她一定也会非常喜欢她的, 以后你们多的是机会见面。”

不用见面, 他也感觉喜欢她了。

景然和蒋慧珠见儿子出去的时候还是神清气爽的,回来的时候又成了前几天那副无精打采的模样,顿时拉起了心中的警笛,他们去试探了一下,知看出来景博不想说,他们也不能强求他说出来,只能去暗暗的调查。

于是他们便看见了景博去车行,让工人给一辆车用最好的车漆进行修复,进口漆,价值自然也是不便宜的了,更可怕的是,那辆车的主人还是一个女人。

他们便不由得想,是不是儿子遇到了什么蛮不讲理的女人,强迫她儿子给她的车补漆,于是一打听,便去找桃蜜。

说来也巧,那天桃蜜正和黄sir在警局楼下的食堂里面吃饭呢,商量着引进犯罪心理方面的学生,成立专门的一个部门,上面已经筹备好久了,现在就要一步步的开始落实了,而她就是第一批引进的。

这时候蒋慧珠突然跑了过来,直接站在桃蜜的面前,一脸的怒气,“你是徐小丽?”

第10章

然而卢天恒却没有注意到景博的脸色, 继续说道:“我感觉这位和我之前所见到的女孩子都不一样,她是个职业女性,可也不是女强人那种,她有我们东方女人特有的那种温柔,可她也不是菟丝花, 不需要依附男人来生活。”

卢天恒端着一杯咖啡,歪头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 在那里想着, “她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杯红酒,只要闻着都不必喝下去, 那酒的醇香就会扑面而来, 让人有一种微醺的感觉。”

景博不说话,他也没什么好说的,卢天恒所说的情况他也有过, 不对, 准确的说他现在正在体会着呢。

“kingsley,你怎么不说话啊?你认为怎么样?”

事情谈完了, 本来就是中午的午休时间,卢天恒没多呆便回去了,景博却一个人开始沉思了,有些事情,好像和他所想的不一样了。

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学习特别好的拿一个类型,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计划的,包括这件事情,他事先就已经想好了两个方案,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发生了第三种情况,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卢天恒摇摇头,拿过一旁桌子上的餐巾纸擦着身上的水渍,桃蜜看向蒋慧珠,“这位女士,我想我不认识你吧,你就这么用水泼我我完全是可以告你袭警的。”

“你别吓唬我,我也不是法盲,你先讹诈我儿子的,我不过是自卫而已。”蒋慧珠脖子梗着,说话也很是不客气。

黄sir这时候站起来对着桃蜜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你胡说,明明是你先去讹诈我儿子的,仗着他什么都不懂。”

桃蜜没有说话,黄sir的眉头已经紧紧的皱起来了,“不知道这位女士如何称呼?”

“我姓蒋,你是谁?”目光扫过黄sir身上的标识,“你是她的上司?”

“是的,我是徐小丽的上司,你可以叫我黄sir,是这样的,徐小丽是我们新引进的人才,而你刚刚说徐小丽欺诈了你的儿子,你可以和我说一下到底是什么原因吗?”黄sir心里面虽然知道很可能是这个女人在胡搅蛮缠,可还是要这么的说。

蒋慧珠见黄sir这么说,心里面顿时舒服了,“黄sir是吧,我现在向你举报,你的下属徐小丽她的车虽然是被我儿子刮破了,可她的车根本就不值钱,她却要我儿子去给她用进口的车漆来补,你说着不是讹诈是什么?”

卢天恒一直都没有说话,刚刚他是来找桃蜜,谁知道刚刚走过来便迎来了一杯水,水并不多,可身上还是湿漉漉的不舒服。

蒋慧珠他自然是认识的,看她来势汹汹的模样,而且还是针对桃蜜的,他也没有回去换衣服,这一番话听下来他也算是了解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可是他搞不懂,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是因为景博在家里面说了什么吗?

可也不对啊,景博他在乎那么点儿钱,景家也不缺钱,如果只是因为钱,蒋慧珠为了面子根本就不会来闹,那是因为什么啊?

“阿姨,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我们都是同事,而且kingsley的事情也是我代表madam徐去处理的,kingsley主动说帮madam徐补漆的,你……”

卢天恒一边说着,蒋慧珠的连色更加不好看了,“gordon,你和kingsley也是好朋友了多少年了,你不能帮着外人一起来糊弄kingsley吧,他刮了人家的车,你也知道他这个孩子不懂人情世故,自然是别人要他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阿姨,你的意思是我也骗了kingsley了?”这人好不讲道理啊,他以前只是觉得她自视甚高,还从来都没有发现她这样的一面呢。

黄sir也是看出来什么意思了,“gordon你和当事人认识是吗?那你去联系他来了警局一下,至于这位蒋女士,你和我来警局,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谢谢,我也相信法律的公正。”蒋女士高傲的抬着她的脑袋,昂首挺胸的往前走,黄sir给了桃蜜一个眼神儿示意她跟上,桃蜜也听话的跟着。

卢天恒没办法,只能给景博打电话,景博接到电话之后也是非常疑惑的,用最快的速速赶到了警局,在被卢天恒领进警局的一路他已经把事情了解的差不多了,面目愁容。

他刚刚进去,看见的就是桃蜜和蒋慧珠都坐在黄sir办公桌对面的位置,两个人的脸上都没有笑容,瞬间感觉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黄sir,蒋女士的儿子来了。”

黄sir看向景博,确实是一表人才,满身的书生气,给人一种很是文弱的感觉,这样的人,确实是比较好骗的,可是他依旧相信他的眼光,当年在国外办公的时候他有幸和比利教授交流过,他的弟子,一定不只是学术上的厉害,作为犯罪心理的测写师,一定是站在正义一方的了,自然也是不会做出来讹诈那样的事情。

“你是景博先生?蒋慧珠女士的儿子是吗?”

景博点点头,“是,我是景博。”

“蒋慧珠女士投诉徐小丽身为警务人员知法犯法,因为你刮花了她的车所以向你索要巨额赔偿,这件事情你同意吗?”

“没有,也不算是巨额赔偿,我不过是复杂把刮花地方补漆而已,其他什么都没有。”景博如实说道。

蒋慧珠立马就急了,“kingsley,你知不知道她那车是什么车?那么一辆破车,需要用进口的车漆来补?”

“蒋女士,你请安静一点儿,这里是警局,你刚刚已经袭击了我们的警务人员,现在如果你在大吵大闹的话就别怪我们把你抓起来两罪并罚了。”黄sir冷声的说道。

因为不是什么大事儿,他也就没有立案,可是如果这个女人还继续不讲道理的话,那可就不要怪他了,警局里面虽然人手有限,可处理这样的女人,也是警察职责的一部分。

“对不起黄sir,我妈妈她什么都不知道,给你们添麻烦了。”景博赶紧拉住蒋慧珠,就害怕她再说出来什么,随后又对着桃蜜说道:“对不起啊madam徐,我妈妈她也不是故意的,你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儿。”桃蜜看向景博,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景先生,那时候是你刮花了我的车,说的很清楚是你全责,你也承认你会承担下来所有的责任,第二天因为我有些事情走不开,就让我同事和你去谈一下,我同事回来说原来你们是好朋友,我车被刮花的地方你让车行会用最好的车漆来补,我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还会出现现在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解释。”

景博抿了抿嘴唇,这件事情确实是他|妈妈做的不对,“徐小姐,这件事情是我妈妈的问题,给你添麻烦了不好意思,你放心你车的费用我会全权负责的,如果你还想要别的什么费用的话我也却都可以。”

桃蜜挑眉,这是想要用钱来砸倒她吗?

就在桃蜜刚要说什么的时候,蒋慧珠突然开口说道:“kingsley,为什么要给这个女人赔偿?她的车根本就不需要用那么好的车漆,她让你给她进口的明显就是想要讹诈你,你这么单纯被她给骗了。”

桃蜜无语了,蒋慧珠的纸上真的是不敢恭维,她是一心一意的为了她儿子好,也使劲儿的维护着他们家的权益,可是她就没有想过,这些到底是她儿子想要的,还是她自己一直看重的。

“蒋女士,如果你执意说是我骗了你儿子的话我也无话可说,这次就算是我倒霉,车行那里的钱我会自己去付,就当做是花钱买个教训了。”桃蜜面容紧绷,语气冰冷,身上的气势就连黄sir都不由得一惊,更别说其他人了。

“只是有一点,你既然害怕你儿子单纯被骗,那你就让他一直呆在家里面好了,外面人心险恶,可不是谁都是好人。”说着桃蜜看向黄sir。“黄sir,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出去工作了,刚刚蒋女士袭警袭的也不是我,我不追究,我想这件事情也应该已经了结了吧。”

黄sir点点头,“好,你先去工作吧,我和你说的事情你也想一下,我认为那真的是一个好机会。”

桃蜜转身离开,一眼都不去看另外三个人,她今天是真的被气到了,景博划了她的车,去谈的时候也是卢天恒去的,全程她都没有露面,现在竟然怪在他头上来了,今天在黄sir面前,在警局里面她什么都做不了,以后她总归是要把这口气出了。

让蜜蜜去看看景家有什么漏洞,她就不信那样的人家能够做的滴水不漏。

蜜蜜见桃蜜一脸怒意的模样,也不多说,只照着桃蜜的话去查了。

以前他不喜欢景博,对他的事情格外关注一些,对于他们家的情况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这次桃蜜让他去,他只有按着某个方向继续查下去就是了。

桃蜜在回国之后的生活是非常规律的,除去办案的时间,她基本上都是正常上下班,晨起在周边跑步,晚上饭后也出去运动一下。

在吴青案子之前,她就曾经和苏伟说过要一起去拳馆,只是因为遇见了案子,便一切靠后了,现在吴青的案子已经了结了,苏伟也想起了之前的约定,于是便邀请桃蜜一起去拳击馆。

桃蜜也没想就答应了下了,这段时间她也听说了,苏伟算是警队里面比较能打的了,警队里面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她正好也想要见识一下到底是有多么厉害。

拳击馆是苏伟找的,他说那家虽然是新开的,可设施什么的都是非常好的,他这段时间经常去的,桃蜜也不在意,只要有拳击台就行了,于是在下班之后驱车前去。

在她换好了衣服,热完身之后苏伟才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警局的一些同事,“madam徐你也太厉害了吧,咱们同时从警局出发,没两分钟你的车就不见了,你在国外不会也玩儿赛车吧。”

“就算是我玩儿赛车你认为我会在香港的街道上开吗?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啊。”桃蜜舒展了一下肩膀,“你去换衣服吧,我等你。”

“好嘞,你们几个等着啊,一会儿就好你们瞧瞧我的风采。”说着便提着衣服去了换衣间,众人在后面说着什么打败一个女人不是什么好汉。

桃蜜跳上了拳击台,带上拳击手套,“怎么打败女人就不是好汉了?难道你们也认为女人和男人有着差距吗?”

尹小刚走过来,趴在拳击台旁边的橡胶栏杆上,“madam徐,你是不知道,苏伟那小子他简直就是一个变|态,他曾经为了追一个暴徒,和那个暴徒一起跑了三十多公里的山路,差不多是翻过了一座小山了,最后那暴徒的腿都是打颤的。”

“是吗?那我对他就更加期待了。”三十多公里,还是崎岖不平的山路,体力应该很好吧。

桃蜜感觉现在自己体内的兴奋因子在跳跃,对于苏伟,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苏伟很快就换好了衣服,最简单的短裤,上身光着,肌肉都是一块儿一块儿的,腹部和胳膊上都是,桃蜜不由的眼前一亮,平时他穿着长袖长裤完全看不出,现在露出来了,一看便知道是那种特意练过的肌肉,不是因为打拳而有的那种油腻腻的。

“苏伟这一招可真是可以了,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现在可倒好,把身材那么一亮,madam徐眼睛都亮晶晶的了。”玲玲碰了碰尹小刚的肩膀和,很是八卦的说道。

尹小刚撇撇嘴,很是不服气的说道:“呵呵,你以为madam徐和你一样啊,看见那人身材好就扑过去,人家也是有过高等教育的好不好,会做那么掉价的事儿吗?”

“你还说我,你不也是在街上看见有身材火|辣的美女恨不得把眼睛都贴在人家身上,咱们俩彼此彼此,就谁也别说谁了。”

卢天恒把她们的对话听在耳朵里面,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桃蜜刚刚眼睛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光亮他是看见了的,自从上次蒋慧珠来到了警局之后,他感觉自己和桃蜜之间的距离又远了。

这次桃蜜和苏伟之间比赛拳击,他跟着过来,就是想要看看,她到底是有多厉害。

比赛已经开始了,两个人都戴上了拳击手套,站在台子上面面对面,苏伟的体力是工人的很好,他之前对于拳击也是很有兴趣的钻们练过一段时间,而桃蜜也不是第一次接触。

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的,打的热火朝天,台下的众人也都改变了之前桃蜜一定会被苏伟给打趴下的结论,觉得这场比赛是非常有悬念的,他们是梅帅兵看出来苏伟有让着桃蜜的地方。

徐国良自从进入军队之后,每年都是很好回家的,一年也就那么几天的假期,他和家里人自然是不想要分开的,可是军队纪律就是那样,他也只能遵从,不然掉了好几层的皮才能够成功的留在了部队,就那么离开了,可有些太得不偿失了。

这次他把好久的假期攒着在一起,好不容易是有了一个月的假期,他刚到家里面,便听说桃蜜已经从国外回来了,如果他能够提前回来一个星期他就能够见到了,就这样他在家里面就住了一天,也没有让家人告诉桃蜜他回来了,便直接来香港找她了。

就是因为想要给他一个惊喜,便想着直接去警队找她,但是还没到下班的时间,便去了一家拳击馆,那拳击馆是他之前的一个战友开的,他们以前是上下铺的兄弟,他退伍了之后来饿了香港,他便过来看看。

刚要走,没想到却走路过拳击台的时候看见了桃蜜,仔细说起来,他们兄妹也有一年多没有见到面儿了,上次桃蜜回来的时候他没有假,之后他回来了一次,桃蜜也是去继续读研了,也就没有看到。

在台上,她挥汗如雨,一双眼睛如同恶狼一样,仿佛要把对面的那个男人给吃掉,而对面那个男人也不是弱的,一拳一拳的并没有因为对方是个女生而手下留情。

怎么说也是在部队里面呆过几年的人,就算是没有专业的评判能力,也是有着最起码的观看能力,此时这么一看,他便知道桃蜜的技艺有精进了不少,而那个男人也是一个很角色。

“国良你看什么呢怎么还没走啊?”这时候拳击馆的老板走了出来,看见徐国良还在那里站住,走过去疑惑的问道。

徐国良头也不回,继续看着台上的比赛,“邵明,台上的那个男人你认识吗?”

邵明看过去,苏伟之前来过,他还是见过几次的,“也说不上认识,之前来过几次,好像还是我们这里的会员,怎么了?你认为他不错嘛?他出拳虽然有力道,可说不上狠辣,和咱们之前的训练还差一大截呢,那个女生倒是不错,拳拳带风,没看见她有多用力,可也是拳拳到肉。”

“我也觉得她不错。”徐国良很是骄傲的说道。

邵明这时候是看出来些异样了,“你小子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我和你说你可别害人啊,就你那工作居无定所的,假期还那么少,我劝你还是在里面找一个就行了。”

徐国良瞥了他一眼,“我说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在里面找一个就行了啊,你自己和老婆你侬我侬的,凭什么我就只能在里面找啊?”

“行行行,我说错了,你看上人家就尽管去追吧,我不拦着你,可现在问题是你追了,人家额不一定能够看上你啊,你说这可怎么办?”

“去,那是我妹妹。”

“妹妹?”邵明看向台上,不由的有些惊讶“这也太不一样了吧。”

“怎么不一样了?”他们是亲生兄妹,有什么不一样的?

邵明一笑,“你看看你妹妹那长相气质,你再看看你,别的咱们就都不说了,就说个头,你可还没你妹妹高呢吧。”

徐国良对着邵明的胳膊便锤了一下,“我告诉你,要再敢说那些有的没的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邵明无奈的摇摇头,之前还在部队的时候他就总听徐国良说他妹妹如何如何,他们这些战友就一直想看看,徐国良就推脱说没带照片不给他们看。

现在他见到真人了,总算是明白徐国良为什么不给他们看了,在部队里面都是虽说是男女一起训练,他们也不是见不到女兵,可是众所周知,在部队里面女人当做男人用,男人当做牲口用。

那些女战友们,和他们简直是分不出来,训练的时候一起训练,在泥坑里面滚一圈出来,脸上都是泥,谁知道谁是谁啊。

在吃饭的时候,每个人的饭量都是敞开了吃的,训练过后饿得不行,那里还会注意吃相啊,如果那时候他们见到了徐国良的这个妹妹,肯定和饿狼扑食一般,纷纷认徐国良当哥了。

‘嘭’

一声闷响,众人看向台上,只见苏伟已经倒下了,这场比赛,桃蜜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我现在算是看出来你们是一个家庭里面出来的了。”都是这么的剽悍,在部队里面徐国良就是很厉害的了,在他们那一个级里面算是顶级的了,现在桃蜜能够打败一个正直壮年的男人,可见她也是很厉害的了。

“那是,我妹妹当然是厉害的了。”徐国良没说以前他也是被桃蜜训练过的,他现在倒不是怕丢脸了,纯粹是害怕邵明会惊讶到心脏骤停。

桃蜜下台了,徐国良从身后走过去,刚要把手搭在桃蜜的肩膀上,谁知道桃蜜直接拽住了他的胳膊,一个利落的过肩摔把他摔倒了地上,摔的他后背好疼。

“犀利妹你能不能看清楚是谁之后再动手。”真是疼死他了,这可是结结实实的摔到了地板上面。

“二哥,如果遇到坏人的时候我看清楚之后再动手,那可是很容易吃亏的,你不是教过我‘宁杀错不放过’的嘛,你忘了?”

徐国良站起来,桃蜜这么说,他是肯定她知道后面是他的。

刚刚桃蜜和苏伟打完,她赢了自然很多人在看着她,她把徐国良与一个过肩摔就给摔倒了,众人也是一声惊呼,听见他们的对话也都是一笑,知道没有热闹可看了,便也都散去了。

玲玲跑了过来,“madam徐,你没事儿吧?”

“你看我想有事儿的样子吗?”桃蜜不答反问道,玲玲看桃蜜确实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这位是?”

“这是我二哥,二哥这是我同事玲玲。”

桃蜜互相介绍之后便去了换衣间冲澡换衣服了,而在她十五分钟之后出来的时候,只见徐国良和玲玲居然坐在一起聊得很好,不由的有些惊讶,她二哥什么时候和女孩子那么有话题了?

“你很厉害,把苏伟都打趴下了。”桃蜜刚要走想徐国良的时候,卢天恒过来说道,语气里面赞叹之意十足,桃蜜也不谦虚,“谢谢。”

卢天恒有些尴尬,“上次的事情对不起,给你造成了很大的损害,如果不是因为我当初没有处理好,也就不会出现之后的事情了。”

桃蜜就站在这里,静静的等着卢天恒说完,待他说完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看了他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卢天恒,是你的朋友刮花了我的车,在去交谈赔偿问题时也是你主动要求代替我去的,我同意你去了是出于同时的信任,我记得我那时候就和你说过,如果对方不愿意全额赔偿也是可以的,但我车必须用原厂的车漆,因为费用比较贵他出百分之八十就可以,剩下的保险公司会赔偿的。我没说错吧?”

卢天恒点点头,桃蜜说的都是对的,那天她确实是这么和他说的,只是他看见对方是景博的时候变把什么都给忘记了,景博也说愿意全额赔偿,他也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竟然真的出现了后续的事情。

“你没有任何的错,我的错就错在我信任了你,从而把你拉了进来。”桃蜜看着卢天恒,“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好人也有变|态杀人狂,千姿百态形形色|色,我不能要求别人对我都讲理,就像我也可以无缘无故去讨厌别人一样的道理,所以这件事情你也不用放在心上,过去的也就过去了。”

“可是……”他不是变|态杀人狂啊,kingsley也不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了,虽然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可我还是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不讲理的人,终究有一天他们会被法律给打败,我说的对吧卢sir?”

卢天恒点头,桃蜜说的对,他也是一直相信法律的,他或许会迟到可永远都不会缺席,而他们警察的职责就是让法律准时的到达每一个人的手中。

那桃蜜现在说的是他?还是蒋慧珠?在他的记忆里面,蒋慧珠虽然有时候不讲理,可是她也是从来没有犯法的,这样的人,还有那些踩着黑色地带的人,都是法律所没有办法的,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又能够怎么办?

就在卢天恒陷入自己思绪的时候,桃蜜依旧转身离开了,卢天恒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你和那个卢sir很熟悉?”

在回去的路上,徐国良认为自己问的很是不着痕迹,可是桃蜜却还是笑了笑,“二哥,你在想什么啊?”

“没什么啊,关心一下你的感情生活啊,你现在也开始工作了,也是时候应该找一个男朋友了吧。”

桃蜜一笑,“二哥,你现在也紧部队好几年了,工作稳定了,大哥都有了家希了,怎么也没看你有女朋友啊?”

“我说你你说我干什么啊。”徐国良戳了一下桃蜜的脑袋,就如同邵明说的一样,他每年的假期也就那么几天,剩下的时间都是在部队里面,他哪里有时间去交女朋友,况且他也不着急啊,爸妈都有家希了,也不用他来传宗接代。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我回来的时候妈说你在学校里面交往了一个男朋友,怎么现在分手了?”

“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了,你不说我都要忘了。”交往了一个男朋友,对方同样是犯罪心理方面很厉害的人物,虽然不是一个学校的,可在学术交流上遇到过几次。

两个人交往了一段时间,很快便分手了,和平分手,没有任何的波折,如果不是现在徐国良提起来,她真的就要忘记了。

“你们分手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二哥,我的感情问题就不需要你来费心了,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找一个好妹夫的。”桃蜜安抚着徐国良,按理说催婚这样的事情都是梁秀娥的事情,可到她身上怎么不一样了?梁秀娥什么都不说了,反倒是徐国良说起来了。

“犀利妹,你不是不知道你这个‘犀利妹’名字的来头,你看看你今天在拳击台上的样子,那么厉害,警局里面虽然男人多,可有几个愿意去要你这样一个暴力的女人?”徐国良说的苦口婆心,可桃蜜听了就是想笑。

“你别笑,我说这可都是实话,你我和你说,就我们部队上的那些女兵,和我们男兵一样训练,一个个就和你一样汉子,我们私底下都已经说过了,找老婆是一定不会找比自己能打的,万一以后家暴了怎么办?”

桃蜜囧,“那如果我找一个比我强的,他对我家暴怎么办?”

“呃……”

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桃蜜接着说道:“总之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你这正好放假了,你也可以去和美女约会了,我看你刚刚和玲玲聊得不错啊,据我所知她现在单身,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下手?”

徐国良不说话,仿佛是在思考,桃蜜也不再说这个话题了。 166阅读网

桃蜜也是一脸的茫然,“黄sir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位女士,我也不知道她儿子是谁?可是我像你保证,我绝对没有做出来讹诈的事情,我身为警务人员怎么可能知法犯法呢你说是吧。”

说着看向蒋慧珠,勾起嘴角说道:“倒是这位女士,她说她袭警是因为我讹诈了她儿子,事实上就算是她的儿子真的被讹诈了,我想还有警察可以帮助,她这样自己解决,应该是对我们的法律法规不是很熟悉的对吧。”

阅读[综]炮灰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