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炮灰终结者

332 ——第三十五个炮灰——

  • 作者:bear熊宝贝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10350

卢天恒的目光也紧紧盯着柳衡,倪微已经递过去纸巾,可是他却哭得更加伤心了,肩膀也跟着一抽一抽的,“他刚刚那震惊和这伤心的模样不是装的。”

桃蜜赞同的点点头,震惊和伤心不是装的,可她刚刚看到的不只有这两种情绪,她貌似还看到了一种名字叫做‘绝望’。

“你怎么知道她儿子不管她?你不知道她儿子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吗?”

于sir本来以为柳衡会说不知道的,可是没想到他在一愣之后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以前在家里面的时候看过她的照片,那时候爸爸还没有去世呢,他和妈妈吵架的时候我见过那张照片。”

“那你还和她来往,你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柳衡摇摇头,于sir继续说道:“你认识吴青吗?”

“干妈?”

于sir看了倪微一眼,倪微把吴青的照片推到了柳衡的面前,柳衡看了一眼, 上面是一个三十多岁女人的照片, 吴青性格古怪, 不喜欢照相,这还是十几年前的呢,虽然和吴青此时的模样有些不同,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认出来的。

“警察先生,我想这是我的私事儿没有义务和你们说吧。”

“这些的确是你的私事儿,可是吴青死了,如果你不和我们说实话,如何帮助死者含冤得雪?”

柳衡当即愣住了,如同眼睛里面装了一个水龙头一样,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个不停,在隔壁的桃蜜挑起眉毛,有意思。

“madam徐有什么看法吗?”卢天恒在一旁说道,桃蜜看了他一眼之后便把目光移开了。

“依你看呢?凶手是他吗?”

第10章第9章

于sir的想法没有错, 柳衡确实是从澳洲回来了,在他下飞机之后,直接便被带到了警局里面。

十五岁的少年, 一身运动t恤, 很是阳光的样子,确实是和李志荣说的一样,很漂亮,用漂亮这个词儿来形容他一点儿都不为过, 虽然漂亮,却一点儿都不阴柔。

被突如其来的带到了警局给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在审讯室里面,双手放在桌子上握着杯子,时不时的舔舔嘴唇,显得十分紧张。

眼看差不多了, 于sir带着倪微进去了,桃蜜站在旁边单向玻璃后面看着, 于sir进去先是一笑,“柳衡是吧,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来吗?”

柳衡看了一下,便听着于sir接着说道:“你说吴青是你干妈,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你|妈妈不知道吴青是你干妈?”

“是因为我干妈出了什么事儿了你们才找我来的吗?”柳衡的话让于sir心中一惊,刚要问他是怎么知道吴青出了事儿的,便听见柳衡接着说道:“我干妈到底是怎么了啊?你们和我说啊,她没什么亲人,唯一的儿子也不怎么管她,我可是答应过要给她养老送终的啊。”

他绝望什么?说的多了,吴青是他父亲以前的妻子,和他们家没关系,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吴青是他干妈,亲人死了会伤心,可也不会绝望吧。

“柳衡,你先冷静一下,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已经初步断定,吴青的死是被人谋杀的,你可以把你知道告诉我们吗?”倪微作为女性,用属于女性的温柔循循善诱的说道。

“我……”柳衡继续抽泣。

刚开始的接近确实是有意的,那是大约七个月之前,他和他最爱的人在约会,本来他们害怕别人看到,特意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只是没想到那里还是有人,就是吴青。

所以他便去找吴青,承诺只要是不告诉他母亲,他可以为吴青所任何的事情。

“吴青不同意,所以你就杀了她是不是?”于sir一拍桌子,柳衡被吓的一哆嗦,连忙否认道:“我没有,我没有杀她,那时候干妈是同意了的。”

“那你为她做什么事儿了?”同意了,也是有代价的吧。

柳衡把头低下了,“她要我做他的儿子,她说她自己的儿子不孝顺,为了一个女人把她赶了出来,她说我是我爸爸的儿子,我如果把她当成母亲一样伺候,给她养老送终,在她死后每年都给她烧纸钱,她就不会和我妈说。”

“她都死了之后就算是你不给她烧纸钱,她怎么去告诉你|妈?”

于sir的话让柳衡吧头低的更往下了,讷讷的说道:“我那时候也没想那么多,只要想着她不告诉我妈就可以了。”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就经常去看她,在假期的时候我就骗我妈我去同学家了,其实我是去了她家,再后来她和我说其实那时候她根本就没有看到我和我朋友,如果后来不是我去找她,她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事情。”

至于吴青知不知道,现在无从得知,不过现在有一个问题,柳衡是怎么就那么肯定吴青是认识他的?

真的就只当时没想那么多?

之前王小吉说她儿子从来都没有见过吴青,和吴青也不认识,而柳衡的解释是他在照片里面看见的,他父亲和吴青已经离婚好多年了,就算是有照片那也是以前的了,他怎么就那么肯定那是吴青?

还肯定吴青知道他就是柳衡,她前夫的儿子?

“前言不搭后语。”卢天恒在旁边说道。

就在柳衡还没有被问完的时候,警局里面有来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他一来就说要找于sir,是玲玲接待的,玲玲看这面前的这个人,高挑的身材,一身优雅的小裙子,显得非常端庄,可是她好像不是一个女人吧?这点从声音就能够很铭心的听出来。

“你好这位小姐,请问你找我们于sir是有什么事情吗?于sir现在正在审讯室里面呢,如果你的事情不是太要紧能不能等一下?”

那女人看了玲玲一眼,穿着虽然漂亮,可说的话却不怎么客气,“我是能等,可我就怕你们被你们于sir审讯的那个人等不了,他有严重的哮喘,一紧张就会发作的。”

“你知道于sir现在审讯的是谁?”这女人好奇怪啊。

女人冷哼了一声,“柳衡有严重的哮喘,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从包里面拿出来一瓶药,放在桌子上,“赶紧把这个拿过去让柳衡吃下去,不然在审讯过程中出现了问题,你包括你们于sir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请问你和柳衡的关系是?”玲玲拿起药瓶看了一眼,上面确实是写着治疗哮喘的特效药。

“我是他女朋友,怎么?有问题吗?”

玲玲震惊了,女朋友?是她想的那种吗?

随即摇摇头说‘没问题’,让周围的警察先看着她,拿着药片转身离开,审讯室里面的审讯还在继续,铃铃便进了旁边的屋子,看里面柳衡并没有出现哮喘。

“柳衡没事儿吧?”

“只是审讯又不是对他用刑,他能有什么事儿啊?”卢天恒道。

玲玲放心的拍了拍胸口,“外面来了一个女人,说自己是柳衡的女朋友,还说柳衡有严重的哮喘,一紧张就会发作,送来了一瓶药。”

“哮喘?”

桃蜜看向玲玲手中的药片,拿过来打开,里面是一粒一粒的小白色药片,倒出来仔细看了看,却突然笑了。

“madam徐你笑什么啊?”

“她现在在哪儿?”桃蜜不答反问。

“在外面啊,有师兄看着呢。”玲玲指着外面说道,“madam你是不是也觉得那女人有些古怪啊,我刚刚看见了也觉得很古怪。”

“我出去看看。”

那女人还在原来的位置上坐着,桃蜜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个身穿红白点相间裙子的女人,带着墨镜,手中拿着一杯水正在喝。

桃蜜走过去,把瓶子放到桌子上,发出声响女人抬起头,随即目光落在那药瓶上,“怎么还不去给阿衡吃,我再说一遍如果他出了事儿你们都担当不起。”

“你放心好了,这里是警局,在审讯室里面是有监控室摄像头的,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不用我们承担责任。”桃蜜看着她,“你刚刚和我的同事说你和柳衡是男女朋友关系,不知道怎么称呼?”

“你叫我艾包好了。”

桃蜜点点头,艾包爱包,这名字是说出来多少女人的心声啊,“你刚刚说柳衡有哮喘病是吗?”

“是,阿衡有哮喘病,可配合警察办案是我们公民的义务,所以我才送来了哮喘病的特效药,这些我都和你的同事说过好多遍了,我不清楚你们还有哪里不明白的。”艾包看着桃蜜,一副十分无奈的模样。

桃蜜接着问道,“那艾小姐确定这是一瓶治疗哮喘的药吗?”

果然,桃蜜这个问题刚刚问出了,艾包就没有刚刚那样的盛气凌人了,但依旧嘴硬的说道:“有什么不确定的?那上面不是写了哮喘病的药吗?madam你是不认字吗?”

“噗……”旁边一道声传过来,两人回头一看,只见卢天恒走了过来,“艾小姐是吧,你这话可就说错了,我们这位madam呢她可不是文盲,不仅不是文盲,还是某犯罪心理学院的高材生呢,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桃蜜不理会卢天恒,继续问道:“没错,这上面写的是治疗哮喘病的药,可显然你更知道什么叫做‘挂羊头卖狗肉’,用哮喘病药的瓶子,里面转的确实维生素b6,什么时候维生素b6竟然也能够治疗哮喘了?”

随着桃蜜的话,艾包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握着杯子的手已经不安的动来动去,桃蜜双手支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用维生素b6冒充哮喘病药,妄图扰乱警方的调查,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构成了妨碍警察办公了?”

妨碍警察办公,又是这条罪名,他发现这条罪名真的什么时候都适合用哈,不分时间不分场合,也不分对象是谁。

“我…我,我是不知情的,我也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维生素b6,我看瓶子是磁疗哮喘的,我就拿过来了。”

真的是一个好借口,“对呀,你不知道,所以刚刚才会让我自己去看瓶子上的字儿。”

“我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可是我想要告诉你,不要妄图做任何的反抗,法律可不是你么这些人随便能够玩弄的,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桃蜜站直,拢了拢身上的风衣外套,勾唇一笑:“当然了,我说的是谁杀人谁偿命。”

桃蜜走进了审讯室,当着柳衡的面儿把艾包来送药的事情说了,当然也说了她拆穿了那是维生素b6,根本不是治疗哮喘的。

在这期间,柳衡一直都是低头沉默的,在桃蜜说完之后,他这才抬起头,目光变得坚决了很多。

“是我杀了吴青的,一切都是我做的,你们把我抓起来吧。”这是柳衡说的第一句话。

于sir问他是怎么杀的吴青,动机是什么?

柳衡说:“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什么仁慈的人,好开始的时候她确实不知道我是谁,是在我去找她之后她才知道的,在她知道了之后便不肯放过我,要我伺候她,一直到她死,不然就去告诉我妈妈。”

“我心里面不舒服,和她虚以委蛇,带着她去买了保险,受益人的名字是我,所以我杀了她,是她先说话不算话的,不能怪我。”

“那害死她的氰化物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我女朋友是学化学的,我是从他们实验室里面偷出来的。”柳衡答道。

之前他们在去找毒物来源的时候,同时别的组接到了报案,说是一所大学里面丢失了一份足以杀死一个人分量的氰化钾,法医去那所大学里面取样,证实了和死者体内的氰化钾浓度一样。

柳衡如此说道,但随后又解释道,“不过我女朋友是不知情的,他根本不知道我偷拿了。”

柳衡已经承认了,从表面上来看,这时候就已经可以起诉柳衡蓄意杀人了,可多年的经验告诉于sir,事情远远还没有这么简单。

“你说你女朋友是学化学的,可是她为什么会连最简单的维生素b6和哮喘病药都分不清呢?你不会和我说是你故意把两种药给互相换了吧?”

柳衡点点头,“是我换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哮喘,我是骗她的,就是为了能够让他关心我而已。”

“可是你骗得过吗?她可是学化学的?”

还不是回到了原点,于sir此时目光紧紧的盯着柳衡,他的话漏洞百出,根本就禁不起推敲,那么他之前所供述的犯罪过程也很值得推敲。

当初在他们把柳衡从机场带回来的时候就通知了王小吉,她在来了警局之后对艾包一顿打,说她是祸害,如果不是因为她,柳衡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

面对这样的情况,艾包自然不会不反抗了,说什么她和柳衡是相爱的巴拉巴拉的,找的警局不得安宁。

将她们全都关起来,之前桃蜜说艾包是妨碍公务,此时就是大闹警局了,本来以为她们俩闹不出来什么,可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还真的出事儿了。

王小吉说杀害吴青的凶手其实是艾包,根本就不是她儿子,还说是她亲眼看见了艾包从吴青的家里面走出来,那时候柳衡已经出国了,在时间上对不上。

于sir看着面前的王小吉,“你确定你亲眼看见了?不然给警方假口供可是非常严重的,更重要的是你儿子已经承认了,如果你给了假口供,我们有权相信你是同谋。”

“警官我怎么可能是同谋呢,我和青姐无冤无仇的,当年是我从她手里抢了男人,可现在那个男人已经死了,我没有理由针对她了啊。”

“你有。”桃蜜在一旁开口说道,“早在你儿子被吴青威胁的时候,你就已经发觉不对劲儿了,你跟踪你儿子,知道了吴青,可是你很聪明,你没有和你儿子说你已经知道了,而是把你儿子送去了国外,你准备去找吴青谈条件。”

桃蜜缓缓的说道,于sir接着说道,“因为谈不拢,所以你就杀了她是不是?”

说到这里于sir反应了过来,不由的看向桃蜜,“可是也不对啊,她也没有地方去弄氰化钾啊?而且如果谈不拢的话也应该是临时起意才杀人的才对啊。”

“我也没说是她杀了吴青,我是说她有杀人动机,死者后脑的那个凹陷处,法医看了之前死者用的拐杖,认为那很有可能就是袭击洗着后脑的凶器,虽然那一下不至死,可是也是把死者打昏在地的,也就呈现了我们去时候看见的那副死者趴在地上的场景,我说的没错吧王女士。”

“这一切不过就是你的猜测罢了,你有什么证据?”死无对证,谁知道是她用拐棍打了吴青。

“因为她的拐棍还在你家里啊王女士。”

这次就连于sir都震惊了,拐棍还留着?这么嚣张?

上次她去了柳衡家里面,自然是要观察四周的,她也去了王小吉的厨房看过,在墙角,放着一根擀面杖,一根拐棍掐头去尾,差不多就那个大小。

之后的事情很顺利,警方去王小吉家里面,拿到了那根擀面杖,和吴青照片上的拐杖做对比,一样的,王小吉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竟然没有削去外面的那一层皮,以至于只要是个人一看便能够看出来。

纵使这样,王小吉也不过是承认了她打了吴青,她听警察说了,吴青是我氰化钾中毒死的,那可和她没关系了,并且她一口咬定是艾包做的,声称她秦燕妮看见艾包从吴青家窗口爬下来的。

去审问艾包,因为说了是王小吉亲眼看见的,他竟然供认不讳,直说了是她给吴青下毒的,目的就是为了那份保单。

案子终于是告一段落了,除了柳衡,艾包和王小吉都有自己的罪责。

桃蜜知道,在于sir对柳衡进行审讯的时候,那那时候严重出现了‘绝望’,就是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是艾包杀了吴青,因为只有他,才能够弄得氰化钾,所以他绝望,他哭,绝对不是为了吴青才哭的。

“你当初为什么要去找吴青?那个女人如同豺狼虎豹,你为什要找她?”在监禁室里面,王小吉痛心疾首的问着。

“我害怕你不同意我和艾包在一起。”柳衡低沉的答道。

王小吉痛苦的闭上眼睛,儿子以为她会不接受他异样的感情,可是你可知道,她在刚知道的时候是会非常难以接受,可是她为了儿子,她也是可以接受的。

儿子以为同性恋是病,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没有教育好他。

“儿子,如果他还有和你在一起的可能,妈妈一定不阻止你们在一起。”

后来在监狱里面的时候,艾包的身体出现了问题,他们才知道原来当初柳衡之所以会带着吴青去买保险,不仅仅是因为吴青威胁他,同时也是因为想要用那笔钱去给艾包做手术。

只是没想到王小吉那么快的就给他送去了什么夏令营,他在临行前千叮咛万嘱咐的要艾包停手,可是艾包没有停手,想着她和吴青是没关系的,便去下毒了,正好这时候柳衡已经走了。

只是没想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好让王小吉看见他跳窗户跑。

而王小吉之所以留着吴青的拐杖,那是因为那只拐杖,是她送给吴青的,当年她抢了吴青的丈夫,吴青曾经用那只拐杖打过她。

之后的这么多年吴青一直用着,那她也要留着。

桃蜜在知道这些之后沉默了半晌,只能说有些人的心思,是和正常人不同的,她也只要活在当下就好了。

……

……

“madam徐,你之前说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在案子结束之后和你说,不知道现在你有没有时间?”在下班之后,卢天恒拦住了桃蜜说道。

桃蜜点点头,“好啊,不知道你也什么想要说的?”

“这里地点不合适,我知道一家味道很好的餐厅,我们一起去那里怎么样?”

“我认为我和你就那件事情是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了,毕竟那时候你是真的妨碍了公务,如果你是想要说别的,并且你请客的话我倒是可以去一下。”

“当然是我请客了,我没有让女生请客的习惯。”卢天恒一笑说道。

他这段时间也抽空去关心了一下那宗让她进了国外警局的案子,确实是因为他妨碍了公务,这件事情是他错了,既然错了,就要勇于承认。

还有通过这宗案子,他也是真的见识到了桃蜜的能力,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

最初进入死者屋子的时候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种精神,就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的。

到了餐厅,点了餐之后,卢天恒抿了抿嘴唇,“其实我知道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我觉得我应该和你道歉,毕竟我是真的妨碍到了你们,之后还对你心存不满,之后还把这种不满还上升到了工作当中,这是我的错。”

桃蜜注意到卢天恒对她的敌意没有了,可也没想到竟然这么直接的道歉了,这真的有些出乎意料,“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我接受你的道歉。”

卢天恒不由得一囧,“那个之前我看过你的资料,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是比我小吧。”

“随便看女生年龄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呦。”

卢天恒呵呵笑了两声,果断的越过这个话题,女性对年纪敏|感他知道,如果不成万不得已的话他可不想要提起。

正好这时候侍者送上来了食物,“madam你是几岁出国的?一般女孩子都不会太早的离开家吧,你既然能够有现在这样的成就,应该很早就出了国吧?”

“也没有很早,高中毕业之后才去的。”

卢天恒看着面前的桃蜜,一身驼色风衣,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衫,头发随意的在后面挽了起来,很是青春靓丽,只可惜这样的女人,她的内在一定是不容小觑的,和他之前交往的那些女朋友一定是不一样的。

就在吃完饭之后卢天恒想要主动提出来要送桃蜜回去的时候,旁边突然传过来一道女声,“gordon这么巧啊,你也带女朋友过来吃饭啊。”

听见声音桃蜜也跟着看过去,眼睛不由的眯起来,这个人,她认识啊,香港还真是小,一不小心就能够遇上认识的人。

“姑姑,你也来这里吃饭啊。”卢天恒站起来说道,景博的姑姑景致,他也是叫姑姑的,虽然这个姑姑的打扮总是很年轻的,可辈分在这儿呢。

景致点点头,目光落在桃蜜身上,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她现在身上穿的是c家今年的春秋新款,旁边位置上的包也是l家经典款,不由得对卢天恒的这个‘女朋友’笑了笑,“这位小姐怎么称呼,gordon叫我姑姑,你是他的女朋友也可以叫我姑姑。”

“不好意思,我和卢先生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所以这声‘姑姑’我叫不出口。”桃蜜站起来,对卢天恒笑着说道:“很感谢你的晚餐,天色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我送你啊。”卢天恒连忙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了,明天见。”说着桃蜜转身便离去。

“明天见。”本来还想要送家人回去呢,现在可好,人家已经走了。

景致因为桃蜜的态度脸色很不好看,在她走后和卢天恒说道:“gordon刚刚那个女人和你是什么关系?那是什么态度啊?我和你说,这样的女孩子以后可是千万不能做女朋友的,如果以后做了女朋友,那肯定是后患无穷的。”

卢天恒无奈的扶了扶额头,“姑姑,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吃晚饭吧,我吃过了就不打扰你的用餐了,咱们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哈。”

说着卢天恒便迫不及待的走了,说实话他对景博的姑姑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以前年纪小的时候,他只认为景致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虽然有时候说话挺不好听的,可也都是实话实说,可是渐渐的长大了,他知道有些话就算是实话,那也是不能多说的,如果说了,你自己心里面是痛快了,可有的人却因为你的缘故而有了损害。”

景致看房者落荒而逃的卢天恒撇撇嘴,还以为自己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呢,还不是一个小警察,要不是看在和她侄子是同学的份上她才不会管呢。

提着包包转身十分优雅的去了她提前预定好的桌子,今天是和大哥大嫂和侄子一起来吃饭的,她可不能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打扰了她的兴致。

刚刚落座,景然和蒋慧珠便也到了,但是没有看到景博的身影,不由疑惑的问道:“kingsley呢?没有一起来吗?”

“他是停车了,一会儿就来。”景然回答道。

景致点点头,“kingsley真是厉害,我记得他是刚刚学会开始两个月吧,现在就已经干上路了。”

“我儿子自然是厉害的了。”景然刚刚用要谦虚一下,就听见旁边的蒋慧珠说了这么一句话,瞬间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

意识到气氛的凝滞,景致连忙笑着又说了些什么,就在这尴尬的气氛当中,景博过来坐下,一脸的笑意,景致不由的疑惑问道,“kingsley有什么开心的事儿吗?看看这一脸笑意的,说出来也让我们开心一下啊。”

“我能有什么开心事儿啊,不过就是心情好而已,谢谢姑姑的晚餐。”景博笑着说道。

他这么开心的模样倒是让景然和蒋慧珠有些奇怪,这几天儿子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一个人在书房里面,也不知道是在弄些什么,没想到现在这么开心,一时间也是有些疑惑的,难道真的是因为来这里吃饭?

几个人都是疑惑的,可是景博却依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之前因为那个梦,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青少年事情,荷尔蒙旺盛分泌,好几天晚上他都没有睡好了,故而这几天他白天才会精神不济的。

可是就在刚刚,他遇见了桃蜜,因为他在停车的时候不小心刮到了旁边的那辆车,因为今天太晚了,他们便交换了电话号码,明天再商量关于赔偿的细节问题。

他那时候都能够听得自己的心跳声,他感觉自己隐藏的很好,多巴胺的分泌,会让人处在兴奋状态,他感觉他现在就是书上所说的那种情况。

明天去商量赔偿的问题,他就可以进一步的接触,从而知道对方有没有多巴胺分泌旺盛的清创发生,如果有,那他就会表白,如果没有,那他也会表白让对方知道。

现在景博所想到的是这两种情况,可是他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句话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第二天她刚刚接到景博的电话,便被黄sir叫走了,而卢天恒正好看见她接电话,便主动揽去了帮她去见那个人,并且保证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办的非常妥当。

可是没想到的,一到现场两个人都震惊了,他们做了将近十年的好朋友了,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gordon你和徐小姐是?”不会是男女朋友吧,他知道桃蜜漂亮,而卢天恒又一直都是美女收割机,可是他们两个在一起……

卢天恒一笑,“我们是同事啊,因为她刚刚被我们黄sir给叫走了,我就替她过来了,没想到竟然是你刮花了她的车,说吧怎么赔偿?”

“当然是全权负责了,如果徐小姐想要补漆或者什么赔偿我都可以的。”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的责任,他自然是应该负全责了。

卢天恒不由得一笑,“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事后我会让madam徐把修车的单子给你,我也不怕你赖账。”

三言两语间,这件事情变解决了,卢天恒便神秘兮兮的对着景博问道:“你昨天刮花车的时候一定见到madam了吧,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景博不明所以。

“当然是徐小丽给人的感觉怎么样了,我想要追她做我女朋友,你认为怎么样?”

卢天恒说道,在他说完景博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他就说嘛,卢天恒什么时候是爱管闲事的时候了,而且还是女生的闲事,他历来都是无利不起早。 166阅读网

柳衡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如实说道,“其实,其实刚开始接近干妈的时候,接近干妈的时候我确实是有目的的。”

“接着说下去。”

阅读[综]炮灰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