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炮灰终结者

331 ——第三十五个炮灰——

  • 作者:bear熊宝贝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10117

“他和同学一起报了夏令营,出去玩儿了,所以不在家。”王小吉答道,随后不明所以的问道:“几位找他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我们想知道你知不知道他和吴青有交往这件事情。”于sir没有说柳衡可能是杀人犯的事情,而是说了吴青和柳衡交往的事情,就是为了看看王小吉的反应。

……

……

柳衡去哪儿了?

那是因为他们得不到爱情,看着他们幸福的爱情觉得刺眼了,那是她所没有的。

十五岁谈恋爱,还是和一个男人一起,母亲知道了当然不会同意的了,所以他便打算在大一点儿了之后再去告诉母亲,他都想好了,他们没有办法生孩子没关系,他们尅领养孩子,只要是从小养在身边的,那就是他的孩子。

可是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看到他们约会亲|吻了,那眸子里面的嘲笑,讥讽他看的一清二楚,她那时候一定是在想,“看吧,让你离开我去找狐狸精,现在你们的儿子也便称了一个怪物,一个喜欢男人的怪物,活该。”

这是警局今天最大的问题,在李志荣来过之后,他们便开始寻找柳衡,因为现在学校正在放假,他们便去了柳衡的家里面,柳衡母亲王小吉在家里面。

警察进了屋子便开始条件反射的观察着四周,一间一百多平米的两室一厅,虽然不是位于香港的豪华地段,可也是比吴青所住的地方好上太多了。

自从桃蜜说过吴青家里面有着一张和装修风格极为不符的沙发,于sir也开始看着屋子里面的摆设。

沙发是布艺的,在客厅里面倒也是不显得拥挤和突兀,好像还挺合适的,在沙发的不远处就是阳台,阳台上面放着几盆绿植,和吴青住处明显不同的是这里的家具都是亮色系的,白色的柜子,白色的椅子桌子,屋子干净整洁,可见王小吉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

“你好王女士,我们想要知道,你的儿子柳衡去哪儿了?放暑假了他不在家里面吗?”

第8章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学习成绩优异,在十五岁的时候就上了大学, 父亲去世了, 跟着母亲两个人生活,长相俊美,很爱笑的一个男孩子,每天身上所穿的都是整洁无比的,因为这样, 很受女孩子的喜爱,在学校里面很多的女同学都喜欢他。

他也知道那些女生都喜欢他,可他也知道, 她们所喜欢的, 也不过就只是他这张脸而已,他的内心, 她们一点儿都不了解。

只有他,只有他是了解他的内心的,他们因为缘分生活在了一起,他们惺惺相惜,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嘴了解彼此的人, 同时也是彼此最爱的人,甚至是超过了自己的生命。

可是他们是命苦的, 他们的爱情, 不被人祝福, 甚至是还会受到很多人的歧视, 为什么要歧视?

那天他指了出去,可是那个女人却走了,后来他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就害怕那个女人跑到他母亲面前去乱说,他|妈妈会不同意他们继续交往。

提心吊胆了一个星期,他想着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他去找了那个女人,他打听到,那个女人和她的儿子儿媳相处的不愉快,他去嘘寒问暖,想要让她感觉到他的温暖,他可以为她做任何的事情,只有她不告诉他母亲就好。

之间王小吉微楞,“你说的是……青姐?我们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面了,柳衡怎么会和她有关系呢?柳衡出生之后,我们就搬了家,青姐应该和柳衡不认识的啊。”

“你确定吗?”虽然这么问着,可于sir知道,就算王小吉真的确定,那越是不可信的,他们找来了柳衡的照片个李志荣看,还有那份保险书,就是最好的证明。

王小吉有些犹豫,看着面前的于sir,抿了抿嘴唇说道:“我…我确定,他们不认识啊,柳衡那孩子很老实的,他平时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学校和家里面,放假了就和同学出去玩儿,他没有认识青姐的机会。”

他们应该不认识的啊。

“你现在能把柳衡的联系方式给我们吗?还有他夏令营的地点是在哪里?我想我们现在需要去见见他才能够搞清楚这其中的蹊跷。”

“哦好,我可以把柳衡的联系方式给你们,可是他夏令营的地点是在澳洲,半个月之前出发的,三天后才一起回来的。”

在澳洲,不在国内,这就有些难办了,如果真的是柳衡杀了吴青,那他现在在澳洲,他们找来了王小吉,那就是打草惊蛇了,柳衡完全可以不回国,每年去澳洲那么多的人,即是他的签证失效了,他也完全可以在那里生活着,只是没有一个身份了而已,但绝对不会有牢狱之灾的。

到那时候,他们无异于大海捞针。

“他会回来的。”在回到警局之后,面对众人的焦虑,于sir很是肯定的说道,众人疑惑,只听于sir说:“他都带着吴青去买保险了,无论他是不是凶手,他都会想要得到那笔钱,所以他一定会回来的,就算是不回来,他也一定不会失踪的。”

众人这才了然的点点头,如果他不是凶手,他没有躲避的必要,如果他是凶手,可既然他带着吴青去买了保险,那就不会不要那一笔钱。

可是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明了吗?

凶手真的真的是柳衡,就这么简单吗?

于sir看向桃蜜,“madam徐,你有什么看法。”

“在那条毛巾上发现了男性的染色体,但是因为时间长久了,并没有办法和在王小吉那里拿到柳衡的dna做比对,所以现在没有办法断定凶手就是柳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现在依旧是自原地踏步。”

对于这点,众人自然也都是知道的,桃蜜翻开自己的笔记本接着说道,“从犯罪心理的角度出发,我的测写是凶手符合接下来几点,第一单身男性年纪不超过二十五岁,第二他和死者很熟悉,甚至是还住在一起一段时间,第三凶手的学历可以说很好,但是明显没有经验,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所以做的并不完美。”

她所说的这些,好像都是在说柳衡,这是所有人的第一个印象。

可是柳衡为什么要杀吴青,按照王小吉的说法,他们没有关系的啊。

就在所有人疑惑的时候,只听桃蜜接着说道:“当然,我说的不是柳衡,如果你们坚持认为是柳衡的话,应该还想两个问题。

“第一他当初带着吴青去买保险,他们家虽然是条件挺好的,可是王小吉是不工作的,就凭着柳衡父亲生前留下来的那些期货和基金生活,生活没问题可一定不会大富大贵的,王小吉只有不太傻,是不会一下子给柳衡那么多的钱的,而那些买保险的钱是柳衡自己偷偷存下来的?”

“第二,吴青是死于氰化物中毒,柳衡是中文系的学生,他的家庭和学校里面都是接触不到氰化物的。”

法医根据吴青的尸体检查出来的,是氰化钾中毒,至于氰化钾来自于哪里,警方一直都没有找到,现在知道了柳衡的存在,可柳衡的附近,也是不存在氰化钾的,那氰化钾是从何而来的?

这几天开米一直都是按时的上下班,那二十四小时午休的警察们不一样,她需要做的就只是测写而已,很显然于sir也不过是在会议室问了问他的意见而已,她也只是说了说,真正的破案方向依旧和以前一样,以证据为主。

这天下班了之后桃蜜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柳衡的学校,现在放暑假,可学校操场上里面还是有不少学生的,桃蜜出示了证件,去了柳衡的宿舍。

根据王小吉的口供,柳衡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里面呆着的,只有是在学校里面呆着,那宿舍就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地方。

和一名保安一起来到了宿舍,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人,见桃蜜和保安进了奇怪的问道,这都晚上了,一男一女来这里不会是?“你们是什么人啊?”

“这是重案组的madam徐,他来这里看看有关于柳衡的东西。”保安说道,那同学点点头。

“哦,原来是madam徐啊,你好你可以叫我阿鸿,我和柳衡是好兄弟,你有什么关于柳衡的事情都可以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冒昧的问一下,柳衡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吗?”

桃蜜笑着摇摇头,“没有,我就是过来看看,听说他是一个很出色的男生,他母亲有意让他去警校,我提前来考察一下,你知道一个人的住处是很能够说明一个人性格人品的。”

阿鸿了然,随后又很是疑惑的问道:“madam徐,我想阿衡他可能是不想要是警校的,以前他也和我说过他|妈妈要他去警校,可我看阿衡好像不怎么开心的模样,这次也是阿姨让你来的吧,你也就别白费时间了,就算阿衡去了,他自己不喜欢不是也没用吗。”

桃蜜挑眉,刚刚保安直接说出来了她的身份,她说她来考察不过就是圆了一个谎而已,没想到王小吉还真的有让柳衡去警校的想法,阴差阳错了。

“柳衡他和你说过吗?他不想要去警校?”

“这倒是没说过,你别看阿鸿是我们同学里面年纪最小的,可他的心思不和别人说你根本就不知道,那次是因为阿姨来学校找过老师,希望老师能够让柳衡退学,她就让柳衡去考警校,我也是觉得阿衡母亲的思维有点儿不正常,儿子都已经上大学了,她竟然还让大学的老师劝领阿衡退学,一般的母亲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吧。”

一旁的保安也赞同的点点头,一般的母亲绝对做不出来这样事情。

桃蜜看看四周,这是一个双人的宿舍,和一张床的凌乱相比,里面的那张床是非常整洁的,“那是柳衡的床铺?挺干净的啊,和别的男生好像不一样。”

“对呀,柳衡和别的男生不一样,到好像和女生是的,他有洁癖,每次打完球跑完步不管多累都要去洗澡还上干净的衣服,还有他的东西我们都不能碰,他的柜子只有他在,几乎都是干干净净的,也不像我们一样臭袜子满天飞。”

说道这里阿鸿不好意思的笑笑,他也知道他是有够邋遢的了,可大多数男生不都是这样的嘛,像柳衡那样的才是不正常的好吧。

桃蜜走过去,床很整洁,床单被褥都是整齐的扑在床上,旁边的桌子上什么都没有,显然是因为放假,摆出来也是落灰,索性就没有摆出来。

“好了,基本的情况我也已经了解了,我先走了。”

“哦好,madman徐再见,你这么漂亮,希望以后还能够见到你。”

桃蜜笑着和他挥了挥手,跟着保安一起走出了宿舍。

“madam徐,你刚刚在柳衡的宿舍里面看出来什么了吗?”出来之后保安问道。

从宿舍楼里面出来,天已经全黑了,路边的路灯亮起了,不答反问道:“你对柳衡同学有什么了解吗?看起来你好像很关心这个案子一样。”

保安笑笑,“呵呵,我和柳衡能有什么关系啊,就是在学校的时候见过两面,那是一个挺有礼貌的孩子,每次见面都点头,总是面带笑容的,给人的感觉饿很舒服,这样的好孩子也不只是希望他出事儿而已。”

桃蜜心中有了点儿心思,“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像是你说的,这么好的孩子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

保安把桃蜜这话当成了她保证柳衡无事的潜台词,放心的笑了笑。

走在校园的操场上,这么晚了,操场上已经没什么人了,毕竟是暑假,本来在学校住的人就不多,大都数也就是来玩儿的。

晚风吹着,桃蜜也不着急走,就这么漫步在操场上,心中想着这件案子的来龙去脉。

她也没开手电筒,但是操场上的路灯是亮起来的,看路是没有问题。

“等一下,请等一下。”

桃蜜刚刚走出校园大门,便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声急呼,回头看去,正好看见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男人从里面跑出来,随后像关门的工作人员点点头,“谢谢谢谢,我出来的晚了,麻烦了。”

原来不出喊她的,桃蜜刚想要走,便听见了蜜蜜声音传出来,停下了脚步。

哦,她想起来了……

景博和工作人员道了谢,便想要往前走去,他再次开学的时候,就要来这里做助教了,今天特意来这里熟悉一下情况,没想到遇到了点儿事情,出来的晚了些,还好没有关门,不然他今天完成可能就要露宿操场了。

他也是这时候才意识,这里竟然有一位女士,她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的?是学生吗?

虽然想着,可是他却没有想要的去询问的意思,这种询问毫无意义不是吗。

虽然是这么想着,可他还是看过去一眼,只这一眼,他就愣住了,那个人,那个第一次让他荷尔蒙旺盛分泌的人,虽然很多年过去了,她的容貌也有了些许的变化,脸上的婴儿肥没有了,可她的气质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那么的如兰如火。

只一眼,便让他移不开眼睛了。

桃蜜看过去,心中不由得感叹这个世界还真的少啊,她还想着有时间的时候去景博面前转转呢,没想到这就见到了。

虽然是见到了,可桃蜜却没有任何想要说话的意思,点点头随后便离开了,一切神色如常。

景博追了过去,只见桃蜜已经开着一辆车离开了,他过去之后看见的只是一个汽车尾巴。

是她吗?

是她。

他非常肯定。

景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过去,总之那一刻他的心是告诉他要追过去。

“kingsley你回来了,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啊?”

景博一回来,蒋慧珠正在客厅里面看书呢,见他回来了把书合上问道。

“我去学校了,也没有注意时间,就回来晚了。”

蒋慧珠点点头,也不多问,“我让阿姨给你留了汤,去喝点儿再睡吧,看看你这段时间都不上学了还这么忙,都瘦了妈咪正是心疼。”

“我没事儿的,我在外面吃过了,汤留着明天再喝吧。”

说着景博就要回房间睡觉,他根本就没有吃饭,只是他现在也没心思去喝汤,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是很确定那就是桃蜜,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他对刚刚那个女生的容貌也产生了疑问。

如果是徐小丽,这么多年过去了不认识他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他原本也以为他吧徐小丽给忘记了,那不过是他人生里面的一道风景罢了,每个男生的青少年事情都有那么一段经历的,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可是今天他再次遇见了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一刻,他以为已经忘记了不重要的人,她的容貌瞬间涌进了脑海里面,关于她的事情,他在那一瞬间竟然是那么清楚的,清楚的让他自己都不可置信。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景博收起自己的思绪,说了声“请进”。

蒋慧珠端着一个汤碗走了进来,“这汤是我特意让阿姨熬得,有安神的效果,你今天说什么都一定要喝一碗,要不然你可就白费了妈妈的一片苦心了。”

“好吧,谢谢妈,你放那儿吧一会儿我就喝了。”都这么说了,他还能不喝吗?

蒋慧珠却直接把汤碗放到了景博面前,“我看着你喝下去,免得你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倒掉。”

“知道了。”

景博喝着热汤,蒋慧珠就在旁边看着,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这么的优秀,不愧是她的儿子,她此时心里面的骄傲无法对人诉说,可已经溢于言表了。

“对了,爹地呢?还没回来吗?”

景博一说这个,蒋慧珠的脸色瞬间就不好了,景博连忙把碗放下问道:“是出了什么事儿了吗?”

“还不是你那个姑姑,一天到晚的不省心。”蒋慧珠叹了口气,“kingsley我和你说,你姑姑真的不像是我们景家的人,你看看我们家,我和你爹地都是老师,你现在也进入学校做研究了,可以说都是有文化的人了,可是你看看你姑姑,她以前还好,也是名牌大学毕业,她毕业之后有好多学校都想要聘请她,她可倒好,哪所学校都不去,自己开工作室。”

说到景致的事情,蒋慧珠便开始滔滔不绝,景博也是很有耐心的听着,虽然这些话他已经听了好多年了。

在他记忆的开始,姑姑和他们家的关系还是很好的啊,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妈妈对姑姑很有意见了呢?

好像一切就发生在不知不觉的时候,亦或者是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总之对于姑姑,妈咪和爹地都是有很大的意见。

“那爹地今天去是因为什么啊?”

“因为什么?还能因为什么啊?应酬呗,你姑姑工作室需要投资商做合伙人,她自己想要维持她大家闺秀的样子不出去应酬,你爹地是她哥哥,这不就落在了他头上了,kingsley你是知道的,你爹地他也只是一个学校的老师而已,怎么去和那么多的商人应酬啊,你姑姑就是想让她那唯一一个哥哥好过。”

蒋慧珠一个劲儿的吐槽着她自己对景致的不满。

景博听着,默默的喝着汤,“妈咪,那爹地去了之后就能够把生意谈成吗?”

“应该可以吧,对方想要把儿子送到温莎来,让你爹地走走门路。”这么说着,蒋慧珠心里面很是得意,她对景致不满,可景致还不是要对她毕恭毕敬的,那就是因为她有门路,全香港不敢说百分之百,百分之九十的教育部门她都有门路,只要是有孩子想要在香港上学,那她将是众人巴结的存在。

景博了然的点点头,见他喝完了,蒋慧珠也不和他多说,让他好好休息随后这么拿着汤碗出去了。

景博洗漱后躺在床上,不去想姑姑和家里面的事情,桃蜜的身影再次回到了他的脑海里面。

在路灯下,虽然不成亮如白昼,可他依旧看的清清楚楚,那样的容貌,那样的笑容,他竟然记得那么清楚。

闭上眼睛,视觉关闭了,可其他的器官却便的更加灵敏了,鼻尖,触感……

蒋慧珠的汤是安神的,景博果然很快就睡着了,可是景博睡着了,他的梦里面就不是认为能够控制的了。

再一次荷尔蒙的旺盛分泌,这次,是因为什么?

还是男性都有的正常阶段吗?

另一边桃蜜回到了家中,直接捉住了蜜蜜,小翅膀不停的扑腾,“说说吧,你怎么就都景博那么关注?”

“有吗?”他有特别关注景博吗?他怎么都没有发现啊?

桃蜜在他的头上弹了一下,“第一次,你拿了一个发夹让他捡到,你还用你的能力改了一个他的记忆是吧,现在同样,景博出现你就出声了,之前卢天恒出现的时候你可没出出声。”

蜜蜜笑笑,“我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啊,只是好几个世界没有遇到那样的妈宝男了,觉得有点儿极品,看你迟迟也没有动作,这次遇到了我就提醒你一下而已。”

“你怎么知道我迟迟没有动作了?”她的动作,是那么容易被看出来的吗?

“我和你说,我这段时间可没有睡觉,你的事情我在空间里面都是非常清楚的。”蜜蜜抱着胸,很是傲娇的说道。

桃蜜随手把他扔到一边,“凡事要循序渐进知不知道?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好久都没有看水晶球了,现在怎么样了?”

蜜蜜微怔,水晶球?他好像也没有注意到了,他给 放到哪儿了?“你等一下哈,我去找找。”

“哎呀我和你说啊,你可别着急啊,我一定会给你找到的。”

在桃蜜的角度来看,他现在就是撅着屁|股四处乱飞,空间那么大,一个水晶球那么小,他给弄到哪儿了一时半会儿还真不一定能够找到。

桃蜜打了个哈欠,“你能不能找到了?”

虽然水晶球不怕摔不怕水不怕火,可也不能随便一放啊。

“找到了找到了,看你着急的。接着。”

说着蜜蜜便往桃蜜这边一扔,桃蜜接住,顿时就感觉不好了,“你给放哪儿了?这么脏?”

“脏?”蜜蜜飞过来,摸了一下,很是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啊,我还以为是原有的混沌呢,给你擦擦。”

桃蜜刚刚粘了一手的灰,便起身去洗手,还没回来的时候就听见蜜蜜的一声尖叫,有些无奈道:“你又怎么了?”

“你看。”

桃蜜刚刚转过来,蜜蜜便捧着水晶球出现在了她面前,“你看,它现在好干净啊,一点儿杂质都没有了,这里面的风景也好漂亮啊,青山绿水的,这里面的建筑也好逼真啊,世界上真的有这个地方?”

桃蜜定睛一看,拿到手中,笑容露出了,逐渐证明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这是,灵虚山。”

“灵虚山,那是什么地方啊?”

灵虚山,曾经最鼎盛的在修仙门派,弟子数万,拥有最高深的修仙法术,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灵虚山和那些神仙一样隐退了。

而理由是因为他们已经领不符合时代潮流了,自然就是要被那个时代所抛弃的。

原本仙气环绕的灵虚山也变成了一片荒芜,数万弟子一|夜之间不知去处,当她和姐姐去了正殿的时候,看见的便是她们师父坐于上首的位置,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她和姐姐跑过去。

师父睁开眼睛却笑了笑,很灿烂的笑容,以前师父对他们的笑容从来都是宽容慈祥的,从来都没有‘灿烂’的,以至于她们都有些愣神儿。

微怔见便听见师父说道:“桃夭桃蜜,不要去怨恨任何人,一个时代的结束,意味着另一个全新时代的开始,时代更替本就是如此,这世间没有一成不变的,每一刻都是瞬息万变的,只是那些变化你没有发现或者是和你们没关系,所以你们不在意。”

“修仙者并没有死亡,而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一切刚刚开始,如果有一天你们能够有去哪里的机缘,我还是你们的师父。”

那时候的桃蜜不懂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至于桃夭懂不懂她不知道,她只顾着师父离去的悲伤,灵虚山变得荒芜的悲伤,没有心思去想师父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后来呢?你就一直都没有想过吗?”蜜蜜接着问道,桃蜜以前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和他说过,就是桃夭姐姐也从来都没有和他说过。

“后来,我和姐姐一起隐于市,不再是不可一世的修仙门派弟子,我们都是最普通的民女,我们也曾经想要去找过灵虚山的其他弟子,可是都失败了,他们就好像化作了风,什么都没有找到。”

“我和姐姐的生命因为之前修炼而有了延长,我们见到了师父所说的时代更替,从封建社会到二十一世纪的变化,这一过就是两千年。”

桃蜜本来已经陷入了自己回忆当中,正在追忆往事的时候,谁知道蜜蜜突然来了一句,“你修炼了多久啊?竟然能够活两千年?”

桃蜜一个抱枕砸过去,“我不会继续修炼吗?灵虚山不在了,可整个世界的灵气也不是一天消失的,活两千年有什么问题吗?”

蜜蜜摇摇头连忙陪笑道:“没有了没有了,嘿嘿你接着说。”

她们在这两千年里面一直在修炼,不对,应该是她在这两千年里面不停的修炼,而桃夭就是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她也很疑惑不修炼,她是怎么保持自己活两千年容貌不变的?

一直到了穿越之前,她的生活是很平淡的,桃夭曾经劝说她也融入到人类的生活当中,她也曾经试着融入进来,可现在想想她之前的生活,好像是挺失败的吧。

“至于师父的那番话,我一直都记得,我也曾经深度的解读过,可最终一无所获,纵使我是解读出来了再多的意思,可一样我也没办法去验证,后来姐姐说那是师父安慰她们的话,我信了,最后就开始了我的穿越之旅,之后就遇见了你。”

蜜蜜了然的点点头,后来的事情他就知道了。

“桃夭姐姐说这个水晶球是天道给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你的历练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可是现在水晶球已经清澈见底了,是不是意味着你的旅途也要结束了?还有这里面为什么是灵虚山啊?天道到底是什么啊?”

“天道,天之大道,据说是在盘古开天辟地的时候就产生了天道,可是具体长得什么样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个给姐姐的我也不知道。”

桃蜜看着水晶球里面仙气环绕的灵虚山,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纵观她整个生命,不算她穿越的这些时间,她在灵虚山上呆了不到千年,可在她的心里面,那里永远都是她的家。

纵使在灵虚山不在了之后她和桃夭去了很多的地方,可那里,不过都只是她的一个住所罢了,根本就不能说是‘家’,她没有那种归属感。

“你不是还有桃夭姐姐呢吗,怎么能说不是家呢?桃夭姐姐听见了可是要伤心的。

桃蜜一笑,如果这家伙知道在那两千年里面她是怎么被对待的,也就不用这么说了。

那两千年里面,她和桃夭完全是两种生活,家是要给人一种安全感和归属感的,可是那时候和桃夭在一起,她并没有归属感。 166阅读网

于sir知道,他刚刚想的对了,把那份保险书的照片拿出来放到王小吉的面前,“可是为什么,吴青的保险受益人会是柳衡呢?根据但是的工作人员说,是柳衡去和吴青一起办的,还是最高那一档的保险,据说是了柳衡出的钱。”

王小吉看着照片,上面在受益人那一栏,赫然写着‘柳衡’,她晕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吴青和儿子会认识?

阅读[综]炮灰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