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炮灰终结者

330 ——第三十五个炮灰——

  • 作者:bear熊宝贝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10356

桃蜜不知道那些人在议论她和卢天恒的关系,如果知道了,也只会说一声无聊,她之所以没有和卢天恒说话,完全就是因为他和景博的关系,在徐小丽的记忆里面,这两个人一个情商低一个花花公子做派,也就是香港对警察作风方面要求不高,要不然他可是不能够做警察的。

她之前在酒吧的时候完全不知道,不然一定敬而远之,现在知道了,她自然是不会有过多的接触了。

“去,你才是基佬呢,我可是直男。”苏伟瞪了尹小刚一眼,“对了小刚,你知不知道今天来到的那位madam徐之前和gordon认不认识,我感觉今天gordon很不正常啊。”

“喂喂喂我还在呢,你们就这么说我好吗?”

然而尹小刚却似乎不理会卢天恒,仔细的想了想,大约一分钟之后,这才如梦初醒般说道:“他们一起认不认识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对上次我把madam徐的照片给gordon看,他好像是有点儿不敢相信,我想就算是madam徐不认识他他也一定是认识madam徐的。”

这顿饭可以说是其乐融融, 偶尔那一点点的小瑕疵也都可以被忽略,从餐厅里面出来,几个人便分开了了,苏伟勾上卢天恒的脖子,“老实交代,你一起是不是和madam徐认识?”

“为什么这么问?”

苏伟锤了一下他肩膀, “还真认识啊, 说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不会是前女友吧?”

俩人一同看向卢天恒,卢天恒无奈了,快走两步离开那个人,明明是男人,结果比女人还八卦,他怎么就那么倒霉和这两个人共事啊?

苏伟和尹小刚对视一眼,对于卢天恒和桃蜜之间的关系花了一个问号。

如果说是曾经的男女朋友关系,按照卢天恒喜欢玩儿的性子,无非就是两种情况,第一是分手了也不过就是和平分手,再见面依旧是朋友的那种,可是看他们刚刚的情况也不太像,第二就是卢天恒花心,把人家女孩子给甩了,那女孩子应该是很恨他才对,刚刚桃蜜明显是和没有那种恨的情绪。

虽然两个人没有交谈,可桃蜜在不经意间看向卢天恒的目光是非常平和的,这一点他们都看的出来。

两者都不是,那就不是曾经的男女朋友关系了,可看卢天恒的意思,他们也不相信他和桃蜜之前是不认识的,那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第7章

很显然不止玲玲对桃蜜真正的武力值有疑问, 在场的几位男士也都是有点儿疑问的, 桃蜜看得出来也只是一笑,“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什么时候约着一起去拳馆啊。”

“madam徐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实话和你说了吧, 我们苏伟以前在学校里面可是拳击社的主力啊, 到时候可别说我们欺负你。”

桃蜜看向苏伟, 确实是肌肉发达,不胖但是却很壮实, “好啊, 到时候尽管放马过来吧。”

“那就明天晚上怎么样?正好最近也没什么案子, 应该能够正常下班。”苏伟建议的, 桃蜜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徐家人现在都不在香港,她下班之后的生活也是非常单调的。

见苏伟那一脸八卦的模样, 卢天恒把他给推开, “我什么时候和你说我认识madam徐了?收起你那八卦的眼神儿好不好?”

可苏伟并没有收起来, 反倒是更加的肆无忌惮用八卦的目光去看卢天恒,这时候尹小刚走了过来,见他们之间的氛围有些古怪,故而奇怪的问道:“你们干嘛呢?不要告诉我你们俩是基佬啊。”

工作还在继续,也没有案子发生,桃蜜便整理之前的案例,第二天说好了和苏伟一起拳击馆比试一下的,可是没想到,这时候竟然出了案子。

在一栋居民楼里面,发现了一具尸体,作为警察,自然是要在第一时间到达现场了。

桃蜜从进来开始便一直观察着四周的情形,这是一栋老式的居民楼,在入口的闭路监控已经落了灰了,显然已经成了摆设,果然一听玲玲想物业经理询问的时候得到了答案。

只是老人趴在地上,脸部直接贴在地面上,身上并没有血迹,屋子里面布满了灰尘,经过法医的检查,死者的死亡时间大约是在半个月到一个月之间。

于sir从房间里屋走出来,“madam徐,有什么见解吗?”

“还有再看看。”有了一些想法,只是还没有确定。

倪微这时候出现了门口,对于屋子里面的味道也有些受不了,于sir体谅女生便出去,倪微也开始汇报她在邻居之间询问到的线索。

“于sir,刚刚我问了周围的居民,这几天在这层楼里面便经常能够稳定一股恶臭味儿,他们之前也只以为是谁家的厕所堵住了,毕竟是老居民楼了也是常有的事儿,被发现是因为五叔家的狗乱跑,把死者家里面的门给挠开了,这才发现里面竟然有死人,从而报的警。”

“狗把门给挠开了?”于sir对于这个难度系数表示疑惑,那要多大的狗才能够把防盗门给挠开?

“是狗把里面的房门给挠开了,刚刚有人检查过了,那门本来就是坏了的,狗的爪子伸进防盗门的空隙里面,用力便把门给推开了。”倪微解释道。

于sir了然示意她接着说。

“死者因为腿有残疾,平时除了去菜市场买菜很少出门,和邻里之间的关系也没有多么的亲密,在邻居的口中,死者的性格也是非常孤僻的,因为这个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和丈夫离婚了,还有死者之前本来是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的,就因为他们纵使吵架,死者在半年前搬到了这里。”

“那死者的儿子儿媳呢?现在在哪儿?”于sir问道。

“已经联系了,不过他们现在在新加坡死者儿媳的娘家,最快可能也要明天赶回来。”倪微翻看着笔记上的记录,“根据邻居的说法,上一次死者的儿子大约是在一个月之前,来送了些米面之类的。”

“看样这个死者和她儿子的关系也不好啊。”于sir有些感觉的说道,刚刚他看见是这样老旧的居民楼里面,还有死了半个月以上都没有家人发现,他还以为是孤寡老人呢,原来是有儿子的啊。

“于sir,你说会不会是死者不小心自己摔倒了没起来呢?”倪微猜测的说道,没想到于sir却瞪了她一眼,“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作为警察永远都要在有证据的时候才能下判断,那你话我说说你为什么认为死者是因为自己摔倒没起来的?”

“呃……呵呵,于sir,你当我没说过,我去看看玲玲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倪微逃之夭夭,她当然不能说是因为自己的直接了,那样的话她可是会受到更加严厉的训斥。

于sir摇摇头,这群孩子,还是太年轻了啊。

“于sir干嘛呢这是,感叹人生?”

于sir回过头,只见桃蜜笑语盈盈的走过来,不由得有些心惊,这恶臭熏天的,她竟然还笑的出来?

“怎么样madam徐,现在可以话我说说你有什么看法了吧。”

桃蜜点点头道:“初步断定是谋杀,下一步可以去找凶手了。”

“这么快就断定了?原因呢?”要知道他们断定是谋杀、自杀或者是意外都是要根据法医法政的报告,现在还什么都没出来呢,就能够断定是谋杀?

“原因很简单啊,有死者的四周没有障碍物,可她却呈现了摔倒的姿势,还有就是因为她尸体周围有很多死了的苍蝇,可以见得死者身体里面有毒素,所以苍蝇才会死。”桃蜜说着自己的理由。

于sir也很快就找出了桃蜜话里面的问题,“你说死者身边没有障碍物所以证明是被谋杀的,那难道就不能是因为她的腿疾吗?”

“你说的没错,可以是因为腿疾摔倒,可是死者的腿疾已经好久了,摔倒一定不只一两次,一定能够自己起来的,不至于摔一下就摔死了,还有根据邻居所看到的,她经常拄着一根拐棍,可刚刚我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并没有看见她的拐棍,试问一个常年拄着拐棍的人,她所生活的家里面怎么会没有拐棍呢?”

桃蜜的理由充分,于sir赞赏的看了她一眼,“madam徐不愧是警局引来的精英,一针见血。”

“于sir说笑了,这些不过都是一些简单的观察罢了,我这个人一项都输出大胆猜测,希望我这次没有推理错。”

尸体很快便被抬回了警局,法证也做好了现场采集,因为天已经黑了,法医和法证需要加班,她可不需要,直接回到了家,把现在现有的情况捋了一遍,随即便倒床睡去了。

桃蜜是可以好好休息了,可有人就不能够休息了,法证法医自然是不必说了,要把心带回来的证据和尸体进行解读,而警察们也是带着人回来进行审问,在吧口供录完之后已经过了零点了。

每次有工作的时候都是加班带通宵,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在没事儿的时候便在会议室里面躺一会儿休息休息。

卢天恒在休息过后给自己泡了杯咖啡提神,现在天刚蒙蒙亮,会议室里面现在有好几个人的打呼噜声,他也睡不着了,便去天台吹了吹风,清醒一下。

再次下来的时候众人都已经醒了,正在吃早餐,不由的惊讶道:“你们这帮懒鬼,今天竟然出去买早餐回来吃,更重要的是买回来竟然还不叫我吃,太不够意思了吧。”

“gordon这你可就误会我们了,你都说我们是懒鬼了,怎么可能自己出去买东西回来吃啊,当然是madam徐知道我们肯定是加班不能好好吃饭,就给我们买了早餐了。”倪微喝了一口热热的奶茶说道。

一听是桃蜜买的,本来已经拿起一个包子了,顿时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在他心里面,现在他和桃蜜应该还是‘仇人关系’吧。

然而他现在实在是太饿了,昨天晚上就没吃饭的时候接到了报案,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吃晚饭,又忙活了一|夜,现在正是最饿的时候,对于美食的诱|惑是一丁点儿都没有。

敛去神色,见众人的注意力也没有在他这里,一口咬了下去,可能刚刚出锅没多久,还热乎的呢,卢天恒感觉自己的胃瞬间得到了满足。

桃蜜丝毫不知道卢天恒这里的纠结,事实上那次在酒吧里面的时候,就算知道那是景博的好朋友,如果不是因为他惊动了那个凶手,她也不会和警察说他是妨碍公务,回国之后知道了,她也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仇人关系’放在心上。

此时她正拿着她的测写,和于sir在会议室里面说着呢。

于sir听到一半的时候便打断了她,让她一会儿开会的时候当着众人的面再说,想着这时候法医和法证那边也应该送来初步的报告了,到时候结合了一下消息在做下一步结论。

桃蜜点头答应,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所有人坐在会议室里面,听者各部门的报告,法医检测和桃蜜昨天给于sir的判断一样,死者的体能有毒素,那也是她致命的死因,而在死者的后脑补也有一个凹陷,是死前不久造成的,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圆圆的东西造成的,至于到底是什么,在死者家里面没有找到。

法证那边也带了些东西回来做了初步的化验,屋子里面没有打斗过的痕迹,抽屉里面的钱和储蓄卡也都还在,他们在死者尸体的位置和通向卧室的一路上发现了一些鞋印儿,鞋印是属于死者,可是从上面落得灰尘来看,和死者的身高体重都不一样,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许sir你的意思是说,是有人穿着死者的鞋子屋子里面走动过?”于sir问道,这是为什么,不是说死者独居的嘛,怎么会有人在她屋子里面走动还穿死者的鞋子,难道是凶手,不想要留下自己的鞋印儿?

法证部的许sir点点头,“是的,从我们现场所看到的鞋印儿来看,确实是有人在屋子里面穿着死者尸体上那双鞋在屋子里面走动,根据鞋印儿上面落灰的多少我们建模取样,是一个一米六五以上的男性。”

一晚上的线索就这么多,上午的时候,死者的儿子吴华直接下了飞机就赶来了警察局,在太平间见了他尸体,确认正是他母亲吴青。

“我父母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就离婚了,之后我父亲再娶,我便跟着我母亲一起住,上了大学之后也多数住校,但是我每个月都回去的,在我毕业之后我母亲身体就开始不好了,之前因为她脾气不好我和她的相处也不怎么愉快,那次她身体出了问题住院了,我意识到我作为儿子也是应该孝顺她的。”

吴华坐在桌子旁,手中握着一杯热水,面容悲怆,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从那以后我就和她一起住,后来我结婚生子,我和我妻子刚开始也确实是想要孝顺她,可是她的脾气是真的不好,经常挑剔我妻子的为人处世,大半年前我妻子怀孕了,可是就是因为她们俩吵架了我妻子差点儿流产了,她便搬到了老房子里面去住,我是真的没想到,她竟然会遇害,你们一定要找出来杀害我母亲的凶手,拜托你们一定要找到。”

给吴华做完笔录,玲玲有些气愤,还说自己是什么孝子,还不是一个为了老婆可以把自己母亲给赶出去的人。

“madam徐,你之前的犯罪心理测写说凶手是一个和死者认识的人,那按照你看是什么恩怨啊?”那么大岁数了不可能是情杀,屋子里面的钱和储蓄卡也都在,不是钱财纠纷,那是什么啊?

“我只是测写而已,是事情发展的最大可能性,又不是算卦的,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恩怨啊,不过既然是谋杀,总共是有些恩怨的吧。”

玲玲点点头,“也对,不过madam徐,你要是知道了可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丧心病狂的要去谋杀一个老人。”

这个世界上的杀人犯,哪个不是丧心病狂的。

现在没有发现和死者有过节的人,所以现在警察们的工作就是去找死者生前的一些事情,而桃蜜则再次来到了案发现场。

很明显这就是第一案发现场,死者也就是在她趴着那个地方离开这个世界的,屋子里面出了死者的指纹之外并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而那鞋印儿是唯一一个可以说是来了这屋子里面的外人。

没有指纹证明凶手是做过全方面的清洁,把他来过这个屋子里面的证据全都抹掉了,很明显这是一个有组织能力的凶手。

走进屋子里面,五十多平米的房子,一室一厅,很适合一个人独居住,抹了一把柜子上的灰尘,进了卧室,一张大床摆在墙边,在距离不远的地方放着一个实木的衣柜,里面有着几件属于死者的衣服,大都数都是暗色系的。

从吴华和邻居的口中可以知道,死者生前性格孤僻,大多数也都是深色系的衣服,款式也都很简单,这里看到的也确实是符合了这一点。

卧室床的对面还放着一个电视柜,一台老旧的电视放在上面,同样也是落满了灰尘,电视柜和衣柜一样,都是实木的,很明显是同款,死者看起来还是一个挺有规矩的人。

出了卧室,桃蜜又分别去了厨房和卫生间,都是独家女人应该有的模样,四处最多的就是灰尘了。

“madam徐?”

桃蜜听见声音回过头,看清来人随即把目光转开,卢天恒走进了,见桃蜜说中拿着一个一条毛巾,他记得这个毛巾,是死者浴室里面的一条毛巾,不由得疑惑问道:“你认为这个毛巾和这件案子有关系?”

“我只是觉得这条毛巾比较好看而已。”

一条粉白相间的毛巾,本来是整洁的搭在了洗手间的架子上的,但是就是因为时间太长了,以至于这条毛巾落了灰,不复之前的粉白,以至于现在卢天恒那一眼并没有一眼看出来那条毛巾的真实颜色。

卢天恒不禁皱眉,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面前的这个人应该是个女人吧,可是她的审美怎么和别的女人不一样,那块那么好的毛巾竟然说好看?

桃蜜不去理会卢天恒,继续说看着这个不到十平方米的洗手间,出了这个毛巾,其他的一切正常,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真空袋儿,把毛巾装进去,准备回去让法证检查一下。

“你不是学习犯罪心理学的吗?犯罪心理也需要搜证吗?”

“任何的事情都需要讲证据。”谁规定学习犯罪心理就不能搜证了。

卢天恒一下子乐了出来,“那你那时候说我妨碍公务,也是有证据?”

桃蜜看过去,点了点头,“对,我干什么都是讲证据的,那次也不例外。”

“可是我……”

卢天恒还没说完呢,便被桃蜜给打断了,“这里是犯罪现场,我想你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和我来争吵你的问题,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在这个案子结束之后来找我,到那时候我们在来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

说着桃蜜眉头轻皱,语气当中带着不赞同,“毕竟字工作时间说自己的私事儿,这是意见非常没有职业操守的事情,你说呢卢sir?”

说完不理会卢天恒如何,直接走了出去,虽说这里没有尸体了,可依旧有一股子恶臭味儿,她本来是闭气的,这家伙一来说话她或多或少的闻到了一些。

一个大男人,如此小肚鸡肠的记着那么一件小事儿,可真的不像是君子所为,不过也对,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那么多君子。

想通了这一点,桃蜜便直接回到了警局,对于一些不重要的人和不重要的事儿,她根本就没有必要放在心里面。

卢天恒看了一会儿桃蜜消失的门口,心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转头也投入到了新一轮的搜证当中去。

刚刚他看见桃蜜拿走了一条毛巾,当初法证的工作人员也在现场拿走了一些和死者有关的衣物,他不认为一条毛巾有什么不同的。

却说桃蜜,把毛巾交给法证,“madam徐,你认为这毛巾和死者的死有关?”

桃蜜点点头,“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出来,这是一条粉白相间的毛巾,而死者的衣服床单都是深色系的,从某种角度出发,这是很不寻常的,所以我想要你们化验一下,这条毛巾和你们拿回来的那些衣物有什么不同之处。”

许sir点点头,“好,我尽量。”

回到重案组,其他的组员也都回来了,这次他们带回来一个人,那人名叫李志荣,三十多岁的模样,是保险公司的一名推销员。

尹小刚和玲玲正在对他进行问话,从问话当中桃蜜知道,原来死者生前还买过他们公司的一单保险,那是一份意外保险,如果死者意外去世了,便会有一大笔的赔偿金给她的家人。

“我也是看见了新闻才想着去联系受益人的,可是他的电话我打不通,我这才来的警局的。”

“受益人不是吴华吗?”不是说死者只有儿子是唯一的亲人吗?吴华他们当初是很好联系的,没道理李志荣联系不到啊。

“吴华是谁?受益人不是吴华,是一个名叫柳衡的人,当初也是他和吴青一起来办的保险。”李志荣如此说道。

尹小刚结果保险书看了一眼,确实是一个名叫柳衡的人,“对于这个柳衡,你还有什么印象吗?”

“有,因为柳衡他长得很漂亮,是真的很漂亮,穿着一件白衬衫和牛仔裤,就好像电视里面被女同学所喜欢的校草一样。”

“男生一般不能够用‘漂亮’这个词吧。”玲玲在一旁说道。

李志荣笑笑,“madman你说不能用那就不能用吧,我文化不高也不会说话,别介意啊。”

“还有呢,斗鱼这个柳衡你还有什么印象?”尹小刚接着问道。

李志荣想了一下,随即摇摇头,“没有了,我每天都要接触很多的客户,如果不是因为柳衡长得出色我也不会记得那么清楚,说实话他们真不像是母子,明明吴青长得也不好看啊。”

“母子?”尹小刚很敏锐的抓到了信心点,桃蜜也是抬头看过去。

只见李志荣一脸懵,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母子的?”

李志荣愣了愣,“我听见的啊,柳衡叫吴青‘妈咪’,当初买这份保险的钱还是他花的呢,买的也是赔偿最高的保险,如果不是母子应该不会给陌生人花那么多钱买保险吧?”

“你确定你是亲耳听到的吗?”玲玲再次问道。

李志荣点点头,很是肯定的说道:“我确定,在他们走了之后我吗一些同事还议论了呢,他们长得一点儿都不像,说着可不可能是领养的孩子。”

是不是领养的,这一点在没有找到柳衡之前是无法肯定的,警方把吴华再次叫来了警局,问他知不知道‘柳衡’这个人。

吴华也是一怔,“他和这件案子有关系?是他杀了我妈妈?”

“吴先生你先别激动,是这样的……”安抚了吴华,把刚刚和李志荣来了说的事情和吴华简单的说了一遍,随即问道:“吴先生我们想要知道,柳衡和你母亲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你母亲的意外保险上面的受益人会是他,还有有人听见他叫你|妈妈为‘妈咪’,这到底是为什么你知道吗?”

吴华眉头紧皱着,满脸的茫然,“我不知道啊,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啊,我妈妈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我也不知道我妈妈去买了保险。”

“那柳衡是谁?”

“柳衡是,柳衡是我父亲再婚生的孩子,比我小十五岁,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来往,我也不过见过他几面而已,我根本不知道他竟然和我妈妈有来往,他们怎么会有来往?前几年我父亲去世了,我以为那个女人带着他儿子已经离开香港了的,他叫我妈妈是‘妈咪’?”

淡薄的亲情,这是桃蜜的嘴直观的感受,母亲的死,吴华也不过是震惊罢了,伤心她是没有看出来多少,还有和柳衡,同父异母的弟弟,如果说是感情不好那还说得过去,可竟然是只见过几面。

之前吴华说他每个月都会去看吴青,那他就没发现自己的母亲有什么不寻常的吗?

如果李志荣和吴华说的都是真的,那吴青和自己亲生儿子的感情不好,却让丈夫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叫她‘妈妈’,这又是为什么?

尹小刚和玲玲对视一眼,他们老搭档了彼此之间很有默契,玲玲做着笔记,尹小刚接着问道,“你之前说你母亲在你毕业之后就和你住在一起了,直到半年前你妻子差点儿流产了才搬出来的,这期间是多长时间?”

“五六年的时间,就是因为她的脾气不好,我之前带回家去的好几个女朋友都因为她的缘故和我分手了,直到我遇见了现在的妻子,我们是一年前结的婚。”

吴华闷闷的说道,桃蜜眉毛轻挑,这是还在怨恨他母亲呢吗?

没有问题了,便让吴华走了,于sir下令找那个柳衡,他既然之前和死者有过接触,现在死者死了超过半个月,他就算是之前不知道,现在已经报道过了,李志荣都已经知道了,他没道理不知道。

法证那边的报告也很快就出来了,桃蜜送去的那条毛巾上,因为时间太久远了,到哪什么的已经完全采取不到了。

“在通常情况下,dna的停留时间是五天,如果超过五天了,dna便不准确了,所以这条毛巾上的dna无法和死者的dna作对比,不过我还发现了已经有趣的事情。”

面对许sir含笑的目光,于sir锤了他一拳说道:“行了,你就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我在这条毛巾上面发现了一些男性的染色体,而死者是女性,是不存在男性染色体的,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呢?”

于sir对于那些染色体dna什么的是不懂,可是现在许sir说的这些他是知道的,“证明那间房子里面又另一个人生活过的痕迹,最起码是用过那条毛巾。”

到底是什么人会在死者家里面有毛巾?死者是一个人的独居女性,她会把毛巾借出去?还是那间房子里面根本就有人一起和死者生活过?

于sir看向桃蜜疑惑的问道:“madam徐,你怎么知道那条毛巾有猫腻呢?”

之前他也去过洗手间里面看了,里面除了那条粉白的毛巾还有一条大的浴巾,同时还有一条颜色深一点儿的毛巾,平时人家里面都是有好几条毛巾的,他那时候也没觉得奇怪,怎么桃蜜一下子就挑出来那一条了?

桃蜜一笑解释道:“因为我观察到,死者衣柜里面的衣服都是深蓝色或者黑色的,她的床单也都是深色的,这点很好理解,年纪大了的人,尤其死者行动不方便,颜色深一点儿的耐脏,而在洗手间里面,除了那条浴巾是白色的,还有就是这挑毛巾和那条深蓝色的毛巾了,一个老人就算是用粉|嫩|嫩的毛巾,那她为什么还有用一条深色的毛巾?”

如果只是因为毛巾是洗浴用品,和床单衣服不一样是必须干净的,那为什么不都买颜色浅一点儿的,反而是一条颜色深一条颜色浅?

于sir想了一下,“你的意识是说,这条毛巾不是属于死者的而是住在房子里面另一个人的?可许sir也说了啊,那上面是男性的染色体,一个男人也是不会用粉色毛巾的吧,再说我们都看到了,那房子里面可是只有一张床,既然已经有了洗漱用品显然是常住的,他睡哪儿?”

“有很多可能行啊,男人用粉色毛巾也是有的,还有那房子里是一张大沙发吧,一米半左右的大沙发,和逼仄的房子比起来好像不是很符合啊。”

听桃蜜这么一说,于sir也是眼前一亮,他好像是知道什么了,他之前怎么就没想到?五十平米的房子放了那个大个沙发很不协调。

桃蜜也不说什么,一个认为男人永远不会用粉色毛巾的男人,多么明显的直男属性,他会根据证据办案,可他一般时候是注意不到房间的装饰摆设的小问题。 166阅读网

上楼去了案发现场,桃蜜在还没进去呢便闻到了一股子难闻的恶臭,她刚要进去,便见一名警察捂着嘴跑了出来,到墙角的垃圾桶里面开始呕吐。

进去之后,那股恶臭味道更加的大了,苍蝇满屋子乱飞,而死者正以死者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名叫范青,因为腿有残疾,平时也不怎么出屋走动,和邻里的关系也不算亲近。

阅读[综]炮灰终结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