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乌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这也是为了不让宝珠蒙尘,”平贞盛吹胡子瞪眼,“恕我直言,闲雅脚步虚浮,不是什么武者吧?”

    “很高兴这把刀能入您的眼。”醍醐京弥恭敬地说:“我的确不是武者,不能发挥这把刀的能力,”接着,他话锋一转,“不过,这把刀还有一个不同寻常的使用者。”

    很快,一截碗口粗的翠竹呈了上来,由两名仆役各执一端。平贞盛才将同田贯正国出鞘,便叫了一声好。

    像他这样的武将,几乎一眼就能看出刀工工艺好坏。他敲了敲刀身,听了听钝响,稍微挥了挥,接着便轻喝一声,向竹节劈去。

    竹节应声而断。由于断的太轻松,两名仆役站立不稳,连平贞盛也打了个踉跄,一刀劈入地面。

    审神者强迫自己把目光放在平贞盛身上,而不是盯住放置在刀架上的小乌丸。好在醍醐京弥名声变化也就几天功夫,平贞盛又是个武将,没能拿到特别的谈资,对话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这把小乌丸是我平氏的重宝,”平贞盛拿起小乌丸,爱惜地抚摸刀装,“可惜过于贵重,我等不忍使用。听说,闲雅也有一把好刀?”

    “是的,”醍醐京弥解下腰间的同田贯正国,放在膝上,“正是这一把。”

    “好刀!真是好刀,”平贞盛拔起刀,检视刀刃,复又接过竹节,观察断面,“轻易贯入地面,可见其刚硬;切口干净利落,可见其锋锐。”

    “正是,”醍醐京弥应声,“这是一把很强大的实战刀。”

    虽然后世认为同田贯正国偏向作为消耗品的刚刀,美术价值低,但放到平安时代,就已经足够漂亮和耐用了。

    “虽然初次见面就提出要求很失礼,”平贞盛对同田贯正国爱不释手,“可是,我还是想请问,你能否割爱,将这把刀让给我?”

    “既然知道失礼,这种话就不该出口啊,”源博雅表明立场,“和小辈抢东西,像什么话。”

    结果当然是可以的。

    “没想到,源氏的闲雅也是阴阳道上的人物。”平贞盛亲自接待他们,显然也听闻了醍醐京弥的事迹,说话的口气十分诚恳,不过也可能是品秩差不多的源博雅在场的缘故。“如是我闻,名不虚传。”

    自从源博雅帮醍醐京弥刷起了声望,审神者原本离经叛道的举动就被认为是风流闲趣、不拘一格,连那短的不像样的头发也成了情有可原。随之而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收到情书的质量和数量大大增加。

    当然,按照惯例,他还是看都不看,直接丢掉。

    “多谢。”醍醐京弥坦然接受好评。“贞盛大人平定天庆之乱,才是武勇非凡,当之无愧。”

    “能试斩吗?”

    “请。”

    “噢?是那位你为之动怒的疤面武士吗?”除灵这件事的流传度很广,平贞盛也有听说,“他不同寻常在何处?”

    “他不能和刀分离。”

    “怎会如此?”

    “他就是这把刀的付丧神。”

    “妖怪?!”平贞盛皱起眉头。

    “请安心,”醍醐京弥歪了歪脑袋,“他已经是我的式神了。您想接见他吗?”

    “不用了。”平贞盛的态度迅速冷硬了起来,毫不犹豫将刀放下。“像这种魑魅魍魉,就该被通通消灭才对。物就是物,有了自己的意识像什么话。”

    看吧,这才是一般人对非人类的态度。

    平贞盛虽然亲历了将门飞头事件,却依旧不敬苍天,不敬鬼神。他不是针对谁,只是将所有妖异视为敌人,反对他们插手人间。魔界与人间的分离也就在这个时期——有一群像他这样的灵能力者联手设立结界,从此妖魔的归魔界,人类的归人间,空前安定的秩序建立。

    还是一句话,现在还为时尚早。

    “终于见到了小乌丸,有何感想?”由于付丧神的存在,平贞盛没了谈兴,令他们自便,自己便回房去了。没有他人在场,安倍晴明也就真的“自便”,拿起了小乌丸,递到醍醐京弥眼前。

    醍醐京弥却没有伸手去接。他只是看着小乌丸,慢吞吞道:“我还没有想好。”

    “想什么?”源博雅问了一句,然后反应过来,“啊,同田贯正国是刀剑付丧神,难道小乌丸也诞生了付丧神?”

    “咦?”安倍晴明将小乌丸提到眼前,出鞘观察,“这把刀的确产生了灵性,不过离生成付丧神还远着吧?”

    醍醐京弥摇了摇头。“我和.......大部分阴阳师的体系不一样,”审神者还在犹豫,“在我看来,这把刀已经足够让我召唤出付丧神了。”说不定就是本丸里的那一把,不过,后续会引发一系列问题,不一定会往他希望的方向变化。

    比如——

    “如果我用这把小乌丸召唤出了付丧神,那本丸里那把仿品怎么办?真身和仿品会不会产生记忆上的差异?退一万步讲,平贞盛大人会怎么看待产生了意识、还认了他人为主的重宝?”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源博雅没有深究,“既然没想好,那就慢慢来吧。”

    “不错,”安倍晴明的笑容像狐狸一样,“时间和理由,要多少有多少。”

    “......谢谢。”

    月亮升起来了。

    然后远方传来幽怨的呜咽。

    今夜是满月的第二天,十六夜,朗月高悬。月光如水般泄出,斜斜撒在外廊上。

    寒气渗透了衣裳,让人一点一点冷了下来。

    安倍晴明坐在镇守府府邸外廊上,背靠廊柱。他屈起左膝,左手搁在上面,脸上表情柔和,似笑非笑,有一种微妙的风情。

    源博雅就在他身边,坐姿端正,从头到脚体现了他身为皇族的矜持和教养。即使在发呆,不对,欣赏月光,看上去也像是在鉴赏插花。

    至于醍醐京弥就不行了。身为来自未来的人,这时代的星轨读起来很费力,世界对他还很排斥,又没有手机可以玩来提神,他坐着坐着就陷入了昏昏欲睡的状态,脑袋一点一点。

    源博雅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醍醐京弥的背,让他侧躺下来,靠在自己腿上。他抱着审神者的脑袋,帮他把乌帽摘下,梳理他的短发,就像在照顾孩子一样。

    “明明说要来交流切磋,结果自己先睡着了,真是任性。”

    “哦呀,”安倍晴明促狭地笑了,“你这是真把自己当长辈了呀。”

    源博雅理所当然道:“有什么关系,闲雅很好。”

    安倍晴明若有所思:“你完成了一个了不得的咒呐。”

    “又是咒?”

    “是的。”

    “......我感觉我接下来的心情不会好了。”

    “闲雅这个名字是你给他的吧?”

    “是的。”

    “这就是一个咒。”

    “......”

    “你用这个咒把他束缚住了。”

    “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京弥。”

    “当你称呼他闲雅的时候,京弥就消失了。”

    “哈?”

    “当他取回京弥这个名字的时候,闲雅就消失了。”

    “你说的话很难懂哎。”

    “叫做京弥的他,和叫做闲雅的他,可以看做两个他。”

    “意义何在?”

    “你所认识的闲雅,不过是他本质的一部分。”

    “......好像有点理解了。”

    “再比如说,你刚才说他很好。”

    “这也是咒?”

    “是的。”

    “......”

    “闲雅很好,月色真美,这两件事其实是一回事。”

    “是吗?”

    “是的。”

    “......我已经完全不想和你谈咒的事情了。”

    安倍晴明笑了笑,转移话题:“听闻最近宫中也在闹鬼?”

    “没错,发生在圣上寝宫。”

    “又要迁宫了吧?”

    “对,最近都在忙这件事,真正紧急的公务反而压了下来。”

    “所以你就找借口请假了啊。”

    “是避‘物忌’啦。”

    “避忌的时候不待在家里,反而到处乱跑,谁都会知道有问题的吧?”

    “反正只有你会当着我的面说出来而已......”

    露水滴落,砸在了石头表面,化为更细小的水滴四溅。溅开的水滴继续变小、散开,乃至肉眼不可见。

    醍醐京弥正在落下,像露水一样落下。他的全部感官既宏大又微小,仿佛散落得无所不在。

    然后,空中有洁白的花瓣飘过。

    脚下是火焰,天空是洪钟。东西南北,各有双树,一荣一枯。

    这是......沙罗双树。

    虽然从未见过,但冥冥中有什么教会了他、告诉了他,这就是阿赖耶识。

    钟声敲响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诸行无常。

    浮世绘一样的画卷在审神者眼前展开,他看到了恒武天皇将孙子高栋亲王赐姓平氏降为臣籍,看到了平将门掀起叛乱自立为皇,看到了平清盛官拜太政大臣大权在握,看到了源平合战平氏败亡,看到了平时子抱着外孙安德天皇跳下大海。

    “春夜一梦,沙罗双树,强梁者似风前尘土,”红衣少年出现在他面前,“盛者必衰。”

    醍醐京弥发出一声叹息。

    “小乌丸。”

    这把古早的双刃直刀轻盈地踩着钟声行来,如同灵巧的乌鸦一般。

    “好久不见,主人,”他拉住醍醐京弥的手,“你可是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时代。”

    “那是因为,他不是人呀。”

    “什么!”

阅读[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