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博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吧,”日暮戈薇摸了摸后脑勺,“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带人穿越,人类的话,以前都没有成功过。倒是妖怪好像能跟过来。”

    “没关系,”醍醐京弥大方地表示,“就算没能成功,我也不会把赞助收回来。”

    “是、是吗!”得到称赞,同田贯正国高兴的眼睛发亮,“那,我们还是快出发吧!快点快点!”

    “......就算你这么说,可是,你走错方向了哦。”

    “啰嗦!”

    一般审神者只是拥有灵力而已,之所以能在时间维度上拥有一定的自由性,是由时之政府提供的技术支持赋予的。而醍醐京弥身为异世界的“锚点”,在二十六维空间上拥有“勾连”的天赋,可以不使用时之政府的技术,通过和天然触媒同调,从而欺瞒固有时空隧道,做到穿越时空。

    “虽然我搞不懂过程,不过知道结论就行了,”同田贯正国把夏目贵志抛到一边,“我们要去什么时间,过去还是未来?”

    “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醍醐京弥看着付丧神,“所以说,不仅不是带你来玩的,还需要你出大力。狸子,你可是被时之政府评级为三花的强力打刀,日战夜战室内战都不在话下,我需要你。”

    这个天然的时空隧道名叫食骨之井,位于传承千年的日暮神社,神社里有一株古老的御神木,客流旺盛。这口井干枯已久,使用的的原木正是来自御神木,在过去,是用来封禁妖怪尸体的法器。数月前,时之政府观测到了时空之壁的能量波动,很快就锁定了这个位置。如果食骨之井不是只能让天然触媒一个人穿越,时之政府早就通知现世政府把这个通道控制起来了。

    “醍醐先生,我是日暮戈薇,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日暮神社的神官之女向他行礼,“那个,战国时代不安全,你真的打算去啊?”

    “当然,”醍醐京弥拍了拍挂在腰间的同田贯正国,“你看,我连开刃的武、士刀都带了。”

    还有伪造的货币、路引、身份证明。他身着深蓝色的和服、披着鹤纹羽织,一去到战国时代,就能伪装自己是醍醐源氏的分支,家道中落的落魄贵族。事实上,醍醐家不算贵族,只能说是华族,同醍醐源氏几乎一点关系也没有,反而和藤原北家关系莫浅。

    反正这个世界没有溯行军这种东西,历史的惯性和弹性大的惊人。这个世界通行的是时间线理论,就算醍醐京弥是命运无迹者,也没办法改变过去——时之政府的调研在上,日暮戈薇穿越后的世界属于另一个时间线,再怎么折腾都不会影响到现在。

    “哪里的特训会在两个月以内把你变成超级大高手啊!”

    “不止两个月不就好了吗?”醍醐京弥伸出一根手指,“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神奇的地方。甚至于,稳定的、天然的时空隧道。”

    “只要找到时空隧道,我就可以去这个世界的另一个时间段修行,想修行多久就修行多久,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还有这种好事?”同田贯正国放开了审神者,“这样啊......啊,那个叫夏目的小鬼,也很需要这种地方修行吧?”

    “穿越时空的条件很苛刻,他又不是我,”醍醐京弥摇了摇头,“用这个时间隧道进行穿越,靠的是人体本身作为触媒。”

    同田贯正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假装看风景:“三花打除了我,不是还有和泉守,大俱利伽罗和千子村正吗?”

    “别开玩笑了,”醍醐京弥用力揉了揉同田贯正国的头发,“当然是你最可爱啊。”这三一个自恋,一个自闭,一个暴露狂。相较之下,只有同田贯正国一本正经,既省心又好欺负......他是来玩,不对,修行的,不是来自虐的。

    “嘿嘿,那就多谢醍醐先生啦!”

    “叫我前辈就可以了。”

    “好的,醍醐前辈!”

    时空转换发生的那一刻,混沌复杂之感难以用语言表述,时间线压缩又再度延展,触媒就从下游的点过渡到了上游。

    当他知觉恢复,猝不及防地呛了一口水。眼前的一切和已知情报描述的不一样:他的周围都是水,并且那位天然触媒、日暮戈薇并不在他身边。

    醍醐京弥有了不好的预感。他顺着打水的绳子向上爬,很快到了地表。天空湛蓝,明亮如洗,周围的风貌古旧,是一些泥土和稻草造就的平房,原本御神木的位置只有一颗碗口粗的小树。

    审神者叹了一口气。

    “唉,逆风!”

    他绝对不是在战国时代,而是在更早的时期。食骨之井还是一口普通的水井、御神木还是一颗普通小树的时期。空气中的灵气四溢,灵素含量比后世高出数倍,灵力潮汐此起彼伏,呼吸中感觉身体被洗涤净化。星轨仍然存在,冥冥中他能感知到,这是一个对术士颇为友好的年代。

    虽然他从井里爬出来的举动把周围村民吓得够呛,却没有人敢对他动手,毕竟他身上衣服的染色和绣样一看就很贵。他们怀疑审神者是妖怪,很快把村里的神官请来,自己躲在远处,悄悄观望。当地的神官是个有真材实料的灵能力者,当然能分辨出他是人还是妖怪。于是,醍醐京弥很快便知道,现在是天历三年,村上天皇在位。

    也就是说,他回到了千年以前的平安朝——

    那个妖鬼横行、浮华绚烂的平安时代。

    既来之则安之,醍醐京弥没打算再试一次时空隧道,天知道这次会把他抽到什么时间去。好在这个时代的星轨承认他来自未来,所引发的逆风只会在未来爆发,不必担心在这里受到制约、束手束脚。

    “那个人好漂亮!”

    “嘘,不要乱说话,那是醍醐氏的大人。”

    “哎,是醍醐帝的醍醐吗,岂不是公卿之子?”

    一开始,他只是一边向京都前进,一边顺手解决路上遇到的妖鬼而已,谁知道现在的人这么热衷八卦,他的人还没到京都,各种传言就已经沸反盈天。

    “听说了吗?那一位可是醍醐帝和中宫稳子的血脉,保明亲王的孙子,”宫内飞香舍的女官们窃窃私语,“只是,由于菅公的怨灵作祟,才不得已将他送出宫外,避开灾祸。”

    女官们口中的怨灵指的正是学问之神,菅原道真。他被藤原时平迫害而死后,朝堂宫中的确倒霉:藤原时平暴毙,两任皇太子先后过世,清凉殿遭雷击造成大臣死伤,醍醐天皇吓得让位给8岁的第三位皇太子、后来的朱雀天皇。由此看来,菅原道真不愧是古代四大怨灵之一。

    “不不不,那一位应该是外孙才对,”另一个女官信誓旦旦地说,“如果他能继承皇位,怨灵不会就这样放过他的。藤原时平的血脉已经断绝。”

    “不错,中宫稳子是藤原时平的妹妹,菅公对她怨念深重。”

    “说不定,他的父亲是醍醐源氏之一呢。”

    “可是他被赐姓醍醐啊?为什么没有被赐姓源氏?”

    “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藤原北家还秘密抚养过嵯峨帝的皇子呢。”

    “哎?那个传闻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

    且不谈嵯峨天皇为什么吃饱了撑得,不把皇子赐姓源氏降为臣籍——要知道,开创源氏的就是嵯峨天皇——而是把皇子交给藤原北家,就谈谈关于藤原时平血脉断绝的事。明明藤原时平的次子还活得好好的呢,儿子女儿都有好几个,只是由于父亲暴毙,叔父掌权,行事比较低调而已。对于中宫稳子的猜测也很无稽,在醍醐天皇之后继任的朱雀天皇、乃至现在的村上天皇,都仍旧是中宫稳子所出幼子。

    醍醐京弥没想到,在现代自己被误以为和皇室有关,到了平安时代,还能继续拿皇室狐假虎威。就没有人肯严谨一点、认真调查核实吗?

    “我倒是很乐意多一个侄子,或者外甥,”源博雅轻笑着,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京弥风姿秀美,品貌不俗,宗室们对你很满意。”

    可你的母亲是藤原时平的女儿,父亲克明亲王是醍醐天皇第一子,当了皇太子的叔叔有几个子女很难摸清么!

    “虽然很荣幸,”醍醐京弥端坐在被后世称为“博雅三位”、“雅三品”的“雅乐之神”面前,感觉心好累,“但是,假的不会因为说多了就变成真的。”

    “不用放在心上,”源博雅展开绘扇,挡住脸,眉眼弯弯,“大家只是比较无聊而已。”

    “......所以,我只是个笑料吗。”醍醐京弥自嘲。

    “怎么会,”源博雅用欣赏的目光看着他,“你说自己不是贵族。而你又实在不像平民,从你的手就可以看出来。光洁、白净,这不是平民的手。最重要的是,你气质高雅,大方、自信,知识渊博,虽然不通礼仪,却不落俗套。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有贵重的身份?”

    于是,大家越猜越离谱,甚至惊动了醍醐源氏。

    “不要再说自己没有背景这种话了,”源博雅笑过之后,正襟危坐,“这对你来说,太危险了。以你的姿容,很容易让人产生据为己有的打算。我知道,你是个很有实力的阴阳师,不过,这不足以挡下他人的觊觎。如果不想惹麻烦,还是默认吧,我会以醍醐源氏的名义庇护你。”

    醍醐京弥不禁愣了一下。

    “多谢,”他困惑地问道,“可是,您为什么这样帮助我?”

    闻言,源博雅又笑了起来。

    “当然是因为,你是个美人呀。”

    这口枯井外面看起来古朴厚重,里面却破破烂烂,还有一些奇怪的动物骨骼。下到井底的那一瞬,日暮戈薇和食骨之井发生共鸣,然后在醍醐京弥的眼前消失了。

    观察到共鸣的频率,醍醐京弥沉下心来,将自己的体征和灵力波动向日暮戈薇靠拢。就在共鸣再度发生的时候,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断裂——

阅读[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直播之最强通缉犯星际宠婚巨星[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斗破之传奇再起灵耀虚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