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极度的正义感、过度的洁癖和断断续续的教育,使得他变成了一个固执又纯粹的人。从小到大,他忙着被袭击、反击、主动出击,战斗成了他的生存本能,消灭敌人是他下意识的习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会相信人与妖怪能够和平相处。

    “所以说,虽然看上去是个白领精英,”醍醐京弥审视他的星轨,摸了摸下巴,喃喃道,“实际上,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啊嗯,”同田贯正国坦然承认,“我是付丧神。”

    “妖怪?”仙水忍条件反射地皱眉,又舒展开来,“可是,你使用的,是灵力啊?”

    “那是我的主人,醍醐京弥的灵力,”同田贯正国没有隐瞒,“我的本体是在高天原取得了神位的神明,现在不过是个依托于主人的灵力、类似神降的存在。”如今的他不过是个分灵而已,不过继续成长下去的话,就有机会实现降神,令本体短暂投影到这个躯壳之上。

    这时代竟然还有这么古典的正义之士,实在稀有。看看,都成年了还这么好骗......

    “刚才那一击好厉害,”仙水忍把目光放在了同田贯正国身上,“不过,这位不是宾客吧,难道是醍醐君请来的第五人?”

    这一次大会邀请的宾客不全,被指定的只有樱冢护、仙水忍、夏目贵志和斑四个人,剩下的一个队员他们得自己找。除了五个正式队员,他们还可以再找一个替补队员。当然,如果他们愿意保持四个人的状态就此参赛,也是可以的。

    “妖怪竟然成神......”仙水忍喃喃道,“完全没听过这种事......”

    “只是近代少了而已,”醍醐京弥数了数,“很多神社供奉的就是妖怪,时间长了,有的妖怪就会改换修行方式,选择汲取信仰之力,神化自身。”

    “对妖怪而言,成神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斑打了个哈欠,嘴巴张的老大,“我就不会自寻烦恼。当妖怪有什么不好,哼。”

    “......竟然是这样。”

    仙水忍从来没考虑过妖怪也有好有坏。由于天赋卓绝,从出生开始,他就持续受到恶灵和妖怪的袭击,更因此父母双亡,身边灾祸不断,只能离群索居,连学校去的也很少。在他看来,妖怪的存在本身就是必须被清除的“恶”。

    “我本以为,灵界侦探会有特权,”醍醐京弥的关注点不在这方面,试探性地问道,“没想到,灵界连自己人都坑。你是自愿参加暗黑武术大会的吗?”

    灵界侦探是灵界在现世的代理人,专门负责处理妖怪引发的各类事件。暗黑武术大会得到了灵界的默许——就是有灵界在背后操控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灵界还让自己的员工跑来打生打死,到底是信任员工实力还是把员工当成了消耗品,就见仁见智了。

    “这就是灵界侦探的职责所在,”仙水忍又振作起来,一脸正直,“灵界本来可以替我拒绝这次比赛,但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向妖怪们展现自己的实力,杀鸡儆猴。只要有我们在,妖怪们就别想在人间肆意妄为。”

    如果他们真的重视你,请帖根本不会递到你面前来。像醍醐京弥那样,身份的中途变更属于不可抗力,那才是例外。至于杀鸡儆猴,只能说他勇气可嘉。魔界与人界分离千年,为了不刺激灵界的神经,会到武术大会上逞勇斗狠的妖怪实力评级最多是B+,上面还有A和S,大隐隐于市啊小侦探。

    醍醐京弥当然不会把真相说出来打击人家的积极性:“......那可真是太高尚了。”

    除此之外,醍醐京弥还可以甩掉他们单干。反正以他现在的权限,分分钟就能组个刀剑付丧神天团出来,不需要其他人拖后腿。

    “那个,”树开口,被众人的目光吓得瑟缩了一下,“这个,那个,你,”他鼓起勇气问付丧神,“你也不是人类吧?”

    “这话说的真失礼,”同田贯正国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很强的。”

    “可是这和笨蛋人设不冲突对吧?”

    很快,环境省自然环境局负责对接的员工赶到现场,交接过后黑着脸把他们赶走。至于公众,新闻官对外公布的理由果然是天然气爆炸。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妖怪的,就算有人看到了——那也是爆炸造成的幻觉。

    “那是我祖母的遗物,”夏目贵志虽然不安,却不后悔,“何况,那个人不是好人。”

    “哇,比妖怪还像妖怪,”醍醐京弥翻看资料,照片上是个又胖又秃的家伙,“要长成这样也不容易啊。不过,事到如今,即使把友人帐交出去,也没办法逃避比赛。当然,买通垂金一家、或者把垂金一家都干掉,用他们的印鉴更换宾客倒是可以。不过,前者需要大量金钱权势,后者挡在前面的敌人除了垂金一家,还有妖怪贩售组织B.B.C.全体,你们做不到这件事吧?”

    连醍醐京弥都做不到。就算侥幸杀掉了垂金一家,后续B.B.C.的追杀就是跗骨之蛆,无法摆脱。没有政府和财团做后盾,审神者根本拿不到选择参加与否的机会。垂金权造不敢招惹审神者,却也不会听从审神者的指挥,他们不会放过夏目贵志。

    “是啊,没办法,”斑挠了挠头,“至于我,夏目是我的猎物,没拿到友人帐之前,其他人可不能对他出手。”

    虽然斑是妖怪,但只要一度站在人类那边,就没有办法脱离。

    “可是,这是武道会,”醍醐京弥放下手机,“观众们想要看到的,是宾客们被虐杀。就算夏目能用友人帐召唤妖怪当替身,如果对手或者举办方不愿意,大会也是不会承认的。夏目,你必须作为‘个体’参赛。”

    “那怎么可以!”树拍着桌子站起来,激动地说,“夏目一点武技也不会啊!真的不能更换宾客吗?我愿意替他出战!虽然打架我不在行,但是逃跑还是不在话下的!”

    “的确,‘影子手’暗抚一族在逃跑方面有天然的优势......”醍醐京弥打量了他一会儿,“不过,你妖力好弱啊。能随时展开次元裂隙吗?”

    “......这个,我数学不太好,需要很长时间准备......”

    天赋都没能掌握的弱渣啊,哪里来的把握能逃掉?

    “没关系的,树,”夏目贵志拍了拍树的背,“名取先生和的场先生有帮我训练。”

    从接到妖魔使者的通知到大赛开始只有两个月,短期训练能顶什么用?

    夏目贵志自己也知道这一点,不过是已经做好了随时可能死在那里的准备。事到如今,害怕毫无用处,他只能尽力挣扎。

    “别怕,”仙水忍看着他,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可是灵界侦探,我会保护你的!”

    “哼,我会保护夏目的,用不到你!”斑也大声宣言。

    “哈?!我当然比你这个妖怪可靠!”

    “白痴侦探,竟敢小看斑大人!”

    “我,我也会保护夏目!”树也插上一句,“我也可以帮忙!”

    夏目贵志此时露出了笑容,这笑容温和明亮,一点也不像面临生死危机:“谢谢你们,猫咪老师,树,仙水君。”

    “有我们出手,你就乖乖在后方待着就行,”同田贯正国也被气氛感染了,“是吧,主人?”

    “是啊。”醍醐京弥点了点头。虽然原本只是来见一面而已,话赶话说到了这个份上......说明同田贯正国作为神明的直觉认可了他们。

    神明的直觉比人类敏锐得多,光是这一点,就值得他出手。

    “既然我家狸子都这么说啦。”

    “不要叫我狸子啦笨蛋主人!”

    于是乎,参加比赛的六人定了下来。正式队员五人,其中人类两名,醍醐京弥和仙水忍;妖怪两名,斑和树;神明一位,同田贯正国。夏目贵志被安排成替补第六人。

    不过,同田贯正国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啊,想起来了,”离开的路上,同田贯正国恍然大悟,“主人也要上战场,还是一个人?!”

    “不是战场,是擂台,”醍醐京弥眨了眨眼睛,“怎么了吗?”

    “还问怎么了吗!你真的是笨蛋吗笨蛋主人!”同田贯正国抓着审神者的肩膀摇了起来,“你可是文系审神者啊,文系!”

    “嘛,冷静一点,”醍醐京弥一把抱住同田贯正国,固定住自己,“虽然你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嗯嗯。”

    “这种话去对其他人说啦!”同田贯正国抓狂,“不要当我好糊弄!”

    “要相信我的实力啊,狸子。”

    “相信个鬼,我看你就是当我好糊弄!”付丧神把审神者从身上扒下来,“谁都会质疑的好吧,对手是身经百战的妖怪,你的灵术真的能搞定吗?”

    “不要把我当成不堪一击的弱鸡啊。”

    “难道你能挨我第二下?”

    “......你这话我没法接啊,”醍醐京弥哭笑不得,“好吧,既然这么不放心,那我也去特训好了。”

    误会解开,几人终于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一谈。所有人中,问题最大的,是夏目贵志。

    “夏目之所以被选为宾客,是因为他的祖母,夏目玲子,给他留下了一本友人帐,”斑扭着身体爬到了桌上,“友人帐是一本妖怪契约书,得到友人帐的人可以借此统领登记在册的妖怪。垂金权造的子侄垂金正造想要向他重金购买不成,就将他定为宾客,借机报复。”

阅读[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