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吉贞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理论上来说,生理会影响心理,”醍醐京弥打量着他,“你就算不是小孩子,也不过是个发育不全的青少年。”

    物吉贞宗不禁脸红心跳:“我、我、我,当然发育的很好啊!”

    “这逆风来得太猛烈了些,”送走左京等人,醍醐京弥拿着两张请帖,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先回本丸吧。”

    相较状况不断的现世,本丸安静祥和,安全封闭与世无争,简直宅男天堂。醍醐京弥甚至觉得这里的空气都比现世要清新许多——当然,这不是错觉,这里的空气含量配比不含工业污染物。

    最先发现审神者回来的是今天安排的近侍,物吉贞宗。由于醍醐京弥这几天跑去了现世,近侍正无所事事地在房间里翻看很久以前和泉守兼定被审神者罚抄的丰玉俳句集——兼桑之所以被罚是因为他在和陆奥守吉行的手合中扬沙耍诈。

    “可是,灵术协会也不可能毫无疏漏,”左京炫耀一般地指了指身后的卢愚吕兄弟,“比如说,他们根本对付不了卢愚吕兄弟这种级别的妖怪,不是吗?”

    醍醐京弥若看着卢愚吕兄弟若有所思:“所以,”他的眼睛一亮,“我如果现在把卢愚吕兄弟打一顿扔出去,他们会收敛一些的吧?”

    “不,”左京轻笑,“他们会认为这是在做戏。”

    “若非居此间,岂有近所赏花乐,今日相见欢,”物吉贞宗读完这一句,将手抄本合上,眉眼弯弯,“嘿嘿,今日真是好运气呢。欢迎回来,主人。”

    “我回来了,”醍醐京弥目光柔和,揉了揉胁差柔软的金发,“这几天大家都好吗?”

    “嗯......有些人不太好,”物吉贞宗笑眯眯地说,“鹤丸晚上装鬼吓到了小夜,现在在手入室里躺着呢。”

    “......先让他继续躺着吧,”既然是自作自受,醍醐京弥没有帮忙疗伤的打算,“有收到我让一期带回来的礼物吗?”

    “嗯呐,”物吉贞宗摸了摸鼻子,“玩偶是很可爱啦,PSP也很好玩,不过,我可不是小孩子了!”

    暗黑武术大会是黑道大佬出资,由自认为有实力的妖怪们参加的格斗竞技比赛,没有伤亡限制。人类往往是为了金钱享乐成为观众,妖怪往往是为了放纵刺激成为选手。赛制要求参与者五人一组,组成小队,进行团队赛,兼顾个人实力和团队配合。一方面可以提高比赛观赏度,一方面可以吸引人类富豪提供赞助。

    与此同时,出于娱乐性角度,他们会从有实力的灵能力关系者中特意选出“宾客”,强制要求参赛。宾客们都是得罪了黑道的祭品,参加比赛不过是公开处刑,他们只有获得最终胜利,才能继续活下去。

    樱冢星史郎本是此次大赛内定的宾客之一,但是换成了醍醐京弥嘛——

    “你可以选择成为一般选手,也可以选择成为宾客,”暗黑武术大会的赞助人左京亲自上门拜访醍醐京弥,看上去很有诚意,“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参与。只不过,我个人认为,你既然已经继承了樱冢护的身份,不如趁此机会立下威名,一劳永逸,免得总有些人不知道天高地厚,打扰你的日常生活。”

    “我看,是你们前期用毫无背景的樱冢护做宣传,结果换成了我这个动不得的人,生怕开了天窗吧,”醍醐京弥毫不客气地戳破真相,“虽然定期开赛的暗黑武术大会能释放妖怪的压力,减少犯罪率,但政府不至于放任你们把我这种人当成斗兽场里的猛兽。至于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都不用我去申请,灵术协会就已经派人来驻扎了。”他这种人,即是财阀又是政府要员,家里三五不时的得往外丢的人形垃圾不要太多。

    很明显,左京不相信醍醐京弥有这个实力,卢愚吕兄弟也不相信。前者的轻蔑也许是为了激将而展现的伪装,而后者的轻蔑就是实打实的看法。醍醐京弥也无意改变他们的看法,毕竟是些无关紧要的人。

    但是麻烦还是麻烦。

    “如果你们足够类人,这是不可能的,”醍醐京弥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人的大脑是个很复杂的东西,成年之前,人使用前脑的频率大于后脑,成年之后,就会反过来。青少年和成人根本是拥有不同的思维方式。”所以说,某些代沟完全是不可抗力。

    “主人指的是这个啊,”物吉贞宗这下脸不红心也不跳了,“可是,付丧神和人类是不一样的吧?”

    “也对,”醍醐京弥摸了摸下巴,“不过,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环境也会影响性格。虽然知道你们几乎各个都是老古董了,但是由于外形的关系,还是会下意识看脸,把小个子们当成小辈照顾......在这样的环境下,你们的性格很难成熟。唔,药研是个例外。”

    “如果可以借机对主人撒娇的话,我也不是不愿意被当成小孩子啊!”物吉贞宗气鼓鼓地说,“反正我只是个吉祥物而已,不会耍赖也不会粘着主人......”

    就你这样,还认为自己够成熟不是青少年。

    “抱歉,”醍醐京弥坐到藤椅上,拉着物吉贞宗站到自己两腿之间,仰视着他,“物吉才不是只是吉祥物而已,是我可靠的属下。就像小天使一样呢。”

    “那,可以不把我当成小孩子嘛?”

    虽然你这样要求了,可条件反射改不了的啊!

    “......我尽量。”醍醐京弥艰难地说,物吉贞宗这有点委屈有点倔强的小表情实在太戳人心了。“下次一定给你准备不幼稚的礼物。你喜欢什么呢?”

    “主人帮我选吧,”物吉贞宗犹豫了一下,伸手抱住醍醐京弥的脖子,“如果,如果,我能......”当主人的护身刀就好了。

    可物吉贞宗知道,这个要求会让审神者为难。想当主人护身刀的刀剑太多了,大家只好全部放弃,他不能打破这个默契。

    醍醐京弥拍着他的背:“怎么了,这么说不出口?”

    “那、那,主人,今天晚上,晚上,”物吉贞宗涨红了脸,终于问出口,“可、可以一起——”

    物吉贞宗话还没有说完,忽然有人滚了进来。没错,就是滚,伸直手臂、打横在地上的那种。这个人滚着滚着就正好停在了审神者的脚下。

    白色运动服,深蓝色围巾,黑色长靴加粉色头发,这熟悉的配色,是龟甲贞宗。

    “啊啊,主人,你回来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龟甲摔倒了,需要亲亲才能起来!亲亲不行的话,踩踩也可以的,主人!”

    然后他才看到了物吉贞宗,抬起手打了个招呼:“哟,物吉,你也在啊。”

    物吉贞宗没有回答,浑身颤抖,怒火攻心:

    “即使是我,也有我的执着!”

    片刻之后,手入室又多了一把打刀。

    “咦,龟甲,你今天不是没有被安排出阵吗?”鹤丸国永问道。

    “......这是我家物吉爱的惩罚~”

    “居然把那孩子惹出了真剑必杀......你做了什么?”

    “可能是打断了他的好事......吧?”

    “哎——”

    物吉贞宗和龟甲贞宗放到一起,虽然受伤的是后者,但大家的第一反应绝对是后者犯了什么错,而不是前者下手太狠。

    不过更多人关心的是现世相亲的情况。虽然已经听一期一振说了一遍,他们还是希望能从当事人口中得到直接情报。

    “不愧是幸运之刃,”烛台切光忠身上还穿着围裙,“果然把幸运带来了呢。还以为主人会在现世那边多待几天。”

    “在现世那几天我可真是霉运当头,”醍醐京弥想到逆风就有点头痛,“也许真的需要物吉来转转运。”

    物吉贞宗充满自信:“我一定会把好运带给主人!”

    “那可真是帮大忙了。”

    “对了,主人,那个皇一门的少主,皇昴流,你是怎么想的啊?”乱藤四郎第一个问了出来,“好像很没用的样子。”

    “......人家不是没用,是心善。”醍醐京弥哭笑不得,“我以为你们会喜欢那种心灵纯洁的人。”

    “反正主人你又不是那样的人,”萤丸若无其事地说出了一针见血的话,和他可爱的造型一点也不搭,“我们也近墨者黑啦。”

    醍醐京弥忍不住用力按了按他的脑袋:“这种事自己知道就好了,不要说出来嘛,这样我还能自欺欺人一下。”

    “哎,主人不要按,再按就长不高了啦!”

    “说得好像你真的能再长高一样。”

    “好过分,主人好过分——”萤丸口上这样说着,身体却往醍醐京弥身边靠去。

    “看招!”今剑跳起来,抢先一步往醍醐京弥怀里扑,“抓住你了!”

    然而他抓住的是飞快挡在审神者身前的压切长谷部。压切长谷部把今剑丢给岩融:“跳来跳去,砸伤主人怎么办!”

    “哼,才不会,我可是很轻盈的!”今剑在空中转身,灵巧地落到了岩融的肩头,“长谷部太严肃了!”

    “是你太随意了。”萤丸占到了审神者身边的位置,抱着他的手臂对着今剑做了一个鬼脸。

    “哼!”物吉贞宗转过头,“只有人类会老是忘记我们的本质。”

    “可我看今剑萤丸很乐意被当成小孩子啊?”

阅读[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