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店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期一振扶额:“......不怎么样,你当狐狸是猫吗!要送也是送给鸣狐的小狐狸吧!”

    “那就给小狐狸,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当然是我自己想要啊,”醍醐京弥挑出其中几个限量,往脸上蹭了蹭,斩钉截铁,“你们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一期一振还能怎么样呢,只有继续微笑。

    亏得醍醐京弥带了一个巨大的背包,能装下所有玩偶还有富余。今天他就是特意来给付丧神们买礼物的,先前召唤付丧神到现世就是为了参考意见,相亲如此,购物如此。

    一期一振试了两次,就搞明白了微操需要的时机。第三次一举成功,把那个白色的小老虎布偶抓了上来。

    “厉害!”醍醐京弥鼓掌,再递给他一枚游戏币,“再试试那边那只黄鸡!”

    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就算有参考,醍醐京弥也只想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你说长谷部会不会喜欢这个机甲手办?”

    一期一振迟疑:“......只要是你给的,他应该都会很喜欢。”

    “哇哦同田贯正国戴那个头盔一定很有意思!”

    一期一振呆滞:“......看上去是个南瓜啊?”

    “是啊,是动画电影里万圣节南瓜的造型。哇,这个海怪造型的猫抓板好可爱,你说送给小狐丸怎样?”

    醍醐京弥多灾多难的一天从早上喝水呛到开始。

    “出门堵车、起步五分钟就卷入事故只好放弃自驾、买盒装饮料没吸管、想去的店今天关门、广告牌掉下来差点砸到脚、便利店jump都卖完了、进地铁机器故障电子票识别不了。好不容易来到了秋叶原,现在连娃娃机都玩我,”醍醐京弥忍不住捂脸,“不幸啊!”

    一期一振也不知说什么好,只有微笑了。审神者这半天下来的确很倒霉,比如说他刚才试图夹起来的娃娃,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这给了他希望,又让他绝望,三十来发游戏币下去,他什么都没捞到。

    “要不,让我试试吧?”付丧神在一旁看了这么久,总觉得这玩意没那么难。

    醍醐京弥果断让开了位置。

    醍醐京弥一下子发现了一期一振的新用途,便怂恿他挑着不同的玩偶抓,一台机子不够就换一台,直到凑够了短刀和胁差们的数量,连笑面青江的份也算进去了。当然,也没有忘记萤丸那份。

    “原来是要送给他们,”一期一振很高兴自己帮了忙,“我还以为是主人自己想要呢。”

    不,这真不是个好主意!

    “三日月和莺丸的话,比较方便,几套茶具和新制的茶叶就好,”醍醐京弥回忆着付丧神们的喜好,“江雪和数珠丸可以给他们买新的佛珠和现代新解经书。萤丸,啊,萤丸果断还是和短刀胁差们一个待遇,每人一个PSP,多准备几个RPG游戏就OK。石切丸可以给他买御币——哎呀,不行,这只能算是必需品,他喜欢什么来着?算了等会儿考虑。这么一来,酒鬼们也不好只带酒,鹤丸也不能只买整蛊道具......”

    “只买整蛊道具?只?”一期一振忍不住插了一句,“他现在已经很闹腾了,当心他连你都整。”

    “清光也很明确,化妆品是第一选择。安定的话,可以买冲田君的周边。土方君的周边也很多,兼桑和堀川会满意吧。近藤局长的周边好少......噫,要不要替他们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是个问题,”审神者的眼光转移到了一家店贩售的游戏,左边是乙女游戏,右边是耽美游戏,都是以新撰组为主题,“可恶,我自己有点想玩......”

    一期一振看了一眼封面和架子上的挂画,觉得自己已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这种店,怎么会这么正大光明的......”

    “这种程度而已,拿出你镰仓时代以来的阅历应对啊!”面无表情的醍醐京弥看起来一本正经,可手里拿着的是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的同人本,封面上的字眼十分醒目,一期一振想装认不出来都不成,“日本工口文化输出也是一大经济增长点呢,这几家店甚至不算工口,只是宅基腐而已。”

    “可、可是......”这古典的画风,猴子什么时候如此娇羞,尾张的大傻瓜什么时候这么眼瘸......

    “越是这种时候就应该镇定自若才对,”醍醐京弥义正言辞,“不然......不良后果就要产生了。”

    “什么不良后果?”

    回答他的是一旁一拥而上的路人们——

    “穿着军装制服还带着刀呢,是在cosplay吗?这衣服是什么结构,披风能拆下来吗?”“你长得好漂亮!是艺人吗?”“可以和你合影吗,帅哥!”“你是来参加漫展活动的吗?”“噢噢,脸红了脸红了!”

    “等等,”一期一振手忙脚乱,“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这个,那个......”

    “呀,声音也很好听,是声优吗?”“是偶像吧?”“第一次来吗,好可爱!”“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这张脸这么漂亮,有没有考虑过出女装呀?”“请问你的头发是真的还是戴的假发?这瞳孔颜色真美,请问是在哪里买的啊?”

    扯他的披风就算了,有个人甚至踮起脚来摸了摸他的头发!一期一振不禁向醍醐京弥求助:“主人,这——”

    话音未落,引发一阵尖叫。“果然是角色扮演吧,那个人是主人?”“主人也很帅,看起来很有威严的样子,调、教系?不行,感觉要晕过去了!”“主人的衣服看起来好贵,是大少爷和管家的设定吧?”“请你们站在一起让我拍照吧,拜托了!”

    醍醐京弥清了清嗓子:“各位——”他忽然瞪大眼睛,指着前方,“敦贺莲!”

    趁众人转头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一期一振,带着他跑了。

    “......现在的女孩子真可怕。”小巷子里,一期一振心有余悸。

    “哎,不是只有女孩子啊,”醍醐京弥喘着气,“刚才还有男孩子和伪娘哦。”

    “......伪娘?”

    “就是和乱一样的男孩子。”

    “......我明白了。”

    “因为你看上去太紧张了,他们才会得寸进尺,动手动脚,”醍醐京弥搭上他的肩膀,语重心长,“你这个样子,完全不行啊。”

    一期一振这时候也调整过来了,忍不住瞪了审神者一眼:“下一次,我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还是别下一次了,你把这身衣服换下来吧,”醍醐京弥指了指不远处的服装专卖店,“对了,大庭广众之下,也别叫我主人,待会儿还得去商场呢。你这称呼一出口,秋叶原还好说,换成其他地方,我就要被人当成变态了。叫我京弥吧。”

    “京......弥。”

    “嗯呐。”

    这家店店面不大,里面却有很多华丽的衣服,名字叫做“天堂之吻”。墙壁上的屏幕正播出百老汇的知名剧目“蝴蝶夫人”,其服装设计师正是店主小泉让二,店员这样介绍。

    “这样会不会更显眼了?”一期一振不适地拉了拉领口。此时的他穿着店员推荐的无袖高领黑色长风衣搭配黑色护腕,腰上挂个骷髅腰带,脚下踩着马丁靴,整个人低调了很多,就是有点像摇滚歌手,随时可以上台的那种。

    “但也的确很适合,”醍醐京弥摸了摸下巴,“很好,就这样穿着走吧!”

    “主......京弥!”一期一振的目光放在一边相对正常的休闲装上,“那件怎么样?”

    “哎,那件可一点也不好玩。”

    “不要用好玩来当衡量标准啦!”

    当然刀剑付丧神是拧不过审神者的。醍醐京弥帮一期一振将黑色兜帽拉起来,遮住他的头脸:“很好,目标漫展,前进!”

    “你之前不是说要去商场继续买礼物的吗!”

    “安啦,反正商场又不会跑......”

    商场是不会跑,不过,就在醍醐京弥准备一展身手、钱包大破的时候,漫展炸了。

    字面意义上的“炸了”——还炸死了人。在警方到来之前,所有人都得留在原地,等待接受质询。

    死去的是一名正在办签售的知名漫画家,时间上正好轮到给醍醐京弥签名,当然,签名没能来得及拿到。

    “不幸啊,”醍醐京弥捂住脸,“就不能晚一点,一点点就好,要不要这么倒霉啊!”他今天的确倒霉地不正常,没有这么衰的。“这就是‘代价’吗......见鬼。”

    一期一振眨了眨眼睛:“京弥,看来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是星轨的反弹,”醍醐京弥叹气,“撼动星轨是要付出代价的。从我回到现世开始,星轨就开始了反弹。每个人都有一定的运势,我本该早死,却活到了现在,被常世同化。在星轨看来,我相当于死人。一开始反弹的结果很轻微,世界仅仅无视我的存在,我的霉运只停留在永远抽不到奖这个层面。但是前两天,我直接影响到了三个人。”

    “皇一门双胞胎和樱冢星史郎的命运改变是因为我,世界再不能对我视而不见。星轨的反弹形成了‘逆风’,这段时间里,我的运气会相当差,容易卷入各种事件,直到风期结束。”

    “霉运就是我要付出的代价。”

    比起那些无法承受逆风,不仅毁掉自己,还令想保护的对象因为逆风恢复原状的人来说,这代价微乎其微。

    “你当他整得少吗,”如果不是因为他面瘫,他一个人就能给鹤丸提供相当的满足感,“不如大家一起迎接更猛烈的风雨吧。”

    ......你这样子破罐子破摔是很容易失去我们的。

阅读[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六零年代好家庭漫威之王者荣耀朕亦甚想你大魏宫廷[明朝]科学发展观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