蜃气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然不知道他口中小临和小静的关系,但这绝对是报复,和樱冢护威胁同级的报复。

    “你既然知道我和小临同流合污,那你也应该明白,”醍醐京弥歪了歪头,

    “这就是重点!”迹部景吾怒气冲冲,“他现在还没死呐,要死也是自己作死!喂,你高中时候招惹的那些混混原来是你自找的?!”

    “安啦,”醍醐京弥顾左右而言他,“即使是那时候,我也比较崇尚动口不动手,只是没想到有人那么记仇,还请动了杀手。明明是他们自己蠢——好啦,好啦,你别生气,现在一般人杀不掉我,那边的樱冢护也不行,我的命运已经发生了偏差,无法修正了。”

    “你对我们到底隐瞒了多少事啊?!”

    “原来如此,”醍醐京弥想起了玖月牙晓预见过的画面,“梦见看见的血色终末,凶手就是你啊。”如果不是在五年前成为审神者,他就要死在樱冢护的手里了。

    “命运注定,杀了我的人会是你,”醍醐京弥上下打量樱冢星史郎,有一种荒谬之感,“可是现在看来,你根本做不到哎。”

    “你在说什么,主人!”一期一振握刀的手又举了起来,“你怎么会死在他手里?!”

    很显然,不胜枚举。

    “像你这样的人,真的能正常生活吗?”樱冢星史郎质疑,“我不相信你能伪装到死。”

    “你好像认定了我也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醍醐京弥倒是觉得很有趣,“看来,你现在谈话的欲望很浓。”

    “你难道不是普遍意义上的‘恶人’?”樱冢星史郎嗤之以鼻,“和情报屋折原临也同流合污的咨询罪犯。我以为你至少不会试图否认自己的过去。”

    “所以是小临出卖了我的情报给你?”醍醐京弥果断抓住细节,“决定了,下一次我要把他的行踪出卖给小静。”

    樱冢星史郎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竟然花了这么多时间听你胡搅蛮缠。”

    看到他笑了,其他人反而没有了笑意。

    “那么,照你的说法,你拥有哪种神性呢?”樱冢星史郎看着醍醐京弥,虽然在微笑,眼神却恶意满满,“蜃气楼的当家。”

    “哎呀呀,”醍醐京弥无奈地拍了拍额头,“一开始明明只是相亲而已,怎么突然变成了秘密身份大起底。”

    “你和我,本来是一样的人不是吗?”樱冢星史郎讽刺道,“玩弄他人,嘲笑他人,游戏人间。恨你的人还记得你,你现在还在我的猎物名单上。如果你没有在五年前突然消失,我们可以相见更早。”如果他在五年前没有消失,说不定一切都还在樱冢护的掌控当中。

    “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和同学组建了一个黑手党性质的情报组织,”醍醐京弥轻飘飘地说,“我这不是改过自新了嘛。”

    “这不是重点!你说,你会死——”

    “我也喜欢人类呀。”

    “我和你不一样,我并不是靠着伪装融入正常生活,”醍醐京弥继续道,“对我来说,人类只有有趣和无聊两种。善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但我不会因为无聊就杀掉人类——那样根本就是在浪费资源。我不喜欢杀人。”审神者的手指轻点,一个樱花花瓣拼凑而成提线木偶从掌心落下,这木偶长了一张樱冢星史郎的脸,“虽然我知道,有些神明和妖怪认为,人多的像虫子一样,杀掉几只也没什么。”

    “可我自己也是一只虫子,我并不认为自己超出了我的种族。”

    “因为‘特殊性’,”樱冢星史郎对醍醐京弥忽然起了极大的兴趣,“我曾经和昴流打过一个赌,”他看了一眼皇昴流,“当我们相遇的时候,他为埋在樱树下的尸体感到悲伤。我不懂他为什么会在意那些人的痛苦——那些痛苦,他为什么要放在心上?”

    “仅仅因为他善良、真诚,所以他就能体会到生命的贵重,而我,”樱冢星史郎指着自己的太阳穴,“从来感受不到这一点。”

    “我当时并不认为自己这样不好,却也很想验证一番,自己是否能体会到普通人都能体会到的感情,是否能理解生命的‘独一无二’,”樱冢星史郎完全没有再看皇昴流,仿佛他是路边的小石子,无关紧要,“他代表了我的反义词,那些普通人向往的美丽心灵。但他当时年纪太小了,还不具备足够的魅力。所以我决定,暂时放过他。”

    “我打算在他长大后,花一年时间和他相处,如果我能喜欢上他,感受到他的特别,我就会放过他,”说到这里,樱冢星史郎摊开手,“如果他没能让我感到特别,那他和尸体没有差别,我就会杀掉他。”

    “只可惜,这个过程被你打断了。”

    听完樱冢星史郎的讲述,迹部景吾忍不住骂人:“有病吧这是?!”

    “竟然用感情做赌注,”皇北都不禁感到一阵后怕,“昴流这么温柔,一向对主动的人没辙。如果这一年里昴流真的喜欢上你了,而你又要杀了他......”昴流不是那么坚强的人,扛不住打击,他会死掉的。

    皇昴流拍拍皇北都的肩膀:“姐姐,我哪那么容易被骗!而且,我从来没想过答应他的追求啊。”

    星轨作证,你的确很容易被骗,而且一年后被成功攻略。

    “人渣,”一期一振的战意又起,“这种玩弄他人感情的人,不配拥有感情!”

    “不要为他人的事这么生气呀,”醍醐京弥摸了摸一期一振的头发,“他自己甚至都不会生气。为了不值得的人心情不好,是浪费表情。”

    “你的问题也很严重,”迹部景吾瞪了他一眼,“回去以后,一定要给我个交代!”

    醍醐京弥不以为意,摆了摆手。他毕竟已经收手五年,影响最恶劣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时间能解决掉大部分问题。

    “所以呢,”审神者注视着被撼动的星轨,可惜的是,这两人的结局并未发生大的改变,“你不可能再一次靠近皇君了。”

    “也许,我只能直接杀掉他了,”樱冢星史郎有些苦恼,“可是按照樱冢护的规矩,北都,迹部君和你,也不能留。”

    醍醐京弥摇了摇头:“你做不到的。”

    “樱冢护可不会轻易放弃他的猎物——”

    “不,我说的是,”醍醐京弥打断他的话,“即使没有我,你也杀不了皇昴流,”他头一次称呼了皇一门少主的全名,“你还没发现吗?”

    “什么?”

    “自从七年前,你没能杀掉他的那时候开始,”醍醐京弥慢吞吞地吐出这句话,“他对你来说,就已经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了。”

    樱冢星史郎脸上常带的微笑消失了。

    “这不可能,”他认为这很荒谬,“现在的我,可以毫不犹豫地伤害他。如果我认为他特别,又怎么会舍得他难过?”

    “人心是很复杂的东西,世上纷争不断,正是由于不肯妥协。然而,人世间没那么多非此即彼,”醍醐京弥继续剖析,“你对于一个人特别与否的衡量标准根本就就是错误的,又怎么能得出正确的结论?忽略感情杀人是你的习惯,当你的习惯凌驾于本能之上,你只会屈从于习惯,忽略本能。”

    “而皇昴流对你的特别,正是一种本能。”

    “你这个抖、S、恋、童、癖。”

    空气一片寂静,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这个结论也太没节操了吧!

    “你对于人的喜欢还停留在小学生的水准,”醍醐京弥自顾自地继续,“喜欢一个人,就欺负到他哭。而如果你不喜欢他,一开始就不应该招惹他,直接无视才是正确的选择。”

    “即使你不承认,你仍感到寂寞,所以你试图理解普通人的情感。你是樱冢护,一直以来杀人如砍瓜切菜,你本能感到哪里不对,却无法意识到缺憾在何处。你给自己定下规则,视人命于无物,却又害怕被感情左右未来,所以选择欺骗,欺骗他人,欺骗自己。说到底,”醍醐京弥一锤定音,“你是个胆小鬼。”

    “骗子胆小鬼和抖S恋、童、癖的很配,我给你打满分。”

    灵术风一下子变得暴虐起来,大量樱花变得锋锐无比,扑面而来,气势汹汹。

    “不要用你的理解给我下定义!”樱冢星史郎终于被激怒了,“你以为你是谁?”

    “既然表达了看法,就要有接受攻讦的觉悟,”醍醐京弥歪了歪头,“还是说,你只是想寻求认同,不接受他人意见?这只能证明,你的理论并非无懈可击,而你,害怕动摇。”

    樱冢星史郎没有再选择沟通,他终于明白自己被醍醐京弥耍了——从一开始,审神者就没有好言好语的打算。他一直想要刺激他,激怒他,从而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

    “你看,”醍醐京弥眯起双眼,“你这不是有感情吗?即使是恨不得把我杀掉的感情。这种感情,是不是很特别?”

    “有一句流行语怎么说来着?”樱冢护的灵术攻击打在了审神者的灵力护壁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啊,是这个,”他抚摸唇角,“我就喜欢你讨厌我——”

    “——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听起来,你很‘博爱’,”樱冢星史郎找到了一个形容词,“你虽然不喜欢杀人,但在你的引导下,许多人生不如死。”

    “我从未引诱他们走向末路,他们落到那个地步往往是自取灭亡,过多的欲望就是妄念,妄念将他们推向深渊,”醍醐京弥纠正道,“你怎么会在意这种个人感受?”

阅读[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六界小旅馆武侠之绝代剑神吾非良人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综]酒吞混乱后总想对我图谋不轨灵童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