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昴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皇昴流回过神,涨红了脸:“北都!”

    樱冢星史郎微笑:“哎呀,这下我可是感受到了危机感呢,哈哈。”

    这个孩子,是真的在为别人的痛苦而感同身受。

    醍醐京弥的眼神柔和下来,他伸手摸了摸皇昴流的头,打断了他的叙述:“是我多嘴了,别想太多。”这样单纯的个性,匹配强大的灵能力,面对超自然的危险,能长到这么大也是命大。审神者出于好奇,审视皇昴流的星轨,从过去十六年的历史中分辨出他的特质:“你还是个孩子,拥有的时间太短。你的心太柔软,这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希望你在下次行动的时候,多考虑一下关心你的人,”醍醐京弥发现自己见到了真的圣父,“虽然你的承受能力很强,但对于‘痛苦’的承载,还是有限度的。‘共情’把你塑造成了现在这样美好真诚的模样,却也很容易让你模糊自我。”

    “交浅言深了点吧,”迹部景吾在桌子底下踢了醍醐京弥一脚,“你这是在干什么?”

    “以你的灵力水平,刚才的情况怎么会束手无策?”醍醐京弥将一期一振取下,放在膝盖上,“即使对方被杀生石污染,力量层面仍不及你。你的天赋很强。”

    “因为昴流太善良了,不肯下狠手,这才错过时机,”皇北都从樱冢星史郎手里接过茶饮,“只不过是一个被男人欺骗,自杀了的傻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杀生石,竟然产生了报复社会的想法。不知所谓,把人家对她的同情都消磨光了。”

    “我只是想尽量超度她,”皇昴流解释,“不然,她就会魂飞魄散,无法进入轮回了。”

    “啊,因为皇君很可爱啊,忍不住占卜了一下他的过去和未来,”醍醐京弥收回手,“先天天赋很强的人都具备一丝神性,皇君善于倾听,并积极给予回应,不过可惜的是,人类并不是神明。”再继续回应下去,这个孩子会死。

    星轨注定他会死在他爱的人手上。

    这样的未来可说不上好。

    皇昴流直愣愣地和醍醐京弥对视,虽然有些话没有听懂,可确确实实感受到审神者的善意,心情好了许多。他有些笨口拙舌,不知道该说什么回应这份善意。他本来就可爱得像个女孩子,此时睁大双眼,一脸不知所措,看上去就更像了。

    “嗯——”皇北都斜眼看了看醍醐京弥,又看了看弟弟,兴味盎然,“双方对彼此都有好感的样子,进展不错嘛。”

    已经到了闭馆时间,游客们虽然议论纷纷,却免不了被请出塔楼。当然醍醐京弥一行人是有资格留在这里的,不过,起到作用的不是有钱人的特权,而是厚生省官员的邀请。

    此时他们正坐在铁塔大楼二楼的咖啡吧外,吧台后面给他们准备饮料的是一个叫做樱冢星史郎的儒雅男人,似乎不久前对皇昴流一见钟情,心甘情愿被皇北都支使地团团转。

    “我是阴阳师,”皇昴流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道,“接到官方的邀请前来除灵。不过,没想到这次的灵是已经被多枚杀生石碎片污染的恶灵,如果不是醍醐先生的帮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不要把死亡挂在嘴边,”樱冢星史郎皱眉,“我们都很担心你。”

    皇昴流从善如流:“抱歉。”

    “善良是美好的品质,”醍醐京弥向樱冢星史郎道谢,接过了茶饮放到一边,没有喝,“但对方是否值得你搭上自己,是需要衡量的。方才那个灵魂被杀生石污染到那个程度,已经回天乏术,在我看来,实在得不偿失。”

    “也许仔细思考之后,我会做出放弃的决定,”皇昴流的盯着手里的茶饮,情绪不高,“但是当时我想不到那么多。我很难过,那个女人,她不应该遭受那样的痛苦——”

    迹部景吾瞪了樱冢星史郎一眼:“北都小姐,这个人就不要留在这里当电灯泡了吧?”

    “有什么关系,”皇北都并不同意,“这只代表我家昴流受人欢迎。正是因为存在竞争者,才能体现昴流的价值不是吗?”

    樱冢星史郎打哈哈:“我还以为你是为了让昴流有更多的选择。”

    你这样就不幼稚了吗?!

    灵术风吹动醍醐京弥的头发,一期一振抽取审神者的灵力构建出了身体,从夹缝来到现世。刀剑付丧神衣着华丽,容貌清丽,蜜色的双眼温润如水。

    怎么你也这么配合啊?!

    “请指教,”一期一振面带微笑,右手放在心口,颔首示意,举手投足优美典雅,“如朝露般散落,如朝露般消逝,此即吾身。一期一振,敬见。”

    效果很好,非常好,因为皇一门的双胞胎都不可抑制地脸红了。

    “输了,是我们输了,”皇北都喃喃道,忽然转头揪住樱冢星史郎的领口,“脸被比下去就算了,这样看来,只有忠诚度能拼一拼了。拿出觉悟来啊,阿星!来,现在就像忠犬八公一样,给我‘汪’一声吧!”

    “这要求也太......”樱冢星史郎一脸无奈。

    “......太过分了啦,姐姐!”皇昴流拍着皇北都的后背,由于姐姐的出格脸更红了。

    “没用的,比忠诚的话,他也不会输,”迹部景吾挑衅道,打了个响指,“对吧,吉光的名作?”

    “当然。”一期一振的回答毫不犹豫。

    ......这两个人似乎很合得来嘛。

    醍醐京弥揉了揉太阳穴。“我说,”审神者摊开双手,“有必要搞得像比赛一样吗?”

    “有必要!”迹部景吾和皇北都异口同声。

    “我怎么可能输给这个家伙!”这是迹部景吾。

    “说的好像你有赢过似的!”这是皇北都。

    “哈?!你这是选择性失忆吧!”

    醍醐京弥眨了眨眼,小声问皇昴流:“他们两个关系很好?”

    “算吧,”皇昴流脸色尴尬,亦小声回答,“他们好像是打街头网球认识的。”他恢复了平静,好奇地看着一期一振:“请问,这位是你的式神吗?”

    醍醐京弥也看了一眼一期一振,笑道:“这是付丧神,是我的家人。”

    这笑容又把皇昴流看愣了,过了几秒他忍不住笑场:“怪不得醍醐先生一直板着脸。”

    “......话说回来,你年纪轻轻,干嘛要来相亲?”醍醐京弥没打算见人就解释自己的面瘫,转回正题,“难道是这位樱冢君惹你姐姐生气了?”

    樱冢星史郎可不承认:“我怎么会惹姐姐大人生气。”

    皇昴流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他还补充了一句:“我现在也没有特别喜欢的人,星史郎只是朋友,朋友!”朋友这个词他强调了两遍,很明显,他对樱冢星史郎的追求不太满意。“虽然醍醐先生看起来很严肃,不过从刚才就能发现,你其实是很温柔的人,”皇昴流笑着祝福,“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虽然这次约会目的没有达到,”醍醐京弥并没有觉得失望,“不过我很高兴认识了三位术士。”他总结陈词:“那么,期待下次见面,以后请多指教了。”

    不过——

    “三位?”皇昴流歪了歪脑袋,“星史郎只是一名普通的兽医而已啊?”

    正巧皇北都和迹部景吾的斗嘴也告一段落,周围的空气忽然陷入莫名其妙的静默。

    “普通?”一直安安静静候在审神者身侧的一期一振忽然开口,“这位樱冢先生分明沾染了杀人无数的业障,怎么可能普通?”

    这话令人震惊。樱冢星史郎笑容温和,彬彬有礼,说话风趣,怎么看也不像是刽子手、杀人犯。

    皇昴流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杀人?”

    皇北都却好像知道什么,一把将皇昴流从座位上拉起来,和樱冢星史郎保持距离:“果然。”

    “嗯,”醍醐京弥的反应慢了半拍,“你们都不知道吗?”

    “我们怎么会知道!”皇北都咬牙,“一直以来,我只是怀疑而已,并不敢确定,毕竟——”

    “——不是每个姓樱冢的,都和樱冢护有关,”皇昴流虽然单纯,又不是傻,他虽然震惊,却迅速反应过来,“星史郎,你居然是樱冢护?”

    樱冢星史郎叹了一口气,他取下眼镜,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看上去冷漠疏离:“真是失策,”他很不高兴,“这下,可是将我的计划全盘打乱了。”

    这说法,这态度,很显然,他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一期一振从审神者手中接过本体,挡在他面前,一脸慎重做出防备的姿态。迹部景吾的关注点却在另一面:“呐,京弥,你既然早知道他是杀人犯,怎么不早说?”

    醍醐京弥也很无奈:“毕竟是和皇一门一起来的,我以为他是正义的清道夫嘛。”

    “清道夫哪有什么正义不正义,你这五年是漫画看多了吧!”

    虽然迹部景吾很无语,却也明白他们面对的是一个能动用超自然力量的危险分子,果断躲到了醍醐京弥背后。他有自知之明,可没有拖后腿的打算。

    “不过,樱冢护是什么?”

    “我正在查时之政府资料......找到了,好像是家族继承的暗杀集团,”醍醐京弥对着手机念,“外围成员很多,上至议员下至浪人,不过,核心杀手只有一个。”

    “一个杀手叫什么集团?”

    “也许是因为会阴阳术的杀手,一个就顶一群的关系?”

    “这是当然了,”皇北都又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是迹部你太甜了!”她的眼睛因为兴奋亮得像星星。“你我是介绍人,”皇北都拍了拍自己,又指了指迹部景吾,“这是追求者”,她拉过樱冢星史郎,接着发出“哦呵呵呵”吓死人的三段笑,最后脸色一肃,双手拍上桌面:“是你们输了!”

    迹部景吾摸了摸脸上的泪痣,冷哼一声:“幼稚。”他把胳膊架在醍醐京弥肩膀上:“京弥,是时候召唤你的刀剑48了——喂,不要躲开!”

阅读[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朕亦甚想你韩警官古代养家日常穿越之惹火军嫂国民男神娶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