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期一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是!”压切长谷部行礼,接着一脸狂热地问道,“这么说的话,主人是不打算辞职了吗?”

    “是的,合同期任职转为终身制,”醍醐京弥点点头,“以后还请继续指教了。”

    还没等醍醐京弥安慰,大和守安定自然而然地接口道:“换成是你的话,说不定主人反而希望能保持点距离呢。”

    “只有你才会被保持距离吧!”

    眼看冲田组开始日常互怼,一期一振冲着湖面上展开的水镜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实在太突然了。”

    “一直以来,都是刀剑付丧神在回应审神者的愿望。有机会能实现付丧神的愿望,不是很好吗?”

    狐之助无话可说。

    不过刀剑付丧神们还有。

    “我又不是故意的,”醍醐京弥表示自己很无辜,“我只是稍微鼓励了他一下而已。会有这样的结果我也很意外啊。”

    “但是这样并不公平不是吗?”一期一振提醒审神者,“比如,昨天的畑当番可是压在了山姥切一个人身上。”

    被提到的山姥切国广一下子把白布裹紧,身体向后缩:“......反正我是仿品,多干点活没关系。”

    一期一振和审神者同时哽住了——这话没法接啊,我们想讨论的重点不是你的逆来顺受!

    “嗯......是我思虑不周,山姥切你很厉害,不能让你太累。”醍醐京弥面对山姥切一向比较苦手,干脆略过。“至于陆奥,他又不是不回来了,”审神者迅速找到了理由,“年假啦,年假,一年有20天,五年的话,就是一百天。以前还真没想到这个,大家仅仅在祝日休息,辛苦你们了。长谷部,请帮忙统计一下大家应得的假期,方便以后轮流请假休假。”

    就在陆奥守吉行放飞自我的时候,本丸接到审神者的通知,已然炸开了锅。

    “哎?!”狐之助简直难以置信,“这就是你放陆奥守大人满世界旅游不回本丸的理由?!他可是高端战斗力!”

    “嘛,嘛,不要生气,”醍醐京弥目光漂移,“世界这么大,他想去看看嘛。”

    “看你个大头鬼啦混蛋!”狐之助的毛又炸开了,“付丧神去到现世就算了,竟然还脱离审神者的控制——”

    “既然他还需要我提供灵力,”醍醐京弥皱了皱眉,“就不会脱离我的控制。何况......”

    “真是没想到啊,”大和守安定面带微笑,笑得人胆寒,“主人才回现世,就捅出这么大篓子。我还说呢,陆奥守怎么会有胆子逃畑当番,原来是主人纵容的啊。”

    “果然是偏爱吧,对自己的初始刀!”加州清光语气幽怨,“陆奥守太放肆了!换成是我的话,就绝对不会抛开主人自己去玩!”

    本丸内顿时一片欢呼。亢奋的付丧神们实在太吵,其中几个酒鬼的声音听起来尤为刺耳——他们只是想借口开几坛烈酒,喝得醉醺醺最好。醍醐京弥就是不想被一群刀剑一拥而上才特意在现世搞定这件事。眼见刀剑们自娱自乐起来,他赶紧抓住机会,想要切断通信。

    但是一期一振的动作更快:在弟弟们的掩护下,他趁乱捧起湖水,用灵术将其封成冰镜,截住信号,公放便转为了私聊。

    “一期,怎么了?”醍醐京弥歪了歪头,“需要帮忙的话,什么事都可以哦。”面对一期一振,审神者总是更加好说话一点,毕竟栗田口势力不可阻挡......

    “但陆奥不会是你唯一的选择,”一期一振微笑,“我可以帮到你吗?”

    审神者很欣慰。不愧是一期一振,就是这么观察仔细善解人意。

    “当然。”

    东京塔,是一座以巴黎艾菲尔铁塔为范本建造的红白建筑,总高度333米,自昭和33年开业以来,每年来观光的人达到了300万人次。

    毫无疑问,作为东京第一高建筑物,这是东京的标志。

    “很快就不是了,”迹部景吾煞风景地说,“政府一直在酝酿建造一座新的电视塔。时之政府提供的技术资料帮了大忙,目前项目已经在国土交通省备案,方案暂名天空树,设计高度超过了600米。”

    “......即使你这么说,现在唯一能俯瞰这座城市的,还是只有东京塔啊。”

    “说什么傻话,”迹部景吾诧异道,“还有私人飞机啊。”

    好尴尬。

    “......唉,”醍醐京弥捂住半张脸,“与世隔绝太久的结果就是老是忘记自己‘有钱人’的人设。”

    “比起这个,我很好奇,”迹部景吾指着醍醐京弥挂在腰间的日本刀,“相亲而已,为什么要带刀?”

    “不是很明显吗?这是我的刀剑付丧神之一,”醍醐京弥拍了拍刀鞘,“毕竟将来会是他们的主母,当然需要他们的意见啊。”

    “虽然我不懂刀,不过,看起来很古朴贵重啊。”

    “嗯呐,”醍醐京弥介绍,“这可是皇室御物一期一振,栗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既漂亮又可靠。”

    话音落下,一期一振的刀身微颤,像是在回应审神者的称赞。

    “取自一期一会的意思吗?倒是很有禅意,”迹部景吾有些在意,“一期一振也是能化成人形的吧,你这样把人家挂在腰间岂不是很失礼?”

    醍醐京弥笑了:“一期说,让我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没关系,能被使用是刀的荣幸。”

    何况要见的是阴阳师哎,初次见面当然得有点保留。

    “哼,真是个称职的属下。”

    “哦呀,羡慕吗?”

    “羡慕你就会让给我吗?”

    “想得美啊你。”

    夜间的东京灯光闪烁,看上去如星空倒映人间。

    “真奇怪,”乘电梯走上特别观景台,醍醐京弥皱了皱眉头,“太紊乱了。”

    “怎么了吗?”

    “驳杂——妖怪的气息,鬼魅的气息,神明的气息,都混在了一起,”醍醐京弥忍不住摩挲刀柄,“结界,鬼域,磁场,彼此嵌套,这到底......”

    忽然,观景台震动了起来。

    “地震?!”

    不,不对——

    是黄泉。

    醍醐京弥闭上眼再睁开,眼前的景色大有不同。

    昏黄的色彩染上光晕,时间在四壁剥落,世界发出一声叹息,瘴气侵蚀人的灵魂。声音微小而模糊,带着空洞的回响,浸透死寂和荒芜。一个个气旋裹挟着亮斑旋转,此消彼长。道返之石缠满污秽,一方是人间,一方是地狱。

    一个人正在落下。

    恶灵的肢体上嵌着一颗颗彩色的石子,紧紧缠绕着那个人类,想要将他拖过道返。这个人身上的灵光灿烂,抗拒着落下,他的落下速度很慢,但仍在不断落下。

    “一期一振。”

    醍醐京弥拔出了腰间这把刀,呼唤他的名字。

    水蓝色头发的军装青年出现在他身后,握住了他握刀的手。两只手发生了重合,他开始引导审神者的动作。审神者的灵术和付丧神的刀术结合在一起,切开了恶灵,亦切开了短暂交汇的黄泉与人间。

    醍醐京弥收刀归鞘,黄泉的片段碎裂开来,震荡着回归地下。被恶灵抓住的人类回归人间,蓦地出现在他面前,悬浮空中。在他伸出双手的同时,此人护身灵光骤然缩回他的身体里,无重力现象消失。

    猛地接到一个人的重量在怀,醍醐京弥差点没给压趴下,打了个踉跄。

    “昴流!”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接着一个打扮地像幺蛾子的少女猛地扑过来,“你没事吧?”

    这下子醍醐京弥果断站不住,半跪了下来。怀里是个少年,不过,昴流两个字听着很耳熟啊;这少年算得上漂亮可爱,噫,这长相也有点眼熟呐——

    “皇一门的少主,皇昴流?”迹部景吾说出了他的身份,接着他看向一旁长相和少年一模一样的少女,“北都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一目了然,除灵出了意外。啊,昴流,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皇昴流被扶了起来,脸色苍白,状态显然不好。“唔,还好,”他一手撑着额头,向醍醐京弥笑了笑:“谢谢你救了我。”

    醍醐京弥却半晌没有说话,扶着皇昴流的手也没有放开,气氛变得十分尴尬,直到一旁看戏的迹部景吾推了他一把。

    “我是醍醐京弥,”他放开皇昴流,脸色有点黑,“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噢噢,你就是那个醍醐京弥,我弟弟的相亲对象!”皇北都恍然大悟,“嘿嘿,我可是介绍人哦!”

    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个靠谱的人——

    “我看过照片,以为皇君只是脸嫩,”醍醐京弥痛心疾首,“没想到真的是个未成年!”从与世界的“缘”看来只有十六七岁!

    老姐好坑!景吾好坑!

    “可是我家昴流足够漂亮可爱对吧?”皇北都戳着皇昴流的脸,“除了年龄,你还有什么不满?”

    “年龄就是最大的问题好么,”醍醐京弥变成了死鱼眼,“我可是诚意满满、以结婚为目的来相亲的啊。”

    “唉?昴流十六岁了,可以结婚啊?”

    “......我看你弟弟好像不是这样想的。”

    同样被姐姐坑了的皇昴流脸都红了:“不好意思,是北都太任性了。”

    没关系,一看就知道你就是乖孩子。

    醍醐京弥觉着自己有点头痛,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迹部景吾:“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坐下来谈吧。”

    “请主人把我也带去现世吧,”一期一振绕到山石背后,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向审神者申请,“我想,主人需要我们的力量,所以才特意召唤了陆奥,不是吗?”

    “是这样没错,”醍醐京弥肯定了他的说法,“只不过去一趟博物馆而已,没想到陆奥就找到了人生真谛,连我也始料未及。”

阅读[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快穿)富贵荣华[综]炮灰终结者天生不是做官的命直播之最强通缉犯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大魏宫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