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月牙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醍醐京弥。”

    “......京弥。”

    “不请自来的客人,”醍醐京弥心念一动,梦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不打招呼是很没礼貌的。”

    须臾,视界内的全部景象像被巨大的橡皮擦擦除似得三两下抹去。一个白色的身影跌落到了水镜之上,镜面只倒印出滴滴水纹。

    “哦呀,”醍醐京弥走上前,单膝跪地,伸手拂过他散乱的发丝,“是个漂亮的孩子呀。”接着,他双手捧住他的脸颊:“那么,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是谁?”

    醍醐京弥默默地看着眼前的景象。用“看”这个字也不准确,他对环境的感知已经超出了看的范畴。不需要回头,就能知晓身后;不需要聆听,就能明白万物。

    在这里,他几乎成了造物主。

    然而仅仅是“几乎”。

    这孩子眼神迷茫,慢悠悠开口:“玖月......牙晓。”

    这个人纤细,典雅,就像平安时代的笼中鸟,又似晶莹剔透的琉璃工艺品。他具有一种遗世独立的病态美,令人心生怜爱之情,仿佛力气稍大一点,这个人就会碎在眼前。

    “很好听的名字,”醍醐京弥一看就知道这孩子傻乎乎的,“很衬你。”

    一片漆黑的世界,就他一个萤火虫似得发着光,的确很像月牙。

    “......你呢?”

    暗沉的虚空中,点点星屑从空中落下,上不及天,下不及地。

    绚丽的色彩仿佛油画般染过远方,呼吸间形征变幻,恍若时光流转。

    草木荣枯,人世兴衰,沧海桑田,斗转星移。尘世辽阔,宇宙宏大,光之风奏起悠久的颂歌。

    只有“落下”永恒不变。

    这就是文明。

    这里不是他的领域,这里是他的梦——不知名的、外来力量引导出来的梦。

    对灵能力者而言,很少存在普通意义上的做梦。灵能力者的梦都是有意义的预知梦,他这个梦也不例外。

    居然初次见面就直呼名字,出乎意料的主动呢。或者说,没常识?

    “我......有点好奇,逆风......波及到水镜,未来......变得模糊了,”玖月牙晓说话有些乱七八糟,“看不到你,到处都没有,以前可以的,为什么?”

    “原来如此,”醍醐京弥调整姿势坐下来,把他抱进怀里,观察他金色的眼瞳:“牙晓,你是梦见?”

    “仅此而已吗?”这实在让人判断不出来具体是怎么回事。狙~击、武术、咒术都可能造成这样的结果。所以这意思是让他不要去赏樱吗?可万一这樱花是幻术效果呢?

    “.....嗯。”

    果然如同传言中一样没用啊,梦见。

    星轨昭示的命运是一种绝对,梦见看见的未来代表着必然。知道未来的人无法改变未来,可不知道未来的人更加没有反抗余地。不管怎样走都是死局。

    “可是......未来的画面模糊了,因为你,”玖月牙晓抓住他的衣襟,“为什么?”

    ......他怎么知道为什么!

    属于他的未来震荡开来,碎成颗粒的形状,投入水镜。水镜上划过片片流光,每一片流光都像被击中一样散开,变成了一段段金色的浪潮。

    “也许,是因为成为审神者的缘故吧,”醍醐京弥提出了最大的可能,“你知道审神者吗?”

    “......聆听神谕,辨明真神之人?”

    “字面上来说,就是这么回事,”醍醐京弥握住他的手,把他的五指掰开,轻轻交握,手掌相连,“神降的时候,我们有义务对神明做出裁决。”

    “......太傲慢了。”玖月牙晓喃喃道,“人类......怎么有资格?”

    “人类只需要对人类负责,”醍醐京弥歪了歪头,“就连神明,也不过是异物而已。”

    “太傲慢了!”

    玖月牙晓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时间竟激动得颤抖了起来,梦境世界亦呼应般掀起滔天骇浪。

    然而一切到了醍醐京弥面前都被迫平静下来。他不为所动,身上灵光熠熠,波澜不惊,外物不侵:“你看到了什么?”

    玖月牙晓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命运......神威出世,结界打破,山崩海啸,这是地球对人类的惩罚......”

    “人类,灭亡了......”

    他整个人都变得透明起来,蓦地一下化作萤火,从醍醐京弥手中消失不见。

    梦醒了。

    馥郁的花香引来了蜜蜂和蝴蝶,振翅之声夹杂着清风徐徐,显得格外恼人。

    醍醐京弥睁开双眼,发现自己仅仅在花园小睡了五分钟。那一位梦见能将渡梦运用地这么见缝插针,想必业务熟练,来头不小。

    “狐之助,出来。”

    醍醐京弥对着空无一人的桌面开口。

    过了一分钟,发现自己似乎真的被发现了,那只政府专用的黄色狐狸式神这才冒了出来:“呀呀,审神者大人不会是故意诈我出来的吧?”

    “我当然有把握,”醍醐京弥把狐狸抱到膝盖上,抚摸它的皮毛,“我是天才嘛。”

    “好吧,”狐之助甩了甩尾巴,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趴下来,“审神者大人找我有事吗?”

    “当然,”醍醐京弥看似漫不经心,却提出了一个相当敏感的问题,“有件事想要问问。你们,是不是改变了我的历史?”

    狐之助抖了抖耳朵:“这个嘛,每个审神者或多或少都被改变了未来呐。”

    “别装傻,”醍醐京弥抚摸皮毛的动作不紧不慢,“按照真实的历史,我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对吧?”

    “哎呀,审神者大人......”

    “我之所以成为审神者,是因为曾经被溯行军攻击,不想连累家人。现在想来,当时攻击我的不是溯行军,就是普通妖怪对吧?”醍醐京弥想通了一件早就该想通的事,谁让他没上过战场没见过真正的溯行军呢,“即使你们不救我,我也不会死在那里,你们只是顺水推舟,做了溯行军会做的事,让我成为审神者,进一步改变了我的未来。”

    “不然,审神者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这个星轨还未破碎,命运早已注定的时代。”

    狐之助的动作停滞了,显然,它正在和操纵它的高位者沟通。过了一阵,它才恢复活力,从他膝盖上跳回桌子,端端正正地坐下。

    “说到底,是我们救了你一命哎,这样不好吗?星轨不是那么容易撼动的东西,如果不是我们,你就会死得透透的了,谁帮你都没用,包括那个能看到未来的梦见。”

    “梦见本来就不能指望,”醍醐京弥随口反驳道,“这么说,那个梦见也是历史名人?”

    “这么谨慎,名字都不说出来?不过没差啦,无所谓的,”狐之助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你碰见的是哪一个,这时期出名的梦见各个都好会搞事......总而言之,这段历史对人类来说,相当重要,重要到可以让我们摒弃一些原则。”

    “例如改变历史?”

    “例如让你活下去帮我们改变历史,”狐之助又甩了甩尾巴,“你自己本身就属于历史的一部分,所以,只要你拥有足够的筹码活下去,就会自然而然推动未来。”

    “为什么是我?”

    “因为只能是你。”狐之助舔了舔爪子。“你知道世界末日的预言吗?那个预言马上就要实现了。时之政府来自星轨被击碎的未来,星轨破碎是果,预言打破是因。为了人类存亡,我们可是拼尽全力了呐。”

    狐之助看上去得意洋洋,醍醐京弥和它对视,直到狐之助又心虚地趴了下来,一边看他一边舔着爪子。

    “是吗?”醍醐京弥语气平淡,直接下结论,“骗人的吧。”

    “哎?!”狐之助咬到了自己的毛,“这逻辑有什么不对吗?拯救人类哎,你难道不高兴、不感动吗?”

    “比起拯救人类,我更愿意相信你们只是单纯工作失误,”醍醐京弥摸了摸下巴,“我总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世界仿佛只有我一个审神者,现在我知道了,这绝对不是为了拯救人类,而是因为,我的世界根本就没有溯行军这种东西吧?”

    狐之助被吓得毛都炸了,一动不动。

    “你们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根本不是同一个对吗?你们只是利用我给你们打工而已,再顺便收集一下异世界的数据,”醍醐京弥越说越肯定,“所以你们才能越过星轨改变我的未来,当然这一点我的确要感谢你们,帮大忙了呢。”

    狐之助的耳朵耷拉了下来:“你都知道了啊,一点也不好玩......”

    “所以人类灭亡是怎么回事啊?”

    “你自己世界的危机,自己解决吧!”

    “也是,毕竟阴阳师和妖怪都有了,想必还有其他超自然力量存在。”醍醐京弥语气轻快,显然没把预言放在心上,“拯救世界怎么可能只靠几个人,所以我果然没那么重要对吧?”

    “没理想没志气的家伙,我不要跟你说话啦!”

    “......嗯。”玖月牙晓伸出手,碰了碰他的胸口:“我曾经看到你死了。”

    然后醍醐京弥也看到了,漆黑的梦境画面一改,将“未来”呈现:樱花像雪一样飘落,而自己倒在血泊中,胸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贯穿伤。

阅读[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综]炮灰终结者重生西游之疯魔大圣洪荒之血海大魔尊[综英美]跪下!叫爸爸海贼之一刀必灭奥特曼之超神辅助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