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副省长夫人

第58章

  • 作者:季良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5-29
  • 章节字数:9252

远远望去,两辆警车电擎般地驶来。在云中乡的车站前停下,几个警察匆匆忙忙地往各辆班车上奔去。少许又下来了。十几分钟后,警车往市里的方向飞驰而去。

邱俊辉在心里说,果然如此,警察终于追上来了。今天,那几个年轻司机,好心好意地送自己到市里投案去,以免再遭暗算,却引火烧身。他们只怕难逃其究,谁能证明他们的清白?

“今天你们的帮助,我会永远记在心里。今生今世只怕无法报答你们的恩情,我只有说声,感谢你们!”

77、阴门山作证

邱俊辉握着年轻司机的手,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泪水终淌落下来,滴到他和年轻司机紧握着的两只手的侧背上,将肌肤浸湿一片。四目相对,情真意切。

“邱县长,人总有为难的时候,不要说感谢的话。我担心班车直开市里去,您在路途中就会被警察抓住,所以我才往阴门山旅游区驶来。我在路途中不敢载人,担心延误时间,被警车追上来。您到市里去,翻过这座阴门山就是。我猜想羊肠小道,警察不可能设卡守着,谁愿吃那个苦头。”

邱俊辉面对敦厚的年轻司机,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几个年轻的司机考虑得这么周到,为送他到市里投案去,为避免再遭他人的暗算,驾驶空无一人的班车奔驰着。

“邱县长,您把我的墨镜戴上,还有我的破帽子。您这样一路走着,就没有人认出来。我把班车停这里,是对面那条羊肠小道直通大山深处。就是警察追来,您进山后满山跑,树木枝繁叶茂,警察就没法找到。您下车后,我再驶云中乡去。”

“邱县长,后会有期,保重!”

“你们的恩情,我邱俊辉永世不会忘记……”

邱俊辉哽咽难言,戴上墨镜和帽子后,提着二瓶矿泉水和两包饼干,以及香烟与火机下车了,向对面的小道上疾步而去。

司机发动引擎,向云中乡继续驰去。

邱俊辉走到半山腰中,觉得体力不支,便在一块大石头上坐下来小憩。刚坐下,听到撕心裂肺的警笛声,响彻天空。于是,忙找一个制高点观望,云中乡集镇的景况,尽收眼底。

邱俊辉坚信自己的分析不会错,鞠兰琼和裘伊凤在公安局已恶人先告状,说自己负罪潜逃。今天,那四个年轻司机和车上的这个司机被牵连了,警察很有可能会找他们秋后算帐。

“邱县长,车到这里停,再不能往前驶了”

班车嘎然停下,邱俊辉的身子往前倾倒,差点碰到前面坐位的靠背上。他透过车窗玻璃,对车外瞟了一眼,云中乡的地形他很熟悉,这里距云中乡的集镇,还有几华里的路程。

“邱县长,我们知道您是一位好县长,鞠兰琼倚仗刚当市人大主任的哥哥,对您进行人身侮辱,我们敢怒不敢言。我们猜想您要到市法院投案去,所以就采取行动帮您。”

邱俊辉点点头道:“我别无选择。感谢你们帮助。”

“感谢!今天连累你们哥们了。”

“我们哥们不怕追究,邱县长不必担心。要是警察追来问我,就说您转车到市里去了。我们考虑您路上渴,给您买了二瓶矿泉水和两包饼干,还有几包香烟,以表达我们爱戴您之情。”

他不敢往下想了,扭转身向山上继续走去。司机给他买的香烟早在抽,一支连一支地吸,已经抽掉一包多。矿泉水也喝掉了一瓶,因走路出麻麻汗,身体里需要补充水分。

他来到一个制高点,举目看去,阴门山的景况全在他的视野之里。他想起来云雾县不久,与慕友滏初到云中乡的那天,听那些村民在叫“石喷水柱儿了”,当时乡长带他们看了这里的风景后,当即就触发了邱俊辉开发旅游区的构想。

不久,外商就来这里投资开发旅游区了。当初,外商为题写“阴门山”和“石”这几个字,曾找过省城有名的书法家,省城的书法家便把他推荐出来;说邱俊辉的书法精妙,渴骥怒猊,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说云雾县的旅游区是邱俊辉开发的,让他题字才具有深远的意义。

“呜呜”的警笛声传来,打断了他的思路。他凭高远眺,刚驶去的警车又杀回马枪了。不但如此,而市里和云雾县的方向又各驶来几辆警车。刺耳的警笛声,惊动了阴门山栖息的鸟儿,一只只的鸟儿惊猿脱兔,顿展翅高飞,向遥远的方向遁去。

刚开始,他没有料到事情会这么严重。而今看来,这是一起故意暗算,不让他迈进市法院门槛的半步,好从重判刑。那几个年轻司机尽管想得周到,走羊肠小道,可为时已晚,既然是有意暗算,那羊肠小道想必早就设卡了。今天,无路可走!

他主动投案自首去,是因为他有理由申辩,姬淑媛与他发生那事儿后,把材料全部打印完了才回家去。如果他强奸了她,她就没法再继续打印材料。无论谁都想象得出来,当时她的情绪会是个什么样子。尽管这个理由不能当作证据,但可供法官参考,在量刑的时候,或多或少会有些考虑,对他就会减轻处罚。

陡地,警察手中乌黑锃亮的枪,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来的光柱,刺入了他的眼中。见戴着大盖帽的警察已向阴门山里走来,便知事态已经恶化,他完全成了一名逃犯!

他坚信幕后策划者就是鞠兰琼的哥哥,因为他得罪过。他记得鞠兰琼的丈夫被“双规”后,鞠兰琼的哥哥打过多次电话,言下之意,对鞠兰琼的丈夫要网开一面。而他却要反贪局介入此案,使矛盾加深。因此,鞠兰琼的哥哥就耿耿于怀。

他没有办法到市法院投案去了。如果猜得不错的话,羊肠小道的出口,警察早就设卡守着了。警察在阴门山里搜捕,虚张声势,是逼自己向市里走去,进入包围圈,将自己生擒活捉。

警察平常办案没有这么雷厉风行。也许自己的案子重大,上级领导再三督促,公安局的领导迫于压力才闻风而动。要说自己手无寸铁,又不是罪恶累累、恶贯满盈的罪犯,警察却如临大敌,荷枪实弹,大有不把自己击毙,不罢休的势头。

今天,要是自己撞上素质低的警察,必死无疑!警察追捕在逃的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开枪击毙嫌疑人的情况很常见。到时说我邱俊辉拒捕,开枪警告而被误杀,责任就推得一干二净。

如此分析,警察也是有备而来。谁能说准这些手持枪支的警察当中,就没有鞠兰琼的亲戚和朋友。我即使死,也要死得光明磊落,不能死后还背上个“拒捕”的骂名,成为枪下的冤死鬼,给儿子种下一辈子的阴影,永远也抬不起头来。

邱俊辉想着这些事情,几包香烟快抽完了。地上到处丢的是烟屁股,仿佛天空中的星星,棋布星罗。

他平常的烟瘾很小,从没一支接着一支地抽过。人们常说在痛苦的时候抽烟,就可消散心里的忧愁和烦恼。可他的忧愁不但没有消散,反而愈积愈重,早已超负他的承载能力了。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阴门山就是他最后的归宿!无论是自己了断,还是被警察击毙,今天就是他在人世间的末日!

“叭”的一声枪响,不知是警察手中的枪支走火,还是故意鸣枪示警。枪声震感天空,响彻山谷,在阴门山里回荡。立马,那些被枪声惊吓的鸟儿,便展翅飞翔,落荒而逃。

警察沿着阴门山的小溪流,往山里头步步进逼。邱俊辉坐在半山腰中,看个一清二楚。他知道警察到阴门山的溶洞后,没有发现他,就会向两边的山上搜捕而来。警察刚开始搜捕,他以为只是虚张声势,而今却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势头。

这时候,邱俊辉着急起来。他想自己了断,怎么了断?这个地方又没有悬崖可跳。即使有些草木可毒死人,可自己又不认识它们。时间耽误久了,被鞠兰琼的亲戚,或朋友的警察发现,假装先鸣一枪示警,然后对准自己只怕就是一枪了。

果如邱俊辉所料,警察走到溶洞,四处搜捕后,便聚在一块儿指手画脚。然后分头向两边的山上搜捕去了。警察过小溪流的时候,抓着什么藤子,像荡千秋那样荡过去了。

邱俊辉见到警察的那个动作后,思索了很久,终想起当初与慕友滏和乡长在这里满山跑时,乡长曾说过那种藤子叫作葛藤,满山坡都长着,当地老百姓提炼的粉丝,很好吃。

邱俊辉终于想出办法,悬吊自尽。他想给省委的米副书记写封信,和给云雾县的老百姓,以及妻子各写封信,说明自己的情况,和今天被逼向绝境的遭遇,可身上又没有纸和笔。

他想咬破手指头,用血在烟盒上简单写几句话,却又担心时间被耽误,警察会从天而降。他想人死如灯灭,身后之事,人们说好说歹,反正自己也听不到了。既然今天是有意暗算自己,写下的东西也不见会转交给米副书记,何必多此一举!

他没有再想其他的事情,时间不等人,要赶紧寻找葛藤。

突然,石缝中生长着一株不知多少年的歪脖子松树,跃入他的眼帘。这株松树上缠绕着葛藤,并且有大指头粗,长得很壮实。

他快步走到松树下,双手抓住葛藤,将身子悬吊,以试负载的情况。葛藤很结实,将他整个身子吊起,安然无事。他试过以后,便搬来许多青石岩做垫礅,然后将葛藤打了个大套结。

他做完这些,又走到岩石的边缘,对山下望着,见警察已经爬上来,相距也就一华里路的样子。他知道今天自己不会被警察抓住抑或击毙,因为人窒息死亡,不足一分钟的时间。

他在人生最后的时刻,思念的是儿子,因为他当初就是儿子这个年龄,父亲离开了人世。他的父亲是那时候饭吃不饱,患上水肿病而死。他来云雾县后常往乡下跑,和老百姓促膝相谈,了解农村的生活情况,就是希望老百姓不重蹈他父亲的覆辙!

“嘭嘭”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邱俊辉的思路。

邱俊辉低头看去,是一个警察不小心踩到松着的岩石,石头滚下山去发出的碰撞声。陡峭的山坡上,警察吃力地爬行着;有时候抓着树枝,藉着树枝的牵引力,向上爬行几步。

突然,一个警察向上张望,与向下看去的邱俊辉的目光相遇,由于相距很远,双方都没有看清对方的面孔。可是邱俊辉觉得对方已经看清自己,为抓住自己正加紧往上爬呢。

“轰隆”的声音传来,把邱俊辉吓了一跳。他探头看去,又是警察踩到松着的石头,滚下山去发出的声响。不过这次踩着的是很大的石头,往山下滚时,石头与石头相碰,砸松的石头就跟着往下滚,在山谷中回响,十分刺耳,震耳欲聋。

刚才踩到松着的石头的警察,就是向上张望看到邱俊辉的那个警察。他对山上的人也许产生了怀疑,急着想弄清山上人的身份,往山上爬就加快了速度,匆忙中踩到了松着的石头。

往山下滚的石头差点砸到下面的警察,要不是下面的警察闪躲得快,早没命了。往上爬的那个警察再不敢加快速度了。

邱俊辉看到警察距自己站的位置愈来愈近,已经听得清警察的说话声了。他果然没有估计错,从警察的对话中口得知,要是拒捕,就开枪击毙。既然如此,今天就是自己的末日。

“儿子,爸让你失去父爱,爸对不起你,原谅爸吧!”

邱俊辉站在石礅上,一遍又一遍地呢喃自语。他想用心灵感应,让儿子知道父亲现在的绝境。儿子呀,父亲不是不心痛儿子,不是狠心要让儿子没有父亲,却是因说不清而道明的诬陷才走上不归路啊!儿子呀,你长大后,一定要理解父亲啊!

“轰隆”的声音又传上来了。不知哪个警察不小心,又踩到了松着的石头。与此同时,“叭”的一声响,震撼天空。

突然,“哗啦”一声,邱俊辉脚下的石礅四散开去,顺着山坡的惯力往山下滚,石头与岩石时不时碰撞,发出清脆的嘭嘭声,震撼山谷,在阴门山的旮旯里回荡,不绝如缕……

后来,省城的书法家来看过他的题字,说那拔地而起的岩石上的“石”几个草体字,刚劲有力,如锥画沙。那两山突出来的白色岩壁上,分别写着“阴门山”的草体字,鸾飘凤泊,与石的题字是家鸡野雉,仿佛不是出于一人之手。

他望着自己书法的风景名,心里不是个滋味儿。这时候,他为这些自然风景而担心,他被判刑后,他题写的这些风景名是否被更换,尽管字体已凿进岩石里去了,可命令一下如山崩!

阅读副省长夫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