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夜回到改开前

第三百八十五章 铁军干得好

  • 作者:丰本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5
  • 章节字数:6868

沈铁军说了句不是废话的废话,这位秘书很可能是上辈子传说中的老派人士,属于生怕友邦惊恐的那种,当然自从他在认识阿尔西时便做好了准备,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他,转头看了看何毅道:“当然这么干也是有大前提的,港岛的房价一万多港币一平米,换算成人民币就三四千块一平米,咱们坐的这么块地方就价值十来万。

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范畴,大家买房子并不是为了住,而是为了去投机赚钱,很多人都是靠银行借贷来炒楼,如果这个时候国家表明决心要收回港岛,那边早已被小报洗脑的人会怎么做?”

“舍得舍得,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舍哪有得?”

沈铁军微微一笑,这位在记忆里没听说过,转头看向了何毅道:“嗯,说到这里,我倒是有个不怎么成熟的想法,可以增加一下这个事儿的成功率。”

何毅飞快的点了点头,开口道:“没有顾忌的话,咱们可以讨论下。”

何毅的态度放的有些低,不知是沈铁军说晚辈的原因还是出于某种态度,便感觉这个传言中“傲气冲天”的博士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我现在在外投委工作,咱们也许可以互通有无下?”

“何叔你要是自己的钱我可以和你互通有无下,国家的就算了,我做的这个计划也不一定百分之百赚钱,如果有个亏损什么的,咱们国家可就那么点外汇——”

确认余国光是把自己的计划传了出去,沈铁军当即摇了摇头,这位现在和他一样是个副主任,级别却是比他高了二级,可国家手上有多少外汇他还是清楚的,虽然他有95%的把握能赚,可在钱没落进口袋前一切都是有可能发生,万一赔了可就搞不好影响到这位的未来,那罪过可就大了,说完瞅了瞅发现他没什么神情变化,接着开口道:“我要做的是港指指数,属于期货的一种,赚的话会很赚钱,很可能会在一天内翻一倍两倍的,当然要是亏的话,也会很亏钱,有可能一天就亏没了——搞不好还会背一屁股债。”

“就是由国家出面,刊登收回港岛的决心。”

沈铁军说的有些慢,一双眼睛梭巡在几人的面上,他很想从这些面庞里看出些有用的信息,然而事实证明他想的有点多,竟是半点信息都没看出来,只得继续开口道:“我原来的计划,是想引用设计师上个月会见美利坚华人联合会会长时的话来引申,引申的内容便是对港岛未来归属的猜测,按照以我对港岛房市和股市的认知来看,有95%的可能会导致重挫,而我则在发布这个内容前,抢先在期货市场上做空港股指数,通俗来说就是我买跌,如果下跌了就是我赚钱,然而如果上涨了,那么我就会赔钱——”

“你这么做,不就是投机那一套?”

郭路生眼睛一瞪脱口而出,接着发现几人都看了过来,才醒悟语气有些冲了,开口道:“这不生则死的——”

“钱是个好东西。”

“所以我才趁着现在这个机会说了。”

沈铁军瞅着正位上的梅老就笑,这才是他敢秃噜这么多的原因:“我今天是以晚辈的身份来拜访的,谈的这些不是工作,只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可能还不成熟。”

“好~”

梅老顿时笑的见牙不见眼,他很满意沈铁军摆出的这个不卑不亢的态度,不过是听到后面还是收起了脸上的笑,开口道:“你要说别的地方不成熟我还可能相信,赚钱的事儿上你要是说不成熟,现在怕是没几个人信的,这不何毅听说你要来,就提前来等着了。”

“铁军,我听一些同志说你对港岛的股市很有些研究?”

“那这样就太冒险了吧?”

自从打过招呼,一直未出声的郭路生在旁边开了口说过,瞅着沈铁军满脸好奇:“你真舍得——”

“卖了房子跑路?”

何毅下意识的开了口,他在的单位涉及不少经济方面的业务,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所以对于那块地方的乌烟瘴气有着极其清晰的认知,不过对于那百分之五的机会也是有些好奇:“你要是失败了——”

“我还年轻,魔方都还在,只是现金没有了。”

何毅挑了挑眉毛神情不动的冲着沈铁军说完,转头便对梅老露出了个灿烂的笑脸:“梅老,您这可是亲眼看到的,我可不是故意跳进来的。”

“嗯,铁军干得好!”

梅老又是笑的见牙不见眼,夸完沈铁军后面上的笑渐渐敛起,开了口道:“港岛,是一定要收回来的,上次设计师说起的时候只是释放了下姿态,现在看来这个事儿也该提上日程了,不过铁军我要先问你,比如你的计划实现了,你赚了港岛的钱,股市也下跌了,房价也下跌了,那会不会产生什么麻烦?”

“下跌是因为局势动荡导致的前途不明,投资者在无法保证自己利益的情况下,会抛售手上的房子股票来换取现金,然后移民他国导致的。”

沈铁军面上同样收起笑容说过,又继续正色道:“但是,港岛的地理位置和大环境决定了它是无法替代的,最起码在短时间内无法替代,所以会吸引别的投资者过去,对于眼光长远的投资者来说,这才是真正入场的好时候,房子便宜股票也便宜,买到就是赚到——”

低买高卖的道理都懂,何毅听的是默然点头:“那么就是说只要国家发布这条消息,那边房市和股市就会应声下跌?也就达到了你的目的?”

“对,我的计划就是在建立足够的空头后,再发布相关信息。”

沈铁军说着看向了面无表情的何毅,自打见面以来他好像只在门口的时候给自己露过笑脸?

梅老和郭路生坐了没多大会走了,留下何毅陪着沈铁军和楚大招又聊了会,也都是集中在操作节点上,由于开始时间还没确定,那么节点控制也就只能是以模糊的概念表述出来,好在双方都不是普通人,确定后算是当了半个主人将两人送出了门。

“唉,那谁,我爷爷让我给你个东西。”

出了大门还没来得及开口告辞,院子里冲出了个男人,穿着的绿色军大衣戴着个斜斜的帽子,手上拿了个卷轴,沈铁军看到连忙接过,开了口道:“嗯,谢谢!”

“我爷爷给你的,不用谢我。”

男人面相稚嫩却是留着撮胡子,沈铁军笑了笑冲着何毅开口道:“那您回吧,我们走了。”

两人转身离开,楚大招也不看身后的人回没回,自顾自的探手揽住了沈铁军的胳膊,还没开口就听男人的声音远远传来:“唉,那是我爷爷给你的,不是给她的。”

头也不回的挥挥手,沈铁军看了下右手腕上的表,距离11点还有15分钟,望着空荡荡的胡同就知道李雷还没来,这年月谁家有辆自行车那也不会摆在外边,冲着外边一指开口道:“咱们走两步,怎么样,这下满意了?”

“哼,不告诉你~”

揽着沈铁军的左臂,楚大招被黑纱遮起的面上现出了愉悦,脚步轻快的嗓子眼里还哼哼着什么,只是两人并没走多远就停了下来,临近春节天气转暖,早先冻上的雪开始化了,两人在梅家院子里还没发现,走了这会儿的鞋上不约而同的带了些泥点,就在这时胡同口处传来了阵刹车的声音,一辆拉达轿车斜斜的停在了路上,很快车门打开王亮跳了下来:“你们这么快就出来了?”

“人家又不留饭,还不得早走会,总不能等到饭点再走吧,那也太虚伪了。”

没等王亮转过来,沈铁军拉开车门帮着楚大招坐进去,又把她的裙摆给放好,这才关上了车门,从另一个方向上了车,顿时看到旁边两个油纸包:“咦,你又带过来的?”

“嗯,我奶奶说给你尝尝的,回去听说你借花献佛了,正好家里还有,这不听到我来接你,就让带给你了。”

李雷说着吭哧吭哧的发动着车子,很快车子往前一窜,慢悠悠的开上了大路,沈铁军转悠着两眼开口道:“这车子年龄我感觉比你们俩加在一起都大——”

“嘣——”

一声大响传来,沈铁军吓了一跳还以为车胎爆了,就听前面王亮开口道:“下面有用“水雷”炸鱼的,两毛钱一个呢。”

这会儿一百响的鞭炮才一毛钱,沈铁军是眨了眨眼才明白水雷是个大号鞭炮,这时车子拐出沿海路上了大道,边上噼啪作响的鞭炮声才少了,大街上的自行车却多了起来,望着充满希望的一张张面庞飞快消逝着,车子很快停在了家门口。

“这会儿正是下班高峰,你们路上慢点。”

沈铁军不知道这俩货为啥没搭他问车子的话,只以为人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直到下车才再次开了口,王亮趁着给他开车门的时候嘀咕了句:“这是李雷爷爷的车——”

涉及到人家的长辈,沈铁军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想象下三十年前的出租车司机——指不定里面有什么难念的经,也就怪不得能开着个破车跑天街上揽活,便挥手目送两人开着车走远了。

楚大招已经拎着两份点心进了家,沈铁军下意识的转头往路边看了一眼,就见到林家博骑着个自行车过去,连忙打了个招呼:“林大哥。”

“唉,回了吧,赶时间~”

停都不停的踩着自行车吆喝了声,林家博一溜烟的踩着自行车远去,沈铁军看了看他的精神头还不错,看样子王乐那小子过两天就能出来了,正想着进了家门就见一身西装革履的李小强站在堂屋门口,嘴皮子都冻白了,连忙开口道:“我还想着回羊城找你呢。”

“这不是我二大爷烧百日祭,我就跟过来了。”

李小强白皙的面上笑容敛去,跟着沈铁军进了堂屋关上门,到了太师椅上拿起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了个本子,看向了旁边的沈铁军和楚大招,开口道:“去年网点总计收入843万7800块,支出56万2300块,主要用于采购原材料和人工——”

李小强是网点名义上的负责人,而这一年里也确实是他在具体经手,沈铁军和楚大招两人一个不问一个远在地球另一边,再加上财产分割配合相关部门处理这些玩意,直到年底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是账本。”

“现在这个网点是我的了,大招和王哥我已经用钱买断了,现在我给你这个网点五分之一的股份,你继续负责就是。”

沈铁军拿过账本看了看说着,发现从头到尾整个就一流水账,直接又塞回他手里:“找个专业点的会计做下,李科的事儿给你说了吧?”

八百多万去掉支出还剩下七百多万,五分之一也有一百多万了,李小强虽然知道沈铁军一向大方的很——这还是他从网点里其他人那听来的,却也没想到一年就成了百万富翁,捏着账本飞快开口道:“说了,我是没钱给她买,后来我妈说满中国也只有你才这么败家,复制一套吃又不能吃喝又不能喝,嗯,也只有你这么有钱的才能玩的那么高雅。”

“正好在这些钱里给她转过去两百万。”

沈铁军倒是没在意,李贵菊没劈头盖脸的喷他满脸唾沫就算是好的了,当然也是两人有两年没见了,接着开口道:“李老师还在羊外吧?”

“嗯,我们今天下午就坐飞机走,我连行李包都带过来了。”

李小强是知道沈铁军今年要回羊城的,不过这次他进京不光是知道李科给喜欢的编钟拉了个赞助人,一双眼睛从楚大招脸上扫过,落在了沈铁军的脸上:“那个,李科知道我在做歌带后,就翻唱了你的两首歌,别说还唱的真不错——”

李科本身就是央音音乐学系大三的学生,学的专业还是音乐学和艺术管理,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对编钟有想法的原因,沈铁军又把许静谱曲演奏的活给了她,拿到谱子后在学校里找几个好友折腾一番,不差钱的呼朋唤友好不快乐,倒是没想到她还会演唱,也就跟着开了口道:“她今年就大四了,该毕业了吧?”

“我们家都管不了,见我还说我不如你这个外人亲,编钟也不给她买——”

李小强说着就笑,他到不在意旁边的楚大招会不会吃醋,因为李科对沈铁军是已经死心了,这对他来说算是松了口气,家里人是不知道这位的身边围了多少女人——还都是极其优秀的女人才那么想的,单就他知道的一个巴掌就数不过来,现在看到她自己放弃算是松了口气,要是真惹了楚大招醋意大发,他当年也是见识过枕边人吹耳旁风的威力:“我妈想让她去羊音当老师,现在没说行也没说不行,那就是默认了,她性子就这样。”

李小强说着还望着沈铁军,一双眼睛比以前是有了明显变化,沈铁军也知道这货在等他开口,眼前闪过了李科的小脸,点头道:“嗯,那就让她去唱吧。”

自打前两年沈铁军让人把三首诗谱了曲子,这些时间里也有不少人翻唱过,可那大多是在各种晚会庆典上面,像是李小强这么说的,那肯定是想灌制盒带去发行,想想继续这样放着也是浪费,便开了口道:“好吧,她负责唱,我负责分成,咱们三家平均分,原料上的事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钢哥都打好招呼了,烈哥经常带我和他们领导吃饭。”

李小强说着就笑,网点在交给他后算是趁着机会又改制了下,出厂价是成本的百分之二百——发给各个网点的负责人,按照盒带来算也不会超过三块,剩下的至于各个区域总代加多少钱往下发和网点无关。

看似薄利多销实际上属于暴利行业,因为网点这边发货数量是以五万为起点,全国十几个大区只是一种盒带就要发六七十万,这也就是第一年没有磨合好,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被调查导致的。

李小强单是茶就喝了好多次,账本名册全部拿走还以为会被抓起来打靶,没想到过了些日子又全部送了回来不说,直接部队来人把库藏的酒都给拉走了,后来从杨烈那得知沈铁军过了关,这才是把心又放回肚子里,不过也算是吓的死了一回,现在总算是守得云开明月现:“你要是没事儿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那边杂七杂八的带子太多,最近我看到文件上多了些对羊城现状很不满的文章,你一定要给我抓紧这一块,另外你去让人找找《跟我学》这种工具类的声像制品母带,咱们不光要看到人们对娱乐方面的需求,也要兼顾到目前英语热的现状,一套正版的差不多要上千港币,咱们卖一百块一套,里面我感觉最多四五盘磁带就都能装下了?”

李小强是好久没听到沈铁军对网点的安排和指手画脚了,因为他知道这位并不是个愿意去做具体事情的“官”老爷,当然要是想到具体事情的话那就代表着是必须要执行的,也就从包里摸出了笔记本和笔,飞快的记了行字后抬起头来:“现在想学英语的人可不少——”

“还没开始呢。”

沈铁军笑了,自打他进京后为了让网点平安落地,先是拉上了群小哥斯拉,后来更是将非法收入全部上缴,以至于自己都要停职接受调查,可以说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现如今总算是洗白上岸,他对于这些灰色地带的钱也就不再排斥,当然在心底里面的目的还是要留住这个网点,只是这会儿没人看出来罢了,渠道为王的时代还隐藏在重重夜幕之下。

工作上的事情安排完,沈铁军又和李小强敲定了初一会给李贵菊拜年,便将人送出了大门口,去年铁将军把门也是因为当时他二大爷病重,现如今连百日祭都烧完了,剩下的也就是些记忆了。

“你对网点很看重。”

随着屋门打开一阵冷风吹进堂屋,楚大招裹紧了身上的披肩,刚才她连声都没出的观察着,便陡然发现自己以前忽略了很多,心中的不解也就愈发多了:“可留着它用处也不大吧,不能投机倒把的网点——”

“我为它付出的太多了,七千万现金加上一千五百万美元,这就是差不多一个亿了。”

沈铁军到了楚大招身旁坐下,自顾自的倒了杯咖啡喝了口道:“要不是我误打误撞的让魔方刺破了科威特的泡沫,从而让全世界开始关注咱们,后来随着我要对港股下手这些消息传出去,恐怕不被拉去打靶也能把牢底坐穿。

网点的事儿你不要把它看做是负累,毕竟它见证了咱们俩的感情,李小强是有些小心思,可从去年这一年来看还是比较好的,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直到尘埃落定再做出选择,他想要走的高很难,当然想要下去也不容易。”

“你感觉网点还会有机会?”

楚大招默默的坐在沈铁军旁边,她对李小强谈不上观感,只是个普通的职业经理人而以,这种人让一家企业保持现状很简单,那就是按照既定规章去执行,赚不了大钱也亏不了多少小钱,属于保守型企业喜欢的。

遍布整个沿海地区的网点是楚大招一手组建的,她甚至还记得当时汗流浃背的在火车车厢中累虚脱的情形,想到这里便探手抓住了沈铁军的大手,迎着双莫名的眼睛开口道:“你只是说了那边有的问题,这是在锻炼他?”

“要给人学习成长的机会,李小强还是不错的。”

沈铁军还以为她想到了什么,他先前和李小强说的隐晦,用的借口还是别的地方,想象下突然间和自己抢市场的竞争者都没了,整个市场上就剩下了自己——那就可劲儿跑马圈地吧!

顶点

沈铁军笑了,何毅能这么问,说明是听进去自己说的东西了:“所以我能输得起,但是您手上的外汇就不一定了——”

“你这挖坑的本事不错,我竟然跳了进来。”

阅读一夜回到改开前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