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楚汉无双

第一卷:书山有路 第六十三章:一路向北

  • 作者:二刀笔
  • 分类:武侠修真
  • 发表时间:04-13
  • 章节字数:10812

“哼!”感觉到前方的脚步声停了下来,虞清转过头便看到那九个鬼王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虞清项遥两人,连忙松开了手,脸上一片红晕,随后便小跑着朝前方走去。

“老大,下辈子投胎,我可不要找这样的娘子…”

“恩,之前在临淄城里有过一面之缘。”思忖里片刻,项遥才憋出了这句话,然后连忙低下头不敢与虞清对视。

“行吧,一会儿那秦逊承认了自己的过错后,还劳烦无极剑将我们送回地府,我们也好安心投胎了。”男子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随后便撇开了这个话题。

“好。”

“什么?”剑灵听闻项遥的话后,连忙跳出项遥的怀中,悬浮在项遥身前瞪大眼睛问道。话音刚落,剑灵便感觉有一股阴气自南面而来,抬头望去,正是之前的那位女鬼王。只瞧那股黑烟飞到了男子鬼王身边,在他耳边轻声言语了一阵,走在前方的男子便转过身看着不知所措的项遥。

“刚才那把枪,是你的吗?”在项遥走过男子正要继续往前走时,背后传来了一阵儒雅的声音。

“不是我的,是我师傅借给我的。”对于男的提问,项遥一头雾水,但仍是将真相告诉给他。

男子先行朝前方走去,而项遥则跟在了男子身后,在走过虞清身旁的候,被一只纤细的手给抓住了耳朵,不用想,这肯定是虞清。

“刚才那个狐媚子你认识吗?”虞清将项遥拖到一边,邪魅地问道,旁边的小龙儿与剑灵立马撇过头不敢去看。

“认识,啊…不…不认识…”项遥刚说出认识,感觉耳朵上的那只手突然又加劲儿了,便连忙改口。

“不认识?我刚才还听说你与她在临淄见过一面呢,怎么又变成不认识了?”

“没没没,你刚才听错了…”

在鬼王朝法阵走去之时,悬浮在空中的金色人影便松开了无极剑,而无极剑在下落的过程中变幻成了剑灵的模样。那金色人影在空中双手抱拳向项遥辞别,不等项遥还礼,便化作了点点金光消失在了夜空之中。剑灵飞到了项遥的肩膀上,一脸好奇地看着他体内的那把长枪,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长枪在感受到剑灵的目光时,居然从项遥的体内跳了出来,还未等剑灵开口,那长枪便飞入天空朝南飞去。

“项遥,这把枪是谁给你的?”待长枪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后,剑灵一跃跳到项遥的怀中,眨巴着清澈明亮的眼睛朝项遥问道。

“我师傅给的,说是借我用一用。”对于长枪的不辞而别,项遥也是充满了疑惑,知天给这把枪的时候,甚至连名字都没告诉自己。而且,那把枪给自己的感觉极为熟悉,和梦境中的那一把一模一样,难道这是二千年前的自己用过的?

“那把长枪我感觉很诡异,我都看不透它的来历,而且枪身上的阴气很重,比与我打斗的鬼王的阴气都要重上许多。”

“是吗?那把枪还将一位鬼王吸了进去。”

“不是你的就好,方才那把飞走的长枪,在路途中被一个年芳十岁的小姑娘给截下了,看那穿着,应该是西域人士,你认识她吗?”

男子话音刚落,前方的虞清和小龙儿同时停下了脚步,耳朵里回响着年芳十岁,西域人士的声音,这不正是迪力艾莎吗?一时间,虞清和小龙儿同时看向了项遥,看着虞清脸上的怒气,项遥感觉到一阵头大,这个鬼王,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而且自己该怎么回答?

“对对对,老三说得对,宁愿孤独一辈子也不要找这样的…”

“呃…你们说得…”

听着九位鬼王的议论,项遥感觉脸上烫得如同放上了一块木炭,前方的虞清亦是如此,项遥连忙加快脚步从九位鬼王身旁跑过,却又不敢跑到虞清身旁,后面又传来了九位鬼王的笑声,虞清和项遥恨不得把头钻进地里。

“项道长,你方才所讲的案子,是否是两百年前金府的案子?那件案子在我刚来平阳郡的时候便看过了,这件案子的定论只写下了奇案,不知道里面是否有所蹊跷,还请项道长告知本官,本官定会给金府上下一个公道。”柳梓道走上前对项遥施礼说道,刚才看到项遥与他身后的九位鬼王之时,又听项遥提起两百年前的案子,柳梓道心中不免把那鬼王与案子联系到了

一起。既然那鬼王知道两百年前案子的因果,何不趁此机会断了这一桩百年奇案。

“柳大人,你不必问了,两百年前发生的事,今日当着平阳郡的街坊乡亲,就让我秦逊一一告诉你们吧。”正当项遥想开口说时,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位男子,正是赌坊的伙计郑峰。

“各位乡亲不要怕,我已经死去一百多年了,之所以没有投胎转世,只因心中的愧疚。两百年前,我与金奂是一对要好的朋友,我们两家在平阳郡共同行商,摩擦是免不了的…至此,在我死去的那一刻,我便想起了年轻时犯下的过错,如果当初我能够大度一点,就不会害得金府上下死于非命,也不会让自己一直愧疚着。在此,请柳大人为我作证,我愿捐出秦府的所有财产,在平阳郡各地修建书院,并且为金家建造一所辞让,每逢佳节,我秦府后代必须前去跪拜祭祀,你们听清楚了吗?”秦逊缓缓地将二百年前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说到痛心之处,眼里流下了忏悔的泪水。

“谨听先祖遗言!”在秦逊开始说起二百年前事情的时候,男子鬼王便将秦府上下一百二十余人的魂魄给还了回去。秦府人醒来之后,便看到前方的郑峰正在将两百年发生的事情,如今这件事情已经浮出水面,而且周围的老百姓又齐齐看向秦府众人,作为秦府的一把手,秦鹤率先开口答应了秦逊的要求。

“好了,我心里的病终于可以放下了,两百年了,弹指间啊…”众人瞧着,在郑峰说完话后,一道黑色的烟气便从他的体内飘了出来,那烟气在升入空中之后,随着一阵微风,便消散了。

“众位乡亲,两百年前的案子已经结了,秦逊也已经认罪伏法,今晚让乡亲们担惊受怕一场,还请乡亲们不要见怪。请众乡亲们记住,这次拯救我们的,便是这位项遥道长,他乃是稷下学院的学子,更是清风观的观主!”眼见此时已经结尾,柳梓道便转过身面对众人说道,并将项遥的真实身份给说了出来,只不过在转过身的时候,哪里还看得到项遥的影子?

此时在山顶的金府之内,剑灵变回了无极剑,在金府的院中设下了八卦阵,已经了了心愿的男子率领八人缓缓走入八卦阵中,男子朝项遥抱拳行礼,不等项遥开口,便消失在了八卦阵内。待鬼王走后,项遥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得以放下,只不过心中却还是有一个疑问:那个阴罗附鬼玉,到底是谁给那男子的?

“真的不去和王哥哥告个别?”正当项遥思考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虞清的喊声,回头望去,便看到一脸怨气的虞清正看着项遥。

“不去了,如果我们此刻回去,柳大人肯定是要给我们建造寺庙什么的,这有违我们的初心,道清观主也不希望看到这些事情发生,告诉他清风观就行了。”项遥朝虞清傻傻地说道。

“不说就不说吧,那我们接下来就去京城了?”

“对呀,去京城。”

“夫君,你穿道服可比穿书生装好看多了,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在临淄城的时候,听到大家叫我虞学士,当时我心里开心得很,恨不得他们一直这样叫我。”

“我也和你一样。”

“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说什么?”

“哼!”

距离崖山一百多里外,有一处溪流,溪流上还结着一层薄薄的冰,周围的百姓早已吹烛睡下,显得格外安静。在微弱的月光之下,只见一个年龄约莫十岁左右的女孩正蹲在冰面上瞧着水下游来游去的小鱼儿。女孩很耐心地看着它们,过了片刻似乎觉得无趣,便伸出手指在冰面上戳了一个小洞,然后将细嫩雪白的手指伸进洞里,随着女孩的搅动,只见冰面下的水流越来越急,犹如龙江大水般朝前方流去。

玩了片刻,女孩站起身,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左手往后背一伸,便拿出了一把通体黝黑的长枪,女孩对着长枪自言自语地说道:“两千年前,你陪着他南征北战,东征西讨,哎呀,我都觉得我现在是个话婆子。再来一遍,你能不能把两千年前他的事情告诉我一些?唉,你别生气嘛,你又打不过我,把你骗到这里我只是想知道他的以前。”

那长枪在女孩手里越发铮鸣,枪身剧烈地颤抖着,不过随着女孩用力一握,那长枪立刻恢复了安静。女孩见长枪并未说话,然后又自言自语地说道:“我知道生气了,不过你想想,现在你的主人正处在危机之中,我是想保护他的,可是我不好出手,这是他必须经历的劫难。就像今晚的事,是那个姓赵的老头子两百年前就预谋好的,而且又有那位白胡子爷爷在里面推波助澜。虽然我想保护我未来的夫君,可是我的身份一旦出现,就会引起两国交战,到时候死伤人了,项遥哥哥就会生气的。

所以呢,我想知道他两千年前的事情,想知道为何在鸿门宴的时候,他没有杀掉刘邦;想知道他兵败

乌江的时候,为何没有过江东;更想知道,陪在他身边的虞姬,是何德何能让他一辈子只爱她一个。还有呢,我想把这江山打下来送给他,不知道他是否愿意,也算是了了他当年的一个心愿吧,你说呢?”

感受到了长枪微微的悲鸣,女孩开心地笑了笑,然后便将高出两个自己的长枪背在肩膀上,哼着从小听不厌的歌曲,蹦蹦跳跳地朝北方走去。

“山外有座庙,

庙前有条河,

河名乌江葬霸王,

不知为何他不过…”

虽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走夜路了,因为方才那鬼王的影子还在脑海里,所以虞清还是有些害怕,紧紧贴在项遥的背上,虞清傻傻地回忆着那九位鬼王说过的话,心中也是疑问,难道自己真的不够温柔吗?可是徐姐姐说温柔贤惠的女孩子容易被欺负啊?不过呢,只要项遥哥哥不说,其他人就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

剑灵和小龙儿被项遥派去春来客栈去那箱笼了,都过去一盏茶的时间了,他们两个还没有回来,项遥心中不禁担心了起来,不会是被王哥和老板娘给发现了吧?那两个笨蛋别被收买了就行。

“清儿,从今天开始我习武好不好?”不知为何,项遥随口便说出了这句话,说完之后便停下了脚步,等待着虞清的回答。

“习武干什么呢?不是有剑灵和小龙儿保护我们吗?师傅这次让你下山,是让你找一个理,这个理是你走出来的,而不是拳头打出来的。”虞清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呆子,怎么想一出是一出的。

“师傅的嘱咐我没有忘,可是遇到危险的时候,我帮不上你,总靠着剑灵和小龙儿也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而且,即使他们顾不过来,还有一个人可以帮助我们啊。”

“谁?”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虞清一脸怨气地说道,只不过项遥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一想到那个狐媚子说的话,虞清就一肚子气。

“那好吧。”

又往前走了片刻后,项遥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回身望去,便看到了风尘仆仆前来的王小余,在王小余身后,还跟着耷拉着脑袋的剑灵和小龙儿。

“项遥,你走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王小余跑到项遥身前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地说道。

“我…”项遥看着王小余背上的两个箱笼,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剑灵和小龙儿在看到项遥后连忙躲到了王小余背后,不敢与他直视。

“先等一下。”似乎是累得不行,王小余一屁股坐到了雪地上,伸手擦着脸上的汗水说道。

此时周围格外宁静,残月的柔光铺在大地上,道路两旁空荡荡的,伴随着微风,远方的山上偶尔传来雪落的声响。项遥将背上的虞清放了下来,见到王小余,虞清贴心地跑到王小余身后,弯下腰给王小余捶背,看着傻傻站在那里的项遥,虞清有一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这个呆子,遇到事情总是楞在那里。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身后的道路上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三人同时望去,只见一个身影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朝这边走来。项遥没有多想,小跑着朝那个身影走去,王小余正想起身却被虞清给按了下来。待项遥走到那身影前,低下头不再说话,那人正是慌忙赶来的老板娘。

“你个臭小子,走之前都不知道去姐姐那里看一眼?和杨戬那个没良心的一样,出去快两个月了,一封信都没来过!”老板娘揪着项遥的耳朵哽咽道,今日这一幕,老板娘不禁想到了杨戬,都说男子负心,眼前的项遥又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我不是怕见了你们不舍得走嘛。”项遥抬起头看着老板娘,见她脸上流下了泪水,两鬓的青丝早已经被汗水沾湿贴在了耳边两侧,为了安慰老板娘,项遥思忖了片刻才说道。

“你呀,都知道你不会说话,这一听,就知道是你故意讨我开心的。诺,这是给你和虞清做的两身衣服,里面还有虞清爱吃的甜点,如果吃完了,就回来拿…”老板娘伸手敲了敲项遥的额头,声音越说越小,到了最后,伸手捂住嘴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姐姐,你别哭啊,我和清儿会回来看你和王大哥的。”看到老板娘蹲在地上哭了起来,项遥连忙将她搀扶了起来,而前面的虞清和王小余此时也走了过来。王小余不顾项遥和虞清的眼光将老板娘抱在了怀里,如同安慰一个孩童般轻轻拍打着老板娘的后背,对着怀里的老板娘柔声说道:“好了,别哭了,他们有空会回来的,时候也不早了,让他们早些赶路吧。”

项遥接过王小余递来的包袱,与虞清站在一排,对着王小余夫妻二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后便转身朝前方走去,两人时不时地回头望着,直到看不见王小余两人的身影…

(本章完)

半盏茶后,项遥和虞清来到了法阵前面,此时法阵里的百姓已经安定了下来,项遥走到法阵前,念动道语,将法阵收了起来。里面的百姓在看到项遥以及他身后的九位鬼王之时,连忙往后退去,柳梓道心生疑惑,项遥怎么把鬼王给带来了呢?

“大家不要慌,他们不会伤害到你们的。今日恰逢柳大人也在现场,就请柳大人给断一个已经尘封二百余年的案子。”项遥走向人前大声地说道,为了防止秦逊的鬼魂逃跑,让剑灵与小龙儿封住了法阵周围。

阅读楚汉无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