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文小说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被反派圈养的白月光

85 第 85 章

  • 作者:西瓜灯
  • 分类:都市言情
  • 发表时间:09-24
  • 章节字数:9810

嘤嘤怪白了她一眼,认命地整理实验器材。

离开实验楼,俩人上了车,肖若忙问:“等了很久吧?”

而且!对象还是那位经常出现在财经报纸上的那位!

真人比照片上更好看啊。

和师姐站在一起, 十分养眼。

见此, 肖若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她抬头对几位师弟师妹说:“那我先走了,你们记得写实验报告。”

“好的, ”模样阳光帅气的师弟上前一步,接过她手中的东西,声音温柔, “师姐一个人吗, 我送您回去吧?”

换下白大褂的肖若拿上自己的包准备离开,她朝他们挥挥手:“我先回去了,下周见。”

“好的, 师姐再见。”

目送肖若离开后。

“嘤嘤嘤, 我失恋了……”

“你那是自作多情。”开口的是乖乖女,说话却半点不留情,直戳人少男心。

三年后。

某大学实验室, 几个身着白大褂的人正围在一起, 大家的视线都在那个正在认真讲解的女人身上。

肖若讲完后, 看着眼前几个师弟师妹, 笑着问了一句:“要是不明白的, 可以再问。”

一个模样乖巧的女孩子点点头:“谢谢师姐, 您讲过后我都能明白了。”

其他几人也点点头。

“谢谢你了,不用, ”肖若看向实验室外的一个身影, 笑了笑, “我先生来接我了。”

“……!”刚来的研一师弟师妹们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门外,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这位低调又漂亮的师姐居然已经结婚了!几人都是从别的省考入这个学校的, 所以还不清楚这位师姐居然这么早就结婚了。

“刚到不久,”沈蓦倾身替她系好安全带,一边问,“刚才实验室的那几个是?”

“他们啊,我师弟师妹,导师让我帮着带一段时间。”肖若看向他,“怎么了?”

“呵,没什么。”

肖若早就习惯他的气息,却仍旧还是会为他的吻动情。

等沈蓦离开她的唇,肖若眼底漾着一片春水,倒映着他的模样:“你是不是生气了?我下回会早点的。”

“嗯,”沈蓦应道,然后问,“晚上想吃什么?”

肖若想了想,说:“我想吃你做的糖醋排骨,还有白灼虾……”

闻言,沈蓦笑:“那我们直接去超市买食材?”

“嗯嗯。”肖若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沈蓦似乎还在生气。

为什么呢?

俩人结婚三年了,很少有什么摩擦,倒是沈蓦经常包容着她的一切,家里的一切都处理地妥妥当当,从来不会让她操心什么。

反正,肖若还是老样子,除了学术上认真,其他时候都迷糊得很。

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俩人来到超市,肖若还是没想通。她跟在沈蓦身旁,看着他拿食材。

肖若不会做菜,买菜也很马虎,时常让沈蓦哭笑不得。后来,不管是买菜还是做菜,全都由沈蓦包揽了下来。

结完时,女收银员永远是面无表情的冷淡样,头也不抬:“一共317.2元,请问刷卡还是现金支付?”

沈蓦从钱包里拿出卡,递上。

接卡的时候,女收银员恰好看了他一眼,顿时怔了怔,随即脸爬上了红晕,嗓音也变得温柔了许多:“请先生输入密码。”

沈蓦把密码输完,支付成功。

“先生,请收好您的卡。”嗓音甜度又高了几分。

沈蓦看着她,温和地笑:“谢谢。”

一旁肖若顿了顿,见俩人之间气氛好得不行的模样,有点没回过神。

走出超市,上了车,肖若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个收银员,是不是喜欢你呀?”

“呵……”沈蓦低笑,“若若在意吗?”

“当然在意了!”肖若睁大眼睛,看着他,“你还对她笑得着这么温柔……”

沈蓦长得这么好看,一笑杀伤力更大了好吗。

肖若伸手抓住他的领带:“你老实说,是不是想爬墙?”

对上她略委屈的眼神,沈蓦眸光一顿:“爬墙?”

“你红杏出墙!”

这么轻易断定了?

沈蓦心中觉得好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她生气了。

很少见若若生气呢。

就像被抢走了松果的小松鼠,鼓着腮帮子生气的模样,很可爱。

这么想着,沈蓦手已经伸过去了,轻轻捏了捏她脸颊,笑:“吃醋了?”

“哼,谁吃醋了。”肖若不满地看着他。

“可我吃醋了。”

“……”肖若顿了顿,“你吃什么醋?”

“你那个师弟看你的眼神明显不一样,怕不知道若若是有妇之夫吧。”沈蓦知道她迟钝,但还是会为此感到焦虑,“若若没发现吗?”

“……我才刚开始带他们,”肖若有点懵,“而且,我跟他们并没有什么交集,都是一个导师,我……”

肖若有点丧气,她是真没注意到这方面,而且,身边的人基本都知道她已婚啊。

“你是不是看错了?”肖若看着他,“离开实验室的时候说了你是我先生,所以我觉得是知道我是有夫之妇。”

目前肖若在读博,时常代导师出差,后来又带着几个刚读研的师弟师妹。

不算忙不过来,但也有些辛苦。好在师弟师妹们都十分乖,很听话,她与师弟师妹们关系也还不错。

不过,此时肖若才突然想起先前沈蓦来接她时车上的那个吻。

所以,沈蓦是为这个生气?肖若反应过来,看向他:“我又不会喜欢别人,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别人了。”

“嗯……”沈蓦轻抚她后颈,笑,“我信你。”

肖若:“……”你信还生什么气?

半晌,肖若叹气:“我保证,以后学校里都带着婚戒。”

她基本都待在实验室,做实验的时候又不能带着戒指,而且也怕弄丢。

毕竟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想了想,肖若决定改天自己去珠宝店随便买一个长得像的戴着,这样就算不小心弄丢了也不心疼。

这回,沈蓦才满意地笑了,低头温柔地吻了她的唇:“乖。”

肖若:“……”真是的,直接说不就好了,还这么辛苦地绕一大圈子。

不过,这才是沈蓦。

回到家,肖若坐在沙发上,很累。

沈蓦把食材拿回厨房,给她倒了杯果汁:“你休息一会儿,我去做饭。”

“嗯。”肖若接过,喝了大半杯。

看到沈蓦的身影,肖若起身走了过去。

见她进厨房,沈蓦正在淘米,看向她:“若若好好休息,交给我就好。”

肖若没走:“我给你打下手。”

说完,她便拿了排骨清洗,然后拿刀准备切排骨。

在肖若动手的那一瞬,被沈蓦扣住手腕:“我来切,若若先把白菜洗了?”

看到她拿刀,沈蓦心都提起来了,就怕她不小心弄伤自己,毕竟这事她还真做得出来。

“哦,好。”肖若松了手,拿过圆白菜开始清洗。

等她把圆白菜洗好,沈蓦也把排骨切成了小块儿,做了山药排骨汤,然后准备把虾线挑了。

他衬衫袖口半挽,露出了一节手腕,骨节分明的手指修长,简直秒杀手控。

肖若盯着他看,沈蓦又怎么可能没察觉到,抬起头看她:“若若要不客厅坐会儿?”

“啊,没事,我看着也行。”肖若没打算走,厨房里的沈蓦十分赏心悦目,比一个人坐在客厅发呆有意思多了。

虾不算多,但也要一会儿才能挑完。

肖若想上前帮忙,却被沈蓦制止:“若若乖,去看会儿电视。”

肖若:“……”

然后,她不满地看着他:“不,我看你。”

沈蓦动作一顿,接着忍俊不禁:“那你看吧。”

等沈蓦把虾线挑完,把清洗好的虾放入锅里的沸水中,然后准备蘸料。

等沈蓦做糖醋排骨的时候,肖若便有点饿了。

不管什么时候,沈蓦做的菜都十分地好吃,她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糖醋排骨,咽了咽口水。

然后局,她转身离开厨房,拿了袋薯片开吃。

沈蓦把做好的白灼虾端上桌,见肖若在吃薯片:“若若饿了吗?”

“嗯,很饿。”薯片太干了,她想吃糖醋排骨。

对上她委屈的表情,沈蓦笑着说:“已经可以开饭了,先把薯片放下,别一会儿吃不下饭了。”

才不会吃不下饭。

肖若把薯片放下,把菜端上来。

沈蓦最后把炖的汤端上。

三菜一汤,每道菜都让人非常有食欲。

沈蓦给她舀了碗汤,然后替她剥虾,等她喝完汤,虾仁已经有了一小碟了。

肖若夹着虾仁蘸着酱料,吃得十分满足。

见沈蓦还在给她剥虾仁,忙说:“你也吃,我会自己剥。”

沈蓦看着碟子上的虾仁应该差不多够了,这才停下。

一顿饭下来,肖若吃得有些撑,不太想动了。

沈蓦把桌面收拾了,洗完碗后见肖若坐在椅子上,把手上的水擦干,走到她身边:“若若,胃难受吗?”

“不难受,就是稍微有点撑,稍微。”她还强调了。

沈蓦一脸无奈,虽然吃的时候阻止了,但见她眼睛放光的样子,便没忍心阻止。

“走,”沈蓦牵着她的手,“带你去散步消食,顺便买些东西。”

买东西?肖若就着他手的力道起身。

走出电梯,沈蓦牵着她的手,位于市中心的地段,十分繁华。

逛夜市的人也格外多,还有许多人刚下班。

肖若走在内侧,沈蓦走得很慢,他在这个世界待的时间不算短,且已经习惯了这边。

这个世界和他所在的那个世界很相似,却又不同。对他来说,有肖若的地方才是他的归宿。

所以,他很喜欢这个世界。

俩人就和普通情侣夫妻那样,偶有路人因为俩人不俗的容貌而回头看,如今的沈蓦确实变了些。按照以往,有人这样看,他会因为不悦而下意识地震慑对方,而今,对于只是单纯的惊艳眼神便当没看见。

走出有段距离了,沈蓦捏了捏她的手:“要不要去买些消食的药?”

“不用,已经好多了。”肖若摇摇头,结婚后,她的胃口越来越好,好在平日消耗也大,这才没有胖起来。

不过,也有可能是松懈了。

因为沈蓦在身边,她不会再想以前一样因为自己的体质而感到不安,怕爸妈和哥哥姐姐担心而压力很大,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护好自己,不让自己受伤。

可在沈蓦身边,因为她知道沈蓦会保护她,也因为她本能地信任他,所以每天精神也不再紧绷着,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因为,只要能见到沈蓦,她就很开心了。

已经走出很远了,沈蓦温声道:“我们往回走了?”

“嗯。”肖若点头。

刚好前方有家24小时便利店。

肖若说:“你不是要买东西吗?”

“嗯。”

走进便利店,肖若在收银处等着,沈蓦去了生活用品区,拿了两盒套套。

看到他手中拿着的东西,肖若顿了顿,是不是用的有点快?

当然,这话肖若没说。

回去的路上,快到小区的时候,迎面走来一对年轻的夫妻,俩人中间牵着一个三岁的小女孩。

“爸爸,要抱抱……”

“这才走几步就累了,你呀!”嘴上这么说着,却是一脸宠溺地将女儿抱了起来,“以后还是少买些零食,宝宝还是太胖了。”

小女孩儿胖嘟嘟的,却十分可爱,让人心生喜爱。

看着这一家三口,肖若脚步停下。

等那一家三口走远了些,肖若冷不防一句:“沈蓦,这避孕套我们不用了吧。”

沈蓦一怔:“什么?”

“我们也要一个孩子吧。”肖若突然兴奋,“我们的孩子!”

沈蓦:“……”

孩子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但也不是他不想要,而是肖若的身体根本不适合生育,那样的危险对他来说还不如不生,也不用遭这份罪。

“沈蓦?”见他不回话,不由走到他面前,“你是不是不想跟我生孩子?”

沈蓦:“……”

这话又从哪儿说起?

对上她从欣喜转为失落的眼神,沈蓦忙说:“不是,若若很想要孩子?”

“一个家就我们两个人,不是太冷清了吗?”肖若目光朝那对走远的夫妻看过去,“先前因为我读研特别忙,现在已经好多了,有足够的时间准备孩子的到来……”

看到她眼底的羡慕,沈蓦叹了口气,很想答应,但是……

“若若,怀孕对你来说很危险,你明白吗?”他承受不起失去她的后果。

肖若听出了他心中的忧虑,看着他的眼睛:“别担心,我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注意点的话还是没问题的,相信我啦。”

“我在考虑一下。”他说。

“那只给你三天哦。”

“嗯。”

两周后后,体检结束的肖若高兴地抱着身旁的男人:“我们可以备孕啦!”

沈蓦温柔地轻抚她发顶,笑着应道:“嗯。”

想到未来会有一个拥有俩人血脉的孩子出世,沈蓦还是有些期待的。

又过了一个月。

肖若拿着测孕纸从浴室走出,语气透着欣喜:“沈蓦,我怀上了!”

正准备去上班的沈蓦一听,转身快步走到她面前,吻了吻她的脸颊:“嗯,接下来要辛苦若若了。”

他要当爸爸了。

沈蓦心中涌出一种奇怪的情绪,为人父。

“沈蓦,我要当妈妈了。”肖若扑进他怀里,“好开心啊!”

“嗯,我也很开心。”

沈蓦眼底原本的那一丝不安也转化为期待,那是他和若若的孩子。

会和若若一样可爱吧。

肖父肖母知道她怀孕后每天给她准备汤品,而沈蓦每天都在微信上虚心求教养胎的膳食和各种注意事项,餐餐给肖若做好吃的,还不重样。

而肖若也因为食欲倍儿棒,身上长了不少肉。

肖雅和肖贤也经常来看她,基本都是来了不想走,最后实在无奈,亲自送他们离开。

九个月后,临近预产期。

肖若便待在了医院中待产,又因为她情况特殊,安排了独立的病房。

沈蓦也不再去公司了,天天陪在她身边,比她还担心。

肖若啃着苹果,看着越来越紧张的沈蓦,有些想笑:“别担心啦,放松点。”

“嗯。”沈蓦脸上有几分恍惚,他是真的紧张,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肖若心中无奈,起身把苹果核扔了。

沈蓦忙走到她身边:“若若要拿什么?”

“你坐下,我去洗个手。”肖若实在头大,伸手按着他肩膀,“坐下。”

沈蓦依言坐下。

肖若这才去旁边洗手间洗手。

当了那么久的瓷娃娃,她也是心累。

洗完手,擦干手上的水珠,肖若手撑着后腰休息了一会儿。

突然,肖若感觉肚子里的宝宝明显动了一下,接着,是羊水渗出的感觉。

“沈蓦——”

肖若这一喊,简直让沈蓦散去了三魂,他快速出现在肖若身边:“若若怎么了?”

连嗓音都在发颤。

肖若心思全在肚子里的宝宝身上,没注意到他声音,还站得好好的,脸上十分淡定。

她拍拍他手臂:“我要生了,你去叫医生。”

这话,简直是让人从梦中惊醒。

不一会儿,医生和护士来了。

肖若很快被推进产房。

看着身旁陪产的沈蓦,肖若担心他比自己还紧张,连眼底都没什么神采,看着有些冷冰冰的。

肖若忙开口:“沈蓦,要不你出去,我一个人行的。”

“不,我陪着若若。”沈蓦嗓音低哑,他握着她的手,深吸了口气,“我陪着若若。”

对上他恢复了温柔的视线,肖若松了口气,笑着说:“别担心。”

“嗯。”他温柔地应声。

产房内是肖若压抑疼痛的呻·吟和护士的声音,还有沈蓦低哑的安抚声,外边是肖父肖母焦急的等待,肖贤和肖雅先后赶到。

两个小时后。

终于响起了婴儿嘹亮的哭声。

产房的门推开,护士抱出了一个男婴。

看过孩子后的肖若因为太过累而睡了过去。

沈蓦寸步不离地在她身边照顾,孩子由肖母照看着。

婴儿咿咿呀呀地喊着,肖若渐渐从梦中醒来,睁开眼便看到床前的沈蓦,忙问:“孩子呢?”

“妈带着,别担心,要喝水吗?”沈蓦拿过旁边准备好的温水递给她。

肖若确实有些渴,就着他的手喝了些。

“沈蓦,能把孩子抱给我看看吗?”

把手中的杯子放下,沈蓦应道:“好,你好好躺着。”

知道女儿醒了,肖母把孩子交给沈蓦:“对,用手托着他的颈椎,再托着他的屁股,就是这样抱……”

在肖母的指教下,沈蓦僵硬地抱着怀里的小婴儿,皮肤还有些皱巴巴的,很小,也很脆弱。

不知为什么,那一瞬,竟觉得这皱巴巴的小婴儿很可爱。

将婴儿抱到肖若身边:“若若,孩子我抱来了。”

肖若伸手接了过来,看到婴儿的那一瞬,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温柔极了,也变得更美了。

小婴儿在她怀里睡得安稳极了。

肖母见女儿一切都好,也算安了心。

肖若看着怀里熟睡的宝宝,然后看了眼外边万里无云的蓝天,然后说:“沈蓦,宝宝不如就叫沈颢吧?”

“听若若的。”沈蓦没有半点意见。

于是,沈颢小魔王的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

转眼三年过去。

沈颢模样越来越像肖若,精致漂亮,那双眼睛看人的时候无辜又可爱,让人恨不得将全天下好东西搬到他面前。

唯独沈蓦,对他心如冷铁。

小魔王天生就是他的克星,跟他不对付。

偏偏沈蓦还只能咬牙忍着这个小魔王。

譬如,这日晚上。

肖若好不容易把睡在隔壁的小魔王哄睡。

回到主卧,沈蓦已经洗了澡:“若若辛苦了,我给你放好了水,去洗澡?”

“嗯。”肖若点头。

不是沈蓦不愿哄小魔王睡,实在是小魔王太能折腾,就爱跟他唱反调。

哄了也白哄,还能火上浇油。

沈蓦也不明白为什么,反正这辈子他不想要第二个孩子了,一个就够呛,再来一个,要命。

等肖若从浴室出来,沈蓦替她把湿发吹干,准备睡觉。

沈蓦抱着她:“若若,要不要请个阿姨帮着照顾?这样每天不用这么辛苦。”

第不知道多少次,肖若拒绝:“其实好好啦,我照顾的来。”

知道沈蓦是真的心疼自己,肖若吻了吻他的唇:“我很幸福现在,有你一直在我身边。”

沈蓦心一动:“我也是。”

吻变得越来越缠绵,渐渐地俩人都撩起了情·欲。

沈蓦轻按住她的肩膀,居高临下地抚摸着她脸颊,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唇:“若若……”

肖若双眼迷蒙地看着他,伸手抱住他。

沈蓦情动,一边撩拨她的情·欲,一边准备就绪。

却在这时——

门被推开。

沈颢拿着空奶瓶:“妈妈妈妈,我要喝奶奶……”

床上,俩人动作一顿。

小魔王看到自己爸爸压在妈妈身上,顿时小男子汉的责任感就来了,小短腿跑向俩人,将爸爸从妈妈身上推开:“不许欺负妈妈!”

沈蓦一脸阴沉,却又无可奈何。

小魔王见爸爸阴沉着脸,有点害怕,开始哇哇大哭。

肖若从懵逼中回神,好在俩人衣服还在身上,就是有点凌乱。她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把沈蓦推开,把哭得鼻涕眼泪一起流的沈颢抱了起来,轻拍他的背:“乖,不哭了……”

“呜呜呜……爸爸是大坏蛋……”

肖若附和:“对对对,爸爸是大坏蛋。”

沈蓦:“……”

肖若抱着儿子离开主卧,等他不哭了,肖若也松了口气。

沈蓦拿着冲好奶粉的奶瓶递给肖若:“温度刚刚好。”

“嗯。”肖若接过,把奶瓶给沈颢。

哭了一场,小魔王也累了,喝完奶后就睡了过去。

这回,世界终于清静了。

几日后,是周末。

小魔王在客厅看动画片。

肖若陪着,沈蓦从厨房端出一盘水果拼盘。

看着旁边的小魔王,想起先前种种,沈蓦是越看越糟心。

而肖若却是觉得沈颢一个人会不会孤单,要不要再生一个,也好有个伴。

“沈蓦,我们再生一个吧。”

沈蓦不答,一个就够遭人嫌了,再来个岂不是要翻天。

更何况,分娩那种痛,沈蓦并不希望她在经历一次,医生也不建议,他便在小魔王出生后不久便直接去医院做了结扎。

所以,生不了。

这时,小魔王看电视累了,正在沙发上打瞌睡,肖若上前把他抱回了隔壁的卧室。

她出来的时候,便看到沈蓦还站在原地想着什么。

见到她,沈蓦上前一步。

“若若不是想再要一个孩子吗?”沈蓦笑着抚上她脸颊,低哑的嗓音性感极了,“我们来作吧。”

肖若腿有些软,看了眼外边的太阳,还是白天呢。

在她出神的片刻,沈蓦已经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关门的时候,沈蓦特意把门反锁了。

同样的错误他不犯第二回。

彼此气息交融。

“若若……”

“嗯?”

“别怕。”

她颤着嗓音:“我没怕。”

“呵……抱着我。”

“嗯。”

正值五六月份,春夏交换的季节。

清晨的玫瑰沾着诱·人的露水,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蝴蝶闻香而来,轻吻着花瓣,它动作极为温柔轻巧,欲打开那层层花瓣找到那粉色花蕊。

花瓣在温暖的风中摇曳着,花瓣渐渐被渗出的露水浸染,香味愈加浓郁。

蝴蝶温柔地煽动着翅膀,似在低语,安抚不安摇曳的花儿。

终于,在蝴蝶耐心的安抚下,玫瑰终于娇羞地缓缓盛开,露出了淡淡的红色花蕊。

蝴蝶欣喜,伸出口器开始采蜜。

突然,变天了。骤雨急至。

蝴蝶煽动翅膀的频率忽地变快。

雨滴又快又急地打在花瓣上,那口器也直至花心最深处。

雨中,蝴蝶与花儿融为了一体。

这场雨是迟来的灌溉,也下了很久,直到花心终于盛不下了,水不断地溢出。

连带着空气中亦带着浓郁的馨香。

雨停歇后,蝴蝶终于离开了花,蹁跹着翅膀在彩虹下绕着雨后越发娇艳可人的玫瑰飞舞……

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了进来,晕染在床上情雨后依偎在一起的恋人身上。

喜欢被反派圈养的白月光请大家收藏:()被反派圈养的白月光更新速度最快。

“真的?”肖若狐疑,总感觉今天的沈蓦有点奇怪。

“当然了。”沈蓦吻了吻他的唇,并不温柔,强势的占有欲满满。

阅读被反派圈养的白月光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

(快捷键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