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尴尬无比,只好保持着优雅的摔倒动作:“陛下,臣女御前失仪,犯了大罪……”

    景元帝胳膊上的帕子被太监取了下去,递给了那名女子。

    她也悄悄地出去了。

    两位白家小姐,一个穿了浅绿色的华服,另一个穿了鹅黄色的,她们都没有特意打扮得多艳丽。

    白二小姐白新桐心直口快,小声对白晴方道:“长姐,你就等着吧,不出一刻钟,淑儿肯定会狼狈的回来。”

    永平公主那边,看见自己最漂亮的侍女哭丧着脸回来了,心里已经不满了。

    她道:“陛下还在外边?”

    其他的一些小姐也都支着耳朵去听。

    白晴方拿了一块点心塞进白新桐的嘴里:“你就吃东西吧,再多的糕点也堵不住你那张大嘴。”

    白新桐把点心咽下去,继续嘟囔:“这群没眼力见的,都没有看见吗?刚刚陛下的眼珠子都要粘在贵妃的身上了!她们一来没有贵妃美,二来脑子又不灵光,咱父亲说陛下是个明君,有智慧有头脑,怎么可能被她们的小把戏给吸引到?”

    两人虽然坐在秦太后的旁边,但是和太后隔得有点远,再加上白新桐刻意压低了声音,在外人看来就是这姐妹俩关系好在说悄悄话,也没有多注意。

    而外面,景元帝就要走到假山旁的时候,突然一声娇啼啼的“哎呦”,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女子在景元帝的侧前方摔倒了,偏偏她的手帕还飞得很远,一下子飞到了景元帝的胳膊上。

    那名女子等着景元帝去扶她,等了片刻,什么都没有等到。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那个唱歌的女人被赶走了,嘉贵妃在假山旁边站着,心里想的是要冷一冷景元帝,等他找到自己了再出去。

    如果就这样跑出去,轻易的原谅景元帝了,指不定下一次他会捏自己什么地方呢。

    风有点冷,嘉贵妃把手缩进了袖子里,有点后悔没带一个暖炉出来。

    她探出去半个脑袋,反正她在暗处,这边也没有灯,景元帝看不见他。

    就这样玩个捉迷藏也挺有趣。

    侍女道:“陛下应该是嫌屋里太闷,所以出去透气,现在还在院中散步。”

    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小姐用手帕稍微捂住了鼻子,对身边的好友道:“哎呦,我也觉得挺闷的。”

    “御前失仪而已,放心,朕不诛你九族。”

    说完,景元帝该怎么走怎么走,眼看着到嘴的皇帝就要跑了,那名女子赶紧道:“臣女的腿被伤到了,陛下,您能不能扶一把……”

    “男女授受不亲,你就等着你的侍女来找吧。”

    她自然是气得脸色铁青:“不解风情,又不懂得怜香惜玉,害得本小姐白白摔了一跤。”

    她的父亲好歹也是四品文官,从小到大都娇生惯养,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冷落和委屈,女子咬了咬牙:“你就和你的那个小家子气的贵妃在一起一辈子吧,呸!”

    嘉贵妃忍不住笑了一声,从假山后面出来了。

    她身后的宫女霞涵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在背后非议我们娘娘!”

    刚刚站起来的女子被吓了一跳,腿一软,差点又摔倒在地上。

    这名女子叫做宁淑,是尚书中司侍郎家的小姐,明安公主过生辰,给部分官员的的小姐都发了请帖,她今天看了景元帝的样貌,心念一动,也有了想入宫的心思。

    谁知道景元帝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木头!

    从一开始,宁淑的目光就放在了景元帝的身上,没有看过嘉贵妃,她听说过嘉贵妃,也是从明安公主和永平公主那里听的,听到的话语无非是嘉贵妃来自凌国,是个小国的公主,本人又小家子气,上不了台面。

    可眼下一看,嘉贵妃穿了缕金挑线牡丹花纹锦衣,外面披着软毛织锦披风,梳了抛家髻,发间是金鸾含珠步摇,她的玉手轻轻放在宫女的手心,指间戴着玲珑点翠护甲。

    朦胧夜色中,惹眼的并不是嘉贵妃那一身华丽的装饰,而是她那张笑意盈盈的温柔面孔。

    嘉贵妃有着绝美的脸,眼睛很大,却一点儿都不空洞,反倒是水灵灵的惹人喜欢,五官精致,仿佛是画出来的一般完美。一般美得过分的女人,大多都容易给人一种傲慢疏离的感觉,可嘉贵妃却是看起来就温柔可人很容易接近的那种。

    宁淑吓得跪了下来:“贵妃娘娘……臣女方才只是……只是……”

    “刚刚还伶牙俐齿的,怎么现在说不出话来了?”嘉贵妃居高临下,淡淡的扫了一眼,“别这么害怕本宫,本宫又不会吃了你。”

    嘉贵妃的声音婉转动听,宁淑原本吓得怦怦跳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了。

    宁淑低声道:“是臣女不对,臣女不该在背后议论陛下和娘娘,娘娘良善,希望这次娘娘能网开一面,饶了臣女这次,往后臣女肯定会洗心革面……”

    “好了,起来吧,这么冷的天,别把你膝盖给冻坏了。”嘉贵妃吩咐道,“米儿,把这位姑娘给扶起来。”

    宁淑受宠若惊:“谢娘娘宽恕。”

    嘉贵妃微微一笑:“毕竟是个小姑娘,性格活泼点是好事,下次可别这么冒失了。”

    宁淑也是个脾气坏的大小姐,可她虽然容易炸毛,人却不傻。在背后说景元帝和嘉贵妃的坏话,还被嘉贵妃和这么多宫女撞上,只要嘉贵妃生气了,在景元帝面前说两句什么,说不定宁淑的小命和她家族的前途就没有了。

    她只敢在自己的家里对贴身丫鬟婆子耍耍威风,可在父母面前和外边,还是要做出一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来。

    如果真的因为她的不当言语而连累全家……宁淑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可眼下,嘉贵妃非但不怪罪,反倒是温和的关心了几句,她的心也逐渐的安定了下来。

    “多谢娘娘提点。”宁淑小声道,“娘娘对臣女的这份恩情,臣女会铭记于心。”

    嘉贵妃道:“不用这么拘束,本宫能够理解。”

    说完,嘉贵妃转了身。

    宁淑盯着嘉贵妃纤瘦的背影,觉得嘉贵妃和她想象中一点都不一样。

    她本以为嘉贵妃要么是畏畏缩缩寡言少语,要么恃宠而骄目高于顶。

    如今看来,是明安公主和永平公主的在诋毁了。

    方才被景元帝拒绝的羞恼与气愤荡然无存,宁淑的侍女也出来找她了,她跟着侍女回到了殿中。

    宁淑的闺友悄悄的戳了戳她的腰:“怎么着,巧遇陛下了没有?有没有被陛下注意到?”

    “陛下太威严,我可不敢上前靠近。”宁淑没有实话实说,她小声道,“不过我看见贵妃了。”

    宁淑的闺中密友,是开国侯家的嫡小姐陈书蕊,两个人性情相投,脾气也差不多。

    陈书蕊道:“嘉贵妃?我那天听永平公主说过,小国来的,没有气度,空有一张好看的脸却上不了台面,方才我只看陛下了,都没怎么注意她……”

    宁淑摇了摇头:“你说错了,嘉贵妃雍容华贵,不仅长得好看,人也好得很。”

    陈书蕊微微张口:“宁淑,你的脑子是不是被冷风给吹傻了?今天怎么会夸人了?”

    宁淑眯着眼睛回想了一下方才嘉贵妃的面容和话语,道:“我认真的,改天咱们找借口进宫拜访一下嘉贵妃,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陈书蕊摸了摸宁淑的头:“你脑袋有点热,果真是发烧变傻了,我们和嘉贵妃又不熟,如何能见得到?再说,永平公主那边又不喜欢嘉贵妃,我们贸贸然和贵妃交好,岂不是惹了永平公主和太后?”

    “这天下可是陛下的天下,贵妃是陛下宠爱的女人。”宁淑把陈书蕊的手给拿开了,“至于永平公主,最近陛下都让陆家难堪几次了,秦家也早已不复往日风采,抱他们的大腿做什么?”

    陈书蕊还想说些什么,可她的眼睛一扫,嘉贵妃从外边回来了。

    远远看去,确实是美艳动人,和景元帝也真是郎才女貌。

    嘉贵妃坐在了太后的旁边,她的身上带着冷气,

    秦太后对嘉贵妃身边的宫女道:“这么冷的天,还不快给你们贵妃倒杯热酒暖暖身子。”

    嘉贵妃是清楚自己的,自己往往是三杯酒下肚就要头脑犯晕,秦太后道:“放心,都是些果酒,喝不醉你。”

    嘉贵妃只好喝了一杯。

    甜甜的酒,似乎真的喝不醉人。

    宴席上人多,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里面做手脚,她不敢再喝第二杯了。

    秦太后却是拿了自己身前的一壶酒:“正巧哀家也有了兴致,哀家和你一起喝两杯。”

    同一壶酒,分别倒进了两个杯子里,杯子也是银质,嘉贵妃勉强放了心。

    她见秦太后喝了下去,自己也跟着喝了。

    没想到秦太后还在劝她喝酒,嘉贵妃刚要拒绝,秦太后就道:“今天是明安的生辰,可不能扫了她和哀家的兴。”

    嘉贵妃无奈,只好又喝了一杯。

    景元帝本来想去假山旁,可被这个女人一拦路,他直接掉头:“外面这么冷,贵妃那么怕冷,说不定早就回去了。”

    等景元帝离开,摔倒在地上的女子居然麻利的站了起来。

阅读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朕亦甚想你六十年代村姑求生存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快穿]一号红人书生撩人(重生)男主好感值总是超标[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