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景元帝像是发现了个大秘密:“原来贵妃喜欢吃藕,下次……”

    嘉贵妃正喝着茶,当听到景元帝说下次给她做一桌子各式各样的藕片时,她的一口茶差些没有呛到自己。

    景元帝觉得很稀奇:“怎么没有你喜欢吃的燕窝鸡丝汤和酒酿蒸鲥鱼?”

    嘉贵妃闷闷的伸出了筷子,也没有仔细看,夹了一片最不爱吃白菜放在了自己的碗里,淡淡的道:“没胃口。”

    景元帝也跟着夹了一块白菜放到了嘉贵妃的碗里:“你什么时候爱上白菜了?不是最讨厌吃菜叶吗?胃口不好有没有叫太医过来看看?”

    想吃糖,也想吃肉。

    过了半个时辰,嘉贵妃又吩咐了一旁的宫女:“记得告诉御膳房,晚膳不要有荤菜,本宫胃口不好,只想吃素的。”

    吃素减肥,如果整天吃肉,整个人珠圆玉润的,景元帝肯定看不出她被气得变憔悴了。

    嘉贵妃气得扁嘴:“臣妾从来都没有爱吃白菜!”

    景元帝赶紧把她碗里的两片菜叶给夹走:“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夹?害得朕以为你又喜欢了。现在你喜欢什么朕给你夹……”

    嘉贵妃冷着张小脸夹了一块藕片。

    景元帝知道她是在闹脾气,自己的女人闹脾气了,就要好好的去哄,可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哄,看见嘉贵妃又夹了藕片,就直接夹了小半盘藕片到嘉贵妃的碗中。

    嘉贵妃只好细嚼慢咽的吃下了十多片脆生生的藕,其他的菜品则是一筷子都没有碰。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海香又道:“奴婢还给您准备了糖蒸酥酪,甜甜蜜蜜的,您……”

    “不要再说了!”嘉贵妃放下了手边的书,用手指堵住了耳朵,“本宫不想吃。”

    她咽了一下口水:“真的不想吃。”

    海香:“……那好吧。”

    嘉贵妃眼睁睁的看着点心又被海香端走了,她喝了几口茶,总觉得口中淡淡的。

    到了晚膳的时间,景元帝居然也来了。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碧粳粥,芋煨白菜,松菌炒口蘑,糖醋荷藕,鲜蘑菜心,明珠豆腐……清一色的素菜。

    “别了……”

    若是一直吃脆生生的藕片,她怕是会牙疼。

    景元帝还以为他终于把嘉贵妃给哄好了,上前就要去抓嘉贵妃的纤手。

    “奏折早就处理完了,天气这么冷,那群老臣也不可能总是往宫里跑。”景元帝道,“况且,每当到了晚上,朕只想温香软玉在怀,不想处理政事。”

    嘉贵妃抿了抿唇。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还在生气?为什么生朕的气?”

    她低着头不说话。

    景元帝抬了她的下巴:“就因为那天朕轻薄了你?”

    被他握着足尖的感觉仿佛还在,嘉贵妃的脸在刹那间红了。她注意到四周还有宫女,更加觉得不好意思。

    景元帝道:“朕抱你回卧室,还是你主动跟着过去?”

    她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突然感觉一空,整个人被景元帝轻轻一托,头脑晕了一下,她被扛在了他的肩上。

    柔软的腹部抵着他的肩膀,嘉贵妃觉得说话都困难:“陛下,放下臣妾。”

    “不放!”

    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嘉贵妃被带回了卧室,宽大厚重的外袍被他扒下扔到了地上,紧接着,嘉贵妃被丢到了床上。

    景元帝突然反应过来,嘉贵妃是个小女人,他不该这么粗鲁的把她扔床上,他又一把拉起了她:“摔疼了没有?”

    嘉贵妃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没……没有……”

    床上这么厚,她自然不可能被摔疼。

    只是被他拉起来的时候,胳膊有点疼。

    嘉贵妃十分委屈:“陛下,您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吗?”

    景元帝用指腹轻轻的揉了揉她的脸:“知道,朕在很用心的去怜惜你。”

    嘉贵妃揉了揉自己的胳膊。

    她的气消了大半。景元帝是对她好的,他一个男人,心里装的是天下,比不得她这样的女人细腻,有喜欢她的心就好,她不该如此斤斤计较。

    景元帝似乎注意到了什么:“朕把你的胳膊给拽疼了?”

    “没。”嘉贵妃摇了摇头,怕他担心还微微笑了笑,“没有疼,好好的呢,您不用担心。”

    她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甜甜的感觉,景元帝的心微微一动,手掌也贴了她的后脑,让她贴进了自己的怀里:“看来你已经想通了,不再生朕的气,真是太好了。”

    嘉贵妃的鼻端都是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她忍不住多嗅了几下,景元帝的手本来放在了她的脊背上,听到了她的呼吸声,忍不住抬了她的下巴:“在朕的身上嗅什么?”

    “没……没有。”嘉贵妃眼神闪烁了一下,开始转换话题,“方才您说臣妾生您的气,您哪里看出来了?臣妾才没有生气。”

    景元帝低笑一声,轻轻用手指戳了她的额头:“朕提前拿了你精心给朕准备的手帕,你不生气?”

    嘉贵妃轻哼了一声:“不生气。”

    景元帝继续戳她的额头:“朕那天早上轻薄你,捏了你的脚,你不生气?”

    嘉贵妃的脸色悄悄红了。对于这件事,她是真的有点难受。

    对嘉贵妃而言,她确实是被他轻薄了。本来她就是他的女人,怎么碰都没有问题。可她也有隐秘的,只属于自己能触碰的禁区,没有得到她的允许,怎么能让人随意进入禁区呢?

    嘉贵妃小声道:“以后还是不要捏了。”

    “为什么?”景元帝道,“你可是朕的小女人。”

    嘉贵妃说不出原因,她推了景元帝一下,悄悄地转了身。

    他从背后搂住了她:“不说话?不说话,朕可要欺负你了。”

    “臣妾觉得太羞耻了。”嘉贵妃的声音略有几分难过,“那样的行为,就像是您在猥亵臣妾一般,臣妾不想这样,臣妾想像是您的妻子一般被您尊重。”

    “小傻瓜。”景元帝轻轻的扳过她的身子,在她的眉心吻了一下,“那是朕喜欢你的表现。”

    嘉贵妃的心间莫名一软。

    次日早晨,嘉贵妃醒来,慵懒的伸了下腰,墨色长发如瀑散下,她漂亮的面容上带着刚刚睡醒的红晕,看起来娇俏可爱。

    景元帝居然也还在,他还穿着白色的亵衣,似乎没有去早朝。

    嘉贵妃眨了眨眼睛:“陛下,您怎么还在?难道又是下朝回来了?”

    景元帝拉了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吻了一下:“有了你,朕要做一个不早朝的昏君了。”

    嘉贵妃被他吓了一跳:“这怎么能行!群臣肯定会说臣妾是祸国妖妃!将来史书记载,也会把您给写得不光彩!”

    “朕也知道。”景元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睁着大眼睛张着口的吃惊模样可爱死了,“可是比起虚无缥缈的未来,朕还是想和贵妃享受现下的时光。”

    嘉贵妃觉得景元帝肯定是傻了!

    她颤巍巍的伸出了手,摸了摸景元帝的额头。

    也没有发烧啊怎么说话那么不正常呢?

    景元帝的手也覆盖在了嘉贵妃的手上:“贵妃在想什么?”

    嘉贵妃含蓄的道:“臣妾在想,英明神武睿智无双的陛下为什么突然变懒了,如果真是因为臣妾,臣妾可是江山的罪人。”

    景元帝刮了刮她的鼻梁:“逗你玩儿的,每五天都会有休沐日,今天恰好就是,所以不用早朝。”

    “君无戏言,您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用谎话来骗臣妾?”嘉贵妃有些不满,“臣妾还真以为……”

    “朕自然是舍不得让贵妃成为江山的罪人,就算是为了贵妃,朕也会勤于政事。”景元帝的甜话一筐一筐的,眼看着嘉贵妃抿着嘴儿笑了,他得寸进尺,“朕表现这么好,贵妃不给个甜头?”

    “什么甜头?”嘉贵妃问。

    景元帝指了指自己的脸:“喏,你懂得。”

    嘉贵妃还真不懂,她伸手轻捏了一下他的脸:“陛下的脸挺不错,好看得很。”

    景元帝当然知道他自己好看得很,可他又不是讨夸奖的。

    他气得把她翻了个身,让她俯身趴在了自己的腿上:“和朕装傻?”

    她是真没有装傻,因此也不明白景元帝的意思:“什……什么?”

    在景元帝那里,他刚才就是赤果果的明示着自己想要一个香吻,她不给自己,就是在装傻。

    “甜头就是让你亲一下,你不懂?”

    嘉贵妃明白了过来:“怎么会有人把这个当甜头?您先放开臣妾呀,臣妾亲一下就是了!”

    他在她的臀部打了一下:“小笨蛋!”

    他忘了控制力气,“啪”的一下拍上去,嘉贵妃觉得自己都要疼哭了。

    比疼痛更加难以忍受的,是被难以言喻的羞耻。

    偏偏景元帝却没有意识到她的异样,反而觉得手感特别好,又捏了一下。

    捏完,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贵妃脸皮薄脾气大不能被随便轻薄,景元帝又赶紧放开了她。

    果不其然,嘉贵妃这次眼睛红红的,又生气了。

    她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的下了床。

    景元帝:“……”

    好像又把贵妃惹生气了。贵妃的心眼可真小。贵妃生气的模样真可爱。刚刚自己是不是下手重了。是不是又捏错了地方。这次该如何哄她。

    结果嘉贵妃突然缩手,让他抓了个空。

    她漂亮的眼睛盯着景元帝:“陛下政务繁多,现下用过晚膳了,还是早点回文德殿处理政事吧。”

阅读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西楚霸王[综英美]跪下!叫爸爸娱乐之神级农场老爸韩警官本年度杰出青少年越前君全职法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