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和慧公主只好回了自己的宫里。

    海香一边给嘉贵妃捶着腿,一边说着和慧公主的事情。

    所以,看到和慧公主面带怒容的冲过来,长乐宫外的宫人们也有底气去拦着。

    “殿下,等奴婢们通报了您再进去。”几名宫女拦住了和慧公主的路。

    和慧公主毫不犹豫的给了最前面的那个宫女一巴掌:“睁大你的眼睛,本宫要见嘉贵妃,她就应该出来迎接,用得着你们通报?”

    和慧公主要嫁到焦国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后宫,就连宫女在闲暇的时刻,也会小声唧唧咕咕的讨论和慧公主。

    明安公主与和慧公主并不是一个母亲生的,她觉得苗头不对,赶紧远离了和慧公主,和慧公主几次去明安公主的宫里找她,都被拒绝在了门外。

    越想,和慧公主的心里越是恼火,她就是认为是嘉贵妃在景元帝的面前挑唆,才让自己落得了如今的下场。

    一名宫女悄悄地进去通报了,其余的还是拦着和慧公主。

    和慧公主还在怒气冲冲的骂着:“你们主子狐颜媚主,连带着你们这群奴才也耍起了威风!”

    此时的嘉贵妃正在偏殿内刺绣,听了宫女的话,面色一冷:“把她给轰出去,她既然不要脸,本宫也无需给她脸。”

    和慧公主被长乐宫的人给打发了出去。

    和慧公主又恼又恨,只好往明安公主那里去,还未让人通报,宫女就直接拒绝了和慧公主:“殿下,我们公主染了风寒,不能见人。”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他说,是天作之合……

    嘉贵妃的眼尾还泛着清浅的红意,像是桃花一般,唇瓣略有点肿,胭脂早就被景元帝给吃去了,她仰头看他的模样,像极了受到欺负的小兔子。

    景元帝就是喜欢嘉贵妃,喜欢她的柔弱,喜欢她的脾气。仿佛是上天注定的姻缘,只是看着她,他的心都在微微颤抖。

    仿佛是对景元帝更加放心了,嘉贵妃居然会主动依靠上来。

    她娇软的身子主动依偎在景元帝的怀里,对景元帝而言,那就是整个世界。

    和慧公主带着一群宫女,风风火火的来了长乐宫。

    景元帝早就吩咐了,嘉贵妃的待遇按照皇后的待遇来,虽然表面上是太后掌管后宫,可实际上,无数的人都在暗地里巴结着长乐宫。

    “娘娘,您不知道,今天和慧公主吃了三处的亏,她没礼貌的来找您,被轰了出去,成了所有人口中的笑柄。接着,她又去明安公主那里,这两姐妹素来关系就好,一见和慧公主遭殃,明安公主就赶紧称病不见,就连太后也没有给和慧公主什么好脸色看。”

    嘉贵妃的眼睛微微闭着,她今日未化妆,瓷白的肌肤在夜明珠的柔光下几欲是吹弹可破,黛色的眉和长长的眼尾格外鲜明。

    粉玫瑰般的唇瓣般微微张开,嘉贵妃道:“挺好的。”

    嘉贵妃虽然是个软性子,不愿意主动去害人。但对于害她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有一丝怜悯。

    海香又专注的轻轻捶着嘉贵妃的腿。从海香的角度去看,嘉贵妃就算是不带妆,也确实是生得明艳动人,让人看一眼就酥麻了。

    怪不得陛下喜欢。她对嘉贵妃,也是越看越喜欢。

    这日,嘉贵妃出了长乐宫散步,身前身后,都是一群宫女簇拥着。

    她平日里只喜欢带两三个宫女跟着散步,但这两日,和慧公主像个疯狗一样盯着长乐宫,嘉贵妃实在怕和慧公主做出什么事情来。

    可若是一直在宫中,她又嫌太闷。

    果不其然,她才出来短短一刻钟,和慧公主就带着人过来了。

    和慧公主化了极为浓艳的妆,即便是如此,也掩饰不住她眼中的憔悴。

    “叶旌,你带这么多人出来,是不是做贼心虚,怕本宫杀了你?”

    嘉贵妃很少听到别人喊自己的全名,听惯了别人喊她“娘娘”,听了“叶旌”这两个字,她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喊的是自己。

    海香冷冷的道:“和慧公主,这是陛下封的嘉贵妃,您身为公主,见了我们贵妃娘娘也该知道点礼数。”

    和慧公主的眼中是浓浓的嫉恨:“如今攀上陛下就觉得自己了不得了?你就是一个小国来的公主,就是一只飞上枝头的野鸡!想让本宫对你客气?可笑!”

    嘉贵妃一言不发,就听着和慧公主宣泄着怒气。

    “本宫可是金枝玉叶,你就是地上的爬虫,打扮得再好看也只是在地上爬而已!如今你有富贵荣华,等陛下找了更好的美人过来,你还是会沦落到冷宫中,过以前的苦日子!”

    嘉贵妃蹙了蹙眉,她那双漂亮的眸子冷冷的看着和慧公主:“你可说够了?”

    和慧公主脸色扭曲:“是不是你在陛下面前告状,非要让本宫嫁到焦国去?”

    嘉贵妃今日穿了绯色牡丹鸾凤曳地长衣,梳了飞仙髻,发间装饰着累丝双鸾金步摇,兴许是下面的人刻意讨好,嘉贵妃衣袍上的鸾凤和真正的凤凰相差无几。

    对比之下,穿了淡紫蝶纹长衣的和慧公主看起来无比的寒酸。

    嘉贵妃冷扫和慧公主一眼:“就算不让你去焦国,你以为你能嫁得很好吗?你和本宫一般,母妃出身低微,自小不受重视,不一般的是,楚国比凌国强大,所以你就自高自大,认为你比本宫强了百倍。”

    和慧公主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她尖声道:“本宫才和你这个凌国的女人不一样!本宫有太后垂怜,有皇姐们照顾……”

    “是吗?”嘉贵妃忍不住笑了,“你百般讨好她们,她们的自尊心得到了满足,一转头赏给你点她们不在乎的东西,你把这叫做垂怜,叫做照顾?如今你要出嫁焦国,她们怎么不继续照顾下去了?”

    和慧公主被嘉贵妃戳到了痛处,一时居然说不出反驳的话语来。

    嘉贵妃继续道:“你自以为是金枝玉叶?你还是醒醒吧,金枝玉叶的一直都是永平和明安,狐假虎威,终究不是狐狸的威风。和慧公主,你和明安同时招惹了本宫,也同样的让本宫厌恶,为什么嫁到焦国的是你,而不是明安?因为她比你聪明,更比你尊贵,所以,最苦的那颗果子,是让你来尝。”

    和慧公主犹如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无力的扶住了身旁的宫女,脸色煞白,良久,和慧公主才道:“本宫和她们是一样的,都是楚国的公主,我们都是金枝玉叶!只有你,一个凌国来的卑贱女人,自小在冷宫般的处所中长大的公主,哪里配嫁到我们楚国,哪里有资格穿戴这么好的东西……”

    “你想一直愚蠢下去,本宫也不会多说话。可你要知道,有时候,愚蠢一次,终生都会付出代价。”嘉贵妃也懒得理会和慧公主,“没有人会因为你的愚蠢而可怜你。”

    嘉贵妃被海香扶着往长乐宫的方向走去。

    对于和慧公主,嘉贵妃是感同身受,因为她们的出身何其相似。

    母妃低微,不受重视,上面却有受尽宠爱的皇姐。

    嘉贵妃从小就知道,皇姐尊贵,不代表自己就尊贵,自己巴巴的贴上去,终究只是别人的玩物。

    她也曾艳羡过自己的九皇姐等人。从小到大,最精致的衣服是九皇姐的,最珍稀的首饰也是九皇姐的,最华美的宫殿还是九皇姐的……就连九皇姐的宫女,穿着也比嘉贵妃这个十二公主来得光鲜。

    明明她和九公主差不了两岁,可待遇就是天差地别。

    这就是命。

    如果当初嘉贵妃选择与和慧公主奉承明安公主一般奉承九公主,她当时的境况可能会好很多。

    可有些东西,嘉贵妃是从小就看透了的。再怎么奉承,她都是可怜的十二公主,无法与九公主并驾齐驱。

    正如现在,景元帝有权,他宠爱她,他能生杀予夺,这不代表她就能仗势为所欲为。她再怎么奉承景元帝,再怎么讨他喜欢,她的性命,她的一切都是掌控在景元帝的手中。

    实际上,她还是一无所有。

    嘉贵妃的父亲就是皇帝,她也明白帝王最是凉薄。即便景元帝对她万般宠爱,哪一天,只要她不经意触了龙鳞,或者他看上了更好的人……

    今日的和慧公主,就是明日的嘉贵妃。

    嘉贵妃只是个摆脱不了命运掌握的女人,没有野心,没有太大欲望。她性子软,能不争就不争,能沉陷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就沉陷在自己的世界里,给她什么,她就承受什么。

    和慧公主踉跄了几步,不甘心的往前走去,对着嘉贵妃的背影道:“本宫就算嫁入了焦国,也是皇后,唯一的皇后,你呢?你就是个贵妃!贵妃再尊贵也不是独一无二的!”

    嘉贵妃笑了一声:“焦国皇帝有过三任皇后,独一无二的只有天上的太阳和月亮。”

    此时是傍晚,淡淡晖光撒在嘉贵妃的衣袍上,把她映衬得格外高贵。

    仿佛她生来就是这般高贵,这般难以亵渎。

    和慧公主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半个月后,和慧公主远嫁焦国。

    嘉贵妃不喜欢和慧公主,从看和慧公主的第一眼起,她就觉得和慧公主不是什么良善的人。

    或许,在她失去记忆之前,和慧公主曾狠狠地欺负她。

阅读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小清欢海贼王之邪恶大将借阴寿[综]审神者画风不对都市之神话复活本年度杰出青少年越前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