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自己这么贤惠,景元帝不该夸奖自己两句吗?

    景元帝一抬手,在嘉贵妃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你什么都不用怕,朕和太后的关系不重要,朕和你的关系才重要。”

    景元帝其实很希望嘉贵妃能主动找自己诉苦,能主动说说她的委屈。

    可看现在的情景,她倒像是没有觉得自己受过委屈似的。

    景元帝有点生气。

    比如嘉贵妃从凌国带来的宫女流霜。苏贵查了出来,流霜和嘉贵妃来了楚国后,受到了几位公主和秦太后的排挤和讽刺,流霜虽然是个宫女,还是个伺候不受宠公主的宫女,按理说,白眼和冷落早已经受得很多了,可最后她离开楚国的原因是受不了刺激,日夜以泪洗面。

    连个身边的宫女都受不了,可想而知,嘉贵妃平日里受到的委屈有多少。

    再比如,景元帝赏赐给嘉贵妃的东西,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几位公主那里。一开始,几位公主还说是嘉贵妃送给她们的,可她们和嘉贵妃的关系并不亲厚,嘉贵妃凭什么送她们东西?

    嘉贵妃看着景元帝的脸色不怎么好,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可她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

    她好像什么都没说错啊。

    虽然被太后奚落的时候很不高兴,可她的确是一回头就忘了啊。

    她也的确是怕影响太后和景元帝的关系,所以才会选择把事情隐藏起来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景元帝素来知道嘉贵妃。

    胆小怕事,有点懦弱,什么心事都自己藏着掖着,生怕让别人知道了。

    在以前,景元帝总觉得,有他在宠爱嘉贵妃,宫中也没有多余的妃嫔,秦太后和一众公主们,也没有胆子去欺负他唯一的女人。

    再加上秦太后的演技够好,除了偶尔劝他多纳点嫔妃外,还时不时地夸奖嘉贵妃几句。那几位公主平日里和嘉贵妃来往不多,自然没有和嘉贵妃闹矛盾的可能性。

    可在嘉贵妃被永平公主害得失忆后,景元帝发现了很多事情的不对劲。

    又笨又害羞的嘉贵妃根本就不懂得主动去讨好别人。

    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嘉贵妃宫中的宫女,有一小部分是秦太后派来的,虽然并未在身边伺候,可也让人膈应。

    景元帝毕竟是个男人,虽然控制了自己敲嘉贵妃额头的力气,可嘉贵妃细皮嫩肉又怕疼,还是忍不住捂了额头。

    “疼?”景元帝凑近了几分,“让朕看看。”

    嘉贵妃捂着额头不让看:“才不。”

    他忍不住笑了:“敲你一下,能让你想起你有多爱朕吗?”

    他知道嘉贵妃是想不起来的。就算想起以前,以前的她,也没有多爱他。

    嘉贵妃的眼睛里有几分好奇:“臣妾以前……特别爱陛下吗?”

    “当然,你失忆以前,对朕特别好。”景元帝说谎不眨眼睛的,“你会把每天发生的大事小事告诉朕,会向朕诉苦,会向朕撒娇,晚上睡觉时,非要让朕搂着入睡。”

    嘉贵妃睁大了圆圆的眼睛。

    不可能吧?

    她不是这样的女人。

    可君无戏言,景元帝也不至于骗她。

    嘉贵妃想了想:“臣妾都告诉过陛下什么?”

    景元帝盯着嘉贵妃动人的双眸:“你曾说,你八岁那年被一只哈巴狗咬了手臂,留下了永久的伤疤。你看看你右手臂上的伤还有没有?”

    嘉贵妃不肯撸起袖子看伤疤。

    景元帝毫不犹豫的抓了她的右手臂,一把将宽大的袖子撸了上去,露在空气中的小臂宛若白玉雕做一般,没有半点瑕疵。

    嘉贵妃:“……”

    景元帝道:“朕废了好大的心思,才找到了良药把你手臂上的疤给祛除了。”

    嘉贵妃八岁那年,九公主养了一只超凶的哈巴狗,偏偏嘉贵妃看小狗可爱,一时心动摸了一下,被小狗一口咬在了手臂上,最后还挨了九公主的一顿骂。

    在养伤的期间,嘉贵妃无数次后悔自己的手贱,因为每次敷药都超级疼。最后敷药不疼了,疤痕也永远留下来了。这是嘉贵妃的黑历史,她压在心底从不说,怎么景元帝会知道?

    景元帝幽深的眸子盯着嘉贵妃:“还有,贵妃七岁时想捉鱼,一脚滑进了……”

    嘉贵妃脸热了:“别说了。”

    她小时候调皮掉进水池子里的事情也是她的黑历史,根本不会告诉别人的那种。

    这两年,她和景元帝是有多亲密,才会毫无保留的什么都告诉他?

    其实,这都是之前景元帝逼她说的。景元帝超级好奇嘉贵妃的过去,他想知道这样胆小的嘉贵妃小时候会不会也会调皮,就在亲密的时候追问。嘉贵妃一和景元帝亲近就浑身发软,脑子也不清楚,往往是景元帝问什么她回答什么。

    景元帝摸了摸嘉贵妃的头:“你以前是真的很喜欢朕。”

    嘉贵妃只好点了点头。

    虽然她记不起以前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了,可景元帝说喜欢,还把证据罗列清楚了,那她就当成是喜欢吧。

    景元帝盯着嘉贵妃的眼睛:“贵妃不说点什么吗?”

    说点什么?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什么。

    嘉贵妃张了张唇:“臣妾该说什么?”

    “你就说,你现在也很爱朕。”景元帝的唇角浮现了淡淡的笑意,“如果你不说,朕会伤心,特别伤心。”

    嘉贵妃:“……”

    她被景元帝看得有些害臊,张了张口,嘉贵妃道:“臣妾现在,也很……”

    果然,她还是无法说出口。

    景元帝笑意收敛,听得很认真。

    他是真的想听嘉贵妃亲口说喜欢自己。

    嘉贵妃说了一半,脸越来越热,她摸了摸脸,又喝了一口茶。

    景元帝抬了抬下巴:“继续说啊。”

    嘉贵妃的声音越来越小:“臣妾现在,也很……嗯……也很……那个,陛下您懂得……”

    “……” 景元帝似笑非笑,“朕不懂。”

    嘉贵妃小声嘟囔:“反正您就是懂。”

    景元帝也不逼她了。

    他又摸了摸嘉贵妃头,像是摸小孩子一样。嘉贵妃的头上并没有戴很多首饰,发丝柔软光滑,有着凉凉的质感,摸起来很舒服。

    贵妃身上,都没有一处摸起来不舒服的地方。

    嘉贵妃推了景元帝一下:“陛下,大白天的,还是不要这么亲密了吧……”

    总觉得怪怪的。

    两人的关系好像是一日千里。明明前些日子嘉贵妃还总觉得自己是个没出阁,没见过多少男人的小姑娘,到了今天,她简直要被这个男人按在怀里摩擦了。

    她本来就厌恶男人,害怕男人,可和景元帝接触久了,发现也不像她想象中那么恐怖。

    景元帝挑了挑眉:“刚刚贵妃还说喜欢朕呢,如今朕就碰了你一下,就不准许了?若是以前,大白天的,别说是被朕摸头发了,就算是被朕抱在怀里亲……”

    嘉贵妃声音弱弱的,都要被羞得哭出来了:“您还是不要说了。”

    景元帝可不愿意轻易的就放过嘉贵妃。

    能多讨点便宜,他还是想多讨点的。

    “朕只是想说,朕感觉自己受了委屈。”景元帝一本正经的道,“以前贵妃对朕那么亲热,恨不得被朕揣在怀里时时带着,现在贵妃对朕如此冷淡,连摸摸头都不愿意,朕受不了如此大的反差。”

    嘉贵妃本来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委屈的小可怜,可听了景元帝的话,脑子被景元帝带偏,有些心虚的认为是自己对不住他。

    “……”

    她知道错了。

    景元帝看了嘉贵妃一脸心虚的表情,唇角微微翘起:“不过,朕理解贵妃,贵妃失去了记忆,什么都不记得,朕根本就不舍得责怪贵妃。”

    嘉贵妃点了点头:“陛下真圣明。”

    景元帝道:“那今天晚上到了床上,贵妃愿意被朕抱着入睡吗?”

    “啊?”

    嘉贵妃脸色瞬间白了:“抱着睡?陛……陛下,这样臣妾会睡不好的。”

    能抱在怀里,却不能做点什么,睡不好的明明是他才对。

    可他还是想抱。

    “贵妃可以试一试。”景元帝握了嘉贵妃柔若无骨的小手,“就像是握手一般,一开始,贵妃也是不愿意。可现在不也习惯了吗?”

    嘉贵妃没有点头。

    她是个很纯洁的姑娘。

    她只想和景元帝睡在一张床上,各自裹着各自的被子睡觉而已。

    景元帝点了点头:“既然贵妃已经默许,认为朕说的没有错,那朕就放心了。”

    嘉贵妃生无可恋。

    吃饭的时候,她恍恍惚惚走神,连景元帝给他夹了菜也不知道,直接送进口中吃了。

    一直到了夜间,嘉贵妃洗干净了出来,被宫女涂了一身的香脂香粉,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灵机一动。

    “海香,去告诉陛下,本宫染了风寒,风寒是会传染的,今晚不能在一起了。”

    海香把香粉盖子合上,给嘉贵妃披上了衣服,又摸了摸嘉贵妃的额头:“娘娘想多了,刚刚是奴婢扑多了香粉,刺激到了娘娘。娘娘凤体好得很,才没有染风寒。”

    她眼泪汪汪的,神色倒是很倔强。

    景元帝硬把她的手给拿开了。额头上确实泛红了一小块。

阅读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明人不说暗恋千重雪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浮生红妆创造101之变身女神网游之全职菜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