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在想什么呢?”

    男人的声音低沉醇厚,突然响在耳边时,嘉贵妃吓了一跳,后退几步,在嘉贵妃撞上椅子前,景元帝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嘉贵妃不说话。

    在早先的时候,景元帝总是把嘉贵妃的沉默当成默认,时间久了,他才明白,虽然偶尔是默认,可大部分时候,都是拒绝的意思。

    “好,让宫女进来吧。”景元帝松开了嘉贵妃的手。

    景元帝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嘉贵妃的掌心:“贵妃如果不困,朕还可以陪着你聊天,这两年,朕收集了关于你的每一件事。”

    嘉贵妃虽然对她来到楚国这两年的事情感到好奇,可她不愿意让景元帝熬夜。

    “明天再说好不好?”嘉贵妃垂着眼帘,“臣妾让宫女进来替陛下宽衣。”

    在宫女宽衣解带的当儿,景元帝回头看了嘉贵妃一眼。

    嘉贵妃盯着被他握过的那只手,若有所思。

    并不是什么厌恶的神色。

    某些时候,景元帝是真的把嘉贵妃当成天上掉下来的仙女。因为嘉贵妃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被他美化了一千遍。

    就连发呆时的模样,也是懵懵懂懂,有着说不出的天真感。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景元帝内心庆幸,还好,嘉贵妃虽然失忆了,可没有变得像当初那样怕人。

    他握着嘉贵妃软软的小手,想捏一捏,又怕捏了之后,嘉贵妃又不给摸了。

    故事有点长,讲完后夜色已经深了。

    嘉贵妃突然意识到,景元帝是个皇帝,凡是皇帝,只要不像她父皇那样昏庸,大多都不会特别闲。

    她软软的提醒:“陛下,您要不要睡觉?”

    “可朕想让贵妃伺候宽衣。”景元帝握着嘉贵妃的手不愿意放,他想得寸进尺,“贵妃愿不愿意?”

    不愿意。

    嘉贵妃的脸色绯红,手忙脚乱的推开景元帝。

    怀里像是揣了个小兔子似的,砰砰直跳。

    “你干什么呀?”嘉贵妃小声嘟囔,“不要吓我好不好?”

    等景元帝躺下,嘉贵妃的手指动了动,还是不愿意解开自己的衣衫。

    以前,就算是小太监,嘉贵妃也感到害怕和厌恶。可现在,她居然被景元帝牵了一晚上的手。

    最后,她也不觉得自己的手脏。

    难道真是因为她和景元帝在一起久了,已经接纳了景元帝?

    眸光半敛。嘉贵妃很苦恼。

    牵手是能牵手的,可同床共枕,甚至做更亲密的事情……

    一想起更亲密的事情,嘉贵妃的脑海中,就浮现出十二年前看到的那幅肮脏画面。这让她有股想吐的冲动。

    嘉贵妃的脸色白了白。

    她知道,仅仅因为一个无耻的男人而排斥天底下所有的男人很不对,可她就是克服不了。

    不想上床,该找个什么借口拒绝呢?

    嘉贵妃的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转:“陛下,臣妾脑袋疼。”

    听了这话,已经躺下的景元帝又坐了起来:“让宫女们把太医……”

    “不不不……”嘉贵妃赶紧打断了景元帝的话,“臣妾的意思是……嗯,晚上臣妾会睡不好觉,臣妾睡姿差,不能打扰了陛下,就让臣妾睡在外面的小榻上吧。”

    景元帝重新躺下:“好,那朕就睡了。”

    嘉贵妃欣喜若狂。

    可能是受伤后身体弱,也可能是房间里熏的安眠香很好用,嘉贵妃入睡的时间,比她想象中的要早很多。

    她睡熟了,那可是真的熟,像只小猪,怎么叫都叫不醒。就算醒了,也会迷糊个半刻。

    半夜,确定嘉贵妃已经入睡了,景元帝从里间出来。

    均匀的呼吸声一如既往的熟悉。

    景元帝把嘉贵妃的小手握在了手心,一个吻,轻轻落在了她的皓腕上。

    “小傻瓜。”

    嘉贵妃的眼睛闭着,像是梦到了什么东西,她勾唇笑了笑,发出醉人的梦呓。

    “糖……甜……”

    景元帝深吸了一口气。

    他想把嘉贵妃这块糖果给吃下去,吃得一点都不剩。

    可若是这样做,这个爱哭的小姑娘肯定会哭成个泪人儿。

    想当初,嘉贵妃刚来了楚国,住到了长乐宫,晚上的时候,景元帝高高兴兴的来找她睡觉……

    那时,嘉贵妃才十五岁,两个月的舟车劳顿,从凌国到楚国,她都没有和景元帝说上几句话。她是在故意躲着景元帝。

    嘉贵妃心里也知道,景元帝不是个坏人,更不是什么下流的男人。可某些肮脏的记忆太过深刻,以至于她忍不住排斥所有的男人。

    进了楚皇宫,太后和公主们居心叵测,在景元帝面前是一个模样,到了嘉贵妃面前,又是另一个模样。

    她和景元帝不熟,受了什么委屈,都能在心底压着。

    白眼能受,冷落也能受,甚至被罚跪半个时辰,嘉贵妃也受过了。

    她唯独不能接受景元帝的感情。

    当晚,嘉贵妃不敢化妆太艳,也不敢穿得太艳,她只是浅浅描了眉毛,用胭脂遮了下过于苍白的脸色。

    景元帝穿了雪白袍服,墨发用金冠挽起,嘉贵妃见过的男人不多,景元帝是其中最出众的那个。

    她克服着胆怯去想景元帝的好,可当景元帝的手触碰到她的肩膀,想把她搂入怀里时,嘉贵妃吓得浑身颤抖。

    景元帝也觉察到了。

    他退后了两步:“公主,你不舒服?”

    嘉贵妃想挤出一个笑容来,可笑容没有挤出,眼泪倒是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这是景元帝第一次,实实在在的看见嘉贵妃哭。

    他有点受不了女人的眼泪,想拿帕子去给她擦擦,嘉贵妃却不顾形象的用袖子抹了抹眼泪。

    景元帝:“……”

    景元帝突然想起来,女人第一次时,肯定疼得死去活来,嘉贵妃哭,肯定是怕等下会疼。

    他信誓旦旦的保证:“朕会温柔点。”

    嘉贵妃还是抹着眼泪。

    景元帝没有和嘉贵妃这样的女人打过交道,看见嘉贵妃哭,他又烦,又觉得心疼。

    明明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啊,这个姑娘怎么就哭哭啼啼了呢。

    如果是旁人,可能就把景元帝给气走了。

    可眼前这位,是自己的女人。长得那样好看,像个琉璃做的宝贝,一不小心就给打碎了。

    景元帝深吸了一口气,他猜不出嘉贵妃为什么哭,也不想猜:“公主为什么哭?怕疼?还是怕朕?你说出来,不管因为什么,朕都会按照你的意思来。”

    嘉贵妃不哭了。

    她也没有想到景元帝是个温柔的人。

    嘉贵妃以为皇帝都和自己的父皇差不多。她的父皇最讨厌女人哭,只要女人一哭,不管什么原因,直接一巴掌抽上去,转身去找那些笑靥如花的甜美人儿去了。

    她也想被景元帝抽一巴掌,等景元帝离开去找别人来着。

    嘉贵妃抹了抹眼泪:“臣妾不想侍寝,臣妾怕疼。”

    景元帝松了口气。

    果然是怕疼来着。

    嘉贵妃察言观色,赶在景元帝之前开了口:“给臣妾一点时间,好吗?”

    她很怕景元帝再说什么“朕会很温柔不会让你疼”之类的话。

    景元帝是个好脾气的。他冲着嘉贵妃一笑:“好,可今晚朕还是要睡在你这里,朕如果走了,那些宫人们怕是会欺负你。”

    宫里就一个贵妃,就算景元帝不留下来,也没有宫人敢欺负。

    景元帝只是想找个借口留下来,就算不做别的事情,多看小姑娘两眼也是值得的。

    能同床共寝是再好不过了。

    嘉贵妃点了点头:“那臣妾睡外边,你睡里边。”

    景元帝本以为嘉贵妃说的是睡在床的外边,没想到她直接跑外间去睡了。

    嘉贵妃眨着眼睛:“陛下好好睡,臣妾在外边,听到风吹草动,有什么刺客来,也能保护您。”

    景元帝:“那还真是谢谢公主了。”

    别说有没有刺客,就算有,能不能进的了皇宫都是问题。

    这只小兔子,还想保护人,说什么俏皮话呢。

    不过,真可爱。

    在遇见嘉贵妃后,景元帝连做梦都是甜的。

    因为梦里有她。

    现实中做不了的事情,在梦里,他都能逼着嘉贵妃去做。

    那一晚,就像是今晚这样,嘉贵妃睡得很熟,直到五更天,景元帝都醒了,嘉贵妃还没有醒。

    她的眼睫毛很长,看起来就很软的唇微微嘟着,娇憨动人,让人忍不住去欺负一番。

    景元帝存心想逗她,他捏了捏嘉贵妃的鼻子。

    嘉贵妃摇了摇头,把整张脸缩进了被子里,声音软软糯糯:“皇姐,别闹……”

    一直到景元帝离开,嘉贵妃都没睡醒。

    下朝后,一个念头在景元帝的脑中挥之不去。

    他在想,如果嘉贵妃和自己睡在一起了,晚上做了什么噩梦,会不会吓得钻进自己的怀里。

    香香软软的小美人儿,满脸惊恐的搂着自己的腰,顺便泪光闪烁求安慰……

    想想都觉得刺激。

    他让苏贵准备了一些恐怖的故事,记在了自己的心里。

    等到了晚上,他去给嘉贵妃讲鬼故事。

    “是朕不对,可朕不是故意的。”景元帝往床边走去,“贵妃,睡觉吧。”

    嘉贵妃的动作磨磨蹭蹭:“陛下先上床,臣妾要脱衣服。”

阅读蜜桃味儿小贵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死亡快递站有个团宠竹马是种怎样的体验[电竞]当学霸变成花瓶女[快穿]氪金论坛怨魂帖城市悲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