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意欲难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正在其他人都懵懵懂懂时,楚莲墨将手放在了安子阳手上。

    遥炎慢慢皱起眉头,脑中一直在掐断闪出来的可笑念头,却看见夏知秋一脸谄媚地揭下楚莲墨头上的纱帽,讪笑道:

    “想让我帮你解决么?”

    安子阳微微一笑,殊不知又有多少少女为此而迷了一颗心。

    “自然。”

    夏知秋扬眉不语,心想这板凳还没坐上,怎么就开始提起这码子事了。

    随意瞟了一眼二妮子后,发觉她的目光还是被一旁的安子阳所牵扯。

    不,应该说这里大部分的人,都是为子阳哥哥而来。

    在一旁听到这些的遥炎勾唇观望着这一切,心想以夏知秋的性子自然就是把苏雪推出来了。

    “几位贵人,都坐都坐。”

    王婶子热情地在雅阁拾掇着,就在夏知秋准备坐在安子阳身边时,忽然一拍头懊恼道:

    “您瞧我,忘了忘了!”

    忙起身将楚莲墨安排在了安子阳身边,并刻意将两人推靠近了些。

    这王记铺子名字虽小家子气,但却是城中最大的一家酒楼。

    再看那少女,虽被王婶子一口一个“二妮子”给叫俗气了,但却有姿有色清秀极了。

    怎么想,还是王婶子的取名方式有问题。

    夏知秋兀自点点头,等她从思绪里回神,赫然发现楼上楼下里里外外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这件雅阁里。

    “夏副将,老妇总跟您提的那事,没忘罢?”

    “嗯……”

    夏知秋亮了亮嗓子,扯着安子阳的衣袖低声问道:

    “可别把您给闷坏了。”

    于是在这一刻,所有望向这里的人都惊了一张脸。

    这是怎样貌美的一位少年。

    如果是这样的少年,也没有什么不可能了罢。

    看见那些人的神情夏知秋满意地坐下来,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她揪心极了。

    “将军,喝茶。”

    楚莲墨笑意浅浅替安子阳斟了杯茶,精致至极的眉眼里波光流转,让夏知秋心头一震。

    “将军,吃菜。”

    “将军……”

    安子阳虽笑意坦然地全盘接受,可另一只隐在袖口里的手却不时要抖一抖。

    又进来亲自上菜的王婶子用眼神暗自打量着频繁替安子阳夹菜的楚莲墨,终是长叹一口气退了出去。

    这般的美人儿,她家二妮子如何比得过。

    不过还好,还有夏副将。

    王婶子颇为安慰地从门缝中往夏知秋的方位望去,却瞧见那夏副将不知何时黑了一张脸,用力抓住了美人拿着筷子的那只手腕。

    那双眼里的,分明是掩藏不住的醋意啊!

    “唉!”

    王婶子起身,扭着腰惆怅走了。

    “知秋,别伤了世子。”

    安子阳伸手拿开夏知秋的手,看着楚莲墨手腕上的握痕低声道:

    “世子本就有伤,知秋,带着世子去医馆,顺便去添些伤药。”

    雅阁内的其他人谁听不出来这是安子阳特意让两人独处,苏雪怎么可能给他们这个机会,当时就起身跟上前去。

    “莲墨哥哥,雪儿也要去。”

    这时遥炎也起身,一双凤眼盯着三人缓缓道:

    “我也正想考究一下贵国的草药。”

    夏知秋也不意外,捡起一旁的纱帽重新给楚莲墨戴上,她开始后悔之前为什么要解下面前人的纱帽了。

    “你可别入戏太深。”

    医馆内,察觉到楚莲墨一直盯着四处打量的遥炎,夏知秋紧张打断道。

    这遥炎虽说性格古怪又极其地拗,但颜值还是不低的。

    这可怎么办,莲墨正值青春期,不会给自己这么胡乱搅和真的变成古册上那样,男女通吃了吧!

    想到这里夏知秋更紧张了,她起身刚挡在楚莲墨身前遮住他的视线,遥炎就自顾自走了过来。

    “喂,莫非你真的有那种癖好?”

    他可没觉得这位云国世子对温婉甜美的苏雪有那方面的情谊。

    反而……

    遥炎语气里满是嘲讽,神情也格外轻浮,让夏知秋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

    倒是楚莲墨一脸坦荡,揭下纱帽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将眼前人映入。

    “那种癖好?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男男女女又有何区别?”

    楚莲墨的话让夏知秋惊在原地。

    她无从反驳,所以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是心中很闷很闷,让她难受极了。

    “如何没有区别!男便是男,女便是女,阴阳调和才是道法自然!否则,就是有悖伦理!就是无耻!”

    夏知秋不想遥炎会如此激动,一双的凤眼里的狠厉无不再诉说他对此的深恶痛绝。

    “四殿下说的没错,但也错了。”

    楚莲墨微微一笑,“男是男,女是女,但欢喜为我,予谁喜欢在我,而喜欢生于自然,既是自然,又如何刻意去分男女。”

    遥炎也哑然无声愣在原地。他不知道如何去反驳,但不甘心就此败下。

    莞尔,他唇边勾起一抹讪笑望着楚莲墨,一字一缓道:

    “那世子盯着我是何意?”

    自从安子阳特意把苏雪带走后,这人的目光就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自己。

    “觉得好看便看看罢了,怎么,四殿下介意么?”

    楚莲墨说得随意,却让遥炎甩着衣袖走出了医馆,只剩夏知秋依旧呆愣在原地心乱如麻。

    “知秋,你不是有话要说么?”

    此刻医馆内就只剩下了楚莲墨和夏知秋两人。听到这句,夏知秋终于回过神来。

    莲墨是刻意气遥炎离开的么?

    夏知秋缓缓蹲下身握住面前人的双手,盯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道:

    “莲墨,这样是不对的。”

    不能像史册上那样,在感情里纠葛不清。

    “那什么是对的?”

    楚莲墨清浅一笑。

    她总是这样害怕自己做错什么。可究竟他做错了什么?

    他不过是按照她的意思在那些对子阳哥心存念想的人眼前尽心演了一出戏,可现在,怎么又是他错了?

    她从来不信自己,只信她的那个梦。

    “不要喜欢苏雪,不要喜欢其他人,这就对了。”

    夏知秋握紧那双手红了眼眶,她知道说出这些话的自己有多无耻,可无耻和史册里会发生的那些相比又算什么!

    “那子阳哥呢?他能喜欢谁?”

    楚莲墨反握住那双手垂眸问道,那双眼湖难得起了涟漪,一圈一圈波光荡漾。

    “任何。”

    夏知秋艰难开口。

    可这是她的真心话,她不可以连这个也骗莲墨。

    “那我呢?”

    楚莲墨低头更靠近夏知秋一点,他束在背后的乌黑长发也在这时滑在他的前胸,那颗绯红的佛珠刺得夏知秋的眼睛生生的疼。

    “莲墨,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一直陪着你的。”

    豆大的泪珠从夏知秋眼角滑落。她知道这对莲墨而言太过自私,可这也是她的真心话,最起码,她说的是真心话。

    “就我好不好?莲墨……”

    既然他不在乎男女,那么也不会在乎她像不像一个女孩了对不对?

    楚莲墨静静看着夏知秋,这么多人里,他独独不能看透知秋。

    她有太多矛盾,矛盾到她自己都会糊涂。但他也知道她没有说谎,知道这都出于她的心甘情愿。

    只是这心之甘情之愿,也许是为了保一人的万全而做出的牺牲。

    可尽管他都明白,掩埋深处的那颗种子还是再一次破土而出。

    楚莲墨朝那张脸伸出手,却被门外的一声“莲墨哥哥”给打断。

    “莲墨哥哥!”

    苏雪满是泪痕地闯进来对着抬起眸的楚莲墨颤声道:

    “嬷嬷,嬷嬷她不见了!”

    而这时安子阳也赶了进来,看到屋内的状况不由皱起眉头。

    先前他刻意带苏雪离开,也知道世子一定有办法支开遥炎,所以心思怠慢了点儿。

    谁知就在那时苏雪离开了自己的视线,等再发现时,苏雪哭着告诉他嬷嬷不见了。

    一直不离苏雪左右的嬷嬷怎么会不见呢?

    除非,是有人命令嬷嬷暂时离开。

    安子阳上前走到苏雪身边安慰道:

    “苏小姐,嬷嬷会找到的。”

    “都怪雪儿,若不是雪儿嘴馋,嬷嬷就不会离开,就不会不见了。”

    苏雪哭得梨花带雨,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连夏知秋都差点儿陷进去。

    “雪儿,嬷嬷去哪儿买东西了?”

    楚莲墨问道,神情里透露的认真让夏知秋觉得不是滋味。

    这一看就是苏雪故意让嬷嬷不见,然后来这里求助地。这点连她都骗不过的伎俩,莲墨却当真了。

    他当真觉得这位丞相千金心思纯白如雪么?

    “城南的锦华饼铺。雪儿听路人说,那里的胭脂膏可好吃了,才……都怪雪儿!”

    苏雪的泪珠又不断滚落下来,楚莲墨看着泪眼婆娑的人儿起身,轻声道:

    “我们分开去找罢。”

    夏知秋丝毫没有犹豫跟上了楚莲墨,却被拒绝。

    “知秋,你跟着子阳哥。”

    只有这样,这件事才能显露内里。

    其中的一些人甚至都来不及惋惜、失意、煽情,就被那人的姿色所吸引。

    只是越看脸上的惊异就越淡,越看他们就越觉得这件本该痛心又匪夷所思的事变得自然起来。

阅读妃常可口:妖娆王爷太纯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末土纪元都市追美选择系统不妻而遇足坛之光皇恩傲噬苍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