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渐生分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啊,对了。”

    遥炎停住脚步回头,对着楚莲墨笑道:

    就在苏雪准备上前时陈向北先她一步拐上去,仰头对着走过来的莲墨笑道:

    “世子,您可真是厉害!”

    楚莲墨浅浅一笑,抬眸与走过来的安子阳点头对视,这不需要言语的心意相通让陈向北羡慕极了。

    随着赵副将一声呐喊,他身后的那些将士也发出狂欢,与此同时还能看到遥炎身后的那些人也隐着欢喜。

    是啊,近乎七年的战争,南国屡战屡败久攻不下,要不是凭着自身庞大的兵力支撑,要不是趁着云国病弱的间隙,这场战争早该结束了。

    看着遥炎难看的脸色,陈向北心里头说不出的高兴。

    如果早些遇见他们,不知道会不会也有这种默契呢。

    “四皇子,择日不如撞日,不如现在就把该谈的都谈了罢。”

    安子阳停在遥炎对面,一个一袭紫衣寒气逼人,一位一身青衫目光如炬,他们每一次相遇都势同水火,可此刻,两人之间似乎少了以往的那份凌厉。

    “自然。毕竟你们世子赢了。”

    遥炎转身时特意瞟了一眼夏知秋,察觉那张脸上郁结重重,薄唇边勾起一抹冷笑。

    遥炎眼中闪过一丝窃喜,朝楚莲墨左侧再次出招,却不料那人早有防备般侧身躲过,与此同时楚莲墨一直未动的右手接住掉落的长剑。

    一股巧劲将遥炎手中的剑挑落在地。

    “砰”!

    长剑落地的清脆声响终于将这胆战心惊的一幕结束。

    “世子赢了!”

    哼,这个自以为是的四皇子,和他们世子比起来真是差远了!

    “莲墨哥哥!”

    “忘了说,苏小姐和世子果真般配的紧。”

    苏雪仰头对着旁边的楚莲墨甜甜一笑,就在这一刻她决定不那么讨厌对面那个人了。

    夏知秋转身,视线里忽然出现嬷嬷的身影,她正躲在最后面的士兵旁神情紧张地望着他们这里,好像生怕被发现。

    那个小妮子,也就披着一副天真无邪的好皮囊。

    夏知秋朝前走去几步,忽然扬眉又转身往回跑去,三两下冲到楚莲墨身前,对他灿烂一笑。

    楚莲墨一怔,不过莞尔也跟着笑了起来。他很长时间没有看到面前人笑得这样开心了,就好像那些背负的烦恼全都消失了般。

    而就在这时,一双略微粗糙的手捧起楚莲墨的脸,一点柔暖印在他的唇间。

    软软的,暖暖的。

    “你尝过了,这就是女人的嘴,和别的女人没有不同。”

    夏知秋看着怔在原地的楚莲墨,笑得更加开心了。她就是喜欢他微垂着眼不知所措却还强装镇定的样子。

    一副,被她吃定的样子。

    苏雪也愣在原地,一双波光云影的丹凤眼变得有些空洞,心里更是如生长了一团乱麻,不知从何时捋起。

    但有一点,她万万没有想到夏知秋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比她之前更不知廉耻的事来!

    对,也对。

    她怎么忘了这个人一直跟这些臭男人厮混在一起,根本就不懂礼教素养,自然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知秋哥哥……”

    苏雪泪眼楚楚拉着夏知秋的衣袖低声道:

    “你、你不可以这样的。”

    “雪儿小姐,您初来乍到,所以不知道夏副将和世子一直都是这样的。”

    陈向北言语里带着惋惜,神情中却透着雀跃。说实话,他也没料到夏副将敢这么做。

    可惜将军、赵副将和遥炎都进去营帐了,否则遥炎那厮该气得脸都绿了。

    那坏人可见不得夏副将和世子好。

    “知秋,我们先回去。”

    楚莲墨拉着夏知秋的手往营地的方向快速走去,似乎忘了一旁苏雪的存在。

    “雪儿小姐,夜深露重,要不您也先回营帐罢。”

    这时嬷嬷也终于鼓起勇气上前,跟着苏雪一同转身往回走去。

    “莲墨,你生气了。”

    夏知秋仰头难过道,她知道莲墨生气时总会这样,紧抿着唇,一双点墨般的眸浮浮沉沉,不知该如何去抚平。

    “我知道错了。”

    看到楚莲墨没有回眸,夏知秋赶紧服软道。

    终于,楚莲墨停下了脚步,一张比月色更皎洁的脸望着他身前的夏知秋。

    “知秋,达到目的不止有一种方法,做事之前多加思量。”

    “那你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

    夏知秋心有不甘。她不甘心莲墨明明知道自己不想苏雪呆在他身边,他却对那人偏宠至此。

    看着眼前人又红了眼眶,楚莲墨嗓音里透着柔软又有几分无奈。

    “我有我的考量,知秋,别胡闹了。”

    “不要。”

    夏知秋摇头,伸手放在楚莲墨左边脸侧一字一顿道:

    “不胡闹的话,下次就不是这里了。”

    苏雪表现的那么明显,身为相府千金的她和一直泡在军营里的自己是完全不同的,她的身份不允许她做开始的那件事。

    可她在所有人面前做了,她身上还有与莲墨的婚约,若不阻止的话……

    “你说过的,她不会嫁给我。”

    楚莲墨的话让夏知秋愣住。

    是啊,历史上莲墨是没有娶妻的。

    可那又能代表什么?

    那些书本里所记载的和现在发生的完全一样吗?

    书里没有写苏雪会在今天做出这件事啊,书里也没有她这个平白无故出来的夏副将!

    书里还写当初那个昏君是在子阳哥哥出征的第五天出逃的,可实际呢?那昏君当天就逃走了!还带走了他们的娘亲和锦蓉姑姑!

    “我就是不想苏雪黏着你……莲墨,不要和她纠缠了,这样不好,真的……”

    这是楚莲墨第二次听到这种话。

    第一次是在他准备习武的时候,第二次是在苏雪出现的时候。

    楚莲墨一直明白,知秋的那个梦一定很真实,或许,她就是从那个梦跳入了如今的这场梦。

    那场梦里,他杀了子阳哥,而苏雪,是知秋认为的一个契机。

    他不知道那场梦里知秋和子阳哥是什么关系,但她一定很喜欢很喜欢子阳哥。

    所以才会在他们第一次相遇时,眼神里就对他透露着敌意。

    哪怕到了今日,知秋也一直为此而苦恼。

    “莲墨哥哥!”

    不远处苏雪跑来,看到开始缄默不语的两人苏雪吞吞吐吐开口:

    “知秋哥……姐姐也想嫁给莲墨哥哥……么?”

    虽然不想捅破这层纸,可苏雪明白如今她不得不把这些说清楚。

    她是不会放手的。

    她根本不想听父亲的去嫁给王宫里的那个男人。

    被摆布的一无是处,懦弱到极致的男人。

    而眼前这人,又如何能让她不心动?

    “没关系的,只要知秋……姐姐想,雪儿可以退居侧室。”

    只要在他身边尘埃落定,她有的是机会让在男人堆里长大的夏知秋心甘情愿地离开莲墨哥哥。

    “小姐,这话可乱说不得。”

    一旁的嬷嬷脸都吓白了。

    丞相千叮咛万嘱咐要让小姐与世子保持距离,这若是背道而驰,她一家老小连全尸都怕是没有了。

    嬷嬷寒从心起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却听到世子的回答,如一缕春风将先前的寒意都吹没了。

    “雪儿,这件事我们都做不了主。天色晚了,快跟嬷嬷回去歇下罢。”

    苏雪启唇欲言又止,终还是跟着嬷嬷回去了。只是其他的几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眼里闪过的一道寒光。

    “你看出来了,她一心想嫁给你。”

    待她们走后夏知秋冷笑道。

    什么都叫做不了主?

    若说在这个时代别人都做不了主,但他楚莲墨一定能做得到。

    夏知秋沉着脸又靠近楚莲墨一步,她决定不把主动权交给对面之人了。

    他会被苏雪蛊惑的。

    那么一张天真无邪的脸,任谁都对她抱有几分怜爱吧。

    “莲墨,你对她有一分念想,我就替你斩断一分念想。你若对她有十分念想,我就杀了她。”

    在这些事上,她从来都是霸道的。

    楚莲墨觉得自己就是曾经被她套住那只小兽,乖巧变会得到疼爱,一旦越出界限,她就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他也从没想要触碰她的底线。

    子阳哥于他而言,早已与亲人无异。

    “知秋,别捣乱了,你总不想苏雪嫁给子阳哥罢。”

    深秋夜凉,此刻的禅城王宫里,一袭月白色的俊雅男子靠在湖中央的凉亭里眺望着北方。

    “莲墨,还不回来么?”

    紫星南移,他早为他做足了一切。

    荣华权势,月下美人,让世人连想一下都觉得奢望的一切,他早已经备好,只等他敞怀接受。

    “楚轩哥未得的,我会全数都给你。”

    把最好的,都给他。

    “小叔,那艘船,是不是没了?”

    六年前他这样问自己。

    莲墨不会知道当时他有多高兴。

    楚轩哥的莲墨是多么聪慧,多么的令人欣喜。

    可同时他也很害怕,确实因此而害怕。

    什么都已看透的莲墨早已不再亲近他了。

    或许,他会有些恨自己。

    因为他把阻碍莲墨的那些全部清除干净了。不,还有一些……不过不重要了,那一份迟早会没有的。

    呵。

    一开始夏知秋还以为嬷嬷是怕楚莲墨,后来怎么想也是她在怕苏雪。

阅读妃常可口:妖娆王爷太纯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五行神术绝代农民一念成瘾蜜芽的七十年代青春之魔法乐章大明小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