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恩怨了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问究竟是我去娶她家二妮子,还是你去娶了。”

    夏知秋的话让周围的人哄堂大笑,其中一位缠着纱布的少年更是指着夏知秋涨的满脸通红。

    “刚从王记铺子买回来的,热乎着呢,喊上大伙儿一起吃!”

    赵副将听罢低头凑近布包闻了一下,立马惊喜地往操练场方向跑去,边跑边喊道:

    “兄弟们知秋又给咱们加菜啦!”

    “子阳哥哥!”

    刚刚布置好巡防的安子阳听到这声回头,就看到夏知秋将身后被白布包裹的寒光扔向自己。

    安子阳单手接住,对着跑上前的夏知秋笑道:

    自从朝廷开始定期派发军饷以来,夏知秋经常拿属于自己的那份饷银给将士们加餐。

    “又被王婶子拦住了?”

    看着大伙聚过来开始支起火架,安子阳将寒光上的那层白布扯下铺在地上,低头笑问道。

    “可不是么。”

    夏知秋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后坐下,几分无奈道:

    那铁匠让夏知秋明白,她在意的,不是那所谓绝世美人的化身是不是莲墨,而是当她认为那人可能是莲墨时,她有多窃喜。

    夏知秋也在这一刻明白,就算转世重活了十六年,她也还是16岁啊。

    这不是一道简单能叠加的数学题。

    她只是在不同环境里重新走了一遍十六岁,又怎么可能看到有活够三十二岁才能展望的风景。

    夏知秋扬鞭快马朝军营赶去,忽然觉得心头的烦闷少了一点。

    “去城里一趟倒开心了不少。”

    夏知秋挑眉一笑,将另一个布包扔给走出来的赵副将大声道:

    “哈哈,那王大婶也真是的,居然肯把闺女许给你这种矮小子,那二妮子的个头都快赶上你了!”

    这说话的人正是还负伤未愈的陈向北。

    夏知秋直接白了少年一眼,冲着还忍俊不禁的那群人道:

    该笑的笑该哭的哭,有什么想说的就绝不憋着。

    因为谁也不知道一场战斗后,第二天自己是不是还有这样的机会。

    “知道啦知道啦,浓缩就是精华嘛,我们认怂,认怂!”

    赵副将乐呵呵道,一屁股坐到地上后打开布包,对着里面已经斩碎的肉块舔了舔嘴。

    “不过知秋,以后也别总是花你的银子了。”

    这里面什么鸡呀鸭呀鹅呀猪肉啊林林总总,份量又多,一次还好说,一直这样可怎么余得下银两!

    “没事,你们可是要成家的,我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也是要成家的!”

    就在这时中间的柴堆燃了起来,夏知秋对着火堆对面的赵副将挑眉神气道:

    “子阳哥哥会养着我,你们有人养着么?”

    “切!”

    周围发出一片嘘声,忽然众人神情一变,纷纷看着阿肆和他身边的两人。

    一墨色一纯白,一绝色一甜美,真是配得让人两眼发酸呢。

    “世子!您快坐来这边!”

    陈向北起身将自己的外衣铺在地上,一双闪亮的眸子全是期待。

    自然而然,楚莲墨就往那边走去了。

    瞧见苏雪也跟了过来,陈向北使劲朝对面的赵副将挤了挤眼睛。

    赵副将见状拍头大喝一声,将所有人都惊了一怔。

    “苏小姐!”

    苏雪偏头望着火堆对面的壮汉几分懵懂,然后瞧见那人对着挤在身边的人横眉“嗯”了一声,那些人立马就往两边散开,空出了好大一个位置。

    “咱们这些臭男人挤在一起苏小姐怕是会难受,您看,这位置大,您坐这儿就不难受了!”

    “可是……”苏雪伸手指着已经坐下来的楚莲墨,“雪儿想和莲墨哥哥坐在一起。”

    这甜甜糯糯的嗓音让夏知秋听的十分不舒服,可更让她不舒服的是楚莲墨接下来的话。

    “雪儿,坐过来罢。”

    楚莲墨脱下外衫铺在地上,一举一动中都透露着对那人的宠爱。

    “嗯!”

    苏雪开心地坐在楚莲墨身边,这时陈向北无比幽怨道:

    “还是哥哥说的对,君子难挡胭脂香!”

    陈向北口中的哥哥,就是曾经禅城遇到的陈岸南。就在夏知秋和楚莲墨离开禅城不久,他们一家也往边城出逃。

    但可惜,最后只剩下他们哥俩活着,其他人或是饿死在途中,或是葬生山匪之手。

    而这些年,仅靠陈岸南临摹古画为活。为添补家计,陈向北偷偷摸摸去山中打猎,差点掉落山崖被安子阳所救。

    “向北,你太黏世子了。”

    安子阳一开口,立马让陈向北噤声,只一双眼可怜兮兮地望向赵副将。

    “将军您这就偏心了,这里还有谁比知秋更黏世子,也没见您说知秋啊。”

    安子阳将火边刚烤好的一条鱼放在夏知秋手中,随口回道:

    “那不一样。我们从小就住在王府,知秋黏世子再自然不过了。”

    “怎么就自然不过了,末将倒觉得极不自然,怎么看怎么奇怪!”

    赵副将也将手边烤好的鱼递给陈向北,并大声道:

    “向北,这是私事,将军奈何不了我们!你就黏着世子,一直黏着,让谁也别靠近!”

    陈向北抿着唇用力点头,心里却憋笑憋得快要忍不住了。

    这个赵副将,平日里瞧上去耿直极了,没想到居然这么会对戏!

    没错,他就是看不惯这丞相千金一来就一副想将世子全部占据的样子。

    就是瞧不得!

    夏知秋咬着鱼瞅着对面沉默不语的楚莲墨。她太习惯他现在的样子,就像看了一出早就知道结局的戏码,毫无波澜。

    甚至她能笃定,即使如他现在垂着眸,也能知道下一个要开口的人是谁。

    “将军!”

    只是不想,这还没结束的戏码就被洪亮的通报声给打断。

    “对面派人送口信,说是……说是让世子现在去履约。”

    履约?

    所有人停下手中的事紧张地望着楚莲墨,倒是他本人悠悠然然起身,没有丝毫意外。

    “莲墨哥哥,你要去哪里?”

    看到苏雪也跟着站起来,那前来通报的士兵又为难道:

    “他们还说,让苏小姐也跟着去。”

    夏知秋紧抿唇角握紧双拳,恨不得现在就去杀了遥炎!

    那阴险的混蛋,一定是知道莲墨和苏雪婚约在身,所以想让莲墨在未婚妻眼前败给他!

    还真是急不可耐!

    走到云、南两国的边界,边界线中燃起了巨大的火堆,将两面照耀的火光通明。

    “遥炎你这个孬种!明明知道我们世子不负武力!既然不愿意谈和还在这里装什么模做什么样!”

    赵副将指着对面大骂道,这时从对面队伍中间走出来一个人,那人一袭紫衣贵气逼人,特别是那双微扬的凤眼几分冷咧,明明弯着薄唇却比怒目的赵副将更加令人心悸。

    “楚莲墨,过来。”

    火堆旁那人开口,唇边冒着的热气将他俊冷的面目也模糊了一角。

    “莲墨哥哥。”

    苏雪拉住楚莲墨的衣袖,微红的眼睛怒视着对面那人。

    遥炎见状轻笑一声,偏头盯着苏雪缓缓开口,“楚莲墨,你要躲在几个女人后面?”

    这话让陈向北忍不住反驳道:

    “堂堂的南国四皇子,未来的太子殿下,怎么就没有女人挡在你身前呢?”

    “孬种才让女人挡在身前!我们四皇子可是堂堂男子汉!”

    对面的宋将军怒目横飞,双方剑拔弩张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安子阳,可别让你的夏副将来捣乱。”

    遥炎勾唇冷笑,拿起宋将军手里的长剑指向楚莲墨。

    “莲墨。”

    夏知秋走到楚莲墨身边从怀里拿出一根青色布带,抬起他的左手将布带一下一下缠在他的掌间。

    “细皮嫩肉不像个男人!”

    宋将军冲着地面“呸”了一下,陈向北立马怼道:

    “是了,我们世子天生尊贵,哪里需要他来舞刀弄枪!”

    就在夏知秋替楚莲墨绑好布带后,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相府的千金小姐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踮起脚尖吻在楚莲墨的脸侧。

    连楚莲墨自己也怔了一下。

    “莲墨哥哥,雪儿在这里乖乖等你。”

    楚莲墨握紧阿肆递来的剑走近遥炎,火光跳跃下,遥炎唇边的笑容显得愈发寒冷了。

    “楚莲墨,你真够令人讨厌的。”

    从六年前为始,这种讨厌一天一天加深,快要把他折磨疯了。

    为什么?

    为什么六年前会遇到他?为什么那时他要识破自己?为什么自从遇到他之后,从没有输过的自己变成一次也没有赢过了!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变得更讨厌一些。”

    楚莲墨的目光如同一面清湖,里面安静地盛放着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切。

    而这恰恰也是谣言最讨厌的地方!

    无嗔无怒无痴无怨,那双眼睛里除了跳跃的火光就只剩越来越面目狰狞的自己。

    他曾发誓,一定要粉碎这片清湖,一定要让那片清湖翻转不休,跌宕不止!

    遥炎拧眉,电光火石之间两人手中的利剑交锋凌厉,在他的猛烈攻击下,他能感觉到楚莲墨的力不从心。

    遥炎勾唇,即使过目不忘又如何?就算楚莲墨记得所有招式,哪怕连自己下一招都能猜透,没有足够的力气支撑倒下也是迟早的事。

    而且他已经伤了楚莲墨的右臂,他这只左手恐怕连下一招也撑不住了!

    遥炎奋力一击,楚莲墨早已有些麻木的左手再也抵挡不住来势汹汹的这一招松开手。

    “就笑罢!就说说你们中哪个能打得过我?”

    倒不是因为在意这些话而反驳,而是在这里没有人会讲这种客气。

阅读妃常可口:妖娆王爷太纯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心脏在跳动[第五人格]猫片博主的吸猫日常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老板与小狼狗都市贵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