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横枝乱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夏知秋小心翼翼拉住旁边人的衣袖,看到那人好看的脸上起了一丝波澜,刚还捏着楚莲墨衣袖的手一下就挽在了他腰间,然后整个人都埋在了他怀里。

    “我们一直、一直都在一起的,莲墨……”

    这半年来虽然他们也会说话谈笑,可她感到得到,身旁的这人不再像以前那样愿意靠近自己,甚至都不肯再多看自己一眼。

    “为什么?”

    毫无预兆,比毫无防备丢进冰洞里还要刺骨寒心。

    她早就做不到了!

    现在的她连想一想都觉得害怕,她宁愿楚莲墨现在厌恶她,也不要他和子阳哥哥经受史册上那简短又可怕的一切!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你讨厌了。”

    “知秋,有些事自然而然就这样了。有些人,自然而然就该分道扬镳。”

    “不是的!”

    不是的……

    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她哪里做的不好,所以这样好的莲墨才会突然讨厌她。

    “不是自然而然的……莲墨……不要分开好不好?”

    拴?

    在他心里,已经认定这是一种束缚了吗?

    可是她又能怎么做?

    眼睁睁看着他成为历史上的楚莲墨,让那一切自然而然发生吗?

    她做不到!

    夏知秋伸手擦去眼角还没掉落的泪珠长缓一口气,坐到楚莲墨身边也望向山坡。那片枯草将她的眼底也染成了一片焉黄。

    “以前你不会这样的。”

    也在这一刻夏知秋明白,其实她有多害怕楚莲墨会讨厌自己,比起史册上的那一切也少不了几分。

    感觉到自己腰间的那双手越圈越紧,楚莲墨微微半垂眸子。

    他明白,既然决意离开,就不应该再被其它拉扯。

    “轩王府不能再空着了。”

    “我知道。”

    夏知秋点头,这些她当然知道。莲墨已经过了及笄之龄,按道理早该回去继承轩王的称号。

    “等和南国签署停战合约,我们一起回去。然后我们再去找娘亲王妃和锦蓉姑姑,把她们接回来!”

    夏知秋擦干眼泪对着楚莲墨笑道,却不知这话让面前人衣袖里的手不觉轻颤了一下。

    “莲墨,你受伤了?”

    看到楚莲墨颈部右侧的一道红痕,夏知秋心疼地朝他伸出手,却被刻意地避开。

    “回去罢。”

    楚莲墨的视线从夏知秋身上微微带过,起身很快消失在山坡中。

    擦干的泪水再次从夏知秋脸上滑落,她回头看着山坡下旗帜鲜明的另一边军营慢慢握紧双手。

    回到营地后大伙还是跟平时一样有说有笑,好像他们的期待从来没有落空过。

    可实际呢?

    如人饮水,彼非如人。

    “诶?你们说那遥炎怎么没有丝毫动作?他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带着一支侦查兵巡视回来的赵副将开始不停抱怨着。

    夏知秋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树枝在地上胡乱画了几笔,听到这里手中的树枝折成了两断。

    那该死的遥炎。

    摸了一下怀里的药瓶,夏知秋起身往楚莲墨的营帐方向走去。

    “世子,他根本就是为难您,我们没必要应承的。”

    营帐内,阿肆手里握着剑站在原地,一向淡漠的嗓音里听出了几分哀求。

    “只是为难,并非做不到。”

    楚莲墨微微一笑,这时安子阳撩开布帘从外边走了进来,笑道:

    “阿肆,关心则乱。世子一定可以的。”

    看到安子阳手中也拿着一把剑,阿肆脸上的纠结终于淡去了不少。

    “可是……”

    “可是什么?你觉得世子会放弃这样一个机会么?”

    机遇难求,能搏便搏。

    这么多年与南国的斡旋争斗,世子从来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机会。

    即便再仓促他也能思虑周全布置精妙,而屡战屡胜的战果也让精兵强将的南国一直退守,直到退出云国边界世子才停止对南国的进攻,改为防守。

    而这一切,其他人都以为是他们共同商议才谋事,根本不知那人凭借一己之力筹划的精妙与诡谲。

    “我不想别人认为我有所不同。”

    只需这一句话,就不得不把他所有的功劳给悄然掩藏。

    安子阳抬起剑对着阿肆一笑,目光如炬眉梢微扬。

    仿若给身置寒冬的旅人添了一盆炭火,又仿若为身置黑暗中的人燃了一盏明灯。

    阿肆有时也会想,也许只有如安子阳这样的人才能众望所归罢。

    “阿肆,出招。”

    随着安子阳这一声,阿肆毫无保留朝他袭来。两人交锋激烈难舍难分,可仔细看一下就能发现他们二人用的是同一种招数。

    “今日遥炎毫无章法,他的目的只是重伤世子。”

    阿肆皱眉。若遥炎今日按他以往的路数,在规定的招数内他根本不能伤到世子。

    不,应该说,若世子有他们这么多年的习武根基,遥炎怎么可能是世子的对手!

    “阿肆,把剑给世子。”

    安子阳停手,目光看向接过剑的楚莲墨。

    “世子,我不会减轻力度,请小心。”

    楚莲墨点头握紧手中的剑。

    这些年的正面对抗,没有人比子阳哥和阿肆更了解遥炎。

    既然今日遥炎公然于两方前定下他们二人明日的比试,就断不会像今日这般用这么不入流的招数。

    而遥炎今日所为也正如阿肆所言,是为了明日让自己负伤上场。

    楚莲墨微垂着眼帘看着自己的左手,听到迎面而来的剑鸣声抬起左手中的剑迎击。

    “咣!”

    长剑落地发出一阵锋鸣,夏知秋听到里面的打斗声刚好在这时闯进来。

    守在门外的士兵为难地看着营帐内的三人,最后转身重新站回到原位。

    “你们在做什么?”

    虽问着“你们”,可夏知秋的目光却只直直指向其中一人。

    楚莲墨收回落在右手中的长剑,在安子阳准备开口前对上夏知秋的视线,勾唇缓缓道: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

    这时安子阳看了阿肆一眼,两人默契地从营帐内退出去。

    究竟从什么时候起,世子和知秋之间变了?

    安子阳有些自责。他觉得身为兄长自己并没有真正照顾好他们。

    “为什么?”

    夏知秋哑声问道,她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为什么不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变得这样疏离?

    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莲墨喜欢跟着自己,以前的莲墨无事也喜欢呆在她的身边,以前的莲墨会经常询问她的看法……以前的莲墨是在意她的……

    根本不是现在这样。

    楚莲墨弯身捡起地上的长剑将它们整齐放在刀架上,转身走到桌前斟了一杯茶,低眸问道:

    “喝么?”

    拾起瓷杯,发觉茶水已经有些凉了。正准备换一壶,他的双手已经被一双更为冰凉的手握住。

    她每次想逼问什么,总会先抓住自己不让他有逃开的机会。

    可是她忘了,一个不想回答的人,就算撬开他的嘴也没用。

    “遥炎是不是以停战为由逼你跟他比试?”

    那个人今天也一定以谈判停战为由,让没有习过武的莲墨与他比试并趁机伤了他。然后再冠冕堂皇提出明日正式比试,若莲墨赢了便可签署停战协议。

    所以子阳哥哥和阿肆才会在这里,就是想莲墨可以从中找出快速制敌的方法。

    而他也成功了。

    楚莲墨沉默不语。他知道这点事知秋一定会想明白。

    也因此发觉,他又开始陷入那种失落中。

    “遥炎这种人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一直在针对你,你为什么还要答应?”

    夏知秋将楚莲墨按在凳子上,虽然很心急但更心疼他的伤势,从怀里拿出一个瓷瓶倒出药粉,小心翼翼敷在他脖子右侧的红痕上。

    “这里是不是也受伤了?”

    夏知秋轻轻碰了碰楚莲墨的右臂,一直到今天,她都害怕那曾经的伤口没有好全,想到这里,她杏眼中的心疼又变成了切切的恨意。

    “知秋,这件事结束后我不会再碰剑了。”

    楚莲墨挡开再次伸来的那只手抬眸笑道。

    他太了解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人。

    她不想自己碰剑习武,却又内疚一直以来这样要求他。

    所以不得不用这种方式来缓解她心里的矛盾。

    但这些年她也真的对自己很好,可是现在他不想接受这种好。

    就像她因为明白这些而谅解自己先前用剑指着子阳哥一样。

    他不想要这种谅解。

    他想要的,是她即便不了解缘由,也毫无保留相信自己的这种贪心。

    “知秋。”

    楚莲墨轻轻握住怀中人的双肩将她慢慢推离,目光如丝绸般柔软。

阅读妃常可口:妖娆王爷太纯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海贼王之邪恶大将六零年代好家庭海贼之一刀必灭七零有伊人洪荒之我是妖帝鲲鹏韩警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