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化解责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两种选择。一,冲过来从我们手中将你们的四皇子夺过去;二,从此刻到日出,每隔一个时辰后退一里。宋将军,要不要飞鸽传信和你们主上商量一下?”

    宋威咬着牙目眦尽裂,他可恨地不是安子阳用四皇子威胁他,而是恨这才十五六岁的少年让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处于难堪。

    若不是双手都被抓着,夏知秋恨不得再扇这人一巴掌!

    他看着楚莲墨的眼神挑衅至此,明明蓬头垢面却这样居高临下,仿佛在嘲笑他们的卑贱。

    夏知秋拧眉盯着那人。

    因为被士兵押着双肩,少年有些艰难地抬起头,对着那双眼底波光流转的黑眸低笑道:

    “你在得意什么?看不出来她在利用你?”

    战场上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安子阳看到那叫“知秋”的人却紧张至此。

    她倒无所谓被嘲笑,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卑劣无耻。

    可莲墨不行。

    “世子,您先去歇着。”

    安子阳偏头看向身后的士兵,示意将他们带进营帐。

    随后转身走到河边对那名敌方大将一字一缓清晰道: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让对面一片哗然。举着火把的黑色盔甲将军淌在河中央,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大眼对着安子阳怒声道:

    “安子阳!赶快放了四皇子!”

    这句话愚蠢的让夏知秋想发笑。就在她扬手准备给那将军口中的四皇子第二巴掌时,楚莲墨拦住了她。

    “喂!”

    如果这个知秋和安子阳是兄妹,那这位世子凭什么陪她来这危险重重的战场?

    想来,这叫作知秋的女童也使得一身好手段。

    二十年戎马生涯,竟然因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少年而逆境耻辱!

    宋威将手中的大刀插进河底,激起几层水花,咬牙切切道:

    “所有将士听命,退后。”

    第二日夏知秋被楚莲墨从美梦中唤醒。

    虽记不清具体,但梦中好像事事尽如她意,没有一丁点儿她梦外的忧虑。

    快速梳洗后,楚莲墨告诉她子阳哥哥昨夜就带着将士启程,以防南国耍出什么花样。

    夏知秋单手支着下巴不置可否,但她心中十分了然,那个四皇子在他们手中,断那些人也玩不出花样。

    毕竟即便是她,也听闻过南国帝君对他那位四儿子的格外偏宠。

    呵。

    夏知秋勾唇冷笑,传闻里那四皇子是怎样聪慧机敏的一个角色,到头来也不过尔尔,根本不能跟她身边的人相提并论。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他是四皇子的?”

    夏知秋好奇问道。在她心里坐在旁边的那人不管做出怎样奇葩的解释她都能接受。

    “我不知道他是四皇子。”

    楚莲墨有些无奈笑道,“只不过认为他不是逃过来的难民。”

    “哦。”

    夏知秋将另一只手也支在下巴上,眼神几分惫懒。

    “那你是怎么知道他不是难民的?”

    “知秋,你当时沉下心来认真去看,你也会发现的。”

    又是这一句。

    夏知秋打了一个哈欠。在楚莲墨没开口前她已经在心里默念出这句话了。

    这么多年来,楚莲墨总是不愿意承认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他几秒钟能看透的事情,她总是要花很多时间才能后知后觉。

    “好吧。”

    夏知秋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就在这时,她看到阿肆走了进来。

    阿肆?

    夏知秋一惊。

    他不是……原来如此。

    怪不得楚莲墨那时是一个人来的。

    “世子,我们该出发了。”

    出发?

    夏知秋心中一搐望着阿肆,可那人的视线根本没有停留在她身上。

    “阿肆哥哥,我们去哪?”

    夏知秋仰头甜甜笑道,她不知道阿肆口中的“出发”是去哪。

    是去追随子阳哥哥的队伍?还是带楚莲墨离开这里?

    却看到阿肆直直越过自己走到楚莲墨身边,牵着他的手要往营帐外走。

    就在经过她身边时,她的手被楚莲墨牵住。

    “知秋,我们去赶上子阳哥哥。”

    “嗯!”

    夏知秋点头,心中的不安已经被驱除一半,只是……

    夏知秋紧握着楚莲墨的手偏头注视着神情漠然的阿肆,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这时楚莲墨笑道:

    “知秋,阿肆带着另一队将士阻止了北边原岭国的偷袭,昨日才赶来与子阳哥哥汇合,得知这边的处境后特意留下来的。”

    这“特意”是为谁夏知秋当然清楚。阿肆对楚莲墨已经不仅仅是“忠”,他对楚莲墨更有一种她对子阳哥哥的那种执着。

    尊敬、憧憬、崇拜。

    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世子。

    所以,夏知秋才会怕。

    “阿肆哥哥,知秋知道错了。知秋不应该带着世子出来冒险的。”

    夏知秋挤出几滴眼泪楚楚可怜。

    她无比清楚,如果阿肆抗拒她,以后她和楚莲墨怎样也不会如现在这样亲密无间了。

    “别装了。”

    阿肆侧身俯视着夏知秋,眉眼间若寒风冰凉。

    “如果是子阳,你会把他从安然无忧的宫里带到这里?我早就看透了,除了你真心在意的那几人,你对旁人连一丝怜悯都没有。”

    阿肆弯身再看向楚莲墨,眼底纠葛的复杂从他这张刚毅的面容中露出反而衬出了几分悲凉与无助。

    “世子,你能看出来的,别再被骗了。”

    一直以来她只用乖巧的外表对世子做了两件事,一是防备,二是利用。

    “我没有……”

    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滚落。夏知秋对着楚莲墨摇头,哽咽到不能自已。

    不,也不是没有。

    她承认自己如阿肆所说变得漠然极了,但这里面绝对不包含他们。

    在这个秩序混乱的时代,她真的没有精力和耐心去对每一个人好。

    她也没有一颗那么大义的心,不会以德报怨心系万民。

    在属于她的时代,她也不过是个平凡的高中生,没有在社会摸打滚爬挣扎求生过。

    她在的社会有法可依、远离战争、生活平淡又琐碎。她的家境殷实从来都没有为一口粮食而百般为难。

    而在这里……

    夏知秋慢慢睁大双眼,她忽然发现即使在这么艰难的境遇里,她也从没有真正地陷入过绝境。

    她还在理所当然地和过去纠葛不清,她还在认为自己一直以来的安稳是理所当然,是一个社会该有的模样。

    她根本就忘了,她不再是那个时代的夏知秋,这些改变不仅仅是衣食住行和生活方式的改变。

    她能享受的一切,对这个时代来说早已是莫大的奢侈。

    而这些,都是身边所有人对她最大的呵护。

    “别哭了。”

    这时楚莲墨伸出手擦掉夏知秋脸上的泪水笑道。

    “我待旁人也自然不如待知秋和阿肆好。”

    人心偏颇,都是自然而然的。

    “不是的。”

    夏知秋握紧楚莲墨的手随后又松开,走到阿肆跟前仰头无比认真道:

    “阿肆哥哥,我是真心的。”

    带莲墨出来是她害怕这冥冥中轨迹的发展。

    只要他一直在她身边,那些可怕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可是这些她都不敢说出来。

    他们只会当这是她做的一个梦,甚至连她自己有时都会害怕。

    如果因为一个梦而这样百般为难百般制止这样好的莲墨,那么她不就更显凉薄更不能得到原谅了?

    “阿肆哥哥,我会好好习武,会助你和子阳哥哥一臂之力,也会保护好莲墨的。”

    夏知秋不会知道,她这样信誓旦旦的一句话,会成为另一个人怎样悠久的信仰,也不会知道,当她亲手碾碎这个信仰后,那个人又会承受哪般……

    走到营帐前的楚莲墨听到这句话回头看了一眼,火光重重下,被泥污模糊的那一张面孔竟让人感到几分落寞。

    而此刻的夏知秋也正回头,一双杏眼里映照着河边那人的背影,其中火光与水面缭绕,光耀无比。

阅读妃常可口:妖娆王爷太纯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