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小狐紫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过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系统任务中已经完成的进度是不会消失的。才几遍,她便又找回了先前在紫竹峰练剑的感觉。

    糟糕的心情终于恢复了一些,沈钰彤剑势一变,剑招由迅猛一缓,速度慢了几分,威势全无,但却似乎更危险了。

    现在——正值夏末,果树枝叶繁茂,长势惊人,可上面的果子却一个都不剩了!

    “黎——洛——!”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沈钰彤走进院子,然后踩到了什么硬邦邦的东西,果核?而且是没有啃干净的果核?而且还不只一两个?

    虽然她做好了黎洛来这里吃果子的心理准备,可也不能这样啊!什么叫得寸进尺?黎洛这就是!

    沈钰彤点头,“那师妹就回去了。告辞。”

    沈钰彤转身离开,沈彦看即墨晗竟是想要跟上去,不由拦住他,“不是去拜见家师嘛!晗公子想去哪儿?”

    ……

    “黎洛完了。”陌在识海深处轻叹一句。

    “确实完了。”一旁的系统小声应着。这个时候,他们还是不要让宿主发现他们的存在会比较好。

    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沈钰彤开始收拾房间,许是有人来定期打扫,她的住房倒不是很脏。虽然小厨房已经不能进人了,但沈钰彤直接用净尘术去打扫倒也快得很。

    清理完,沈钰彤看了下天色,申时(15:00-16:59)左右。时间还早得很。

    想到明天师父要在紫竹峰见自己——惊羽剑出鞘,沈钰彤当即练起了《惊雷剑诀》,两年,寸步未进就算了,可千万别再退步了啊。

    偷吃后被主人当场揭穿,应该怎么办?

    黎洛干笑一声,“师妹,突然想起来我还要去主峰一趟,回来再聊啊!”

    说完,青风剑出鞘,黎洛已经御剑走了。跟吃货夺食,黎洛保证,他再在这儿待会儿,他家师妹能把他皮扒了,还是先去躲躲吧。

    “跑得真快!”沈钰彤感叹了一句,“大师兄,师父他现在在哪儿?”

    沈彦压下心中的的艳羡,道:“师父让你先去休息,明日去紫竹峰找他。”

    易剑峰只有三个弟子,所以他们师兄妹三人的住处都不小,各有一座院子。

    沈钰彤的小院背靠小树林,可以时不时去林子里找些兽类打打牙祭;又临近黎洛的院子,可以可着劲折腾师兄。她闲暇时,又在院中种了棵一季一结果的青玉树,换换口味。故而,作为一个吃货,她一直对自己这处院子挺满意。

    她沈钰彤九岁筑基,最先接触的便是这套从玉剑峰得来的剑法,比《惊雷剑诀》还早上了许多,哪怕后来在紫竹峰,也没有停下练习。

    且《冰饮》只有三招,若论对剑法的熟练与掌控,还是非这套《冰饮》莫属。

    将剑招练了一遍,沈钰彤收了剑,“大师兄有事?”

    “他是来找师父的,我在那里待着碍事。”沈彦笑笑,非常自觉的坐在了院中的石凳上,而后看向院门口,“初次见面,师兄有小礼物要送给师妹。还不出来?”

    沈钰彤扭头看去,就见一抹紫色扑向了——她?

    下意识伸手接住,又是莫名的熟悉感,还有亲切。沈钰彦眨眼,低头看向怀里的小东西,是一只小狐狸。

    “这是?”

    “就是只紫狐。你给它取个名字吧。”沈彦随意道。至于小狐狸听到这话,投来的幽怨目光,沈彦直接无视。

    “名字啊。”沈钰彤看着小家伙,全身柔软的紫色毛发,额上有着一撮幽蓝色的软毛,身上灵气低微,应该是什么低级妖兽。想着,沈钰彤便随意道,“就叫紫幽吧!”

    紫幽?小狐狸亲昵的蹭蹭沈钰彤的手,似乎很是喜欢。

    沈彦眼中多了些什么,而后笑道:“真随便啊。”

    “名字嘛,听得过去就行了。谢谢大师兄了。”这只小狐狸很可爱啊,沈钰彤只是看着便觉得心生欢喜。

    见小姑娘盯着狐狸紫幽,也不看他这个师兄一眼,沈彦心头一酸,紫幽本该一直陪在她身边,守护着她的。

    “这小家伙你平时可以喂它些果子,肉类也可以,它不挑食。”沈彦几句话拉回了沈钰彤的心神。

    “好,我记下了。”沈钰彤点了点头。

    沈彦犹豫了一下,“你,你额上的疤——”

    许是看在他送来紫幽的份上,沈钰彤多说了几句,“听二师兄说,他当时救我回来的时候就有这个疤,应该是小时候磕到了,去不掉。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么些年,我都习惯了。师兄不必在意。”

    “这方法去不掉疤,可以换个法子。修真界多的是神奇的东西。不过,听说?”沈彦抓住了重点。虽然黎洛提过她失忆了,可他还是有些不信。

    “八年前,也就是七岁之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沈钰彤如实回答。

    “那你想记起来吗?”

    沈钰彤在沈彦身侧坐下,无所谓的笑笑,“以前觉得没有记忆也没什么,后来发生了些事,我挺好奇以前的我是怎么样的。不过记忆这东西也不是想找就能找回来的,随缘吧。我也不急。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修行。”

    “修行?你很想变强吗?为什么?”

    “谁不希望有强大的力量呢?至于变强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可以保护自己吧!不会在面临危险时无能为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沈彦无意识的摩擦着拇指上的扳指,心情复杂,同样的问题他问了三次,每次的答案都不一样。是因为形势不同吗?

    “大师兄别只是问我啊。你呢?这些年去哪儿了?师父和二师兄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你呐。”

    “小,师妹剑练得不错啊。”沈彦走了出来。

    中间的停顿让沈钰彤挑眉,却也没有多想,看他不再说话,沈钰彤道:“师兄不去招待那位晗公子吗?”

阅读系统之奇葩修仙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万道争锋我的老婆是猫妖都市幸运王青春随梦一起飞快穿:炮灰逆袭攻略豪门式离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