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进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佣兵们很快就武装起来,老刘让芷溪和两个较年轻的守在马匹旁边。“小子,这次是个大家伙,不能带你去,好好待着听到了吗?”

    “知道了。”芷溪默默翻白眼。

    第二天,佣兵们朝向阳坡前进。走的近了,芷溪才看清,远看还是一般大小的山,不到她跟前就永远不会知道她多大。

    “老刘,这山也太大了吧,”芷溪背着十几斤重的包袱,气喘吁吁地问,“咱们今天是不是还到不了山腰啊?”

    “猜对了。”老刘一边调侃一边推了她一把,“快跟上小子,望山跑死马这老话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那就行,别让他拖累我们,”团长对老刘挺放心,“回去吧。”

    老刘退下了。

    夜里万籁俱寂。芷溪躺在铺上,虽然很累,却不想睡。白天训练的量增加了,但她很快就适应了。以前怎么不觉得她体力这么好?

    芷溪翻了个白眼,往上颠了颠包袱,咬牙跟上队伍。

    佣兵还得学会徒步登山,了解了。

    第三天,他们登上了山。不过还没上山腰,团长就让大家停下了。

    “这是怎么了?”门外汉芷溪问。

    老刘利索的放下行李抽出匕首,招呼一下周围的兄弟们,“前面有灵兽的踪迹!”声音抑制不住的兴奋。

    大概是为了照顾新人,芷溪和团长在一队,老刘在旁边讲解。

    他们一行共十六人,只带两匹马驮重物,武器干粮自带。听老刘说,他们至少要进山十天以上,保证猎到足够的“货”。

    第一天,他们还处在山外围地带。晚上团长和老刘讨论,根据经验比较,最后决定向山的向阳坡前进。老刘准备回营时团长叫住他:“那小子怎么样,能跟上吗?”

    提到芷溪,老刘满心欣慰:“嚯,头儿,你还别说,小支个子小小,那股韧劲可不小!这些天我打算训练他棍棒,他进步很快。”

    芷溪基本功渐渐跟得上佣兵后,拳脚功夫很快就普及了,老刘于是让她练兵器,从最简单的棍棒开始。

    好吧,以前说的是穿越前。身体都不一样了没法比较。

    翻了个身,慢慢进入了梦乡。

    随后老刘和佣兵们跟着团长去了。

    两个年轻人和芷溪大眼瞪小眼。他们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之前不怎么跟她打交道,互相对视了一眼就各自去整理东西了。

    芷溪不禁汗颜。都不说话好尴尬的。

    “哦阿良啊,阿……”芷溪嘴角抽了抽,用了点劲让表情看起来正常,“额,我刚来还有好多不知道的,可以请教下你吗?”赶紧转移话题。

    “啊,当然可以。”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另一个小伙子的注意,于是接下来,三个人围坐一起展开了热火朝天的讨论。当然,话题还是围绕佣兵生活的。

    “两年前咱们团里还有上百人的,那时候算得上最多了。”阿良感叹道。

    “如果不是那年秋天‘收成’不好,也不会走了那么多了。”另一个小伙三胜接着说。

    “对对,好可惜。”芷溪附议。

    “嘿小子,佣兵可不好当,你看咱们团里,就没几个娶上媳妇的。”三胜调侃道。

    芷溪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想娶媳妇。”开玩笑,她可是女的!

    “不娶媳妇,打一辈子光棍吗?”阿良惊讶的说,“唉算了,你还小,哪知道这些。”

    芷溪默默扶额,我可不止知道这么简单。

    “屁大的小子,懂什么呀!”三胜突然起身走到一边,“嘿,小子,要不要跟哥哥过两招?”

    “啊?”芷溪还没反应过来,条件反射接住三胜丢过来的木棍。而对方则又抽出另一根。

    她笑了,提着棍子站起来,跟三胜走到空地上。

    “嘿三胜,别欺负小孩子。”阿良冲他们喊。

    “那是!”三胜同样拿着一根木棍,和芷溪同时做出准备姿势,“来吧。”

    (与此同时)

    虎啸团长鲁根已年过不惑,可是身材魁梧,眼里有精光,留着络腮胡子。他蹲下来,用指腹捻了捻蹭在树皮上的些许毛发;“错不了,是鬣疣。”

    “而且还是个健壮的家伙,”老刘在一边接话,“要怎么做,团长?”

    “准备几张藤网,挂上沙袋,”鲁根下令道,“直接跟上去,这种火属性的灵兽脾气可不好。”

    团长说的不错,那只鬣疣脾气暴躁。在觉察到有人跟踪后不是迅速离开,反而掉转头冲着他们吼叫。

    团长拎着长钩带着人率先从灌木丛后出来,另一边的老刘则示意几个人跟上他去鬣疣的侧面。

    鬣疣感觉到团长的冒犯,脖子外深色的鬣毛倒竖起来,大脸顿时通红。

    它发怒了。团长一边暗地给佣兵打手势,一边关注着鬣疣的举动。

    鬣疣几乎是马上就吼叫着冲了上来,咧开嘴露出下颌突出的大牙,冲向了人群。

    训练有素的佣兵很快闪开。鬣疣转头张开血喷大嘴,扑向离它最近的人。

    团长在刚刚一闪后落地刚好就在鬣疣的右后方,他用长钩钩住它的肚皮,往外一扯。

    鬣疣怪叫一声,小跳着躲开。

    肚皮被刮破,伤及肌肉。鬣疣被激怒了,厚厚的皮变成深红色。

    佣兵们眼看猎物的自卫本能被激发,招呼着用藤网围了上去。

    ……

    芷溪一记横劈,三胜挡下了,瞅准空隙虚晃了下,木棍快速一个下勾,把芷溪撂倒了。

    “好!”场外阿良很给面子地喝彩。

    芷溪爬起来,不甘心道:“嘿,这不公平,你耍诈了!”

    “小子,哪有什么公不公平,赢了就是道理!”三胜哈哈大笑。

    眼看两人要较劲,阿良连忙打圆场:“好了你两,都过了午时了,先吃点吧。”

    “我饿了!”跟一个男人来来回回打了半个多时辰,半吊子芷溪要用高声维护尊严。

    “哈哈,都过来吧。”

    一张饼,就着些汤水,就是一餐了。吃饱喝足后两个小伙子去磨下利器,芷溪闲着没事干,就凑到他们旁边,接过一把箭头,一边看一边自己尝试用磨石。

    这些箭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个尖三角头,侧面也不平。就算射出去,力量大概也全看弓的拉力吧。

    磨了没多久,大队回来了。阿良和三胜马上放下手头的事,去帮人收拾兵器。芷溪看着老刘几个佣兵挑着一头动物走到一边放下,并让人把缠在动物身上的网收起来。

    芷溪凑过去一看,是一头像野猪一样的动物,不过比野猪难看,还大得多,外皮赤红如铁,脖子上有鬃毛和倒刺,下齿突出,符合“地包天”。

    她看得认真,猝不及防被一人从背后重重拍了一下。“哈!”

    “啊!”

    芷溪吓得一颤。老刘站在她身后大笑。

    “你吓到我了!”芷溪气咻咻的说。

    “胆小鬼。”老刘不客气地笑她,指着鬣疣说,“怎么样,这家伙还挺大的不是吗?”

    “嗯。”芷溪应着,又问,“要怎么处理它?吃了吗?”

    “吃?”老刘瞪大了铜眼,“你疯了吗,异兽可不能随便吃啊!”

    芷溪心头一跳:“不能吃?那留着有什么用?”

    “倒不是说不能吃,就是不能直接吃,火烤过也不能,至少得用药和灵泉水洗过才能吃,不然,普通人会爆体而死。”老刘给她解释了一番,又不禁调侃道,“你呀你,怎么净想着吃啊?”

    芷溪尴尬地配合他笑笑,心思却飞向别处。异兽要经过处理才能吃,那么之前,她吃了那么多……

    下意识抚上小腹。她想起第一次饮下地龙血时的疼痛,原来那根本不是因为消化还是病菌什么的,而是异兽血肉被直接摄入导致的副作用!

    正想着,这边佣兵们已经准备好了工具。他们首先把鬣疣的皮扒下,割开脂肉,把各个部分分解出来。血在地上淌开,浓浓的血腥味蔓延开来。芷溪喉咙动了动,有些干涩。

    佣兵们动作很快,一名佣兵手起刀落划开了腹腔,手伸进去摸索了一番,抽出来时握着一枚红色的晶体。“看哪!”佣兵们都很高兴。进山第一次就收获了这么好的火属性晶核,让他们士气大涨。围观的开始交头接耳讨论那枚半透明的晶核能卖多少钱。

    芷溪却没在看那晶核,她的注意力都被那只血淋淋的手吸引。还是鲜红的、没有完全凝固的、散发着刺激的味道的血液。她的心狂跳起来。紧紧盯着那只手,咬着牙抑制住冲上去的欲望。

    “嘿,你怎么了?”站在芷溪身边的佣兵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忍不住拍了下她的肩膀,不妨把她吓一跳,只好又问了句,“你是怎么了?”

    “我,我,”芷溪惊愕地看了看两边,佣兵们都投来关切的目光,她有些不知所措,“不,我,我先离开下。”说着她捂着嘴推开人群跑远了。

    不能再呆下去了,血腥味太重了。

    留下的佣兵们面面相觑。“他怎么了?”

    “可能是第一次看吧,害怕,难免的。”

    “脸色可不太好。”

    “得了,肯定是吓的,没吐出来已经很好了。”

    ……

    原地踌躇了两分钟,芷溪主动去找其中一个搭话。“额,我,我是新来的小支,你叫什么?”

    小伙子愣了一下,答:“我叫徐良,大家都叫我阿良。”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心脏在跳动[第五人格]猫片博主的吸猫日常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老板与小狼狗都市贵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