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适者生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抬头看看月亮。她不知道这场搏斗持续了多久,她实在很累,很想休息。平静下来后感觉到冷了,而她的外衣还扎着肩伤,她没有别的衣服了,只好抱着狼尸,就这么凑合过一晚。

    ……

    “吼!呜呜!”狼发疯似的挣扎。它感到危机,被抵着喉咙的危机。它已经能预感到被咬穿喉管的痛苦。

    可恶,野兽连喉咙都这么韧。芷溪干脆两只手抱着它的脖子。她又一次怨恨自己只是个人类,不能一口咬断,只能一点一点摩擦,摩擦……狼发出示威的低吼,龇牙咧嘴,试图以生物的高低阶级让芷溪退缩,可惜已经晚了。

    那根柔韧的管子在芷溪齿间“嘣”的断了,大股热血喷涌进她的嘴里。她被迫咽下不少。狼的身体剧烈的弹跳,抽搐,洞穿的喉咙发出“嘶嘶”的气声。但她仍旧不放手,动作间不少血喷出来,她全部咽下去。

    这个过程无疑是种折磨,对双方都是。对芷溪,狼的挣扎会消耗她的体力;对狼,被贴着皮咬,愤怒和恐惧交织,不停地折磨着身心。

    她就这么用牙齿磨着狼皮,刮下的皮质卷起藏在牙床下。她感觉到有一处被磨得很薄了,于是照着磨蹭几下,猛地用力一啃。

    “吼!”

    放血的过程是漫长的,对于狼这样大型生物尤其是。它拼命的挣扎,它早已知晓必死,挣扎也只是一半本能一半执念,它不愿相信就这么结束,这么痛苦的死去……

    不知过去了多久,抽搐弱了下来。芷溪看了一眼狼的身体,两只后腿蹬的笔直,尾巴僵直下来。她终于放下了流干了血的狼头,整个人瘫在一边,靠着狼的尸体躺着,吐掉嘴里的狼毛喘了几口气,她捂着眼睛低低的笑了,震动的声带挤压着喉咙里不小心咽下的绒毛,让她咳嗽起来。

    她看着天上的月亮,很想笑,很想大喊,是的,她成功了,她独自杀死了一头野兽,尽管很狼狈——全身酸痛,手臂一时半会举不起来,鼻孔流出一些来不及咽下的血——她就是凭自己做到了!

    半晌,她舔了舔酸了的牙床——狼血的味道是辛辣的,她的舌头还麻着。她喝了够多血了,肚子都热热的。她忽然想看看战败者。

    尸体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连仰头的姿势都不变,僵直的,直挺挺的。大概是她掰的太用力了,芷溪想。狼的眼睛还睁着,睁得大大的,眼白部分泛着血丝,让人发憷。她想帮它把眼睛合上,试了几次都不成功,只得作罢。

    脖子是许多野兽的要害。狼感觉到了她的意图后拼命挣扎,那远比它要小,要钝得多的牙齿就这么咬在它脖子上,真是奇耻大辱!

    芷溪手脚并用,用一种几乎扭曲的姿势困住它:她的腿缠着它的前肢,膝盖顶着它的前胸,一只手勒着它的脖子,一只手扣着它的头,而她,则死死咬着它的喉咙。

    牙齿是她全身上下最坚硬的地方,她下了死力去咬。野兽的毛发让她喉咙发痒,但她一点也不敢放松。如果再放过它,那么死的就是她了。她恐怕不会再有这么一次机会,也没有这样的体力,去困住它,以自己的力量杀了它。

    狼还在挣扎,刮蹭间让一些毛发脱落,使得一部分皮肤暴露出来。芷溪加重力度咬下去。

    狼皮比毛发麻烦。野兽天生厚实的皮肤,厚重的毛发和皮下脂肪是他们天然的保护罩。芷溪下嘴力度不减——毕竟牙齿比其他地方要好用力——但狼皮硬实,她没有足够的咬合力一下咬穿,只得摩擦着皮一点一点地咬,往下刮,往下用力。

    狼发出了一声低吼,同时一股血腥涌进嘴里。看来她咬对地方了。扒着狼头往后仰,牙齿嵌进皮肉找寻喉管。

    找起来不难,在舌头帮忙扒开创口舔到血管的同时,她的牙齿也碰到了一根较于血管粗的管子。她发狠咬了上去。

    魔域,千仞内部。

    一位男子坐在高座上,很是意外访客的身份。“真是稀客,你从来都很少在总部逗留一个月以上。”

    “左右无事可做,在哪都一样。”台阶下的那人回答道。

    “既然只是小辈,你也该劝金枭小心才是。”男子摩挲着扳指,没看底下的人,“他可是让人捣了一座山头,虽然我派向来有怨报怨,但他也得知道轻重。”

    “是。”

    “下去吧”男子挥退了那人。

    ……

    芷溪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她推开狼尸,搓了把脸,又坐了好一会才理清现在的状况:对了,她昨晚被丢到了这个鬼地方,还弄死了一头野兽。她看了一眼身边的尸体,顿时撇过去不敢再看。

    昨晚毕竟暗了些,现在看到这么“完整”的,让她心惊不已。

    狼到死都没有合眼,而且它吻部短,鼻孔高耸,额头的肉瘤颜色深,看起来面目狰狞。芷溪想起它那条跛着的腿,发现那条腿的小腿处少了一块肉,仅有一些破皮挂着。想来若不是这条腿拖累,也不至于会让她给“折磨”致死。

    她摸着狼毛,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几乎是想到就行动。可是她看看四周,又丧气了。没有利器,她没法割皮。

    一阵风吹过,芷溪下意识拉紧衣襟,突然一喜,把缝在内衣暗袋里的戒指拿了出来。

    她怎么把这给忘了?

    戒指里除了她最初从团灭的佣兵那里夺来的东西,还有她几乎全部的“身家”——虽然现在没什么用。她把戒指拿出来找了一会,终于从其中一枚里找到了工具。太好了,有了工具那生存就不那么困难了。

    她拿出一把小刀,在石头上磨了磨,开始剥皮。

    这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只猎物,肉是其次,重要的是纪念。

    她把四只脚掌削下来,剖开肚皮,一点一点把狼皮“脱”下来,像脱衣服一样。狼的皮下脂肪较少,保护了皮下肌肉的完整。脱到脖子处时,芷溪犹豫了。要不要狼头那部分?

    犹豫只在一小会,她踩着狼背用力一扯,把狼头部分的皮扯了下来。

    没了皮的狼尸“光溜溜”的,就很像电影里的丧尸了。两颗没了眼睑的眼球显得特别大,特别突出,牙齿也是。芷溪抖了抖手中的狼皮,没有眼睛的两个洞显得很渗人。她把狼皮一卷,再也不敢看地上惨不忍睹的尸体,转身走了。

    走出去老远,才想起来,要先找水源才对。

    笨脑子,走那么快干嘛,都没搞清楚方向。芷溪一边暗骂一边慢下来,开始留意植被的生长特点。

    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一点黑暗因子,被压在了心底。

    久违的丛林环境让她很快回想起在雾月森林的经历,凭着经验,不到一个时辰芷溪就找到了水源——一个小石潭。

    她不顾形象趴在潭边,舀起水往嘴里送。凉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流进身体,带着些口腔残留的血气,但她已经不在乎了。

    喝饱了水,芷溪沾湿了布条擦脸,然后清理肩上的伤口。

    伤口在昨晚就止住了血,怕狼的唾液带细菌,又在翻滚时沾了沙子。她解下包扎的外衣,一点一点擦拭血污。

    很疼,疼得整张脸都扭曲的。好不容易洗去脏东西,重新包扎起来,芷溪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就是其他的伤口,那头狼可给她添了不少。为了方便,她把上衣裤子都脱了,清洗完伤口,想了想,干脆全身上下都擦了一遍。

    原来的衣服太破了。她翻了翻戒指,找到了以前留下的衣服,尽管是男装,她还是穿上了。

    总算不难受了。她想。

    接下来就该找食物了。有过野外生活的芷溪这会算是一回生二回熟了,不过是走了两刻钟,她就找到了一个鸟窝。

    爬树没什么难的。她很快就爬了上去,并掏到六个鸟蛋。

    虽然对于鸟窝主人很抱歉,她本身也很喜欢鸟类,尤其是把鸟蛋包好下了树后,她有片刻心软,但随即坚决地走了。

    “听说金枭捣了天行门外门据点,”男子不紧不慢的道,“你知道这事?”

    “不过是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惹事。”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漫威之王者荣耀都市之神话复活娱乐之荒野食神大魏宫廷韩警官皇帝偏要宠她宠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