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斗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土地是诚实的,从她传来的声音得知,捕食者还在犹豫,在远处试探着前进。这是她的机会。芷溪从衣服上撕下长条,一圈一圈缠上她的手。

    为防被一击毙命,芷溪把外衣脱下来围着脖子绕一圈打上结。古代衣服的好处就在这里了,她有些悲凉的想。

    想着想着芷溪就笑了,唉,她怎么净会想不实际的,还是该想想现在才是。

    夜里冷,把她身上的热气冻成了水汽沾在脸上,凉丝丝的。芷溪抹了一把,捻了捻,突然停住。

    她感觉空气中更冷了。被压着的后背肌肉收紧,手臂寒毛倒竖,血液迅速从四肢倒流回中干。

    尝试了几次,还是起不来,索性就这么躺着,恢复体力。

    为什么她就没碰上多少好事呢?好吧,从蛊雕口中得救算得上一个,可是救人就算了吧,干嘛还拉她入伙呢?被拒绝还恼羞成怒了,真是野蛮!芷溪不知道该怪谁,是金鸣的多管闲事,还是那个男子的蛮不讲理?不过更可气的是,她好像没办法去怪罪他们任何一个。

    这个世界的人都要分三六九等,真是糟糕。

    她熟悉这种感觉。

    她被盯上了。

    是一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自离开雾月森林后,就再没有试过了。

    芷溪放下手,手肘撑地,慢慢翻过身,背朝上趴着,一只耳朵贴地,把呼吸放轻。

    暂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附近地形她也不熟悉,预期贸然跑到不利地带,不如就近解决掉。

    对于再次醒来,却发现身处林中,芷溪表示一点都不惊讶。

    哦,在那个男人打晕她时她就猜到了,等待她的命运只能是立刻杀掉,或者抛弃。

    她该庆幸男人选的是第二项,而且他选的地方还不错,森林里有水源有食物,当然了,如果她能找到一些小动物的话,她可以过一段不错的时间。

    哎,命运啊。芷溪讪笑,真是充满了不确定性。

    她想翻个身,腹部传来钝痛让她皱了皱眉。嘶,下手真重。

    没来由的,她开始想念左玄了。那家伙自从出远门后就杳无音信,不知道他回去后会花多长时间得知她消失的消息,又会花多久去了解真相,或者,直接忘记?

    也对,反正他都是要修道了,还是早点跟她划清界限最好。

    时间由不得她想有的没的,贴着地面的耳朵接收到捕食者接近的动静——脚掌厚实,起步小心,碾着枯枝落叶却很有力,能听出它在前进的同时保持着平衡。芷溪慢慢数着对方的脚步,一下,两下,三下……咦?

    脚掌着地的力度竟然是一重两轻?

    什么生物会是三只脚?

    芷溪强压下那颗激动的心脏,把呼吸放得更轻。从那双眼睛可以得知,它的个头绝对不小。可是还不行,不够近,她看不清对方的全貌。

    她得等。

    对方也在等。它搞不清这“猎物”是怎么回事,她一动不动,看起来好像昏迷过去了,但是没有血,但是呼吸很轻,它不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弹起来。它想再等等。

    这下可好,双方都不动了。芷溪耐着性子盯着,她有的是耐心——虽然她感觉冷了。

    她自信那个捕食者,一定先按捺不住。

    她猜对了。

    十多分钟后,在她半边身子快麻掉时,它动了。

    五米多的距离,足够一个捕食者将猎物扑倒并咬断喉咙。它一跃而起,尖利的爪子伸展开,宛如一支箭笔直地划破夜色。

    它扑了个空。

    在听到蹬地声的那刻,芷溪果断手肘撑地滚到另一边,敏捷的一个翻身换成戒备姿态,她把解下来的外衣腰带横在前面,紧紧盯着前方。

    是一头狼,但跟普通狼又不一样,它的吻部较短,鼻孔耸着,有獠牙,周身灰白,腿细但掌大,尾巴毛发少,奇特的是它额头处有一块凸起的肉瘤,月光下还能看清上面沟壑纵横。

    体型比她料想的大。芷溪握紧了腰带。

    一击不成,让狼十分懊恼。它有力的尾巴拍打着地面,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咕咕”声,开始向她试探着走动,试图找机会制服她。

    芷溪同样不敢先出手,它动她也动,彼此保持着两到三米的距离,绕着圈慢慢走着。

    这是个观察彼此的好机会,芷溪想。单从体型看自己不占优势,对方的体重、力气都在她之上,但对方并没有直接扑过来,也许是有什么顾忌。

    她瞥了眼它的四肢,顿时了悟:它的一只后掌没有踩实,只在后面虚虚踮着,尾巴在腿间时不时触地,应该是为了借力和保持平衡。

    然而她就一闪神的瞬间,狼猛地扑过来,她反应灵敏朝反方向一滚,躲开了它的牙齿,但手臂挂了彩。

    疼。她咬着牙齿没喊出来,死死瞪着那头野兽。

    血气让它兴奋,眼珠子冒着绿光,显然是饿极了。它落地垫了垫,站稳了又是一扑。

    躲开,再扑;躲开,再扑;

    ……

    他们的距离时远时近,尽管芷溪每次都能反应过来拉开,但因为不停地躲避而没办法思考太多,她喘着气后退。看来它想耗她。

    芷溪狼狈躲开了它的爪子,然而她一下没站稳,被狼抓住机会摁倒在地。她一惊,拉紧腰带一下卡住咬向她脖颈的狼口。狼瞪圆眼,灼热的鼻息和口水落在她颈边。

    她卡得取巧,扯着嘴角往两边拉,避开了狼的獠牙。可是她力气比狼小,眼看着那丑陋的狼脸张着半张嘴离她越来越近,狠狠的压下……

    “啊!”

    肩上剧痛,狼咬不中她的脖子,下嘴发了狠。

    该死的!

    疼痛让眼睛涨得又肿又酸。芷溪用力蹬地,试图逃远点,但狼牙死死夹着,她退无可退,情急之下,她用力踹了狼跛的腿。

    “嗷!”狼松了口。

    芷溪趁机滚到一边。右肩留下一个血洞,汩汩冒着血。

    她解下脖子上的衣服,穿过腋下勒紧,在肩上打上结。

    狼被踹了伤腿,但反应快,站起来后恶狠狠盯着芷溪,旋即张口扑过来。

    不能再受伤了。芷溪想着躲开,但肩伤导致动作慢了一拍,躲过了要害,但手臂被狼抓出四道血痕,皮开肉绽。

    一击得手,狼再度咬上来。

    畜生!芷溪险险闪过身,一下重拳打中它脖子,顿时让它偏向一边。

    野兽不会被这一点小伤妨碍,狼晃晃脑袋,看向芷溪的眼神变得怨毒。

    可恶。芷溪刚刚打的那只手抖了。没有利器,没法弄伤它。

    狼再次进攻。她再次滚到一边,慌乱中手抓到了一块石头,想都不想便一个反手砸中了要扑上来再补一爪的狼头。

    趁狼头晕之际,她直接扑上去骑在它背上,用腰带套住狼头并扭紧。可是野兽的本能让狼迅速反应,有力的肩一抻,就势拉低前身,试图把她甩出去。

    芷溪猝不及防从狼背上滑落,但她手没松开,勒着狼一起滚,在倒地一刻摁住狼头,把腰带往下扯,勒住了它的脖子。

    不能再松开了!芷溪红着眼收紧手中的腰带。

    可惜她太着急,狼侧着身,它几乎是在她勒住脖子的前一秒挣扎起来,让腰带反而往上一点,卡住了颌骨之下。

    感觉到离危险远了一点,狼挣扎的更厉害,四肢扑腾带着芷溪滑动。可恶啊!芷溪伸腿去夹住狼的身体,被狼前爪抓破一道又一道,她反而跟它扭在一起,换着角度拖着它。

    这时候体型上的差距给芷溪带来极大的危险。狼比她大上一圈,整个人手脚并用只能架着它的一半,麻烦的是她纠缠间手上力度没法一直收紧,而腰带显然也扛不住一只野兽的力量。她悲伤的发现,腰带被撕开了,而狼感觉到生的希望更加亢奋,粗大的脖子拼命扭着。

    不,不不不!

    她不能放过它!

    她把腰带全放到一只手,另一只手伸到狼头下,摸到它下巴,把它的脑袋整个往后扳,露出有着柔软白毛的脖子。

    她毫不犹豫咬上去。

    然而她不能分心了,对方已经在伺机而动,就在草丛里。她看到闪着光的双目。

    它在观察她。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狂人骗爱指南[快穿]自杀三次以后重生后我成了嗲精重生之最强天魔重生未来之携程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