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魔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像,这里的主人不是普通人……

    芷溪打了个冷战。总不会,要把她做成标本装饰吧?看着桌上不知道什么头骨做成的烛台,更害怕了。

    居然,有点后怕。那一瞬间,好像只要她不及时醒来,就会被火海燃烧殆尽。

    定了定神,她把注意力放回周围。掀开被子下床,慢慢打量这个房间。

    一张床,简易的家具,不大的房间。

    可是,很模糊,唯一清晰的,是一只红色的眼睛。

    一只,鲜红的,嗜血的,眼睛……

    那只眼睛在转动,好像在看她,警惕又不安地闪烁。可是当她与它对视上时,它的瞳孔骤然放大,漆黑的瞳孔内是一片火海,瞬间就吞没了她……

    她身上伤较少,手腕被包扎过,衣服没有换,蛊雕抓破的地方比较少,稍微遮一下就看不出来了。

    等会可得好好感谢救她的人。

    虽然不知道是谁,有什么目的,但能活下来,已经是极大的幸运。

    芷溪推开房门,意外的发现,房间外是一个不小的迎客厅。

    客厅内除了普通桌椅外,还有一些奇怪的装饰:墙上挂着衔珠的兽首,矮案上架着锈迹斑斑的刀剑,绘着兽纹的铜器……

    没想过会得救。

    左玄不在,修士舍弃了她,其他人非亲非故,根本不会救她。

    芷溪昏迷过去后,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画面。

    那是,红色的。

    好像是,一张脸。

    “啊!”

    她一下惊醒过来。摸了一把额头,冷汗津津。

    ——要不,逃?

    ——不不不,那样太不厚道了。

    一边想着要怀“感恩的心”,一边不由自主地摸到窗边。

    什么情况?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吗?

    冷静,先冷静一下。芷溪深吸一口气,再吐出,重新推开窗。

    ——依旧是万丈高墙。

    关上窗,慢慢后退。

    她怎么一觉醒来就到了这么高的地方?

    芷溪抓了把头发。她不能,也没法从窗户逃出去,太高了,就是把房间里所有布料都用上都不够长。门外还没看,就怕这特么是建在悬崖边的——虽然没差了。

    冷静点冷静点,也许,真的是某人大发慈悲呢,何况救她有啥好处呢?要真有所图,也不会在她身上图什么吧?不是她吹,说实在的,在修真世界里,一个凡人真的不值多少钱。

    ——好像不值得骄傲。

    不管怎样,先要安慰好幼小的心灵。默念几句“放松”,走到厅内桌子旁,站定。

    来的是人是鬼,她芷溪都接着了!

    不过,这一等,就够久的。

    从双脚站立到单脚换着站,再到伸出手指撑着桌子,倚着桌子站,芷溪纳闷不已。

    她不敢坐着,怕……不是,站着才够气势!

    可是好累啊!怎么还不来啊?

    她已经偷偷换了另一只手撑着了,手臂都快麻死了,要是还不来……

    芷溪抬起站累的一只脚后跟掂着,稍微活动活动脚腕,在第四十六次暗骂她的“救命恩人”时,门吱呀一声开了。

    “……”

    “是你?”

    芷溪怎么也没想到,救她的竟然是之前有过“不好的回忆”的人。

    金鸣挑了下眉,径直走到桌子旁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怎么,你很意外?”

    何止是意外啊,大哥你走了就走了,还回来干嘛啊!?

    芷溪心里哀嚎,表面赔笑:“是啊,没想到,阁下还会来救我这一小小‘凡人’。”她把最后两个字咬得很重。

    “不必言谢,你收留过我,算是抵消了。”对方气定神闲。

    谁要谢你!

    芷溪默默给他比了个中指。

    迷之沉默——

    “那,这里是?”芷溪首先打破尴尬。

    不料对面的男人顿了顿,好像在犹豫。芷溪盯着他,虽然奇怪,但不敢太急着问。

    等她有些着急了,金鸣才慢慢道:“魔域,天焱国境内,千仞分部。”

    ……啥?

    芷溪觉得她脑子不够用了。因为她今天已经出现了两次“断片”。

    “你……刚刚说什么?”天焱国,千仞,没错,她听说过,可是,那些都是曾经以为很远的字眼。

    “天焱国,千仞分部。”金鸣看着她的眼睛,说出的话却不给她思考时间,“你没有听错,就是你想到的那个千仞。”

    是真的……?

    为什么仅仅是昏迷的时间就从瀛洲飞到了天焱?还是魔域的领地?那他……

    “你是魔道中人?”

    “是。”

    对了,金鸣闯进后山,当时就表现出了攻击性警惕性,只不过后来因为发现自己是凡人才降低了。这么说,他当初去后山,是为了刺探敌情?

    芷溪快速理一遍头绪。“你们,为什么袭击天行门?”

    “你好像不该问这个。”金鸣盯着她。“不过,我们并没有伤害无辜。”

    这样看来我就不是无辜了?芷溪翻了个白眼。

    “你又为什么救我?为了报恩?”

    金鸣笑了一下,“你相信吗?”

    芷溪歪了歪头,装作认真地思考。“老实说,不信。”

    金鸣玩味地看着她。

    “那是为什么?”芷溪忍不住问。

    “因为你特别?”

    “……”听起来很暧昧,可是……

    “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你又有什么价值?”

    芷溪语塞。

    “你看起来够机灵,可惜机灵帮不了你更多。”金鸣眸色加深。“的确,救你不是为了报恩。你有没有想过,加入魔道?”

    “啊?”

    “你在正道似乎过得不如意,有兴趣考虑魔道吗?”

    这真是个重磅炸弹。芷溪一句话哽在喉咙里换了好几个词,最后问“你认真的吗?”

    金鸣点头:“入魔不难,资质虽然重要,但,有胆量更重要。”

    “我不是想问这个!”芷溪抓着头发来回走,“你,你说你大老远把我弄到这,就为了劝我入魔?”

    金鸣不可见地蹙了蹙眉。“魔道中人不会做无意义的事。相信我,入魔对你没有坏处。”

    “你在开玩笑吗?”芷溪打断他,“你头一个说法我就不信,现在这个可信度更低。”

    “信不信由你,反正,入了魔域,除了入魔,只有死。”金鸣冷冷地道。

    “呵,让我入魔又对你有什么好处?”芷溪实在搞不懂他的脑回路,“收个新人,好好调教成心腹?”

    “那么你拒绝又有什么好处?继续做个凡人,任人宰割?”金鸣提高音调,“你在被蛊雕围攻前的遭遇我可看的一清二楚,难道你不想回去报复吗?”

    “我是想报复,可不止入魔这一条路!”芷溪顿了顿,“蛊雕是你引来的?”

    金鸣沉默。

    “合着我还卷进了你们正魔的恩怨?”芷溪忍不住讥讽,“弄这么大阵仗还真难为你了。”

    “别试图猜忌我,凡人!”金鸣朝她吼了一声,“我再最后问一遍,你到底,愿不愿意入魔?”

    “……你就只会用凡人称呼我是吗?你打心底的看不起我是吗?”芷溪眼中起雾,“我不。”

    你们和天行门,正道一样,视凡人为蝼蚁。

    可是,作为凡人,我也是曾独自在异兽横走的森林生活的。

    “你……”

    “那你就不用留下了!”

    屋里两人同时看向门口,只见一位高大的男子,鹰目高鼻,额骨突出,五官深邃,像极了异域人士。

    而他进来的第一件事,竟是一晃到芷溪面前,一拳打中了她的腹部。

    “什……”

    芷溪还没看清那人的动作,只感到腹部剧痛,登时痛晕了过去。

    “大人!”

    “闭嘴,金鸣!别以为我真不知道你擅离职守的事!”

    金鸣眼神一凛,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属下知错!”

    男子慢慢在他和芷溪之间踱步。“她是谁?”

    “属下在天行门遭伏击,得此人掩护。”

    “禁闭两个月,交出先锋营指挥权。”男子提着芷溪的头发,将她拖起来。“至于这个凡人,我自会处理。”

    “……是。可是大人,她只是个凡人。”

    “忤逆统领,加二十棍棒。”男子丝毫不留情面,拖着芷溪离开了。金鸣只能在他身后行礼:“属下领罚。”

    该死啊,她可不想刚死里逃生又误入虎穴!

    窗子不远,可是芷溪哆哆嗦嗦推开,呆了半晌,啪地关上了。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猫大王系统六零年代好家庭都市之神话复活海贼之一刀必灭圣墟皇帝偏要宠她宠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