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宋盼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宋盼盼瞥了她一眼:“师兄远行,你怎么不去送他?”

    芷溪低声答:“公子吩咐,不必太隆重。”

    到他动身那天,芷溪没去送,只提前把包袱给了他。

    她没去,倒是避免了一些麻烦。据说,左玄躲在队伍中间,送行的师妹一路跟到山下……

    不过那都不关她事了。左玄不在,她每天的工作只是守好药田,时不时到后山逛逛,过得很惬意。

    连祁可是左玄“捡”回来的,那时他病殃殃的,还很有可能谋杀了一城之主。

    虽然他在养伤期间不经意流露出会看病的迹象,但和医仙那个级别差远了吧?!

    左玄是不信的:“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多的是,没准只是重名罢了。”

    可是,还没让她高兴几天,麻烦就来了。

    一天早上,芷溪准备出门时,突然有人造访。

    她一看,顿时不悦。

    门外站着的瓜子脸女生,不是宋盼盼还是谁?

    芷溪收拾下表情,小心翼翼道:“宋小姐,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芷溪依稀记得,连祁说他有个师父,叫什么什么复来着……

    不会这么巧吧?!

    “那个连姓弟子,该不会叫……连祁吧?”芷溪犹豫道。

    左玄蹙眉不说话。

    “可是怎么看都不像啊。师父是医仙,徒弟怎么会混的那么差?”

    芷溪讷讷地点头。

    左玄仿佛没放在心上。放下书帮芷溪把簸箕上的药材排好。

    宋盼盼柳眉一立:“那你的意思是,我多此一举了是吧?!”

    “奴婢并没有……”

    宋盼盼不再看她,自顾自进了门。

    宋小姐脸上缓和了一些,但还是看芷溪不顺眼,就问:“师兄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公子并未说过。”

    “怎么可能?!”宋盼盼啪地放下茶杯,“你是服侍他的丫鬟,怎么可能连这都不知道?”

    芷溪听那声音就肉疼,脸上还得不动声色的回她:“回宋小姐的话,公子的确没有和奴婢提起过。若宋小姐想知道,可以去问问这次试炼的知情人。”

    有本事就问问老师啊领导啊,在这对她大呼小叫有什么用?!

    看宋盼盼那纠结的表情就知道,她还真没本事……

    “你胆子挺大啊?”宋盼盼冷冷地道。

    “奴婢没有……”

    “还敢顶嘴?”

    芷溪只得闭嘴了。

    宋盼盼上下打量她一番。长得还算清丽,但绝不是一等一的美人,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心里有了打算,表面上还是不屑:“你说说,师兄为何去试炼?”

    芷溪默默翻了个白眼:“奴婢不知。”

    宋盼盼冷笑:“这也不知,那也不知,你这侍女到底是怎么做的?!”

    芷溪低下头,掩去眼中的不耐:“奴婢只负责公子的衣食,其他事,公子不允奴婢打听。”

    “真的吗?”宋盼盼狐疑地盯着她。见她眼观鼻鼻观心,也不好说什么了。

    宋盼盼也就一个纸老虎,还是欺软怕硬的纸老虎。没想到左玄连自己的侍女都防着。从芷溪处套不出话,她也没办法了。临走前还发了威胁:“要是让我知道你骗我,我要你好看!”

    把这闹腾的宋小姐送走了,芷溪才松了口气。要她好看?她还巴不得变好看点呢。

    宋盼盼的到来占了不少时间。但芷溪现在清闲的很,有大把时间可以浪费。悠哉悠哉的晃荡到中午,吃过午饭后就去午睡了。

    没想到,她放松太早了。

    下午,又有人造访。

    起初听到敲门声,芷溪还以为又是哪个迷妹来了。结果她一开门,顿时吓坏了。

    “许,许老……”

    看守整个药园的许老,算得上是她上司了。平时挺好说话的,但此时他正绷着脸,瞪着芷溪。

    芷溪莫名心虚:“许老,您……有什么事儿吗?”

    许老哼了一声:“有什么事?哼,要没事我会来吗?”

    芷溪暗暗捏了一把汗。

    “你一介凡人,还是女流之辈,在这大门派生存不容易。你家公子为了你,给你求了这份差事,也是为你着想。我看你可怜,又见你公子诚心待你好,就答应让你住在这。可你倒好,每日游手好闲不说,还荒废药田,糟蹋药草!你若是不珍惜,不若趁早走吧!”

    许老虽老,可气场足。芷溪听了他这番“痛心疾首”的话,不由得缩缩脑袋。待缓过神来,才知道,许老这是在教训她?

    “许老别生气。晚辈并没有懈怠田事,何来荒废药田之说?”

    芷溪小心地看许老脸色。谁知许老一听就怒了:“没有?那为何来药园的弟子都说你的药田废了?为何他们不说别的,只你一个的药田废了?不是你的错难道还是他们全瞎了吗?!”

    芷溪被轰得耳鸣,忙低声赔不是:“许老,许老别生气……晚辈真没有,晚辈这些天尽心尽力侍弄药田,何来荒废一说……要不,晚辈现在就随您去药田看看?”

    许老还没见过芷溪的药田。心想或许自己太早下结论,便道:“要看便去看。若真如你所说,便是老夫冤枉了你!”

    芷溪稍稍松了口气。“许老,请随晚辈来。”

    许老哼了一声,跟了上去。

    芷溪对于自己的工作一向认真,什么土壤的湿润程度啊,杂草的密度啊,植株生长的间隙啊,都是她研究过后亲自打理的。初听许老说她荒废药田时,她第一反应就是那绝不是她负责的地方。

    领着许老去药田,“许老,您看这……”

    不是好好的吗……

    话还没说出口,芷溪就傻了眼。

    原本早上才浇过水的田,此时干裂的像石板,还裂开成一块块;原本昨天才除过一次的杂草,一夜之间竟长成灌木丛;还有那些药草,今早见时还好好的,现在竟全干巴巴病奄奄,明显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芷溪嘴张得能吞下一个鸭蛋。这,这药田怎么变成这样?!

    许老原本还想给她个机会,此时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芷溪唯恐他气出病来:“许老,许老您消消气,消消气……”手忙脚乱给他抚背。

    许老喘平了气,指着她手直抖:“你,你给我滚……”

    “许老,许老请再给晚辈一个机会!”芷溪吓得快哭了,“晚辈会让药田回复原样的!”

    许老显然不信:“哼!把药田糟蹋成这样,你还如何恢复?更别说你还是个凡人!”

    芷溪心一痛,梗着脖子道:“许老,既然是晚辈的药田出了事,就算晚辈的责任。不若罚晚辈重整药田,也算功过相抵?”

    许老看了看面目全非的药田,也不是不心疼。只是这药田的草药并非稀有,甚至值不了多少钱,心里的怒气也就慢慢下去了。

    芷溪屏住呼吸等着他答复。

    许老考虑了很久,才慢慢道:“既然如此,老夫便给你七日。七日内,若你做不到,就给老夫滚出药园!”

    芷溪刚听到七日时还想争取多点时间,结果许老冒出后面那句,她顿时就歇了心思:“是是,晚辈一定做到。”

    她态度好,许老也不好说重话。只强调一定按时完成便离开了。

    芷溪点头哈腰,好声好气送他。回到药田,她就泄气了。

    七天,当她是神呢……

    她蹲下来看药田,摸摸硬邦邦的泥土,擦出一些凑到鼻子前闻闻。

    我去,好刺鼻的辛辣味……

    不过,这味道好熟悉呢,好像前世在化学实验室闻到过……

    想了好一会,脑子里有什么突然一闪而过。

    这是,氢氧化钠的味道!

    氢氧化钠,俗称烧碱,火碱,苛性钠。一些农村使用可以改良土壤,但用多了的话……

    这个时代可比不上现代,哪会那么容易得来这么多烧碱,还全用到她头上?

    要么就是被土豪盯上了,要么就是被一群人盯上了!

    至于为什么会被盯上,她都不用细想就知道是因为左玄!

    真是,蓝颜祸水蓝颜祸水……

    芷溪来来回回挑了一桶一桶水,毫不吝啬全冲到药田,试图冲淡那些碱性。

    水源虽然不远,可是她这么频繁的挑来挑去,是个人都累。她从下午挑到太阳下山,才把地都浇湿了。

    弄清楚药田的问题,也顾不上肚子饿,她身心疲惫只想回小屋好好睡一觉。

    可是,她一推开房门,就呆了呆。

    “……”

    里面的人和她大眼瞪小眼。

    芷溪眨眨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张口就要喊人。

    那人反应快,一下子冲过来,一手捂着她的嘴,一手扣住她的脉门。

    “?!”

    什么情况!

    芷溪哀叹。大小姐脾气真不好。

    宋盼盼在厅里转了一圈圈,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就自个坐在桌旁。芷溪只得给她上茶。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仙医星际宠婚巨星[综]以自愿被神隐为前提谈恋爱网红变影后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从超神学院开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