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南城哥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有套很奇怪的原则。虽然很会讲价,但那是为了生活,不得已节约的。但对于喜欢的东西,她宁愿等攒了钱再买,也不愿它便宜一分卖给自己的。

    左玄无语:“你喜欢就好。”

    不一会儿她又停住了。那是个小摊,零七八碎摆放着玉制品。眼下她就抓着个白玉环,不住地把玩。

    “真好看!虽然是赝品,不过真的好好看!”

    买玉的是个矮个子中年人,闻言也不恼,乐呵呵道:“姑娘若喜欢,便买一个送给心上人吧?”还意有所指地看了左玄一眼。

    芷溪怔了怔,忙道:“哎,面都凉了,再叫一碗吧?”

    “无妨。”左玄头也不抬。大口大口地吃着,好像跟那碗面有仇似的。

    芷溪不禁嘀咕。哪来的火气啊?

    芷溪没注意到摊主的揶揄,只觉得这玉呈象牙白色,晶莹剔透,没有半点杂质,很是好看,一点也不比正品差,当下就问了价钱。

    “看姑娘喜欢,就收十八银币吧。”

    这价不高不低。芷溪没有讲价,直接就给钱了。喜滋滋把玉环收好。

    左玄奇怪的问:“不过是赝品,不值这个价的,你怎么……”

    “你懂什么?”芷溪睨了他一眼,“喜欢的东西,怎么能讲价呢?”

    芷溪依言去面馆占座,点了两份阳春面,并要求小二加个蛋,然后耐心等左玄回来。

    可是,等到面上来了,她都吃了半碗了,左玄还没回来。

    她有点奇怪。

    直到她把面吃完,左玄才匆匆赶到,脸色有些阴沉。

    没跟芷溪打招呼,自顾自的坐下,端起碗就要吃。

    等他吃完,时辰还早。芷溪就缠着他在城里瞎逛。他答应是答应,就是脸色还是不太好。

    芷溪不看大铺子,专爱小地摊,什么稀奇玩意儿都有。不多时就停下来看看。左玄兴致不大,但也耐心跟了她一路。

    想了想,又道:“你若是喜欢玉,我可以送你块灵玉,比那些宝玉更养人。”

    芷溪一愣,道:“不用不用,那灵玉还不一定好看呢。”

    左玄不吭声。

    在街上听到有人这么喊一点都不奇怪,熟人嘛!不过芷溪感觉到身边的人僵了僵,就奇怪了。

    这小子咋回事啊?还拽得她手疼。抬头一看,哎呦,脸还挺黑。

    芷溪皱了皱眉,把手抽出来。回头一看,就见一位女子由丫鬟扶着,跌跌撞撞地跑来。

    那女子面庞清丽,身姿柔弱,很有风扶杨柳的韵味。加上眼中含泪,梨花带雨的样子,让人看着就心疼。

    芷溪欣赏这美人一路奔来(虽然慢得要死),然后猛的发现,这美人是冲着他们来的。

    怎么回事?她把询问的目光投向左玄,却见他抿着唇,眼神复杂的看着前方。

    美人一路跑来,气喘不稳,脸上还有些薄红。顾不得擦汗,就拿一双泪眼看向左玄:“南城哥哥,你……真的是你吗?”

    芷溪蒙了。南城哥哥?姑娘你在叫谁呢?

    左玄少见的冷了脸,“这位姑娘,你认错人了。”

    美人眼睛红红的看着他,语带哭腔:“怎么可能……南城哥哥,你我从小就认识,便是你化成灰,淑儿也绝不会认错。”

    哎呦,这是上演认亲戏码?芷溪默默想退到一边观戏。

    “我不是南城,你认错了!”左玄脸色绝说不上好,连芷溪都没见过他这样生气。

    偏偏那美人毫不自觉,反而一股脑往外倒:“南城哥哥,你别气,淑儿一直很担心你的。自世伯出事,淑儿就整日担惊受怕,日夜祈祷,只盼哥哥吉人天相,能渡过难关。爹爹也派人四处打听消息,不料那魔道实在可恨,竟,竟……”说到这,那美人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芷溪看不过这人当街哭泣,还引来群众围观,就站出来劝道:“这位,淑儿小姐?你真的认错人了,他不是什么南城,他叫左玄。你看,这大街上的,让人看着多不好……”

    结果这美人压根不理她:“呜呜呜……南城哥哥,你怎么……怎么会不认我?我们明明那么要好呜呜呜……”

    芷溪狂汗。姑娘,大庭广众之下,这么说很容易让人想歪的好伐?何况,你看起来好像是个正经人家的小姐……

    淑儿身边的丫鬟也渐渐红了眼:“小姐,小姐你别哭了……如今你也看到了,这公子是入了名门贵派,前途无量,哪里还想到小姐你与他青梅竹马多年,如今还待字闺中呢!”说完还一脸愤懑看着左玄。

    芷溪被吓着了。这主仆两没毛病吧?当街这么不遗余力的抹黑人家不说,还连带把自个的脸面都豁出去了。要说不是来耍赖的,她都不信!

    不过吐槽归吐槽,这人她还是得劝:“淑儿小姐你别这样,你家应该也是有头有脸的,你这样……”

    “姜小姐,你的未婚夫不是星照门少主么?”左玄突然打断她,语气冰冷,“你这样哭闹,又为哪般?”

    啥?芷溪又蒙了。

    不想那淑儿一点不觉得羞愧,反而欣喜(?)地抬起头:“你果然是南城哥哥!若不是早与我相识,又怎么知晓我姓姜?”

    难得看到这狗血的剧情,芷溪只想躲一边看戏。为神马她要夹在这两人中间啦?

    美人含羞带怯地往前几步,几乎靠进左玄怀里:“南城哥哥,你放心,我心里……只有你,我与那星照门少主订婚只是爹爹遭门主胁迫,不得已而为之。若爹爹知晓你还活着,定会做主退了婚约。”

    从周围路人的角度看,这戏的男女主人公郎才女貌,真真是郎情妾意,赏心悦目!

    而从芷溪的角度,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尼玛左玄拉着她干嘛啊?这美女要扑的是他啊,别把她拖下水啊!还有那边那个丫鬟,瞪过来干神马?不知道她是被连累的嘛?她也想走好吗?还瞪?瞪个毛线!

    不料,左玄突然冒出一句:“南城?哼,顾南城早就死了。顾家满门遭魔道血洗,你会不知道吗?!”

    “至于你……哼!你说你与顾南城是未婚夫妻?那为什么在顾家灭门前,姜家家主主动提出退婚了?”他冷冷地看着那柔弱的女子,“如今又说你父亲被胁迫?如今说这些又有何用!”

    淑儿一僵。

    他的意思很明确。顾家已覆灭,顾南城已死,再说有什么婚约都不重要了。更何况,还是女方提出的退婚,横竖,男方没有对不起她的地方。

    “我们走。”不等淑儿反应过来,左玄扯着芷溪钻出人群,头也不回地走了。

    “南城哥哥……”淑儿怔怔看着他的背影,是真的后悔了。

    她很后悔,为什么要听母亲的,为什么一听爹爹说顾家不保时竟答应退婚了?

    当年顾家子弟大多资质不错,她早就听说作为她的未婚夫——顾南城的资质优秀。不过那时她只当是公子哥儿间的吹嘘罢了,哪里想到,今日一见,他竟入了天行门?

    天行门建立已久。虽然比不得凌云、望川,但曾是正魔大战中的一支主力。如今虽被凌云超越,但在正道中依然享有很高的话语权。

    就算左玄现在只是外门弟子,也比那什么星照门少主更有威望……

    不一会儿她又看上了一个杂货摊,又买了一个小花结。想着若是玉环戴不上,就用花结串着挂在腰上好了。

    站起来拍拍衣服,扯着左玄就要走,突然就听到一声婉转的女高音,“南城哥哥!”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邻座的同学有点怪BTS:低调新成员特种兵之觉醒大师女配的七零纪事我的鲲999级了女神的吃货跟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