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二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芷溪咬了咬唇,硬声道:“你得带着我入门。”

    左玄点头:“那是自然。”

    左玄苦笑。听话地走到屏风后,就着微凉的水认认真真把全身都擦洗一遍。

    等他洗完,边擦头发边走出来,芷溪还在看书。

    左玄想了想,坐在她对面,瞥见她翻书页的手指抖了一下。

    心念一动,进入戒指查看。过了这么多天,尸体还没腐烂。两头王兽的兽丹放在黑暗中,悠悠散发着微光。

    这么珍贵的异兽,还是以后再卖吧。

    撤出戒指,坐在桌旁看了一会书,左玄就回来了。

    他沉吟一会,轻声问:“您有心事?”

    “没有。”芷溪回答的飞快。

    “您从前,不会这么安静……无论高兴还是生气,都会说出来的。”

    芷溪猛的抬起头。左玄定定地看着她。

    她突然不敢直面他。

    客栈定房数是按新生人头算的,随行的仆从只能和新生合拼或睡厨房。

    芷溪因为是仆从中唯一的女孩子,自然不能睡厨房。于是她被安排和左玄一间。她站在房门口,忍了。

    芷溪把左玄的东西收拾好,特意把自己的衣服和他的分开放。反正又不是没睡过地板,她紧张什么?

    左玄和一群新生去庆祝。芷溪闲着没事,又把药书拿出来看。

    摸到怀里的暗包时,她怔了怔,里面是放着钩蛇地龙尸体的戒指。

    大概是高兴,又喝了点酒,他的脸上微红,但眼神清明,没有真醉。

    芷溪只抬了抬眼,指着屏风道:“快去洗澡,把酒味都洗掉。”

    “你得答应我,无论你去哪,都得带上我。”

    左玄愕然看着她。她却低下头。

    “您……”

    他起身去关窗:“夜深了,先睡吧。”

    芷溪应了声。去放书,眼睛红红。

    当晚左玄睡床,芷溪抱了床被子打地铺。

    灯熄了。她睡不着。

    心里难受。她知道她威胁左玄不对,知道左玄是不会舍下她的,可她忍不住害怕。自从一试后她变得焦躁不安,表面上却不显。

    她知道跟着左玄会拖后腿,也知道左玄总有一天会厌烦。所以她拿出本命符威胁他,哪怕会引起他反感,她也要这么做。把他牢牢地拴住,她才能安心。

    真卑鄙啊……

    芷溪想着,默默地合上眼。

    次日,芷溪给左玄打水时,见他脸色如常,她也不敢提昨晚的事。

    由于还有两个城的新生未到,二试就晚点开始。空闲时,芷溪跟着左玄逛国都。

    她逛了几家店,拿这里的价钱和夏梓城一比,发现也就涨了百分之四十左右,倒没有像夏梓城和平野镇那样差几倍。

    路过一家小楼,芷溪停下来一看,立马拉着左玄进去了。

    居然是珍宝阁!

    进去后不急着找掌柜,而是买了一本拍卖名册和商品名录。居然要花四十金币,肉疼……

    左玄不明白她要干嘛,但也不阻止。

    芷溪一边在心里留面条泪,一边翻着名录。

    里面商品很多,有炼药师炼制的疗伤药水,炼体药液;有炼丹师提供的各种丹药;有炼器大师提供的灵器;有各种珍贵的药草晶核……

    芷溪一边翻,一边漫不经心地问:“没有王兽兽丹吗?”

    伙计一听,顿时一激灵,笑得一脸谄媚:“哎呦客官,这王兽哪那么容易得啊?咱们珍宝阁经营数百年,也只王兽晶核只得到不足十个,更别说那兽丹……”

    芷溪不客气打断他:“你只要告诉我有没有就行。”

    伙计一脸为难:“哎呦,这,这还真是……”

    “行了。”芷溪摆摆手,“那你们珍宝阁往年的王兽晶核能卖多少?”

    说到这个伙计就精神了:“客官,这等异兽晶核是不卖的,都是会放在拍卖会上拍卖,底价是这个数!”

    他比了个八。

    芷溪想了想,山魈得几十灵石,王兽应该高上几倍吧?“八千灵石?”

    “八万灵石,还是上品灵石!”

    “这么高?”要知道,一颗上品灵石等于一万下品灵石啊!

    “那是!现在王兽多难得啊,哪怕是地级,也抵得过一座城一年的税赋!”

    晶核就这么值钱,那兽丹……

    芷溪手无意识地抚上衣襟。她是不是可以靠这两颗兽丹过活一辈子了?

    左玄看她发呆,忍不住伸手在她眼前晃晃。

    芷溪眨眨眼,不好意思地笑笑,继续翻名册,重点看草药目录。

    翻了许久,找不到她想看的,她又问:“怎么没有蓝箭草?”

    伙计一听就吓坏了。擦着汗道:“对不住啊客官,蓝箭草难得,不过三百年不成灵草,所以……”

    “又没有?”

    “……”伙计快哭了。

    芷溪把名册放下。“算了,你这什么都没有,我还是去别家逛逛。”说完就拉着左玄走了。

    伙计没反应过来。等他们走后顿时泪流满面。

    太难伺候了亲……

    珍宝阁算是大型拍卖行了。连它都没有兽丹,其他商行又怎么会有?

    芷溪和左玄几乎跑遍了国都所有拍卖行,没有一个拍卖兽丹和蓝箭草的。有几家还隐晦的说明这些都是有市无价的。

    搞得芷溪都不敢问太多,生怕暴露了。

    二试之前,她和左玄把国都大大小小所有市场都逛了个遍,就差地下黑市了,仍旧没有一点消息。

    芷溪有些焦急。总不会等到戒指里的宝贝都捂臭了,还没办法出手吧?

    没等她哀怨多久,二试开始了。

    凌云,沧海,望川,天行四大门派为首,四十九超数百年的中等门派,及以下一百零八小门派齐聚国都木元,连皇帝也亲率百官皇子,前来观看这一年一度的正道选拔。

    那一天,家家户户都跑出来,大小店铺全部关门。

    芷溪出门前看这街上堵得水泄不通,吐槽了句:“至于么?”好像现代堵机场的疯狂粉。

    她随左玄他们去广场。有官兵给他们开道。

    到了会场,芷溪被迫和左玄分开,去了席上坐。

    左玄得准备进场。

    二试每十人一组,场上设有法阵。只要站在上面,法阵就能把灵根的属性和品级反映到主考官旁的石板上。各门派负责人看过后,按势力大小先后向考生传牌子,考生若有意入门,便留下其中一个牌子,下场后找那门派领路人。

    芷溪看了几组过去,有些不耐烦。真是,还得等那么久,还不如高考报志愿呢,起码还能按分数选学校。那些门派都不早制定个标准,几轮过去了,也不见四大门派穿过几次牌子,那第一门派凌云更是动都没动过。

    又一组上台,芷溪低下头玩手绢,突然听到主考官激动的声音:“水灵根!九阶水灵根!”

    场下“哗”的炸开。大家纷纷盯着场上那个绛紫色长袍的年轻人。

    皇帝高兴地大笑,主动站起来拍手:“好,好好!不愧是朕的好儿子!”

    难得一见高品阶灵根,还是出自皇室,怎能不让皇帝、让百姓激动?

    九阶?那不就……比阿左厉害?芷溪双眼忍不住在等候席上找,突然看到,左玄竟在下一组里。

    “别忘了,你的本命符在我手上!”芷溪语气突然尖锐,“你的命在我手上。你要是不答应或者想甩开我,我随时捏碎它!”

    左玄沉默了会,说:“是。”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