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夏梓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哼,死腹黑!明明是你赖下来的,说什么收留?!

    芷溪回以一礼:“连大夫客气了。后会……有期。”

    再怎么说,这也是她住了大半年的屋子,还是她亲手搭建的,就是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了,怎么会说割下便割下了?而且她和左玄去正道,这一走,就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了。

    想到这,芷溪便一阵伤感。

    连祁看她伤心,便宽慰她:“放心吧,在下难得有一处落脚之地,来日必定会常来打扫的。”

    积雪消融,河水解冻。草长莺飞,飞禽走兽纷纷跑出来觅食。

    三月初,他们便收拾行李,离开了小院。

    走出森林时,芷溪频频回头看,一副不舍的模样。

    芷溪撇撇嘴。你四海为家,会记得才怪!

    走了三天到达平野镇,稍作休整后走官道走了两天一夜,到达夏梓城。

    在夏梓城外,连祁和他们分别。

    连祁对着芷溪一拱手:“多谢姑娘这段时间的收留。来日方长,若有缘再见,定会有求必应。”

    连祁虽然腹黑又毒舌,表面功夫却是做足了的。纵是芷溪生气,也抓不到他的尾巴。

    冬天虽然漫长,芷溪他们待在屋里,也不觉得难熬。过年那天,她还蒸了年糕,三个人围坐一桌,开开心心的过了年。

    过了年后还有两场大雪,但气温倒是上升了。

    一月末,大雪初霁。

    二月二,龙抬头。

    看到河上跑冰凌,芷溪就乐了。春天要来了。

    连祁打趣她:“你这模样,倒像是和情郎分别一样。”

    芷溪就瞪他:“你懂什么?!”

    才不要再看到你!

    连祁一笑:“后会有期。”他当然听到了她的磨牙声。

    连祁走的时候是穿着他自己的蓝袍。目送他离开知道看不见,芷溪和左玄才进城。

    芷溪火气刚起,但想到他们初来乍到,要是惹了某些人,保不准还会被驱逐,只好忍了。再怎么生气,也得等过了选拔再说。

    左玄看她硬生生憋了口气,握紧了拳头。要是从前,他何必低头?

    为了省钱,他们投宿的客栈是最小的。开了两间房,一晚得一百金币。

    进了客栈,芷溪换上她刚穿来时的衣裙,梳了麻花辫,一走出门,就像个小丫鬟。

    左玄看她出来时不由得呆了呆。他从未见她穿过女装,整天和他一起干活,也不好好打扮。他都差点忘了,她也是个女子。

    把阿朱和车子留着客栈,芷溪牵着小玉和左玄去了趟钱庄。

    用十块灵石换了一万金币,扣除手续费一百金币,剩下的可以在夏梓城呆上一段时间了。

    夏梓城算是中大型城市,繁华程度、消费程度和平野镇不是一个档次的。逛了几家布庄和绣庄,里面价格都是在平野镇的三倍以上。芷溪有些担心,现在的日常货币就得用金币,那到了国都该怎么办?不会要用灵石吧?

    不敢去酒楼(怕贵),他们在小巷子里找了家小面馆,将就着解决晚饭问题。

    一碗阳春面要收五金币。不过汤底清,分量足,还加蛋,芷溪也不介意贵不贵的问题了。民以食为天嘛!

    吃饱喝足后,他们慢慢走回客栈。夏梓城夜生活还算丰富,入夜了也没几家铺子关门。

    逛了几条街,没看到想买的,他们也就打道回府了。

    回客栈时还早。芷溪洗了澡后拿出药书坐在床上看。跟着左玄识了不少字,她现在迫切想吸收这个世界的知识。

    只是现在她手里只有药书,知识面太窄。她琢磨着,若是入了门能不能去门里的藏书阁借些书。

    夜渐渐深了。将近子时,芷溪打了个哈欠,放下书,熄了灯便睡下了。

    只是这夜,她怎么也睡不安稳。

    先是,她左躺右躺,合上眼没多久又打开,让她烦躁不已。而她一烦躁,身体就开始发热了。

    起初她还不在意,可是越来越热,她把被子踢掉了还是热,她才发觉,是她的问题。

    可是体内燥热的厉害,汗水沾湿了发丝,粘着她的后颈。

    她热的意识模糊,觉得小腹有些疼,下意识去捂。

    可是疼痛越来越大,渐渐变成绞痛。她不禁蜷起身子,用力按着肚子,脑子里飘过一句话:该不会来亲戚了吧?

    可是越来越痛,渐渐还有蔓延的趋势。她咬紧牙关,死死按着肚子,却是徒劳。仿佛她肚子里关着一只猛兽,暴躁的横冲乱撞。

    芷溪痛得在床上打滚。那痛仿佛要把她肠胃都搅碎还不够,正朝着肝脏下手……

    左玄躺在床上,正想着白天的事,突然听到“咚”的一声,接着就是一声闷哼。

    他立马坐起来。隔壁就是芷溪,她怎么了?

    来不及细想,匆匆披上外衣便冲出门,连鞋子都没穿。

    左玄站在门外敲门。毕竟男女有别,他不好直接进去。

    “主人,你在里面吗?”

    芷溪没应声。

    “主人?怎么了?”

    久久等不到回应,左玄心里的不安感放大。他直接撞开门。

    房里没点蜡烛,就着月光,他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芷溪。

    “主人!”左玄大惊,忙抱起芷溪放在床上。发现她浑身冰冷,汗出了一层,沾着中衣给他来了个“湿1身”诱?惑。不过左玄没心思放在这上面。把芷溪塞进被褥里裹着,又觉得她身上正冷,要自己暖回来还不知等到几时,想也不想便脱了外衣爬上床,搂着芷溪。

    嘶,真冷!左玄想着。抓过芷溪的手一边呵气一边搓着,想了想,把芷溪转过去,背靠着他的前胸。

    后心重要,且肺在后,得先暖后背。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裹着一张被子,还抱在一起了。要说没发生点什么,恐怕都没人信。偏偏左玄这么做了,把芷溪手脚都禁锢住了,他脑子里只想着“怎么还没暖”……

    真不知该说他什么好。

    芷溪体温突然降低把左玄吓懵了。她似乎连骨头都冻成冰渣了。左玄靠自己的体给她捂了快一个时辰才把她体温捂回来,但他不敢放松,是不是帮她搓搓手臂,小腿……

    芷溪意识渐渐清晰。总觉得身上有点重,身后还有个热源,热得她有些难受。她才出了一身汗呢,好不容易折腾到昏过去,现在又热回来是怎么回事?

    她在梦里动了动,却发现她能移动的距离小的可怜。而她正渐渐脱离一片黑暗的深眠,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贴着她的身,在她皮肤上移动……

    芷溪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横在胸前的不属于自己的手臂,那手还抓着她的手揉着。

    让她惊恐的不止这个!还有缠着她双腿的别人的腿,还有后背贴着的宽阔的胸膛,还有在她脑后响起的沉重的呼吸声……

    特么她这是被趁人之危了吗?!

    芷溪怒火中烧。飞快的掰开身后那人的双手双脚,翻身一脚把那人踹下床:“牛氓!”

    也许是因为正道选拔将近,守卫搜查格外严格。

    芷溪他们排着队进去。守卫检查完后半是惊讶半是鄙夷地看了他们一眼,对于他们这样一穷二白的人十分不屑。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小清欢变身火辣女王短刀十六夜[综]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九天仙缘一夜迷错,首席的惹火人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