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对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话不重,却把芷溪堵住了。没有证据,那也只是她的猜想,不是事实。

    芷溪懵了。大概连祁的“小受”形象太深入人心,现在随便抛出一个炸弹都能把她炸得脑子一片空白。她求助似的回头看左玄。

    见他这么好说话,芷溪反而更紧张。她握紧了放在膝盖上的手:“你……到底是谁?”

    “闲散药师。”

    “不对!”芷溪打断他,“直接说开好了,你就是那个通缉犯,害死夏梓城主的犯人!”

    连祁带着笑给他们倒了杯水:“姑娘突然造访,可是有事相告?”

    芷溪碰也不碰那杯子:“来这里,我只想知道一些事。”来之前就逼着自己和左玄喝饱了水,绝对不会碰他给自己的任何东西!

    “哦?可是和在下有关?”

    “哦?姑娘为何这么认为?”连祁笑容不变。

    “除了通缉榜上的描述外,你还是一名药师!”芷溪回想起他的一些细节,“你会制药,懂药,以及净手的习惯,都说明你不只是一个不知名的散医。你说你身有旧疾,却一直不说清楚到底是什么病,而且,自从你在我家醒过来后就再没发过病,药也不按时吃。你细心,可也太过细心,但独独用了那么拙劣的方法进了我家,这才是你的失误。”

    “你是医者,药师,完全可以杀人于无形。我说得对吗?”

    连祁听她说完,期间没有打断她,也没有任何动作。待她说完,他轻笑了一声。

    “说这么多,证据呢?”

    芷溪敲门。听到里面说了声“进来”才和左玄迈进去。

    连祁就坐在桌旁,笑眯眯的让他们进来。

    芷溪不禁暗叹。她果然还是太嫩了。

    当下她也不客气,直接坐在连祁对面,左玄站在她身后。

    坐下的瞬间她觉得自己就是警察局审讯的警官,对面就是嫌疑犯。只不过这嫌犯的气场比她还大。

    “是。”

    “那姑娘想知道什么?在下定会知无不言。”连祁的语气温和地就像放纵孩子胡闹的家长。

    左玄与她对视,一脸无奈。

    “那。那你,为什么,突然,出现在森林……”芷溪讷讷的开口。

    看妹子被自己逗得不行,连祁笑得更欢畅了。“我不是说了,我在采药吗?”

    芷溪呆住,立马又警惕地瞪着他:“你告诉我这个,有什么阴谋?”

    连祁摊手“我这不是看你太傻,好心给你证据嘛?你倒好,还冤枉我。”

    “你,可你是……”

    “通缉犯?啧,我害过你吗?”

    芷溪噎住。

    连祁默默扶额:“你怎么也不打听打听,我弄死那城主以后,夏梓城不知多少人在庆祝!”

    “啊?”芷溪转不过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左玄默默别开脸。这下好了,主动权都交到别人手上了,还谈什么?!

    连祁边笑边解释。

    那城主的确不是好人。他在任期间赋税一年比一年严重,加上每年向国都大官员家族“交供”,对百姓的盘剥就更严重了。加上他本身好女色,甚至让底下的人交不出税就用女人来抵。不少人因此卖妻鬻女抵债,民生凋敝。

    “那城主都是当爷爷的人了,居然做出强抢儿媳的事,后院几十房妾室,有十个曾是未过门的准儿媳,还有一个是怀孕时抢来的。”

    “太过分了!这样的人渣就该吊死了挂到城门上!”芷溪气的一拍桌子。

    连祁笑着问:“现在不认为我是坏人了?”

    “才不!你可是大好人!你才是百姓的恩人!”芷溪两眼放光地看着他。

    左玄顿时背过脸去。太丢人了!

    连祁只是笑。

    “那你,以后怎么办?那通缉令……”芷溪犹豫着开口。

    “不打紧的。”连祁一点不紧张,“新城主上任不久就会撤销通缉,只是现在在下还在浪头尖上,得避一避。”

    “可要是他们找来,你……”

    “在下保证他们不会追来,给姑娘带来麻烦。若是姑娘不放心,在下会些易容术,会帮到姑娘。”

    “可……”

    “姑娘不必担心。在下一定不会连累姑娘的。而且在下不会白白占姑娘便宜,在下愿意为姑娘炮制草药,炼制药材抵押饭钱的。”

    两人商讨了一会,终于谈妥了。并签下条约,连祁就当做给芷溪做工了。

    芷溪笑眯眯的拿着字条,示意左玄和她回房。左玄跟着,却发现她领着他进她的房间。

    一关上门,芷溪脸就黑了。

    “真没想到,那家伙还是个心机男!”

    她变脸变得快,左玄一时间难以适应。过了一会才回过神。

    “腹黑,太腹黑了!那男的就是个祸害!迟早我们会被他拖累!”芷溪嘟嘟囔囔咒骂。

    “主人?”

    “咱们和他一时半会是脱不开关系的了,没准以后还会把咱们当成同伙!啊啊啊可恶的心机男!”芷溪气的在房里走来走去。

    左玄慢慢的开口:“您当时,怎么不拒绝?”

    芷溪一听又炸了:“怎么拒绝?怎么拒绝啊?咱们都不知道他有什么本事?谁知道他会不会恼羞成怒灭了我们啊?现在合作,起码还能保住命。”

    那叫合作?我怎么觉得像是他单方面提出要求呢?左玄心道。

    “其实,您完全可以让属下制住他的。”左玄道。

    “你别忘了,他可是药师啊,他能救人,同样能杀人。”芷溪一屁股坐下,撑着头,“再说你没看到,我们进去时他就坐在那等着我们吗?谁知道他在屋里准备了什么?一不小心咱俩都得把命交出去。”

    左玄便不语。

    “现在咱们就静观其变。横竖是逃不了的,不如先冷静下来,以后再找机会。”

    芷溪想,这次是她大意,等她有机会逮住连祁,看她不整残这腹黑崽子!

    左玄看她时而沉思时而兴奋,很想提醒她,你现在只是凡人,若连祁真是炼药师,你根本不是对手。

    但看她对连祁没有心软,他又松了口气。

    ……

    次日,他们又去了集市。考虑到他们有不少东西要带回去,便先买辆无顶马车,安在枣红马马鞍上。

    因昨天被枣红马气着了,芷溪给它起名也不用心,随便说了个“阿朱”。连祁在一边连连解释“这是匹公的”,芷溪也不松口。

    反而这枣红马还挺高兴,乐呵呵地喷着响鼻。

    清单上的东西早就买齐了。但芷溪还是领着他们去了市场。

    一进农副产品市场,她便兴奋的东逛西逛,不一会儿便买了两麻袋羊毛,两麻袋驼毛,以及几张羊皮。

    连祁笑骂她败家。这种东西不值钱又没用。只有左玄知道,她大概要做冬衣了。

    “不,不可能!你根本,根本就是……”引起左玄的注意,然后顺利进她家门啊!

    芷溪急得语无伦次,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连祁倒不忍心逗她:“我就给你个提示吧,证据就是我药丸上面那层粉末,是与城主的药相冲突的毒。”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系统之超级警察一刀劈开生死路奥特曼之超神辅助系统我五行缺你圣墟男神们争着当我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