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再入平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好在第二天芷溪就气消了。三人继续上路,连祁看起来也没发现那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

    走了几天,终于到了平野镇。芷溪让左玄和连祁牵马去把药材卖了,并列一份清单让他们用卖的钱买回来。

    “他……他一个药师,独自深入森林已是奇事,还恰巧让属下撞见,怎么样……都透着古怪。”

    芷溪想了想,突然恼了:“这话我早在你留他前就说了的,你现在才来说古怪是什么意思?”

    “属下……”

    “你这是怎么了?一脸臭臭的。有什么事不能说吗?”

    左玄看着她,欲言又止。

    芷溪就拍他的肩:“好歹我们也算一家人了,以后还得相依为命呢。说吧,到底什么事?”

    “搞清楚,把他弄回来的是你,要留人的也是你,你现在才来问我,之前都干嘛了?!”

    “主人……”左玄一时语塞,他总不能说他看出连祁哪不对的吧?

    “总之人是你弄回来的,你自己负责,我懒得管!”芷溪气冲冲地走了。

    现在说他不对劲,早干嘛了?

    左玄苦笑。没办法,他只好自己警醒些。

    最终连祁还是跟着他们上路了。

    要拿去卖的东西都不重,芷溪想把小玉让给连祁坐,连祁拒绝了。

    “在下随体弱,但不至于娇气。”

    两人互相推脱了一阵,于是决定,轮流骑。当然,左玄是没有份的。

    左玄虽然一如既往的沉默,但芷溪还是看出他有心事。借着一晚连祁睡着了,她起身去找守夜的左玄聊天。

    左玄犹豫着开口:“您……您有没有觉得,连祁有点不对劲?”

    “连祁?哪不对劲了?”

    “连祁是药师,是行家。你们留心些,别被人宰了。”芷溪说。

    “宰了?”

    “砍价啦!”

    芷溪打听到一处收购异兽晶核的交易所,便进去了。

    她把一个个小布袋拿出来放在柜台上。里面是她按属性分类的晶核。

    她不会认属性,但属性颜色各不相同,于是她就按颜色分了。

    伙计过来验收。有些低级,有些高级,林林总总一堆晶核,最低的值几百金币,高的能用灵石衡量。

    伙计算了算,一共六十五下品灵石,七百七十二枚金币。有些晶核成色一般,价格就折了。

    芷溪不在意,乐颠颠地揣好金币灵石。没想到啊,一会功夫就跻身万元户了,早知如此,她应该一早就拿晶核来卖的。

    向伙计问了哪里会收异兽,伙计吓了一跳,以为她身上带着什么高级异兽。

    “一般的会卖给佣兵点。咱们镇上有个奇珍阁的收购点,专门收购高品级的异兽和灵草,然后运到夏梓城里拍卖。价格公道,您可以考虑。”

    听着倒像是个正经的收购点。芷溪不敢轻易下主张,就先去和左玄连祁他们会合。

    他们约在镇口前的十字路口。芷溪到时还没看到他们。

    芷溪等得不耐烦,突然看到路对面有人在围着公告。她忍不住就去看。

    公告被人围了三圈。芷溪挤不进去,就拉着一个挤出来的人问:“大叔,上面写了什么?”

    那大叔也是淳朴的,一看有人来打听,立刻打开话匣子往外倒:“哎呦,那是通缉榜,通缉一个把夏梓城城主医死了的大夫!”

    “啊?医死了城主?怎么回事儿啊?”

    “上面说了,城主重病,找了不少大夫都治不好。最后一个大夫是个年轻的,可他倒好,一下子就把城主医死了!据说城主喝药后还好好的,当天晚上竟吐血身亡了!等城主府反应过来,大夫都跑了!”

    芷溪隐隐有些猜想:“您说,那大夫,长什么样啊?”

    “那大夫看着年轻,白白瘦瘦的,还喜欢笑,模样倒和善,真没想到他有这么歹毒的心!唉唉唉,那城主也不是好人,这下好了,被更毒的人给毒死了!”

    芷溪松开大叔,走回路口后,还是怔怔的。

    年轻的,又白又瘦,爱笑,穿宽袍,会这么巧吗?

    进镇前芷溪嫌弃连祁一连几天不换蓝袍,身上都臭了,硬是让左玄强行扒了他的衣服,给他换了身干爽的布衣。现在,她该庆幸吗?

    她突然觉得自己在发抖。

    怎么办,一个通缉犯就在身边,她该怎么办?

    “主人。”

    芷溪吓得差点跳起来。一回头就见左玄牵着马和连祁走来。看她一脸苍白,左玄一惊:“怎么了?”

    “没,没事。”芷溪不经意地擦擦冷汗,走进左玄,“我们先去吃午饭,等会还要买点东西。”

    左玄默默跟着。

    连祁保持着温和的笑。芷溪不敢看他,只暗暗和他保持距离。

    三人去了芷溪刚进平野时下的面馆,点了一份素面两份瘦肉面。

    面上来前左玄把清单拿出来,和她说了些价格变动的物品,以及还没买到的。

    芷溪想了想,说:“吃饱后先去趟马市。”

    要做冬衣,还要买些棉被,加上买了几麻袋大米豆子面粉的,一匹马不够拉。

    马虽然贵,但她不怕。买晶核赚了不少钱呢。

    吃饱后他们去马市,买了匹健壮的枣红马。那马很活泼,一点都不怕生,被左玄牵着还一个劲地去凑芷溪。

    芷溪被它咬了几次头发,本就压抑的心情一下子就爆了,当街就对着那马吼:“给我安分点行不行?当你还是小孩子啊?!”

    枣红马顿时吓到了,把脑袋藏在左玄背后瑟瑟发抖。

    街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左玄和连祁一脸诡异地看着她。

    芷溪一时尴尬。红着脸站在原地,正想说什么,突然连祁就憋不住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

    连祁笑得夸张,瘦削的腰直接弯了九十度。

    顿时街上一阵哄笑。连左玄也低下头捂着脸,双肩抖啊抖啊。

    芷溪恨不得钻到地下!

    镇上人都是善良的,笑了笑也就算了,没有说难听的,甚至还有调侃和劝解的。但芷溪还是很不好意思,红着脸拉着左玄跑了。

    连祁一边笑一边跟在后头。气的芷溪回头瞪了他一眼,倒忘了害怕。

    他们又去了铁匠铺,买了些捕兽器弓箭等等。又去了布庄,买了几匹布料,几床厚被,以及一些棉絮。

    等他们把清单里的东西买齐了,天也晚了。他们就在客栈住一晚,当作临时休整。芷溪开了三间房,左玄在中间那间,她和连祁各住两边。理由是,她怕连祁。有左玄隔着,还有些安全感。

    而当天晚上,她让左玄跟着她,去了连祁的房间。

    三人在镇口分开。连祁和左玄去东市,芷溪去西市。

    东市是百姓用品贩卖区,而西市,却是供修行者和有钱人消费的。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异世之江湖路倾世舞妃要逆天漫威之祖巫降临混元仙佛穿成一只怀孕凤凰大阴阳师本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