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左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衣服和在佣兵那里搜来的放在一处,锅碗瓢盆和食材放一处,现钱放荷包,书籍和药材放一戒指。

    还有些零零碎碎的不值多少钱的东西,就放包袱里。

    芷溪等了片刻,没听到动静,顿时恼了,冲着他道:“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你动什么心思,只你再这么阴阳怪气不识好歹,我也不想留你了!反正我也不差这几个钱!”

    倒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他一双星眸在她脸上打转,眼神晦暗不明,然而终是走去屏风后。

    听见他脱下衣服迈入浴桶的声音,芷溪小小地松了口气。用了一个晶核换来的人啊,谁说她不肉疼了?

    两人僵持了半天,直到小二来敲门:“客官,您要的热水送来了!”

    芷溪道:“进来吧。”

    小二和一小伙子提着桶进来了,先后进入屏风后往浴桶注水,又很快离开了。

    只是他脾气实在古怪。芷溪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调教他!

    她今天买的衣服不少,大部分是较宽大的男装,属于女子的衣裳不多,反正她没什么机会打扮。

    她把那一件件衣服拿起来在身上比对,选了套大的黑色布衣。听他还没洗好,就把衣服搭在屏风上。

    “衣服我放这里,洗好就换上。”

    说完也不等他回应,便回去整理今天的战利品。

    “姑娘请自重!”他咬牙切齿道。

    芷溪正扒着新买的衣服,闻言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她倒不是奇怪他看出她女儿身,毕竟男女差距在那。只她不明白他为什么骂她。

    但她什么也没说,继续挑拣衣服。

    见她不理会,他更生气了。这女人,到底想什么?!

    芷溪没什么歪心思,只是单纯的给他找合适的衣服穿。但他这么怀疑猜忌她也让她恼了,索性不理他。

    芷溪盯着那人好一会,说:“先去洗个澡,洗干净再谈别的。”

    他不动。

    之前没有用戒指收纳东西,是怕被人盯上。她把戒指放进贴身衣服内,感觉到它们硌着皮肤才安心。

    还有就是那人的卖身契和本命符了。芷溪先拿起卖身契,上面跟鬼画符似的,那字潦得一个都认不出来。她把卖身契折好收进包袱,又拿起本命符,顿时觉得更晕了。

    这比鬼画符更像鬼画符!

    可是她没想到,这符是谁画的,更不知道,这种符会用在什么人身上……

    不一会儿,那人洗好了,穿上衣服来到芷溪跟前。

    她一抬头,眼睛一亮。

    不得不说,这人真是生了副好皮囊: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下巴瘦削,身上没有一点赘肉,墨发垂肩,看气质竟有种翩翩公子的感觉。可是表情阴沉,使他整个人都笼上一层阴霾。

    芷溪上下打量他一番:“衣服小了。”

    确实小了,本来她穿还很宽松,袖长裤长的,他一穿立马变紧身衣,原本的长裤硬生生变成七分裤。

    芷溪摸摸鼻子,才不想承认她现在的身体是棵豆芽菜!

    对视了一会,有些尴尬。她想了想,问:“你,你叫什么?”

    他怔了怔,眼里闪过一抹痛苦:“往昔不堪回首,贱名不值一提。”

    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看他样子似乎经历了很不好的事。芷溪只好说:“既然如此,那我另外为你起名,只你以后认我为主,算是抛弃你的过去了。”

    他想也不想便答“是”。

    芷溪绞尽脑汁想了半天,道:“你以后就叫,叫……左玄吧!”

    她要个人能帮她,那他就是她的左膀右臂,而她又觉得他很适合穿一身黑衣,所以起了“玄”字。

    虽说是临时起意,但芷溪觉得自己起的这名字挺好听的,以后还可以随便叫阿左,左左,阿玄,小玄玄什么的……

    “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仆人了。我不约束你太多,只两个要求,一是服从,二是不得有二心。要知道,我买下你不是同情你,而是看好你。你明白吗?”

    “明白。”

    芷溪想着该趁热打铁,先把底线亮出来,“我想知道你经历过什么,那跟我没关系,但我既然买下了你,就会对你以后的生活负责,在我的能力范围内,绝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左玄刚开始听着还算平静,听到后面眼里渐渐有波纹,尤其是在听到“会对你负责”时,眼睛亮了亮。

    而且,她前面说的是“看好你”而不是“看中你”,让他心里好受不少。

    她一个女子,能有这么细腻的心思,不说她的家世如何,跟在她身边也是不错的吧。

    左玄低下头,一拱手:“是,属下明白。”

    芷溪看他答应的那么快,也知道他是想通了,就补了句:“以后在外面,若我着男装,你便唤我主人,若我着女装,便还我小姐。明白?”

    “明白。”

    芷溪满意的点点头,指了指桌上的包子:“先吃点东西吧。”

    左玄二话不说拿起一个塞到嘴里。

    芷溪看着他那半长不短的裤子,觉得实在碍眼,就在佣兵衣服中找了条裤子和鞋子给他。

    “等会换上这个,明天再带你去买些新衣服。”

    左玄点点头。有些诡异地看了她一眼,一个女孩怎么有这么多男人的衣服?好在他没问出口。

    芷溪低头整理包袱,一边问:“你是哪里人?”

    “玄木国支州。”

    “多大了?”

    “……今年双十。”

    “家中可有父母?兄弟姐妹?”

    “家中父母已仙逝,上头有两个姐姐,一个大哥,底下有一弟弟。”

    左玄边答边猜,莫不是查他背景吧?

    芷溪又问了些他以前的事,他都老实答了,她便道:“你既有家人,被卖至此想必也有苦难言。你且放心,我流落山野,孑然一身,日后必会视你如亲人。”

    左玄心里对她有戒心,她明白的。她不会认为寥寥几语就能让他敞开心扉,只希望她的真心相待能换他诚心诚意。

    左玄抿了抿唇。点头:“是。”

    不过也确实是符,黄纸朱砂,中间一滴暗红,似乎是人血。

    想起人贩大汉的话,只觉得恶寒。心想这世界真变态,要用这么恶毒的符咒控制奴隶!

阅读穿越之不负己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综漫]审神者的救赎七零有伊人朕亦甚想你红楼之黛玉养了一只猫逍遥梦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