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两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殿下说,公寓里以前的那张床有些不方便,所以让人换了一张大一点的。

    新人的床还能有什么不方便?当然是那种不方便了。

    女生顿时想到了某种不可描述的场景,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江燃看起来不像是能够自然地说出这样的话的人啊。

    结婚了就变了吗?以前明明那么纯情的,她们连吻都还没接过。

    脸色黑黑地立在楼梯拐角,江燃的第一任女友、今年刚升上大四的乔渔有一瞬很想上前质问,但是一想到她们早就已经分手了,而且江燃和帝国那位阁下是合法的婚姻关系,乔渔心里憋了口气,眼不见心为净地走掉了。

    坐在江燃惯常使用的那张藤椅中,齐潋的神情有点无奈,她昨晚上就想到要换床了,本来打算在吃早饭时跟江燃提的,但是那个梦让她暂时忘记了这回事,等到终于想起来,江燃却又已经去学校了。

    齐潋想到今天江燃出门前说是晚上才回来,而晚上就不好再让人到公寓来换床了,而昨晚上的经历并不会愉快到让人想要再次经历一次,齐潋思虑再三,还是联系了江燃。

    江燃倒没想到这茬,齐潋一说,她回忆了一下床铺的尺寸,发现果然不算大,于是就点点头:“换的话就换吧,家里那张床是小了点,两个人睡是有点小了。”她面对齐潋还是有点紧张,也没有笑,只是小心地提了一嘴:“就是不要像你的庄园里那么夸张就行了。”

    另一边,察觉到了那道满载着不快的视线,江燃也往楼梯那边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女生的背影,有点熟悉,但是江燃一时也想不起来是谁。

    她把视线收了回来,跟齐潋商量好了家里换床的事情,便回了教室。

    江燃公寓这边,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齐潋马上就联系了人过来处理。侍卫长也跟了过来,一脸喜色地看着他们往卧室搬东西:“殿下您和王妃和睦,属下看着真替您高兴。”

    齐潋听他那样说,就知道他误会了,白皙脸颊泛起红来,但是并没有反驳些什么,只是笑了下。

    这类似默认的反应使得侍卫长鞠了一把泪,他一直跟在殿下身边,大概也能看出殿下和王妃之间的貌合神离,殿下跟着王妃搬出来以后,他一直很担心殿下过的不好,但是也只能在下边的楼层做好殿下二人的安保工作。今天他们搬东西过来,当然也要经过他的检查,他知道是送大床来,当时还特别怀疑,还特意打电话询问过殿下,而殿下的答复更是让他感到惊喜。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课间的时候,齐潋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江燃靠在走廊接电话,这时代的通讯很方便,不止是通讯,其他诸如上网啊、游戏啊……一个手表式的光脑就能完成全部的这些事情。走廊不时有人走过,人声嘈杂,江燃摸出耳机戴上,齐潋的声音便清晰地传了过来,是询问的语气。

    “江燃,我给你家换张床好吗?”

    换床?江燃看着对面的高楼,微微疑惑道:“怎么了?是睡的不舒服吗?”

    “倒也不是,就是......这张床小了点。”

    她靠在走廊边这头打电话,不远处就是楼梯口,有个折角,最后的这句话刚刚好被上楼的一个女生听到了,那女生对江燃的声音很敏感,闻言就往这边看了一眼,看到果然是江燃。

    家里的床小了?要换床?

    侍卫长喜滋滋地监督他们换好床,带着人离开了,他是守口如瓶的,之前齐潋不让他说自己精神力暴动的事情,他就没对江燃提过,这次殿下换了床,虽然释放了她和王妃之间生活和谐的信号,但是侍卫长也没有将这个往外说。

    当然,当日女皇还是通过某种渠道得知了这件事,当夜她便就这件事情对齐潋表达了欣慰:“阿潋,妈妈很高兴。”

    齐潋不意外她会知道这件事,闻言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女皇哑然。

    齐潋又道:“我越不过去。”

    “阿潋......”

    “哥哥在看着我。他不让我越过去。”

    齐潋的这句话令女皇一下子站了起来,手臂挥了一下,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而齐潋不用看都预料到了她的反应,所以只是默默地坐在光幕的另一头,直到那头传来了一声厉声的呵斥:“阿潋!”

    齐潋闭上了眼睛,藏住了眼中乍现的哀戚。女皇本来有很多斥责的话要说,但是看她这个样子,也闭了闭眼,将那些话语一同裹进了黑暗里。

    “其他的事情别想了......你好好和你的王妃相处。”

    女皇最后这样道。

    齐潋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在通讯切断以后去了浴室,往浴缸里注满了热水,把自己泡了进去。

    冷热是很奇妙的。它们作用在人体,适宜的热度总是让人感到舒服,而冰冷总是会让人不快。以前的一个医生给过建议,说是如果齐潋预感到情绪将要有剧烈的波动的话,可以试着让热水舒缓一下她的神经。

    这里是江燃的公寓,她不希望在精神力暴动的影响下变成野兽,将这里破坏一空。

    脱掉衣服进入浴缸里,身体被热水包裹住,齐潋喟叹一声,将脑袋沉进了热水里。闭气,直到闭不下去,她浮出水面换气,乌黑发丝变得湿漉漉的,水珠滴在细瘦的肩上,她闭着眼,因为睁眼闭眼都一样,就没有着急抹掉脸上的水珠,只是靠在缸壁上,表情凝重,似乎是在沉思,但其实她并没有思索,因为只是对抗蠢蠢欲动的精神力,便足够用尽她所有的思想。

    这是齐潋第一次主动地对抗起即将暴动的精神力。

    她收到了不错的成果,至少脑中的锁链并没有断裂,被它锁着的巨兽从沉睡中抬头,看了一眼周围又闭眼睡去。

    精神力依旧平静。

    齐潋松了口气,这时她才听到敲门声,好像是江燃,她应了一声,便听到江燃在外面道:“你真的在里面呀?你在浴缸里睡着了吗?喊半天也没人应。”

    江燃是半个小时以前回到家的,她没见齐潋在客厅,想着人可能是在书房,不过等她做好饭菜,叫齐潋吃饭的时候却没人应声。她便去书房瞧了眼,没有人,卧室也没有人,但是齐潋只要不在这里吃饭都会跟她说的,她觉得十分奇怪,无意间瞥见浴室的门关着,这才想着会不会在里面。

    浴室和其他地方终究不同,如果齐潋真的在里面,呆了这么久应该就是在洗澡了,江燃也不好直接推门进去,虽然她知道,齐潋应该是不会反锁的。

    她担心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场景。

    但是齐潋一直喊不应,江燃本来都动摇了,而且浴室里又没有水声,江燃完全无法确定齐潋是不是在家,就能多喊了几声,而后终于听到了齐潋的回答。

    真的在里面呀?这人,也不开个灯......不过开不开灯对齐潋来说好像区别不大。

    江燃便不再纠结,提醒道:“快洗好出来吧,今晚上特意给你做了新口味的土豆泥。”浴室里的齐潋嗯了一声,正要出去,忽然僵住了。

    糟糕,衣服......

    当时她一心对抗着快要暴动的精神力,自然也顾不上什么衣服的事情,现在哪能这个样子出去?

    她窝在浴缸里,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出去也不是,一直呆在里面也不是。犹豫了好久,终于是喊了声:“江燃。”

    江燃正端碗碟呢,闻言又跑了过去。

    “我......我没拿衣服进来,你能帮我一下吗?”浴室里传来齐潋温柔的声音,只是这声音还带着一点羞涩,像是挂着水珠的青苹果般脆嫩诱人。

    江燃:“......”

    她如果没猜错,现在的齐潋是什么也没穿的在浴缸里吧?这样一来她进去岂不是很尴尬?她平时给齐潋找衣服都是在人家进去浴室之前递给她的,哪里遇见过这样的场景?

    “江燃......”久等不到江燃回应,齐潋又小声地喊了她一下,这会儿,她的羞涩程度又加深了,羞红从脸上蔓延到耳垂,耳垂很快红的仿佛能滴出血来。

    在门外,江燃也没镇定到哪里去,她听着齐潋的轻唤,一时之间有点找不到方向:“啊?哦,我在呢。我,我马上去。”

    她跑去了卧室,抱了衣服出来,却在浴室门前犯起难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

    高兴!比预计提前了点,我去睡啦爱你们。

    女皇不在意她的冷淡,而是叮嘱她要和江燃好好相处:“妈妈说的没错吧?你和她结婚以后果然就没有再次精神力暴动了。你应该承认这种效果,而不是像之前那样完全否定它。精神力是很玄妙,精神力暴动的确难以治疗,但是既然有人通过寻找伴侣而治好过,就代表这种方法是可行的。阿潋,你现在还坚持之前的想法吗?”

    齐潋低垂着眼眸听着,直到女皇说完,才轻轻地说了一句:“陛下,我站在刀锋上。”

阅读闪婚(gl)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主神崛起六零年代好家庭七零有伊人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百鬼升天录书生撩人(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