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再说此时红墙绿瓦之内,仪贵人再次侍寝的消息传遍了六宫。外人只道其盛宠正隆,可偏巧季瑶光瞧出来了其中端倪。

    “花烙,今夜安排个机灵点的太监去仪贵人哪儿守着,一有动静,即刻来报。”

    “回主子,开春就是永乐二年了。”

    玉溪遂恭敬答话。

    “下去吧。”

    但入眼他们家主子就好生的坐在桌子跟前,手边还泡了一杯热茶,徐徐腾起雾气。玉溪遂才放心下来,无碍就好,无碍就好。

    “主子,用膳了。”

    见狡童不语,目光只是看向窗外那几树白雪红梅。玉溪斟酌了半分,适才出口打扰。今天他们家主子与往常好不一样,不说贪睡这时候才起,就这身上的感觉,玉溪也觉不太对劲。

    坐在椅上,表情未有任何波澜,狡童出言,声音清冷,可比霜冬之雪。

    “是。不过主子,玉溪瞧您今天脸色不太好,似是旧疾复发,要不奴婢去找了大夫过来?”

    目露担忧,玉溪临退下前又忍不住询问了一声。可屋里那人也再未有任何回应。奇怪至极,但玉溪自己又说不上来是哪儿不太对劲。

    不过要是玉溪离开瞧能看见狡童那一双空洞无神的双眼,估计也会警惕上一二。但估计她当时也会一命呜呼了吧。

    而玉溪刚一离开,只见望着窗外红梅,狡童唇锋扬起,露出了一个极为欢愉的笑容。是时候该找回有些东西了。狡童,或者说现在已经不是狡童,被夺舍后的人目光渐渐凝聚回神,那是一双像极了绿狸的眼睛。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隆冬大寒,晨起天刚亮便下了一场大雪。国师府院角里那两树红梅也是稀罕的开了花。而红梅傲雪凌然,颇有风骨。所以大丫鬟玉溪瞧着欣喜,早些时候便剪了几束送到主子房间去了。

    眼下时值晌午,雪消了一些,约摸午膳时分。未曾见主子出房间,玉溪遂传了膳食想是前去给送。从厨房到竹苑的距离不远,但玉溪也用了一会儿时间。毕竟院里落雪,人踩实了都冻上了冰。走起路来也是跐溜滑的厉害。

    “主子可醒了?”

    一路小心翼翼走到了竹苑里,玉溪推门一进外屋,先是开口唤了一声。然而里边似乎并没有任何动静。今天儿这可真是奇了怪,搓搓手呵了口气,从食盒里取出午膳于桌上摆好。

    “主子?”完事后玉溪转头又朝内唤了一声,可还是没有人应。难道是主子旧疾复发?!一想之下猛的甚是焦急,玉溪也顾不得其他,便径自冲进了里屋。

    “今年是什么年了?”

    终于,正值玉溪心存疑惑惴惴不安的时候,主子开口了。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莫名其妙的内容。但总归她是个下人,于主人来说,必不可忤逆。

    归鸾宫里,季瑶光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想,便安排了人下去。可她想不到的是,夜里那受他安排的小太监还什么都没查出来,便是被抓自尽,一命呜呼。好在没有吐露出来她的名字,所以也算是无碍。

    翌日,去往皇后宫里请安,季瑶光特意绕去仪贵人哪儿佯装巧遇。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夜里暗查这条路走不通,那换一条走就是了。

    而再说多日不见,分明盛宠之下,仪贵人的体态却日渐消瘦,精神也有些不大好。她这一出自己宫门就碰见季瑶光,也是给小小一惊,脸都煞白煞白的。

    不太对。季瑶光眼神微动,然后伸手想去扶仪贵人一把,偏遭人躲开。

    “淑妃娘娘若无吩咐,臣妾赶着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不便耽搁。”

    眼神躲闪,仪贵人再一福身,转头携着丫鬟就是要有。可不料想天寒地冻脚底下没踩稳人给滑了一跤,险些摔倒之余也亏丫鬟眼疾手快给扶住了。之后主仆二人相携远去。

    “娘娘,你看这仪贵人得势之后竟然不把您放在眼里,真是过分!”

    原地,花烙朝仪贵人主仆离去的方向狠狠啐了一口,模样不忿。

    “得不得势,谁清楚呢。”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真相,季瑶光开口。方才仪贵人险些摔倒那一下,她便看到仪贵人的整整一双手上都是被琴弦勒伤的痕迹。

    那仪贵人便是如此得宠的吗?肯定是不然,原本季瑶光就疑心仪贵人宫里整宿整宿传出来的琴声,这看起来,是宠是罚,那可不一定。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万福。”

    莲漪殿中,妃嫔们下跪请安。

    “起来吧。”

    坐于高位眼看着底下姹紫嫣红,绿狸懒散的撑着脑袋,只等有些人跳出来作妖。说起来她现在是原来越喜欢这个身份了。简直是不亦乐乎,又能做菜,又有人陪着打发时间,真是再好不过。

    还真的感谢那个小马虎系统了。

    “咦,仪贵人今个儿怎地没见,莫不是仗着陛下宠爱,都不给皇后娘娘面子了?”

    果不其然,看茶没过一会儿,郑美人郑旦环视一圈便开口笑道。

    “郑美人今天倒是难得没说错话。”

    素指捧起来茶盏,林琰紫瞧过去的眼神中划过一丝不屑,倒是生生把郑旦的话给顶了回去。她素来与年夭夭不睦,这郑旦与年夭夭狼狈为奸也日久。所以林琰紫脾性自然不会给其好脸色。

    “景画姐姐定是在路上耽搁了,娘娘莫急,臣妾前去催催。”

    给林琰紫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目光,说完话颖答应连忙站起身来向绿狸一行礼。可没待绿狸开头,就看见外头仪贵人携着婢子,正姗姗来迟。

    “臣妾拜见皇后娘娘。方才来时路滑,臣妾不慎摔了一跤,回去换了身衣裳所以耽搁时间,还望娘娘恕罪。”

    提步进了门槛,步至殿里正中央,仪贵人一行礼,显得弱不禁风,楚楚可怜。她今日着了一身玫色金线描牡丹花衣裙,虽颜色明艳,可偏偏衬得脸蛋更是清瘦。

    “无碍,先坐吧。”

    绿狸一摆手,倒也并没有为难仪贵人。

    因为剧情里这仪贵人生性不坏,只是人过于单纯,且她也没对原主如何刁难。所以绿狸也犯不着跟她有什么不对头。

    “陛下也当真是宠爱仪贵人,这牡丹花裙都给赏了一条。啧。”

    打进门开始,目光就落在仪贵人那身衣裳打扮上。怼不过德妃林琰紫,所以郑美人当然只能把矛头又指向方才姗姗来迟的仪贵人。

    “若你有本事,也可以让陛下赏你一条。若无本事,那就闭嘴吧。”

    低垂着眉眼显得没有精神,说完话后锦帕掩唇咳嗽了几声。然后侍奉的丫鬟便将仪贵人给扶了起来。只见她向中宫一行礼。

    “启禀皇后娘娘,臣妾抱病日久身子不适,未免传染娘娘,便先行退下。”

    之后也不待绿狸答应,仪贵人一转身便是谁的面子也没给,直接下去了。但这也不能怪她,为何先季瑶光一步往莲漪殿走,后来反倒姗姗来迟。原是路上被魏谨之身边的大太监王升叫了去。

    “喏,仪贵人,这是陛下为您准备的衣裳。且先换上吧。”

    牡丹花裙,好一个牡丹花裙。仪贵人捧了衣裳苦笑,可那又能怎样。自作孽不可活,这口黄连就算含着再苦,她还是只能当个哑巴。不为什么,就为她身处红墙,皇帝是她的君。

    “陛下的意思您明白了吧。”

    王升临走时似乎还生怕她拎不清,还给嘱托了一句。可她又怎么能拎不清呢。便是今日在嫔妃们面前做个恃宠而骄的样子罢了。又还能怎样,不论表面如何,夜夜不过弹琴到天明罢了。

    或许这便是她冷清冷性的君,冷清冷性的帝王。

    “无事,你们也散了吧。”

    仪贵人一走,绿狸似乎也觉得无甚意思。便挥手示意其他人下去。不过这其他人倒是走了,偏偏季瑶光一人留在了殿中。

    “你因何不走?”

    绿狸开头冲她。

    “花烙,你先下去吧,我与姐姐还有话要讲。”

    我见犹怜的气质,只见季瑶光秉了花烙下去。然后绿狸这头当然也一并差了玉娆下去。所以殿内屏退左右之下只剩姐妹二人,这时且看这季瑶光会生出什么事来。绿狸还有点好奇。

    “姐姐可否告知瑶光做错了什么,惹得姐姐如此疏离。”

    眼泪瞬间啪嗒便落了下来,美人此刻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你何出此问?”

    绿狸瞧着人开口,语气并无波动。

    分明这季瑶光又是同样的一招想吃遍天下,可偏巧绿狸心如寒石,别说你在她面前哭,就哪怕你在她面前直接挥刀自刎,那又与她何干呢。

    “姐姐可还记得幼时与瑶光一同春里赏花,夏时扑荧,秋凉采叶,冬寒饮雪。那时候姐姐对瑶光亲近,瑶光也喜爱姐姐……”

    愈说愈是声泪俱下,但季瑶光的眼底却是一丝不着痕迹的厌恶划过。

    “如果你是问及笄当年发生的事情,我告诉,我记得。”

    主位之上一步步走下来到季瑶光身边,绿狸笑容越来越大,然后凑近了绿狸又开口在季瑶光耳边说道。

    “那一年,我其实早已经死了。现在回来的,是地狱里爬出来找你复仇的恶鬼。你可准备好了呀。”

    绿狸声线故意压的极低。

    然后季瑶光被这么一吓便直接瘫软坐到了地上。这便是她最担心的事情了,终于也发生了。季翘摇竟然还记得当年发生的事情!

    “不,不可能!你早都死了!早都死了!”

    目呲欲裂,季瑶光喊叫了几声,便有点精神失常的给跑出了莲漪殿。

    原地,绿狸撇了撇嘴。

    “当真无趣,竟然是这么不经吓的。”

    “臣妾见过淑妃娘娘。”

    后知后觉,那仪贵人似乎才反应过来行礼。

阅读佛系魔女的后宫计划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主神崛起一念永恒娱乐之神级农场老爸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雪鹰领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