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夭夭凉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你方才自己都认了,怎地现在又要反悔?”

    林琰紫这边,素来与年夭夭不睦,这不一看年夭夭出事,那可不得出言说道一下。

    而见年夭夭如此维护,紫衣哭的更是厉害。可偏偏她们主子又不让她把事情给全然说明白了。所以也只求陛下明鉴,能还她们家娘娘清白。

    “那你觉得,谋杀皇后的罪,你能担的下来吗?”

    见年夭夭认了罪,魏谨之顿时勃然大怒。但他俩究竟说的是不是一会儿事,那就两说了。

    龙威之下被吓得战战兢兢,紫衣连忙磕头之后就是回话。

    “闭嘴,不准说下去了!”

    偏话说到一半儿,年夭夭面色一变,直接斥了紫衣一声。然后就看她朝魏谨之跪下,磕了个头之后开口。“陛下明鉴,事情都是我让她做的,有什么事我来承担就好了。”

    “谋杀皇后?我没有!跟我无关啊!”

    听到这儿,年夭夭一脸震惊反应过来就是赶忙开口解释。谋杀皇后与她何干,她,她不过是拿了自己的一些首饰出出宫变卖罢了。怎么一会儿竟然是被扣上这么大一定不明不白的帽子。

    但要说年夭夭位居妃位,出身太尉府又是显赫非凡,怎么会落到手头短缺变卖自己的首饰呢。其中自然也有些说道。原是他爹早年先帝还在时,便属六皇子一党,与身为太子的魏谨之时常作对。

    后来六皇子结党营私,被先帝厌弃。他们年家一度也曾衰微。后来这种境况持续到魏谨之登基,她被选入后宫之后才有所缓解。

    所以,有些人表面看着风风光光的太尉府,风风光光的庆阳城贵女,可实际上其中苦涩,也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何况,年夭夭还是如此一个要面子的傲气大小姐。因此,当然也就有了年夭夭私下派紫衣去宫外,变卖了首饰以充日常用度开销这一幕。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和安殿,此时场面肃静,原来的六宫宠妃年夭夭现下正被押在殿中央,便是美人含泪。

    “你既不知你所犯何罪,来人,传紫衣。”

    魏谨之话音一落,几个内侍便将年夭夭的贴身婢女紫衣也拉来殿中。然后主仆二人相视,紫衣也是满脸含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八月初九那日,你可有出宫?”

    “回陛下,奴婢……奴婢,确有出宫,不过……”

    不想刁蛮跋扈如年夭夭,对自己的贴身婢女,竟是出其维护。但这也是有缘由其中的,幼年时,因为年夭夭性格娇纵,于府中更是目中无人,所以她的朋友极少。只有紫衣算是一个。两人一同长大,之后年夭夭入宫,紫衣作为陪嫁丫头便也随从着入宫而来。

    “娘娘!”

    “陛下明鉴,年妃姐姐定不是那样胆大包天的人!这其中定是有些误会的!”

    郑美人郑旦一看势头不对,也是赶忙给年夭夭说话。当然这也由不得她,毕竟现在她地位低下,也只有年夭夭这一个倚仗。

    “回陛下,淑妃娘娘现在殿外,说她那儿有年妃娘娘谋害皇后的证据,求见陛下。”

    “免礼,你说你有证据,便拿出来一看吧。”

    开门见山也省的絮叨,魏谨之看着季瑶光带来的人,眼神微沉。

    “陛下请看,此人乃是从我季府抓到的,他说是我季府仆从,可臣妾瞧着他分明脸生。心下不安之余便让府里管事去看,才得知此人压根不是我季府之人!”

    话语一顿,季瑶光转头直指年夭夭,表情气愤异常。

    “你可认得此人?”

    季瑶光厉声。

    认得,怎么能不认得,年夭夭苦笑。那个人就是前些时日她安排到季府里打听魏谨之动静的小厮。现下这个节骨眼被揪出来,那自然是有人要收拾她了。所以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辞呢。

    “真心歹毒!将细作安排进我季府,夜里又买通杀手欲杀我姐姐,你是何等恶毒的心啊!”

    边说季瑶光指着年夭夭的手边气的颤抖,不过这做派,绿狸只笑,她又何尝看不明白。贼喊捉贼而已罢了。

    “哈哈哈我明白了,你家姐妹二人真是厉害,布下这么大一个局等着我。哼,他确实是我安排的,我认。可是谋害皇后,不是我干的,我也决计不会认!”

    此时年夭夭缓慢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季瑶光,然后转头再一瞧主位上的绿狸。随即开口发笑,一报还一报,她当时以鸩酒毒害季翘摇的时候,或许自己也该想想是否有一天,她也会遭人陷害。

    “皇上明鉴啊,主子那日差我出去只有变卖首饰,她绝对不会谋害皇后娘娘的啊!奴婢求皇上明鉴!”

    紫衣这时自然也顾不得年夭夭命令,为救主子之命,她当然也只能把当日原委加以告知。但是或许此时已然迟了一步。

    “那你看看,可是这些东西。”

    魏谨之开口,内侍便拎上来一个包裹往紫衣面前一扔,而包裹打开,里头竟然都是当时主子委托她带出宫变卖的珍宝首饰。紫衣瞬间惊在了当场,人也不知如何反应。

    “给朕带下去,年妃德行不佳,意图谋害皇后,特令剥去妃位,幽居冷宫,非死不得出!”

    完了。

    一切都完了。

    那时候年夭夭甚至忘记了求情,整个人直愣愣的就是给拖出了和安殿。作为年氏一派,郑美人郑旦当时也被吓得面如土色,赶忙跪下撇清关系。

    “陛下,臣妾属实不知那年氏如此歹毒,竟意图杀害皇后。臣妾受人蒙蔽,方才还为其求情,请陛下从轻发落!”

    郑旦惶恐。

    “回去你宫里,好好静思己过。没想好,也就不必出现在朕眼前了!”

    魏谨之罚了年夭夭,自然作为牵连,郑美人也不能免过。所以这一看魏谨之下令处罚,郑旦呼出口气之余赶忙谢恩后便直接退下了。

    “臣妾谢过陛下惩治恶妇,整顿后宫,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计谋达成,就算刺杀之事没动的了季翘摇,自己也把年夭夭给拉下了马,日后也少个对手。季瑶光可欢愉极了。但是此时,场面功夫还是得做一下的。

    “臣妾谢陛下惩治恶妇,整顿后宫,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回过神来,众妃也是附和。

    不过季瑶光却是不曾想到此事她成的如此顺利究竟是为了什么。或许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以为自己技高一筹,什么时候成了别人手里的枪怕是她也不知。

    事情倒回到出事之前,那日绿狸正在莲漪殿中小憩,小丫头玉娆抱着一盆牡丹进来放到桌上,一边修剪还一边与绿狸说些近来宫里发生的事儿。

    “娘娘,你猜奴婢刚才在神武门哪儿瞧见什么了?”

    “什么?”

    “奴婢偷偷瞧见那年妃正教训守门的侍卫,那可是一个惨。听说是因为那侍卫才当值,不识年妃身边人的身份,拦了不给出宫。年妃一怒,这不就直接动上手了。”

    听小丫头玉娆说到这儿,绿狸自然起了几分心思,所以私下里也派了信得过的人去查。这一查嘛,后来便也查到了年夭夭每月中旬,都会差身边的贴身婢女出宫,说是采买一些物件,但究竟是干什么,也就不得而知了。

    然后得到这个消息,玉娆丫头还问绿狸怎么办,是否要去皇上那儿告一状。但绿狸拦了小玉娆,只吩咐她将消息传出去就行。眼下此刻再看,那可不是被季瑶光拿了来做文章。

    至于说季府里年夭夭安排的那个细作,早些时候因为他行为举止过于怪异,祝枝早早的就是给发现了,然后便来问绿狸如何处置。

    那可不是得给季瑶光知道知道。

    其实说起来那日遇刺后没两天,季子充季子都两个极为护短的兄长,那可不得把话从贼人嘴里给撬出来,所以其实绿狸一早也就差不多摸清楚了季瑶光此番的计谋。

    先是派人从紫衣手里购了赃物,然后转过头将赃物买凶,而要杀的这个人自然也是给她能带来最大威胁的当今皇后,也就是她的姐姐,季翘摇。

    而这一套滴水不漏的安排,最终不管是季翘摇出事也好,或者事情败露年夭夭受罚,总归任何一个对于季瑶光来说,都是好的。但她万万想不到的事,这次看着全然在她掌控当中的计策,其实从一开始,便早在绿狸的算计之中。

    果然也是一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足以形容了。

    “系统提示,完成第一个主线任务,奖励积分5000,目前任务者积分4000,请再接再厉!”

    年夭夭的事情最终伴随着中秋佳节落幕,而针对于绿狸完成任务,系统竟然良心好的也给了积分奖励。至于这积分究竟是什么东西吧,绿狸直到现在也一直搞不清楚是什么东西,所以她便想叫系统出来问问。可偏巧这个时候,怎么叫,系统都跟不存在一样。

    内侍太监来秉,魏谨之一听,便直接传唤了季瑶光进来。然后这季瑶光一进来,便是把一个生人给带到了御前。

    “臣妾见过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阅读佛系魔女的后宫计划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之神话复活黑篮技能vs灌篮高手猫爷驾到束手就寝玄幻末日之王者荣耀穿越之惹火军嫂男主好感值总是超标[穿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