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错人尴不尴尬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定是季家小姐季瑶光,当今淑妃娘娘不错!

    “见过淑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小奴急匆匆的往回传讯,就看他后头,一行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伍簇拥之下,几辆马车缓缓向季府迎来。领头的是一个,华贵非凡,就单看那以金线绣成纹路复杂的车帘子,以及明黄色流苏璎珞,便知身份非凡。

    难不成今日省亲,陛下亲临相随!一想之下,季丞相的嘴角更是裂开了花儿一样,喜色溢于言表。

    车架驶到季府门口方停,侍从掀开轿帘,脚凳子摆好,就看从里头下来一人,身着常服但难掩气质尊贵,长眉冷眼,墨发星瞳,便是当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帝魏谨之了。

    说起来人一辈子就这不多日子也过去甚快,一眨眼,八月便至,再一过去几天儿,季瑶光省亲的日子就是到了。

    季丞相府,此时人山人海围的是人头攒动,闹闹哄哄。知道的是今个儿淑妃省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有什么热闹呢。

    “小姐呢,来是没来?”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季瑶光之母齐婉蓉已站在门口候了多时不见,这不,又得催小奴再去巷子口看看是何情况。该到时辰了阿,怎地还不见车架。难不成是出了什么岔子?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率先反应过来的季丞相拉着爱妾之手便是下跪,随后一众围观的也好,季家仆从也好,自也是统统跪下行礼。

    一时场面沸腾,想是寻常百姓哪能得见天子真颜啊。所以有些原本是来瞧季瑶光的,眼下已早早把自己的本来念头给抛到了脑后,只扯着脖子看那当真天子如何相貌。

    而说起来此时虽然人群拥挤,但好在骑兵相随,银枪一横遂划开了一块僻静之地,给省亲队伍让出条宽敞的道儿。

    再看下车之后皇帝魏谨之竟然并未先行,而是散了侍从下去,然后一搭手,便是从马车里迎下一位婀娜女子。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转眼一月已过,夏去秋来,冷风萧瑟。大端朝皇都庆阳位于中原腹地,不过这刚抓住秋的尾巴才不久,便已然竟有了几分冬天的干冷意味。

    庆阳是没有春秋的。老人常如此说道。热便极热,寒就极寒,或许这也是有些外来之人于庆阳城住不惯的理由。至于说庆阳城生庆阳城长的百姓,那就毫无什么顾忌了。说起来他们爱这座城,可是比任何人都爱的深些。

    然而再说说宫里这一个月,皇帝魏谨之神龙见首不见尾,忙忙碌碌,终日只与那国师狡童彻夜长谈,再或者就是各个大臣匆匆忙忙的入宫后又离开。

    而后宫中,似乎因为一半后妃那一次都被绿狸给禁了足的缘故,月里也乐得清闲。偶尔的宫女只瞧见德妃林琰紫几次三番去莲漪殿走动,也不知作何。

    后入秋再多过了几日,淑妃季瑶光禁足令刚一解,便是向皇帝魏谨之请旨省亲。日子便定在阴历八月上旬,中秋节气附近。许是还想借省亲回府多呆上几日。

    她身边,同样现在门口翘首以盼,季丞相握住爱妾之手,作以安抚道。“婉蓉莫急,瑶光定是路上耽搁,不会有事的。”说他们家那两个孩子,可都是给季家列祖争气,一个皇后一个淑妃,他夜里光想着,大抵都是能笑醒。

    “来了来了!小姐回来了!”

    又是一通跪拜,旁人只道是皇帝荣宠,省亲而已,竟然是不仅陪了同行而来,且还亲自将人接下马车。而后再看紧随的其他车架,那金银一车,玛瑙翡翠一车,丝绸锦缎一车,珍馐美食一车。则更道是淑妃风头无两,荣宠无双。

    但是或许此时在场只有季丞相很快便反应过来,这哪儿是他的小女儿季瑶光,当今淑妃。那分明是他的嫡女季翘摇,当今皇后娘娘啊!

    “微臣见过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而且庆阳城的贵胄千金,往往三日一小聚,七日一大聚,总也会把丞相府季翘摇季大小姐拿出来好生调笑说道一番,仿佛再找不到其他乐事一般。

    传闻里,季家傻子生的一副大饼麻子脸,耳大招风,唇厚齿斜,鼻塌眼肿,堪称觅尽天下而难寻。再丑化一点,则有的就说那季翘摇其实是个畜生,偏偏没长好就投错了人道。

    但放眼下一看,那季翘摇虽身着素衣,未曾施妆,仅点了口脂,到那也决计不是传闻中所形容的那般无盐,反倒细看之余,那双潋滟狐狸眼,便似可勾魂夺魄一般,令人过目不忘。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改口再次行礼,围观之人心中或多或少的都惊起一些涟漪。只见那皇后倒不理会这些,任由魏谨之牵着,便进入了季府之中。至于说季瑶光,尊卑有别,大端朝历来尊崇嫡庶之序,就算省亲,作为妾室所出的季瑶光也只能从偏门而入。

    此时此刻,或许有些人也才逐渐意识到,那季家的小姐,是名唤翘摇,位及六宫之主的那一位。而非妾室所出,连丞相府正门都进不了的庶女季瑶光。

    “老爷,我们也进去吧,瑶光应该已经入府了。”

    面色依旧温淑贤良,作为季瑶光生母,被如此一道,齐婉蓉也未曾有二般心思。她一挽手搭上季丞相的胳膊,便是扶起他来掺着就是入府。

    此时丞相府偏门,果然季瑶光也已早早入了府,一路之上无人相迎,身边只有一个贴身婢子随行。这便是嫡庶有别。

    这头花厅里,季家二子,季翘摇的哥哥季子都,拦下正欲往正厅去的大丫鬟,便是开口询问道。“祝枝,听说小妹回来了,可是真的?”

    而见人拦路,瞧清楚了是谁,提着食盒,大丫鬟祝枝笑意盈盈便道。“是的,二公子,小姐回来了!正在前厅跟老爷说话呢!”可眼下谁能看得出来这分明是季瑶光的回府省亲,怎的突然变了味道一般。

    “二哥!”正当季子都和祝枝说话的时候,不知何时出现的季瑶光亲昵一挽季子都胳膊,便出口唤了一声。而后者一个惊吓,遂后转头看人。

    “阿,是瑶光啊,今日怎么也回来了。”不着痕迹将胳膊从季瑶光手中抽回来,季子都笑容僵硬眯了眯眼,他记得祝枝刚才说的是小姐回来了,可不是二小姐啊。

    模样娇俏,抽回手来捋着一撮头发,季瑶光佯装怒意便道。“今日是瑶光省亲的日子,二哥算账都算的那么精细,怎地日子能糊涂了?”

    但似乎心下焦急,季子都开口便道,“好好好,回来就好。二哥先不跟你说了,我去前厅看看阿摇,好久没见她了!挂念的很!”说完便匆匆离开。原地,下唇咬的几近出血,季瑶光那张原本温柔似水的脸蛋,此时像是换了一个人般阴毒狠辣。

    季翘摇,季瑶光。此摇非彼瑶。哼!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结束。为什么!为什么季翘摇那个傻子就不能顺理成章的去死呢。凭什么她一个哪一点都不如自己强的人,却能备受宠爱。不配!她一点也不配!

    而随行花烙作为季瑶光的贴身婢女,也是其心腹。此时对此见怪不怪。稍后待季瑶光情绪差不多平稳下来,她便开口建议道。“小姐,现下我们要不避了那傻子风头,先回自己屋?”

    但季瑶光整理了一番仪容,恢复一贯温柔笑脸,其间还跟府里几位老人打了招呼。然后她一携花烙,便道。“不,我们也去前厅!”

    如此大的差池之下,怕皇帝怪罪,季丞相只得是赶忙施礼,随后更正。可他现下口出之语则是令众人瞬间瞠目结舌,随皇帝同行的竟然不是季家的小姐季瑶光,原是那个傻子皇后???这也与传闻太过大相径庭了吧。

    丑八怪,摘白菜,摘到菜来,吃坏坏。童谣传唱,很久之前季翘摇的名气已经闹得是庆阳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许多娘亲,还都曾拿季翘摇来吓唬自己孩童,比方什么不好生吃饭,便会跟那季家傻子一般痴傻,变成丑八怪,如此如此,不胜枚举。

阅读佛系魔女的后宫计划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妙手天医我只想做个幕后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诸天黑手探秘手扎鬼武天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